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蓝德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五洲工程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10-06 10:16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京民终4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蓝德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南自贸试验区郑州片区(经开)第二大街58号创业大厦(兴华产业园二号楼)8层809、810号。

法定代表人:高江平,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孔令昌,北京市鑫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五洲工程设计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西便门内大街85号。

法定代表人:刘志刚,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园园,北京市金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崔振翰,北京市金德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蓝德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德环保集团)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五洲工程设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五洲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2民初7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2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20年2月20日被上诉人中国五洲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彭园园接受了本院视频询问,2020年3月11日上诉人蓝德环保集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孙令昌接受了本院电话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蓝德环保集团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驳回中国五洲公司的起诉;2.判令中国五洲公司承担本案一审、二审的案件受理费等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1.中国五洲公司依据《关于德州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及德州市生活垃圾处理厂渗沥液处理项目(EPC)总承包合同补充协议》(以下简称《补充协议》)提起诉讼,但是本案《补充协议》已经德州仲裁委员会仲裁,不属于法院立案受理范围,应当依法驳回中国五洲公司的起诉。中国五洲公司起诉依据的《补充协议》与《德州市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项目及德州市生活垃圾处理厂渗沥液处理项目(EPC)总承包合同》(以下简称《总承包合同》)属于同一合同文件,《总承包合同》专用条款第15条约定了仲裁条款,即由德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补充协议》未约定争议解决方式。中国五洲公司依据《总承包合同》专用条款第15条的约定向德州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对《总承包合同》和《补充协议》约定的内容进行审理并裁决。德州仲裁委员会受理后,对《总承包合同》和《补充协议》约定的内容进行了审理,尤其是对《补充协议》的债权债务关系进行了审理和认定,并于2019年9月10日作出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2.蓝德环保集团不是《总承包合同》的当事人,蓝德环保集团与中国五洲公司之间法律关系的依据是《补充协议》,蓝德环保集团认可以《总承包合同》的仲裁条款约定来确定《补充协议》的争议解决方式,并依法参加了仲裁并提出答辩意见,并未对《补充协议》依据《总承包合同》的仲裁条款适用仲裁提出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2017年修正)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有异议,应当在仲裁庭首次开庭前提出。《德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六条规定,“当事人对仲裁协议的效力有异议,应当在仲裁庭首次开庭前以书面形式提出,未在上述期限内提出的,视为同意本委仲裁”。因此,在德州蓝德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中国五洲公司三方在仲裁开庭审理过程中,并未对《补充协议》依据《总承包合同》的仲裁条款效力提出异议,应视为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三方同意用仲裁方式解决《补充协议》引发的争议,三方参加了仲裁,且裁决已生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2017年修正)第九条关于“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裁决作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规定,人民法院不应受理《补充协议》的争议。3.《补充协议》约定的内容应作为一个整体适用仲裁或诉讼的解决方式,不能将《补充协议》约定的内容进行分割分别适用仲裁或诉讼方式解决。德州仲裁委员会对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在《补充协议》中的争议进行了实体处理并认定,对于蓝德环保集团在《补充协议》中约定的连带担保责任以其不属于仲裁审理范围为由未进行审理,但是该部分内容不能单独割裂出来适用诉讼的方式解决。4.德州仲裁委员会在对案涉《补充协议》的审理中,既认定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又不予审理蓝德环保集团的连带担保责任。德州仲裁委员会的审理是否存在错误,是否应予撤销,中国五洲公司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2017年修正)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进行救济。5.一审法院对于蓝德环保集团的保证期间认定错误。一审法院一方面认定中国五洲公司不能通过仲裁程序向蓝德环保集团主张连带担保责任,另外一方面又认定中国五洲公司提起的仲裁申请对蓝德环保集团有法律约束力,视为中国五洲公司在保证期间内要求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未超过保证期间,其自相矛盾,逻辑错误。既然中国五洲公司不能通过仲裁程序向蓝德环保集团主张连带担保责任,则其在仲裁程序中提出的请求就没有法律约束力,中国五洲公司在2019年10月18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而此时已超过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保证期间。6.一审法院确定的案件受理费错误。本案属于非财产案件,应该按照非财产案件交纳50-100元的案件受理费。本案法院无权审理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的实体争议,法院受理错误。综上,法院应当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一十六条的规定,裁定驳回中国五洲公司的起诉。7.蓝德环保集团在本院的询问中,增加一项理由,即德州仲裁委员会在其裁决中要求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仲裁费用,此证明德州仲裁委员会实体审理了蓝德环保集团与中国五洲公司的合同关系。

