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杨来伟与北京三杰国际钢结构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9-20 16:03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高民终字第3263号

上诉人杨来伟(原审原告),住河南省伊川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三杰国际钢结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通州区。

破产管理人负责人孙萍。

委托代理人王春艳,北京琨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轶冰,北京琨腾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杨来伟因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3)二中民初字第011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杨来伟,被上诉人北京三杰国际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杰国际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王春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7月,杨来伟诉至原审法院称:2004年8月23日,在三杰国际公司工作期间因公负伤,右小腿截肢,鉴定为五级伤残,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后可以安装假肢,但当时三杰国际公司领导迟迟不给处理,把我一人扔在单位。快过春节三杰国际公司要放假,我无人护理,无经济来源和生活保障,无助、无奈和无知,在三杰国际公司同意按工伤保险条例补偿的要求诱导下,我草率地和三杰国际公司签下了《工伤补偿协议》,构成重大误解和失误,且该协议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若干规定,不合理,不公平,使我的合法权益受到极大的侵害,特别是假肢赔偿特少,且不到位,现如今物价飞涨,又因工伤造成极度贫困等因素,使我以后无法再装假肢,对今后的行走、自理生活造成极大不便并无法保证生活,也与《工伤保险条例》第32条相抵触,对我今后是一种致命的打击,因此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36条和劳动法及其他法律法规的规定,双方所签协议是三杰国际公司单方作出的,我未曾书面提出解除劳动关系,该协议系在三杰国际公司诱导和存在重大误解情况下签订的,是无效的,亦即可变更可撤销,而且该协议中所赔付的各项费用也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另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之规定,请求法院撤销变更《工伤补偿协议》,即该协议为无效协议,亦即可变更可撤销,根据相关法律重新给予经济补偿,享受工伤一切待遇。要求假肢补偿按照北京市平均寿命82岁,减去我实际年龄计算,即46年23轮的假肢费用,三杰国际公司先前给付4.6万元10轮费用,第一轮用去34650元,即前10轮需要80650元,应补偿34650元,以后26年13轮费用为19.8万元。另外三杰国际公司应当给予误工住宿等其他相关费用3万元,假肢总费用计为34650+198000+30000=26256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004×18=36032元,减去先前支付的19230元等于17834元,伤残津贴2004×8=16032元,其他一切应补偿费用待遇。现三杰国际公司宣布破产倒闭,以后其不再存在,要求法院根据劳动法、工伤保险条例若干规定和其他法律法规给予优先支付。故请求判令:撤销或变更《工伤补偿协议》或确认其无效;三杰国际公司赔偿我假肢后续装配及其他费用26256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余额17834元、8个月的伤残津贴16032元;享受工伤待遇、补偿其他一切费用。

三杰国际公司辩称:双方签订的《工伤补偿协议》合法有效,该协议实际履行完毕,且杨来伟的主张早已超过诉讼时效期间,请求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者发生五级伤残的工伤后应当享受的工伤待遇包括: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就业和医疗补助金、辅助器具和伤残津贴。本案中,双方协议约定的补偿项目包括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就业和医疗补助金、辅助器具。因杨来伟并未举证证明其月工资标准,故双方协议约定按照本市平均工资60%×16个月确定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并不违反法律规定;根据《北京市实施﹤工伤保险条例﹥办法(2004年)》第三十六条之规定,五级工伤职工本人书面提出自愿与用人单位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的,由用人单位向工伤职工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收回《工伤证》并交至经办机构,办理工伤职工的工伤保险关系终止手续。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合并计算,标准为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时30个月的本市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本案中,双方协议约定的一次性就业和医疗补助金为30个月的本市上年度平均工资,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关于辅助器具费用,双方协商确定的4600×10﹦46000元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关于伤残津贴,因杨来伟认可在其发生工伤后其未上班,三杰国际公司仍按照大概1300元标准发放工资至双方签订《工伤补偿协议》终止劳动关系,故该《工伤补偿协议》未约定伤残津贴,亦无不妥。《工伤补偿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该协议亦约定了由三杰国际公司给予杨来伟一次性补偿并已履行完毕且终止了双方的劳动关系;且双方2005年2月1日签订《工伤补偿协议》并终止了劳动关系,杨来伟于2012年方申请仲裁,早已超过了法定一年的仲裁申请时效,故杨来伟要求撤销、变更其与三杰国际公司签订的《工伤补偿协议》或确认无效,要求三杰国际公司赔偿其假肢后续装配及其他费用26256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余额17834元、8个月的伤残津贴16032元,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难以支持。杨来伟称因双方签订的《工伤补偿协议》并未按《工伤保险条例》给予其相关补偿,故存在重大误解和被欺诈。但经法院核实,双方签订的《工伤补偿协议》并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杨来伟称因其工伤后无钱吃饭看病而被迫签订了协议,属于被胁迫和三杰国际公司趁人之危,但未就此提供相关证据,法院对此无法采信。原审法院判决:驳回杨来伟的诉讼请求。

