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中恒汇志投资有限公司等与杭州广瀚星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10-06 10:32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民终31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中恒汇志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北环路与深云路交汇处智慧广场C栋708。

法定代表人:黄婷,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永敬,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素芳,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杭州广瀚星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东洲街道黄公望村公望路2号。

执行事务合伙人委派代表:王安顺。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连均,北京汉韬(天津)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艺宁,北京市汉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涂国身,男,1965年9月27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永敬,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素芳,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中恒汇志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汇志)因与被上诉人杭州广瀚星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广瀚星华)、原审被告涂国身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民初6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4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恒汇志原审被告涂国身共同的委托诉论代理人廖素芳、被上诉人广瀚星华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范连均、孙艺宁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恒汇志上诉请求:1.请求改判减少一审判决第二项中由中恒汇志承担的诉讼保全担保费用202958.9元,改判第二项为: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广瀚星华公告费1300元;2.诉讼费用由广瀚星华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第二项关于中恒汇志承担的诉讼保全担保费用202958.9元的判决错误,无法律及合同依据。一审案涉《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及《债权转让协议》等相关合同中无任何条款约定应由中恒汇志承担广瀚星华申请诉讼保全产生的费用,广瀚星华主张此项费用无任何法律及合同依据,一审判决错误,中恒汇志不应当承担此项费用。

广瀚星华辩称,一审判决符合合同约定及法律规定,《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第10.1条明确约定:本合同一方因违背义务、声明、承诺、保证的或怠于履行本合同项下的义务而给协议对方造成损失时,应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在本案中交纳的诉讼保全担保费应该属于因中恒汇志违约行为导致债权人造成的损失,其应当赔偿。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财产保全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九条的规定,一审判令违约方中恒汇志、涂国身负担诉讼保全担保费用并无不当。

原审被告涂国身述称,同意中恒汇志的上诉请求。

广瀚星华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要求中恒汇志提前回购标的股权收益权,判令中恒汇志向广瀚星华支付股权回购价款本金197968750元,回购溢价款2958904元(暂计算至2017年5月31日,自2017年6月1日之后的回购溢价款按合同约定的标准计算);2.判令广瀚星华对中恒汇志持有的上海南晓消防工程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晓消防)的15%质押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3.判令涂国身对中恒汇志的上述第1项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4.本案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公告费等与诉讼有关的费用全部由中恒汇志、涂国身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7年3月,《西藏信托-天邦1号1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约定:信托受益权在信托计划期限内可以转让。受托人有权根据本合同约定的运作方式,基于专业、审慎、尽责的原则,自主管理、运用和处分信托财产,并按照本合同的约定分配信托财产收益。

2017年3月18日,西藏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信托)与中恒汇志签署了编号为TTCO-I-A-TB01-201703-GQZR-02-14的《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约定:标的股权系指中恒汇志持有的南晓消防15%股权;标的股权收益权系指西藏信托于标的股权所获得的一切收益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经营、管理、处置标的股权(包括但不限于将标的的股权出售、转让、通过司法强制执行)产生的收益,以及因标的股权产生的其他任何收益;交割日系指西藏信托根据本协议的约定向中恒汇志支付标的股权收益权转让价款之日,自交割日起标的股权收益权按本协议的约定转让给西藏信托;西藏信托同意按照本合同的约定受让中恒汇志拥有的标的股权收益权,并以信托计划项下的信托资金向中恒汇志支付转让价款,转让价款为20000万元;中恒汇志应当在交割日起满12个月之日,无条件回购西藏信托所持有的本合同项下的全部标的股权收益权;中恒汇志回购标的股权收益权时,应向西藏信托支付回购价款。回购价款由两部分组成:(1)回购溢价款,于中恒汇志按照本合同的约定提前回购标的股权收益权之日,中恒汇志应当向西藏信托支付的回购溢价款=标的股权收益权转让价款×7.5%×自上一回购溢价款支付日(含该日,对于第一个回购溢价款支付日应当为交割日)至本提前回购日(不含该日)的实际天数÷365;(2)回购本金,本合同项下标的股权收益权回购本金为标的股权收益权转让价款,即20000万元;发生以下情形,西藏信托有权宣布标的股权收益权转让期限提前到期,中恒汇志应当按照西藏信托的要求提前回购标的股权收益权:(1)中恒汇志违反本合同或者其他交易文件项下的义务、陈述、声明、承诺、保证的,危及西藏信托财产安全的;…为担保中恒汇志在本协议项下相关义务的履行,中恒汇志同意将其持有的南晓消防15%的股权质押给西藏信托;为担保中恒汇志在本协议项下相关义务的履行,涂国身同意为中恒汇志在本协议项下的全部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在本协议履行期间,中恒汇志不可撤销的向西藏信托承诺如下:…未经西藏信托事先书面同意,中恒汇志不得出售或转让标的股权或标的股权收益权,也不得在标的股权或标的收益权上设定任何抵押权、质权或者其他权利负担;如中恒汇志在征得西藏信托事先书面同意后出售或转让标的股权,则所收取的款项按照西藏信托的同意将转让价款予以提存,或用于提前支付回购价款;本合同一方因违背义务、声明、承诺、保证的或怠于履行本合同项下的义务而给协议对方造成损失时,应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中恒汇志未按照本合同约定按时支付标的股权收益权回购价款,且在西藏信托通知的宽限期内(西藏信托通知其支付之日起3个工作日)仍未支付的,中恒汇志应按照西藏信托的要求立即回购标的股权收益权,且西藏信托有权行使《股权质押合同》项下的质押权;中恒汇志逾期支付回购价款期间,除按照本协议计算应付回购溢价款外,中恒汇志还应按照以下计算方式支付违约金:违约金=应付未付金额×3‰×逾期天数。