中国五洲公司辩称,《补充协议》所约定的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欠付中国五洲公司的款项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相对于德州蓝德公司与中国五洲公司的债权债务关系,属于提供保证的从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历来的案例显示主合同的仲裁条款不能当然约束未在订立仲裁条款的主合同中出现的从合同的当事人。仲裁庭审理基于中国五洲公司的诉请,是其行使调查权的体现。综上,法院审理并无不当,请求维持一审判决。

中国五洲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欠付中国五洲公司的工程款67191155.01元、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质保金12362518.41元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并予以支付;2.判令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欠付中国五洲公司的资金使用费用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并予以支付;资金使用费用计算方法如下:截至2017年12月31日前为525万元;2018年1月至6月期间的资金使用费用以占用资金总额67191155.01元加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之和80476174.51元为基数,按年利率7%的标准按日计算;自2018年7月至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以80476174.51元为基数,按年利率9%的标准按日计算;3.本案诉讼费用由蓝德环保集团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8月17日,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经协商一致,就涉案处理项目签订了《总承包合同》,约定由中国五洲公司对涉案处理项目实行全过程的工程承包,合同约定的价款为132850195元。

2018年6月29日,中国五洲公司与蓝德环保集团、德州蓝德公司共同签订《补充协议》,约定:2015年8月,德州蓝德公司与中国五洲公司签订了《总承包合同》,关于合同后续履行有关事项,中国五洲公司与蓝德环保集团、德州蓝德公司协商一致,达成如下结算协议:

一、基本情况。涉案处理项目建安工程、调试工作及试运行工作已经完成,具备进行项目验收工作条件,双方同意以2018年7月10日作为竣工验收之日,由于本项目德州蓝德公司在项目未竣工验收前接收运营,双方约定从2018年2月1日起项目进入合同约定的质保期,中国五洲公司确保在2018年7月10日前提交完整的验收资料及竣工资料、并完成消防单项验收及配合蓝德环保集团完成项目竣工验收工作。至此中国五洲公司已经按照合同约定完成合同项下除质保缺陷以外的各项义务,协议各方对此没有异议。二、合同价款。合同金额为132850195元,结算调整后合同金额(不含资金占用滞纳金)为134666184.14元;质保金为12362518.41元;其中由蓝德环保集团完成合同金额为78975690.17元,质保金为7537569.02元。使用中国五洲公司资金所产生的资金占用滞纳金(截至2017年12月31日)560万元(不含税价),履约保证金为13285019.5元。三、合同收付款。1.截至2017年12月29日,中国五洲公司合同累计收到德州蓝德公司支付款项共计48670949.57元(其中包含德州蓝德公司代付农民工工资20万元、代付工商保险费70385元、代付劳务保障金43983元,不含资金占用滞纳金);2.截至2017年12月29日,蓝德环保集团累计收到中国五洲公司支付款项共计64996560元;3.调整后合同金额扣除质保金、已收款项后,德州蓝德公司应支付中国五洲公司73632716.16元,中国五洲公司应支付蓝德环保集团6441561.15元(两项抵消后,德州蓝德公司与蓝德环保集团实际欠中国五洲公司工程款为67191155.01元);4.使用中国五洲公司资金产生的占用滞纳金。截至2017年12月,中国五洲公司累计收到德州蓝德公司支付共计35万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德州蓝德公司还应支付中国五洲公司525万元;5.履约保证金。截至2017年12月,德州蓝德公司应退还中国五洲公司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6.质保金。质保期到期后,按照合同约定支付。四、合同收付款安排。1.调整后合同金额扣除质保金、已收款项后,德州蓝德公司应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支付中国五洲公司工程款67191155.01元;2.德州蓝德公司2018年12月31日前应同时支付中国五洲公司资金占用滞纳金,截至2017年12月31日产生资金占用滞纳金为525万元(扣除已支付部分);3.德州蓝德公司在2018年12月31日之前退还中国五洲公司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4.2018年1至6月期间的资金占用滞纳金以占用资金总额67191155.01元及应退还的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7%的标准按日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2018年7至12月期间的资金占用滞纳金以占用资金总额及应退还的履约保证金为基数,按照年利率9%的标准按日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5.质保期到期后,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质保金。五、其他事项。1.工艺设计、调试、试运行双方尽快完成相关手续办理;2.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在合同及本协议中的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3.蓝德环保集团、德州蓝德公司共同保证在2018年9月30日前,支付给中国五洲公司的款项合计不少于4000万元。