判决后,杨来伟不服,以不能接受《工伤补偿协议》约定的内容,该协议是其被迫签署,应是无效或者可撤销的为由,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或者确认该协议无效,并改判支持三杰国际公司赔付其假肢后续装配及其他费用262560元、伤残补助金余额13824元、伤残津贴16032元及护理费等。三杰国际公司同意原判。

经审理查明:2003年7月,杨来伟入职三杰国际公司担任铆工。2004年8月23日,杨来伟工作时右腿被机器严重挤伤。2004年12月10日,杨来伟被北京市通州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2005年1月6日,北京市通州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杨来伟右胫腓骨开放性骨折、右小腿中上段截肢术后,已达到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伍级,护理依赖程度为无护理依赖。2005年2月1日,双方签订《工伤补偿协议》,该协议约定:1、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本市平均工资60%×16个月,2004×60%×16﹦19238元;2、一次性就业和医疗补助金:本市上年度平均工资×30个月,2004×30﹦60120元;3、辅助器具费用:4600×10﹦46000元,共计125358元。自本人签字之日起(时间:2005年2月1日),上述工伤待遇款项全部支付完毕,三杰国际公司终止同杨来伟的劳动关系,同时终止工伤关系。

2012年12月4日,杨来伟申诉至北京市通州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确认双方签订的《工伤补偿协议》无效,要求三杰国际公司支付假肢装配及其他费用。2012年12月6日,北京市通州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出具京通劳仲字(2013)第B020号不予受理通知书,以被诉主体不适格,不符合受理条件为由决定不予受理。

2012年5月29日,原审法院作出(2012)二中民破字第09093-1号民事裁定书,受理对三杰国际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原审庭审中,杨来伟提交如下证据:证据1:《工伤补偿协议》,证明双方曾于2005年2月1日签订过工伤补偿协议,但三杰国际公司未按工伤保险待遇给予补偿;证据2:工伤认定结论通知书、劳动能力鉴定通知书及工伤证复印件,证明其构成工伤,伤残等级为5级;证据3:德林义肢矫形器(北京)有限公司证明,证明需安装假肢的费用及年限;证据4:发票及收据,证明其购买假肢的费用。三杰国际公司对证据1的真实性认可,但不认可杨来伟的证明目的;对证据2予以认可;对证据3、4表示无法核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原审诉讼中,杨来伟认可其月工资为2000至3000元,但未就此提供相关证据材料。杨来伟认可其发生工伤后未再上班三杰国际公司仍按照大概1300元标准给其发放工资至2005年2月1日双方签订《工伤补偿协议》。杨来伟称其对《工伤补偿协议》存在重大误解和被欺诈,其工伤后无钱吃饭看病是被迫签订,属于被胁迫和三杰国际公司趁人之危,但对此未提供相关证据。

上述事实,有京通劳仲字(2013)第B020号不予受理通知书、(2012)二中民破字第09093-1号民事裁定书、《工伤补偿协议》、工伤认定结论通知书、劳动能力鉴定通知书、工伤证复印件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相关证据材料在案证明。

本院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本案中《工伤补偿协议》约定的各项补偿项目以及计算的标准,均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应为有效协议。杨来伟上诉提出该协议是在其工伤后得不到三杰国际公司补偿的情况下被迫签订,三杰国际公司系趁人之危,协议内容存在欺诈,故该协议系无效或可撤销。但杨来伟对此主张没有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故其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其据此主张的各项上诉赔偿内容,本院不予支持。二审诉讼中,杨来伟否认其在工伤发生后三杰国际公司按照大概1300元标准发放其工资至签订《工伤补偿协议》,但在原审诉讼中有其就明确认可该部分事实的签字材料,故原审法院将该部分款项认定系伤残津贴,亦无不当。杨来伟就该部分主张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十元,均由杨来伟负担(均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杜莉红

审 判 员  潘振东

代理审判员  邹 治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王文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