2017年3月18日,涂国身作为保证人与西藏信托签订《保证合同》,约定:为确保《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以下简称主合同)的履行,保障西藏信托债权的实现,涂国身愿意为中恒汇志在主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保证担保;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中恒汇志应承担的全部债务,包括但不限于主合同项下全部标的股权收益或回购价款、违约金、赔偿金、涂国身或涂国身应向西藏信托支付的其他款项(包括但不限于有关手续费、电讯费、杂费等)、西藏信托实现债权与担保权利而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差旅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律师费等);涂国身在本合同项下提供的保证为连带责任保证;保证期间为自本合同生效之日起至主合同项下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后两年止;西藏信托将主合同项下的全部债权转让第三人时,应在债权转让合同签订后及时书面通知涂国身;如果主合同项下债务到期或者西藏信托根据主合同的约定或法律规定宣布债务提前到期,中恒汇志未按时足额履行,或者中恒汇志违反主合同的其他约定,涂国身应在保证范围内立即承担保证责任;无论西藏信托对主合同项下的债权是否拥有其他担保(包括但不限于保证、抵押、质押、保函、备用信用证等担保方式),涂国身在本合同项下的保证责任均不因此减免,西藏信托均可直接要求涂国身依照本合同约定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西藏信托为实现债权而实际发生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差旅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律师费等)均由涂国身负担。

同日,中恒汇志作为出质人与质权人西藏信托签订《股权质押合同》,约定:为确保《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的履行,保障西藏信托债权的实现,中恒汇志同意以其持有的本合同项下质押权利为西藏信托提供质押担保;担保范围为主合同项下全部债务,包括但不限于主合同项下全部标的股权实现价款或回购价款、中恒汇志应当支付的补足价款、违约金、赔偿金、中恒汇志应向西藏信托支付的其他款项(包括但不限于有关手续费、电讯费、杂费等)、西藏信托实现债权与担保权利而发生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差旅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律师费等);主合同项下债权转移给第三人的,中恒汇志应协助西藏信托及该第三人办理质押变更登记手续;无论西藏信托对主合同项下的债权是否拥有其他担保(包括但不限于保证、抵押、质押、保函、备用信用证等担保方式),中恒汇志在本合同项下的担保责任均不因此减免;下列费用由中恒汇志承担:本合同及与本合同项下担保有关的律师服务、保险、评估、登记、保管、鉴定、公证等费用,西藏信托为实现债权而实际发生的一切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仲裁费、财产保全费、差旅费、执行费、评估费、拍卖费、公证费、送达费、公告费、律师费等);质押权利清单:南晓消防15%的股权。2017年3月17日,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了股权出质设立登记。

2017年3月20日,西藏信托依约向中恒汇志支付了2亿元。其中200万元由西藏信托依据合同约定存入信托业保障基金账户。

2017年5月26日,西藏信托与广瀚星华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债权系指《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保证合同》、《股权质押合同》项下西藏信托对中恒汇志、涂国身享有的债权,包括但不限于主债权、与主债权相关的担保权利等从权利、西藏信托在债权文件项下享有的所有其他权利(包括但不限于追索违约金、诉讼、财产保全费、实现主债权及担保权利而发生的费用等的权利),以及由该等权利转化而成的相关权益;截至转让日,债权本金2亿元;债权的转让价款为198000000元;2017年6月5日,西藏信托向中恒汇志、涂国身邮寄了《债权转让暨催收通知》;2017年12月18日,广瀚星华向西藏信托支付债权转让价款209219178.08元。广瀚星华向中恒汇志出具的公函写明:2017年3月20日,西藏信托作为受托人成立西藏信托-天邦1号1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根据委托人指令受让中恒汇志持有的股权收益权,金额2亿元,期限12个月,并与中恒汇志签署《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2017年5月,西藏信托与广瀚星华签署《债权转让协议》,将在《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项下持有的对中恒汇志的全部债权以及债权相关的其他权利折价转让给广瀚星华;现通知中恒汇志,因中恒汇志未完全履行《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项下支付义务,将以中恒汇志缴纳的该笔信托项下的信保基金本金(股票收益权转让金额1%)以及相关收益用于广瀚星华偿还《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项下本金;中恒汇志在该公函的回执上加盖了公章;2018年4月3日,广瀚星华指令西藏信托将中恒汇志委托西藏信托认购的信托业保障基金本金及收益共计2031250元划转入广瀚星华指定的账户,用于抵扣中恒汇志欠付广瀚星华的股权回购价款本金;抵扣之后,中恒汇志欠付的股权回购价款本金为197968750元。