2018年12月27日,中国五洲公司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为由向德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1.德州蓝德公司支付欠付的工程款67191155.01元;2.德州蓝德公司退还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3.德州蓝德公司向中国五洲公司支付资金占用滞纳金,计算方法如下: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前为525万元,2018年1月至6月期间的资金占用滞纳金以80476174.51元为基数(占用资金总额67191155.01元加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按照年利率7%的标准按日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2018年7月至12月期间的资金占用滞纳金以80476174.51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9%的标准按日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4.确认中国五洲公司就所主张的工程款及资金占用滞纳金、履约保证金对案涉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5.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在《总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项下支付工程款67191155.01元及资金占用滞纳金、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的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6.本案仲裁费用由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承担。2019年2月11日,中国五洲公司请求增加以下仲裁请求:1.德州蓝德公司支付中国五洲公司质保金12362518.41元;2.确认中国五洲公司就其所主张的质保金对涉案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3.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在《总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项下支付质保金12362518.41元的义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德州蓝德公司提出仲裁反请求如下:1.撤销德州蓝德公司与中国五洲公司于2018年6月29日签订的《补充协议》;2.裁决中国五洲公司尽快完成涉案项目消防单项验收,并向德州蓝德公司提交工程竣工图纸等完整的竣工验收资料、配合完成项目整体验收及在档案馆的竣工验收备案工作;3.裁决中国五洲公司赔偿德州蓝德公司运营费损失6548871.16元(营运损失自2015年12月1日暂计算至2018年12月31日,共32744355.8元,德州蓝德公司要求中国五洲公司承担20%责任);4.裁决中国五洲公司向德州蓝德公司支付竣工日期延误赔偿金3985505.85元;5.裁决中国五洲公司赔偿德州蓝德公司因消防验收不合格产生的消防设备维修整改费用85800元;6.裁决中国五洲公司承担本案受理费等仲裁费用。2019年4月11日,德州蓝德公司申请增加仲裁反请求:请求中国五洲公司向德州蓝德公司赔偿自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的营运损失的20%。2019年7月18日,德州蓝德公司根据德州天和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做出的价格评估结论,申请将仲裁反请求中运营费损失变更为23489097元。

