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21-10-06 10:22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民初232号

原告: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怀柔区北房镇幸福西街1号301室。

法定代表人:滕刚,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加宁,北京德恒(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沈盛,北京德恒(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新疆世欣瀚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市区)高新街258号数码港大厦2015-793号。

法定代表人:金连华。

被告: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新市区)高新街258号数码港大厦2015-431号。

法定代表人:王继红,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辛宜耘,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晗,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实资本公司)与被告新疆世欣瀚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欣瀚海公司)、被告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卓业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1月23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嘉实资本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加宁,中弘卓业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辛宜耘到庭参加诉讼。世欣瀚海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嘉实资本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世欣瀚海公司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优先级资金本金753511002.52元)至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户名: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开户行:浙商银行,账号:×××);2.请求判令中弘卓业公司对世欣瀚海公司上述第1项债务承担全额补足义务,即若世欣瀚海公司未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至托管账户,则中弘卓业公司应当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至托管账户;3.请求判令世欣瀚海公司支付迟延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269405.99元至托管账户,利息以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2018年10月29日[管理人国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都证券公司)关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通知送达当日(含)后第三个工作日]起暂计算至2018年10月31日,实际请求至追加完毕全部信用增强资金之日止;4.请求判令中弘卓业公司对世欣瀚海公司上述第3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请求判令中弘卓业公司向嘉实资本公司支付违约金1130266.5元[以应当追加的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为基数,按照每日万分之五的标准,自2018年10月29日暨管理人国都证券公司关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通知送达当日(含)后第三个工作日起暂计算至2018年10月31日,实际请求至追加完毕全部信用增强资金之日止];6.请求判令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诉讼保全费。