一审法院另查明:广瀚星华为诉讼支付诉讼保全担保费用202958.9元,公告费1300元。

一审法院认为,近年来,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已成为一种较为普遍的信托融资方式。对于股权收益权的法律性质,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尚无明确的条文加以规定,对于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其回购协议的效力,因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不损害第三人利益的情况下,从鼓励交易的角度出发,应认可其效力。本案所涉各合同均系签约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均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一审法院认定成立有效。合同当事人均应严格履行合同所约定的义务。现一审法院就以下焦点问题予以论述。一、西藏信托是否有权将信托财产转让给广瀚星华,广瀚星华起诉主体是否适当。根据《西藏信托-天邦1号14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合同》约定:信托收益权在信托计划期限内可以转让。西藏信托有权根据合同约定的运作方式,基于专业、审慎、尽责的原则,自主管理、运用和处分信托财产,故西藏信托作为信托合同的受托人可以转让和处分信托财产。中恒汇志、涂国身称西藏信托未经受益人大会的决议处分信托财产,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和信托原则,故广瀚星华受让债权的行为无效的答辩意见,缺乏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关于广瀚星华起诉主体问题,西藏信托已向中恒汇志、涂国身邮寄了债权转让的通知,且广瀚星华向中恒汇志出具了公函,即使中恒汇志、涂国身在广瀚星华提起本案诉讼时,尚未收到西藏信托关于债权转让的通知,在西藏信托与广瀚星华关于债权转让达成合意后,广瀚星华即取代西藏信托的地位而成为债权人,并因受让债权而具有原告资格。故中恒汇志、涂国身关于广瀚星华不应在未通知的情形下起诉的答辩意见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二、关于信托业保障基金本金及收益的抵扣。《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约定,中恒汇志确认,如中恒汇志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本合同项下支付义务的,西藏信托有权以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向西藏信托结算和分配本合同项下贷款对应的信托业保障基金本金及收益抵偿中恒汇志应支付的款项。同时,根据广瀚星华向中恒汇志出具的公函,表明广瀚星华同意以中恒汇志缴纳的信托业保障基金本金及收益抵扣《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项下股权回购价款本金。故抵扣之后,中恒汇志欠付的股权回购价款本金为197968750元。三、关于回购溢价款的计算。根据案涉《债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广瀚星华受让的债权系指《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保证合同》、《股权质押合同》项下西藏信托对中恒汇志、涂国身享有的债权,包括但不限于主债权、与主债权相关的担保权利等从权利、西藏信托在债权文件项下享有的所有其他权利,该约定应包含提前回购的权利。故广瀚星华通过诉讼方式行使提前回购的权利未有不妥之处。根据《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约定,广瀚星华自2017年3月21日至一审立案日2017年5月31日计算回购溢价款2958904元符合合同的约定。因涉案合同约定回购溢价款计算至提前回购日,故广瀚星华要求中恒汇志支付回购溢价款2958904元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但要求计收2017年6月1日后的回购溢价款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四、关于涉案保证、质押担保的效力。中恒汇志、涂国身关于《债权转让协议》无效,广瀚星华无权主张对质押股权的优先受偿权及要求涂国身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答辩意见,因缺乏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涂国身应依约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涂国身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中恒汇志追偿。关于中恒汇志、涂国身称《股权质押合同》未办理质押变更登记,广瀚星华不是质押权人的答辩意见,因质押合同为从合同,广瀚星华作为涉案债权的受让人亦受让了相关从合同的权利,故该答辩意见缺乏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信。中恒汇志应依约定承担质押担保责任。由于涉案合同均明确约定了与诉讼相关的合理费用应由债务人承担,故广瀚星华已支付的诉讼保全担保费用及公告费共计204258.9元应由中恒汇志、涂国身负担。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八十条、第八十一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判决:一、中恒汇志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广瀚星华本金197968750元以及自2017年3月21日起至2017年5月31日止的回购溢价款2958904元;二、中恒汇志、涂国身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广瀚星华诉讼保全担保费用及公告费204258.9元;三、广瀚星华有权以中恒汇志持有的南晓消防15%的股权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在判决第一项确定的债权范围内优先受偿;四、涂国身对判决第一项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五、涂国身在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后,有权向中恒汇志追偿;六、驳回广瀚星华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中恒汇志、涂国身、广瀚星华对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不持异议。

本院认为,根据案涉《股权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第十条违约责任第10.1条的约定,即“本合同一方因违背义务、声明、承诺、保证的或怠于履行本合同项下的义务而给协议对方造成损失时,应承担由此产生的一切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广瀚星华合法受让了西藏信托在上述协议中的权利,本案申请保全产生的担保费用202958.9元是因中恒汇志的违约致使广瀚星华额外支出的额外费用,属因中恒汇志违约而给广瀚星华造成的直接损失,一审法院支持广瀚星华的此项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综上所述,中恒汇志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344.38元,由深圳市中恒汇志投资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春梅

审 判 员 王 肃

审 判 员 张 力

二〇一九年九月十一日

法官助理 黄 丽

书 记 员 刘 倩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