德州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10日作出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裁决:一、德州蓝德公司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中国五洲公司支付工程款67191155.01元,退还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退还质保金12362518.41元。二、德州蓝德公司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按下列计算标准向中国五洲公司支付资金使用费用:1.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前的资金使用费用共计525万元。2.2018年1至6月期间的资金使用费用以80476174.51元为基数(占用资金总额67191155.01元加履约保证金13285019.5元),按照年利率7%的标准按日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3.2018年7至12月期间的资金使用费用以80476174.51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9%的标准按日计算至实际付款之日。三、驳回中国五洲公司请求裁决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仲裁申请。四、驳回中国五洲公司要求就涉案工程折价、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仲裁请求。五、驳回德州蓝德公司的反请求申请。六、本案仲裁费483588.07元,由德州蓝德公司和蓝德环保集团各承担241794.035元。中国五洲公司预交的仲裁费483588.07元,本委不予退还,待执行时由德州蓝德公司再给付中国五洲公司241794.035元,蓝德环保集团再给付中国五洲公司241794.035元。反请求仲裁费133102元,由德州蓝德公司承担;鉴定费98000元由德州蓝德公司承担。

关于蓝德环保集团是否应当对德州蓝德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问题,该裁决书载明:本案仲裁的依据是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签订的《总承包合同》中的仲裁条款,蓝德环保集团不是该合同的当事人,也没有与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另行签订仲裁协议,因而关于蓝德环保集团的责任问题不属于仲裁审理的范围。故对中国五洲公司要求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仲裁庭不予审理,中国五洲公司可通过其他途径主张权利。

上述事实,有中国五洲公司提交的《补充协议》、德州仲裁委员会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及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在案佐证,一审法院予以确认。

一审法院认为,中国五洲公司、蓝德环保集团、德州蓝德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背相关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该《补充协议》系对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签订的《总承包合同》的补充,蓝德环保集团在《补充协议》中确定了其和德州蓝德公司与中国五洲公司之间的价款结算,并承诺对德州蓝德公司在《总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中的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因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签订的《总承包合同》中约定有仲裁条款,蓝德环保集团不是该合同的当事人,也没有与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另行签订仲裁协议,因而关于蓝德环保集团的责任问题不属于仲裁审理的范围,中国五洲公司不能通过仲裁程序要求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对此,德州仲裁委员会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已对中国五洲公司要求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请求不予审理,中国五洲公司只能通过诉讼解决,故中国五洲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之诉,并无不妥。蓝德环保集团在一审法院首次开庭前提出的主管异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应就《补充协议》中确定的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问题进行实体审理。关于中国五洲公司对德州蓝德公司的债权,已经德州仲裁委员会作出的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予以确定,现仲裁裁决已经生效,蓝德环保集团在《补充协议》中亦对德州蓝德公司的债务及其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予以确认。因《补充协议》中并未对蓝德环保集团承担担保责任的保证期间进行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补充协议》确定的德州蓝德公司履行债务期间届满日为2018年12月31日,中国五洲公司于2018年12月27日对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提起仲裁申请,德州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10日作出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驳回中国五洲公司对蓝德环保集团的仲裁申请,中国五洲公司于2019年10月18日向一审法院对蓝德环保集团提起诉讼,应视为中国五洲公司在保证期间内要求蓝德环保集团承担担保责任,故其起诉向蓝德环保集团主张权利合理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综上所述,中国五洲公司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一条规定,判决: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在德州仲裁委员会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项下的债务,即:工程款、履约保证金、质保金共计92838692.92元及资金使用费用(截至2017年12月31日前为525万元;自2018年1月1日起至6月30日止,以80476174.51元为基数,以年利率7%的标准按日计算;自2018年7月1日起至款项实际付清之日止,以80476174.51元为基数,以年利率9%的标准按日计算)向中国五洲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德州蓝德公司追偿。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期间,蓝德环保集团提交仲裁庭开庭笔录一份,证明:蓝德环保集团参加了《补充协议》仲裁程序并进行实体答辩,《补充协议》内容约束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三方当事人,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不能部分约定适用仲裁、部分约定适用诉讼。

中国五洲公司认为《补充协议》中关于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连带责任的约定属于从合同,主合同的仲裁条款不能当然约束未在订立仲裁条款的主合同中出现的从合同的当事人。