事实和理由:一、本案的相关主体及其签署的合同之事实。2016年3月17日,嘉实资本公司(委托人)、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托管人)(以下简称浙商银行)签订《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优先级)》(以下简称《优先级资管合同》)。2016年3月18日,喀什国邦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委托人)(以下简称喀什国邦公司)、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托管人)签订《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中间级)》(以下简称《中间级资管合同》)。2016年3月18日,世欣瀚海公司(委托人)、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托管人)签订《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进取级)》(以下简称《进取级资管合同》)。2016年3月17日,世欣瀚海公司与嘉实资本公司签订《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之补充协议一》(以下简称《补充协议一》)。2016年3月17日,中弘卓业公司与嘉实资本公司签订《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之补充协议二》(以下简称《补充协议二》)。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总规模15亿元,优先级委托人暨嘉实资本公司出资10亿元认购优先级份额,中间级委托人喀什国邦公司及进取级委托人暨世欣瀚海公司分别出资2.5亿元认购中间级及进取级份额。《优先级资管合同》第7部分第(一)条第1款约定了优先级份额优先享有7.1%的预期年化收益,世欣瀚海公司和中弘卓业公司对优先级委托人的本金及预期收益提供差额补足责任:《优先级资管合同》第21部分第二条“集合计划的清算”第4款约定,若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清算时(包括提前终止)持有的现金资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进取级委托人须进行追加信用增强资金;《补充协议二》“鉴于”条款中弘卓业公司确认其作为进取级委托人的指定第三方补足义务人,在集合资管计划存续期间或计划终止时出现资产管理合同及《补充协议二》约定的特定情形时,中弘卓业公司应当按资产管理人的书面通知以包括但不限于提供资金等方式,保证进取级委托人将补足资金划入资管计划托管账户。集合资管计划投资于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弘股份,股票代码000979)非公开发行股票5.32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8.88%。2017年4月20日股票限售期届满后解禁流通,2017年7月17日,集合资管计划持有的股份数量经转增变为7.45亿股。集合资管计划已于2017年9月22日终止进入清算程序,截至2018年10月23日,集合资管计划经过两轮减持后持有的中弘股份剩余股票数量为578480888股。由于剩余股票受2017年5月27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影响未能在集合计划持续期内变现,集合资管计划现金资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二、嘉实资本公司有权请求世欣瀚海公司承担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合同义务。嘉实资本公司(委托人)、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托管人)签订的《优先级资管合同》,世欣瀚海公司(委托人)、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托管人)签订的《进取级资管合同》中第2部分均就优先级委托人、进取级委托人定义作出了规定,第21部分第二条第3款均同样约定了清算时,集合资管计划财产的分配按照以下顺序进行:(1)扣除清算费用、管理费、托管费及投资顾问费等费用;(2)优先级委托人本金;(3)优先级委托人预期收益;(4)中间级委托人本金;(5)中间级委托人预期收益;(6)进取级委托人本金;(7)中间级委托人超额收益;(8)进取级委托人超额收益。《优先级资管合同》第21部分第二条第4款约定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清算时,进取级委托人暨世欣瀚海公司须追加信用增强资金至托管账户。世欣瀚海公司对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项目其自身为进取级委托人、嘉实资本公司为优先级委托人的情况是明知的,对集合资管计划的收益分配规则、清算顺序亦都明知。虽然嘉实资本公司与世欣瀚海公司没有直接的合同关系,但各自与国都证券公司签订的优先级/进取级资管合同中就收益分配规则、清算顺序进行了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债务人向第三人履行债务,第三人直接取得请求给付权,故关于请求世欣瀚海公司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主张,嘉实资本公司是享有请求权基础的,是适格的权利人。三、世欣瀚海公司应当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至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2016年3月18日,世欣瀚海公司作为委托人与管理人国都证券公司、托管人浙商银行签订《进取级资管合同》。《进取级资管合同》第3部分约定,世欣瀚海公司的参与金额为二亿五仟万元,参与份额类型为进取级份额。第4部分第五条约定本集合计划存续期为自资产管理合同生效之日起18个月。第21部分第二条第4款约定,若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清算时(包括提前终止)持有的现金资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进取级委托人须追加信用增强资金,并应在管理人关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通知送达当日(含)起第三个工作日17:00前付至集合计划托管账户。第5款约定,若本集合计划在终止之日有未能流通变现的证券,按照以下约定执行:(1)管理人以本集合计划已变现资产,按照本条第3款约定的分配顺序对(1)、(2)、(3)项进行分配[注:(1)扣除清算费用、管理费、托管费及投资顾问费等费用;(2)优先级委托人本金;(3)优先级委托人预期收益。按此分配顺序]。若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的现金资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进取级委托人须追加信用增强资金,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金额具体以管理人通知为准,追加金额需经优先级委托人书面确认。本案所涉集合资管计划资产清算的情况为:截至2018年10月23日,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共清算分配三次,其中现金资产仍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根据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清算公告,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于2017年9月22日终止,根据资产管理合同的约定,优先级份额享有7.1%的预期年化收益(按相应份额初始单位面值以单利计算),为满足集合计划优先级委托人收益的分配,进取级委托人(世欣瀚海公司)于2017年9月29日追加了信用增强资金23940000元,集合计划于当日进行了首次清算分配,本次分配期间为2017年3月22日(含)至2017年9月22日(不含),向优先级委托人分配的收益为35183714.35元。集合计划于2018年4月23日进行了第二次清算分配,本次分配期间为2017年9月22日至2018年4月18日,期间集合计划减持所持有的中弘股份(000979)共计83100000股,总变现金额为133717319.8元,向优先级委托人分配优先级份额本金143000000元。2018年7月31日,集合计划进行了第三次清算分配,本次分配期间为2018年4月19日至2018年7月24日,期间集合计划减持所持有的中弘股份(000979)共计83099962股,总变现金额为88960516.96元,向优先级委托人分配优先级份额本金86500000元。截至2018年10月23日集合资管计划仍持有中弘股份(000979)共计578480888股未能流通变现。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的现金资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故进取级委托人须于2018年10月29日前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至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四、中弘卓业公司应当对世欣瀚海公司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责任承担全额补足义务。2016年3月17日,嘉实资本公司与中弘卓业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二》,在“鉴于”条款中确认嘉实资本公司作为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优先级委托人,中弘卓业公司作为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进取级委托人的指定第三方补足义务人,在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存续期间或计划终止时出现资产管理合同及《补充协议二》约定的特定情形时,中弘卓业公司应当按资产管理人的书面通知以包括但不限于提供资金等方式,保证进取级委托人将补足资金通过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进取级委托人的账户划入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现世欣瀚海公司未按照进取级资管合同的约定补足信用增强资金,故中弘卓业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补足义务,将753511002.52元的信用增强资金支付至托管账户。五、世欣瀚海公司应当支付迟延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中弘卓业公司对世欣瀚海公司的该项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世欣瀚海公司应当于2018年10月29日前进行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至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中弘卓业公司应当对世欣瀚海公司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责任承担全额补足义务。但是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均未支付上述信用增强资金,故世欣瀚海公司需支付信用增强资金的占用利息,即269405.99元(暂计算至2018年10月31日,实际请求至追加完毕全部信用增强资金之日止),中弘卓业公司对世欣瀚海公司应当支付利息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六、中弘卓业公司应当向嘉实资本公司支付违约金1130266.5元。嘉实资本公司与中弘卓业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二》第三条第(三)项约定,“本协议生效后,如乙方未及时、足额通过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进取级委托人的账户向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支付差额补足款,乙方应按应付未付款项金额的每日万分之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并赔偿甲方因此所受的损失”。故中弘卓业公司应向嘉实资本公司支付违约金1130266.5元[自2018年10月29日暨管理人国都证券公司关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通知送达当日(含)后第三个工作日起暂计算至2018年10月31日,实际请求至追加完毕全部信用增强资金之日止]。综上所述,嘉实资本公司要求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承担诉讼请求中的各项责任事实清楚,恳请法院依法支持嘉实资本公司的诉讼请求。

