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新疆融易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等因申请与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2021-09-20 16:19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京民初98号

原告:新疆融惠星和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

法定代表人:孙磊,总经理。

原告:新疆融易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

法定代表人:孙磊,总经理。

原告:新疆融峰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

法定代表人:孙磊,总经理。

原告:新疆融德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

法定代表人:孙磊,总经理。

原告:新疆融赐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新疆博州阿拉山口市。

法定代表人:孙磊,总经理。

上述五原告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润泽,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五原告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韩雨玲,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告:红鲷众创空间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静安区。

法定代表人:艾铁成,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璞,上海市方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思宇,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新疆融惠星和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新疆融易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新疆融峰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新疆融德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新疆融赐星维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疆五公司)与被告红鲷众创空间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鲷公司)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7月8日立案。

新疆五公司诉称:1.请求判令红鲷公司赔偿新疆五公司因其申请诉中保全错误而对新疆五公司造成的损失共计人民币28492896.2元;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红鲷公司承担。事实与理由:新疆五公司与红鲷公司就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112号8层801、11层1101、12层1201、13层1301、14层1401的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原签订有《房屋租赁合同》,其中《房屋租赁合同》第29条约定了明确的仲裁条款,即因《房屋租赁合同》产生的或者与《房屋租赁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纠纷或索赔,均应该提交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在北京仲裁解决。2017年9月18日,新疆五公司向红鲷公司发出《解除通知》,要求解除《房屋租赁合同》。之后,双方就《房屋租赁合同》解除之后的事宜未达成一致。2017年12月6日,红鲷公司规避《房屋租赁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联合其股东威沃克亚太控股有限公司(WeWorkAPACHoldingsLimited)(以下简称威沃克公司)将新疆五公司、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人寿保险公司)、北京招商局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招商局物业公司)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所谓的共同侵权诉讼【案号:(2017)京民初151号】,要求向其交付标的房屋,并赔偿其损失人民币1亿元。同时,红鲷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保全措施,请求查封涉案房屋并禁止新疆五公司向红鲷公司之外的任何民事主体交付标的房屋。基于红鲷公司提起的前述侵权责任诉讼及保全申请,2018年8月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京民初151号之一《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涉案房屋,并禁止新疆五公司向红鲷公司之外的任何民事主体交付标的房屋。

2018年10月2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京民初151号之三《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红鲷公司对新疆五公司的起诉。红鲷公司提起上诉后,2019年4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8)最高法民辖终45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在裁定中明确否定了红鲷公司企图通过加入与仲裁协议无关的主体以规避仲裁条款的行为,以及红鲷公司企图通过构建没有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的必要共同诉讼以架空仲裁协议的做法。

新疆五公司认为,红鲷公司故意规避仲裁条款,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就标的房屋申请的保全措施系错误申请;且红鲷公司在明知《房屋租赁合同》不可能继续履行的情况下,仍然申请对标的房屋采取行为保全措施,通过阻止新疆五公司继续出租涉案房屋的方式予以施压以企图获取高额赔偿,系恶意损害新疆五公司权益的行为。现最高人民法院已经作出生效裁定,驳回了红鲷公司对新疆五公司的起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也据此解除了对标的房屋的保全措施,充分证明红鲷公司对标的房屋申请的保全行为错误,且该保全措施中的行为保全申请给新疆五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红鲷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红鲷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本案系因申请诉中行为保全措施而引发的侵权责任纠纷,与财产保全损害引发的纠纷无关,因我国法律、司法解释并未就因诉中行为保全引发的损害责任纠纷的管辖问题予以特别规定,故本案应当适用一般侵权责任纠纷的管辖规则即由侵权行为地或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侵权行为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被告住所地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故贵院应将本案移送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或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审理。此外,作出行为保全措施的原案所涉纠纷在实体层面尚未作出裁判,现就该争议红鲷公司已提请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该仲裁结果直接影响本案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的确定,故新疆五公司尚不具备起诉条件,法院应裁定驳回其起诉。

本院经审查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在给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管辖问题的批复》法释[2017]14号中明确规定:“为便于当事人诉讼,诉讼中财产保全的被申请人、利害关系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提起的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之诉,由作出诉中财产保全裁定的人民法院管辖。”尽管该批复在表述中并未涉及诉中行为保全,但诉中行为保全措施与诉中财产保全措施均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中,二者在制度设置目的和功效上并无差别,因而上述批复的精神应可同样适用于因申请诉中行为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之诉,故对于本案我院具有管辖权,红鲷公司的异议不成立,应予驳回。此外,关于作出行为保全措施的原案所涉实体争议已提请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的事项,系对本案实体争议产生影响,属于实体审查范畴,不属于程序审查事项,故在当前处理程序性问题时无需予以理涉。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管辖问题的批复》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被告红鲷众创空间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案件受理费70元,由被告红鲷众创空间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裁定,可以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审判长 邹 治

审判员 金 曦

审判员 赵 彤

二〇一九年九月五日

书记员 孔甜甜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