本院另查明,2020年2月23日,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2020)鲁14民特2号裁定,该裁定载明: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共同申请撤销案涉裁决,其理由包括:1.仲裁庭对蓝德环保集团的仲裁主体资格认定问题模棱两可,没有进行明确认定;2.仲裁庭认定蓝德环保集团连带责任不属于仲裁审理范围,但却裁决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仲裁费用,自相矛盾。针对上述理由,该院认为,虽然中国五洲公司将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作为仲裁被申请人提起仲裁申请,但是德州仲裁委员会经审理后,认为蓝德环保集团与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并未达成仲裁协议,因此蓝德环保集团是否承担连带责任不在仲裁庭的审理范围内,故驳回了中国五洲公司请求裁决蓝德环保集团对德州蓝德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仲裁申请。该裁决符合法律规定,蓝德环保集团的该申请理由不能成立。针对案涉裁决裁定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仲裁费用的问题,该院认为蓝德环保集团可以通过其他程序直接向德州仲裁委员会提出。该院驳回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请求撤销的申请。

本院认为,根据蓝德环保集团的上诉,其主要理由为法院无权主管及中国五洲公司的主张已经超过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保证责任的期间。

关于主管问题。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2017年修正)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仲裁协议独立存在,合同的变更、解除、终止或者无效,不影响仲裁协议的效力。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经协商一致,就涉案处理项目签订了《总承包合同》,并约定了仲裁条款。后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又参与签订了《补充协议》,该协议是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签订的《总承包合同》内容的补充,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之间关于涉案处理项目的所有争议适用仲裁条款解决,德州仲裁委员会据此处理《总承包合同》、《补充协议》中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符合当事人约定和法律规定,已生效的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14民特2号裁定亦已驳回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撤销案涉裁决的申请。虽然蓝德环保集团参与签订了《补充协议》,并承诺对德州蓝德公司在《总承包合同》及《补充协议》中的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但是,蓝德环保集团与中国五洲公司、德州蓝德公司并未订立仲裁条款,亦不是中国五洲公司与德州蓝德公司签订的仲裁合同的当事人,因而中国五洲公司与蓝德环保集团在《补充协议》中的权利义务关系只能由法院主管,不属于仲裁审理的范围,故中国五洲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向一审法院提起本案之诉,符合法律规定;法院实体审理中国五洲公司与蓝德环保集团在《补充协议》中的权利义务关系并收取案件受理费,符合《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

关于保证期间问题。本院认为,案涉《补充协议》中并未对蓝德环保集团承担担保责任的保证期间进行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补充协议》确定的德州蓝德公司履行债务期间届满日为2018年12月31日。2018年12月27日,中国五洲公司向德州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德州蓝德公司、蓝德环保集团承担责任,在保证期间内向蓝德环保集团主张了权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的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从2018年12月27日起,开始计算中国五洲公司、蓝德环保集团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由于德州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10日作出德仲裁字(2018)第278号裁决书,驳回中国五洲公司对蓝德环保集团的仲裁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的规定,权利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诉讼时效中断,从中断、有关程序终结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中国五洲公司于2018年12月27日向德州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之时,其针对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保证责任的请求权诉讼时效中断;德州仲裁委员会于2019年9月10日作出裁决,中国五洲公司针对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保证责任的请求权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2019年10月18日,中国五洲公司于向一审法院对蓝德环保集团提起诉讼,其起诉在2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内。一审法院认定中国五洲公司针对蓝德环保集团承担保证责任提起的诉讼在“保证期间”内不妥,但实体结果处理正确。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上将诉讼时效期间表述为“保证期间”,略有不妥,但裁判结果正确,故对蓝德环保集团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12年修正)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案件受理费591595元,由蓝德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春梅

审 判 员 张 力

审 判 员 王 肃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黄 丽

书 记 员 刘 倩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