嘉实资本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1.《优先级资管合同》;2.《中间级资管合同》;3.《进取级资管合同》;4.《补充协议一》;5.《补充协议二》;6.客户收付款入账通知、账户交易明细回单;7.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清算事宜的邮件;8.发送至世欣瀚海公司的《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通知函》以及邮件;9.发送至中弘卓业公司的《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通知函》以及邮件。2019年3月5日,嘉实资本公司又提交了补充证据:1.《承诺函》;2.《交易清单》;3.嘉实资本公司致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的电子邮件与EMS快递面单;4.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三次清算分配公告。

中弘卓业公司辩称:一、对于嘉实资本公司的第一项和第二项诉讼请求,中弘卓业公司认可在法院查明的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金额范围内承担补足义务。二、对于嘉实资本公司的第三项和第四项诉讼请求,嘉实资本公司主张中弘卓业公司对迟延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无合同和法律依据,不应支持。三、对于嘉实资本公司的第五项诉讼请求,嘉实资本公司的实际损失仅为逾期付款的利息,在其已经向世欣瀚海公司主张该利息损失的情况下,又向中弘卓业公司主张按照日万分之五计算的违约金,属于违约金过分高于损失的情形,请求法院依法驳回该项诉讼请求。中弘卓业公司未提交书面证据。

世欣瀚海公司未出庭参与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和书面证据。

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3月17日,嘉实资本公司(委托人)、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托管人)签订《优先级资管合同》。该合同第2部分“释义”对合同中词语的含义进行了约定,包括:资产管理合同、法律法规、管理人、托管人、委托人、优先级委托人、中间级委托人、进取级委托人、追加信用增强资金义务、现金补足义务等词语。第3部分“合同当事人”中,机构委托人为嘉实资本公司,参与金额为十亿元。第4部分“集合计划的基本情况”中,目标规模约定为不超过15亿元(不含利息转增份额)。存续期不设规模上限。同时该部分约定了投资范围,主要针对的是中弘股份非公开定向增发的限售股票等投资品种。存续期限为18个月。第7部分“集合计划份额的分级”中,对分级安排、份额配比、风险承担、分配规则等内容进行了约定。其中,在分级安排中约定优先级的收益,包括:预期收益和补偿收益。预期收益约定为优先享有7.1%的预期年化收益。在分配规则中约定:本集合计划合同终止并清算时,清算后计划净资产在满足A份额的本金、预期收益分配后,剩余清算净资产再按本合同约定进行分配。如清算时计划净资产不足以支付应付未付的本计划资产管理各项业务费用时,则进取级份额须追加信用增强资金;如计划净资产不足以向优先级份额足额分配[7.1%]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则进取级份额须追加信用增强资金,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金额以管理人通知为准,追加金额需先经优先级委托人书面确认。信用增强资金应在管理人关于追加通知送达当日(含)起第三个工作日17:00前付至本集合计划在资产管理人处开立的资金账户。第21部分“集合计划终止与清算”中,二、集合计划的清算中第3条约定了分配顺序:(1)扣除清算费用、管理费、托管费及投资顾问费等费用;(2)优先级委托人本金;(3)优先级委托人预期收益;(4)中间级委托人本金;(5)中间级委托人预期收益;(6)进取级委托人本金;(7)中间级委托人超额收益;(8)进取级委托人超额收益。第4条约定:若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资产清算时(包括提前终止)持有的现金资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进取级委托人须进行追加信用增强资金,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金额以管理人通知为准,追加金额需先经优先级委托人书面确认并应在管理人关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通知送达当日(含)起第三个工作日17:00前付至本集合计划托管账户。第5条约定:若本集合计划在终止之日有未能流通变现的证券,按照以下约定执行:(1)管理人以本集合计划已变现资产,按照本条第3款约定的分配顺序对(1)、(2)、(3)项进行分配[注:(1)扣除清算费用、管理费、托管费及投资顾问费等费用;(2)优先级委托人本金;(3)优先级委托人预期收益。按此分配顺序]。若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的现金资产不足以覆盖各项费用、优先级的资金本金及预期收益,进取级委托人须进行追加信用增强资金,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金额具体以管理人通知为准,追加金额需经优先级委托人书面确认。

2016年3月18日,喀什国邦公司(委托人)、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托管人)签订了《中间级资管合同》。喀什国邦公司作为中间级委托人的参与金额为二亿五千万元。该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与《优先级资管合同》基本一致。

2016年3月18日,世欣瀚海公司(委托人)、国都证券公司(管理人)、浙商银行(托管人)签订了《进取级资管合同》。世欣瀚海公司作为进取级委托人的参与金额为二亿五千万元。该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与《优先级资管合同》基本一致。

2016年3月17日,嘉实资本公司作为甲方与世欣瀚海公司作为乙方签订《补充协议一》。该协议“鉴于”部分约定:甲方作为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优先级委托人,乙方作为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进取级委托人,在本计划存续期间或本计划终止时出现资产管理合同及本合同约定的特定情形时,乙方应当按资产管理人的书面通知将补足资金划入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该协议约定的条款,包括:定义、补足承诺、违约责任、适用法律及争议解决方式、其他等条款。该协议主要内容重申了世欣瀚海公司作为进取级委托人的补足义务责任。

2016年3月17日,嘉实资本公司作为甲方、中弘卓业公司作为乙方签订《补充协议二》。该协议“鉴于”部分约定:甲方作为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优先级委托人,乙方作为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进取级委托人的指定第三方补足义务人,在本计划存续期间或本计划终止时出现资产管理合同及本合同约定的特定情形时,乙方应当按资产管理人的书面通知以包括但不限于提供资金的方式,保证进取级委托人将补足资金通过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进取级委托人的账户划入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该协议约定的条款,包括:定义、补足承诺、违约责任、适用法律及争议解决方式、其他等条款。该协议主要内容与《补充协议一》的主要内容基本一致。在违约责任部分中,增加了两条,其中(三)约定本协议生效后,如乙方未及时、足额通过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进取级委托人的账户向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支付差额补足款,乙方应按未付款项金额的每日万分之五向甲方支付违约金,并赔偿甲方因此所受的损失。

2016年3月22日,嘉实资本公司按照约定分五笔向资管计划账户交纳十亿元。

2017年9月26日,国都证券公司作为管理人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优先级委托人、中间级委托人及进取级委托人发送邮件。该邮件显示:国都证券公司作为管理人,已于2017年9月22日完成了景顺1号终止工作,并于2017年9月25日成立了集合计划清算小组,启动了清算工作。鉴于各委托人已于2017年9月22日前均函告国都证券公司,景顺1号到期后延长清算期,暂不进行财产变现及清算分配。国都证券公司征询:是否可暂不根据资产管理合同约定出具清算报告,以及暂不进行分配。对于现金资产将于何时以何种方式进行分配。优先级委托人嘉实资本公司、中间级委托人喀什国邦公司及进取级委托人世欣瀚海公司回复邮件均同意:暂不出具清算报告,暂不进行分配。请于2017年9月30日前,待进取级委托人追加信用增强资金后,将集合计划目前持有的现金资产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一并用于支付集合计划截至终止日(2017年9月22日)根据资产管理合同约定的应付未付的各项费用以及优先级委托人截至终止日(2017年9月22日)的收益。

2017年10月25日、10月26日,管理人国都证券公司向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送达了《追加信用增强资金通知函》以及相应的邮件,通知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至托管账户。中弘卓业公司确认当日收到该函件。根据资产管理合同约定,追加信用增强资金应在通知送达当日起第三个工作日付至托管账户,嘉实资本公司主张利息、违约金的起算日为2018年10月29日。

2017年12月9日,中弘卓业公司向浙商银行出具《承诺函》,该函显示:浙商银行作为优先级委托人于2016年3月22日出资10亿元认购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该计划于2017年9月22日结束,目前进入清算期阶段。为妥善解决浙商银行资金退出事宜,中弘卓业公司作为本资管计划差额补足人,在此承诺:1.中弘卓业公司将积极寻找多方资金,确保在中弘股份(000979.SZ)复盘前确定接盘方并提供合理可行的接盘方案;2.中弘卓业公司将力争在2018年2月底前偿还浙商银行本金1亿元及相应利息,但承诺最晚在2018年3月22日前支付该笔本金和利息;3.中弘卓业公司将于2018年6月21日前偿还浙商银行剩余本金及未付利息。

审理过程中,嘉实资本公司认可世欣瀚海公司履行了部分差额补足义务,并提供了《交易清单》,证明世欣瀚海公司分九笔补仓3799万元。但嘉实资本公司认为,该补仓款项与其他款项共同用于资管计划的各项开支,未单独列支,世欣瀚海公司和中弘卓业公司的追加信用增强资金仍应为753511002.52元。世欣瀚海公司未到庭,亦未提交书面意见。中弘卓业公司对此予以认可,无意见。

另查,国都证券公司分别于2017年10月9日、2018年4月27日和2018年8月1日发布三次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清算分配公告,每次公告中对于优先级委托人的分配收益均有明确表述。其中第三次公告中明确表述,本次分配后优先级份额余额为753511002.52份(每份一元)。

上述事实,有嘉实资本公司提供的证据、质证笔录、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嘉实资本公司与国都证券公司、浙商银行签订的《优先级资管合同》、世欣瀚海公司与国都证券公司、浙商银行签订的《进取级资管合同》、嘉实资本公司与世欣瀚海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一》及嘉实资本公司与中弘卓业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二》均为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我国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合同。各方当事人均应依约履行各自的权利义务。

在信托到期后,劣后级(本案为进取级委托人)受益人负有对优先级受益人从信托财产获得利益与其投资本金及约定收益之间的差额承担补足义务,优先级受益人请求劣后级受益人按照约定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在本案中,虽然嘉实资本公司与世欣瀚海公司并非在一份资产管理合同中,但无论在《优先级资管合同》,还是在《进取级资管合同》中,对于收益分配规则、清偿顺序都有同样的约定,对于进取级委托人的补足义务,各方均是明知的,且在嘉实资本公司与世欣瀚海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一》中,对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汇至托管账户,有了进一步的规定,故嘉实资本公司请求世欣瀚海公司将追加信用增强资金汇至托管账户有合同约定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信托合同之外的当事人提供第三方差额补足等类似承诺文件作为增信措施,其内容符合法律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当事人之间成立合同关系,并依据承诺文件的具体内容确定相应的权利义务关系,根据案件事实情况确定相应的民事责任。在本案中,中弘卓业公司作为进取级委托人指定的第三方补足义务人,其对于世欣瀚海公司未能承担的追加信用增强资金具有全额补足的义务,其在《补充协议二》及《承诺函》中承诺的补足义务应予履行,故嘉实资本公司请求中弘卓业公司承担全额补足义务有合同约定和法律依据,本院亦予以支持。同时在《补充协议二》中,中弘卓业公司还承诺,如未及时、足额向托管账户支付差额补足款,中弘卓业公司应按应付未付款项金额的每日万分之五向嘉实资本公司支付违约金,故嘉实资本公司有权依据合同约定向中弘卓业公司主张违约金。中弘卓业公司主张违约金过分高于损失的答辩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无相关证据支持,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金额。在庭审中,中弘卓业公司对于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金额为753511002.52元,并无异议,且该数字在《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第三次清算分配公告》中亦有印证。对于世欣瀚海公司分九笔汇入补仓3799万元用于资管计划的各项开支的事实,中弘卓业公司亦无异议,故本院认定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金额为753511002.52元。

关于嘉实资本公司主张的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损失的问题。其一,无论是《优先级资管合同》、《进取级资管合同》,还是《补充协议一》及《补充协议二》中均没有追加信用增强资金利息的明确规定;其二,嘉实资本公司依据《补充协议二》向中弘卓业公司主张未及时、足额支付差额补足款违约金中,已包含逾期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损失;其三,嘉实资本公司在《优先级资管合同》中业已收取7.1%的预期年化收益,如嘉实资本公司进一步收取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损失,则明显不符合合同约定且过分高于其损失,故嘉实资本公司主张的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损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嘉实资本公司请求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将追加信用增强资金汇至托管账户,并请求中弘卓业公司向其支付违约金等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有事实和合同依据,本院予以支持。嘉实资本公司请求世欣瀚海公司、中弘卓业公司支付追加信用增强资金的利息,无合同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新疆世欣瀚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托管账户(户名:国都景顺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开户行:浙商银行,账号:×××)支付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

二、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一项债务承担全额补足义务;

三、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以追加信用增强资金753511002.52元为基数,自2018年10月29日起至追加信用增强资金全额汇至托管账户之日止,按照每日万分之五的标准计算);

四、驳回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新疆世欣瀚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816353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嘉实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负担21353元(已交纳);由新疆世欣瀚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负担380000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刘春梅

审 判 员 张 力

审 判 员 王 肃

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 李广顺

书 记 员 王 峥

书 记 员 王安琪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