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静怡等与朱明怡等所有权确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9-20 16:01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高民终字第0088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静怡,女,1960年3月29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马辉,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文棋,男,1949年11月9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朱明怡,女,1974年10月2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香梅,北京市隆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文强,男,1947年9月17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文政,男,1941年7月15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文英,女,1958年7月31日出生,美国籍,美国杜威路博律师事务所驻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

委托代理人王志伟,北京市孚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冯淑亭(曾用名朱文青),女,1939年5月5日出生,住浙江省杭州市。

被上诉人梁玉华,女,1945年12月28日出生。

被上诉人朱明权,男,1971年8月28日出生。

被上诉人兼梁玉华、朱明权之委托代理人朱明毅,男,1970年1月8日出生。

上诉人李静怡、朱文棋因第三人撤销之诉(法定继承纠纷)一案,均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3)一中民初字第12560号民事判决,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静怡及其委托代理人马辉,上诉人朱文棋,被上诉人朱明怡及其委托代理人李香梅,被上诉人朱文强,被上诉人朱文英之委托代理人王志伟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朱文治在本院二审审理中于2015年5月8日死亡,其继承人梁玉华、朱明毅、朱明权明确表示参加诉讼,朱明毅作为被上诉人及二被上诉人梁玉华、朱明权之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朱文政、被上诉人冯淑亭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7月,朱明怡起诉至原审法院称:朱明怡自出生后即随祖父母朱宝珍、冯懿萍一直在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正黄旗190号、191号居住。2003年北京金源鸿大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源鸿大公司)对以上房屋进行拆迁。朱明怡是被拆迁安置人口之一。由于朱明怡没有其他住房,因此与金源鸿大公司签订了《北京市商品房现房买卖合同》,购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2号楼15层1806号回迁房,并缴纳了各项税费,取得了编号为X京房权海字第363067号房屋所有权证书。朱明怡自拆迁安置后一直居住于该房屋内。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海民初字第12657号民事判决将朱明怡所有的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2号楼15层1806号(判决书中为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二号楼十八F)判决归李静怡所有。2013年5月20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维持了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海民初字第12657号判决。上述判决未查明房屋的来源及产权状况,判决内容与事实不符并擅自处分了朱明怡的财产,严重侵害了朱明怡的权利。朱明怡在获悉本案后,曾于该案一审审理过程中向法院提出作为第三人参与诉讼,但一审法院未通知朱明怡参加诉讼庭审。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直接处分了属于朱明怡的财产却未通知朱明怡参与诉讼,严重影响了朱明怡的合法权益。另外,朱明怡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的赡养义务,是法定继承人之一,但在原来的案件中没有对我分配遗产。另外,2008年4月6日,家庭成员签订了《关于房产的家庭会议一致通过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其中第三条内容为:根据父亲生前遗愿,将晨月园2号楼两居室18F房屋给予六云,也就是朱明怡。上述判决将上述房产判归李静怡所有,侵犯了朱明怡的权利,请求撤销(2010)海民初字第12657号及(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确认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2号楼15层1806号(即上述蓝靛厂晨月园二号楼十八F房屋)为朱明怡所有;诉讼费由对方承担。

朱文治辩称:不同意朱明怡的请求。朱明怡是被继承人的孙女,直接继承人应该是朱明怡上一辈的人。2008年的《决定》我不清楚。

朱文政辩称:没有意见。

朱文强辩称:同意朱明怡的请求。朱明怡在被拆迁的地方居住了三四十年,是被安置人口,应该得到安置房,朱明怡一直陪伴我父亲几十年,直到父亲去世。2008年的《决定》是朱文英拍卖自己名下房产,不需要其他人签字。有些人欺骗了法庭,把不是遗产的东西说成了遗产,当时4套房屋全在朱文英名下,是朱文英拍卖自己名下的房产。

朱文英辩称:我们认可(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关于朱文英的部分。朱明怡对爷爷进行了照顾赡养。其他的不发表意见。

朱文棋辩称:同意朱明怡的意见。

李静怡辩称:我同意(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对相关权利的确定。

冯淑亭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民事诉讼中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依据现有证据,案件中涉及的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十八F即1806号房屋,朱明怡于2012年签订了购买该房屋的协议,也符合2008年家庭会议的内容,朱明怡于2013年取得了房屋产权,但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仍然将该房屋作为遗产进行了分割,该判决内容对朱明怡的利益产生了影响。因此朱明怡是该案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朱明怡亦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时提出了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的申请。因此,上述情形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存在不当之处,应予撤销。因本案系第三人撤销之诉,并不处理实体争议,故对朱明怡要求确认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2号楼15层1806号(即上述蓝靛厂晨月园二号楼十八F房屋)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本案不予处理,争议方可另行通过其他途径予以解决。

原审法院判决:一、撤销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二、驳回朱明怡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李静怡、朱文棋不服。均以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为由,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朱明怡的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朱明怡、朱文强、朱文政、朱文治、朱文英、冯淑亭未提出上诉。

经审理查明,朱宝珍(又名朱宝贞、朱宝芝)与冯懿萍(又名冯玉萍)共生育七子女,分别为:长女朱文华、次女冯淑亭、三女朱文英、长子朱文政、次子朱文治、三子朱文强、四子朱文棋。冯懿萍于1983年5月去世,朱宝珍于2005年8月13日去世,二人生前均未留遗嘱。朱文华于2008年2月4日去世,未留遗嘱,其夫李得保于2008年11月27日去世,现能确认之继承人为女儿李静怡;二审庭审中,朱文强称朱文华另有一女儿,但未能提供明确姓名及联系方式。朱文政、朱文治、李静怡主张冯淑亭自幼被朱宝珍夫妇过继给他人,但未提供冯淑亭被他人收养的证据。

朱宝珍于1965年购买了60号房屋的北房3间及院落,之后家人多次翻建扩建。1992年,60号房屋分为3个门牌号,前排西侧北房4间变更为正黄旗192号,前排东侧北房2间变更为正黄旗191号,后排北房6间变更为正黄旗190号。之后又有朱文英出资,部分家人出力建房。2003年上述房屋被拆迁。2003年11月1日,金源鸿大公司作为拆迁人(甲方)与被拆迁人朱宝珍(乙方)就192号房屋签订了《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建拆字205号)。2003年11月3日,金源鸿大公司作为拆迁人(甲方)与被拆迁人朱宝珍(乙方)就190号、191号房屋签订了《北京市住宅房屋拆迁货币补偿协议》(建拆字204号),约定乙方现有在册人口2人,实际居住人口6人,分别是朱宝珍、朱文英(朱明怡、朱明权、景安云、朱鸿旭);朱文英受朱宝珍委托代其在上述两份协议上签字及捺指印。上述协议签订后,190号、191号房屋的部分拆迁补偿款以朱文英的名义购买了18F、19M、20F、20I房屋,剩余拆迁补偿款416184.47元由朱文棋领取,后在朱文英处;192号房屋的部分拆迁补偿款以王云生的名义购买了3号楼20F房屋,剩余拆迁补偿款352098.68元由朱文强领取。2008年4月6日,朱文英、朱文强、朱文棋等部分家庭成员签订了《决定》,约定3号楼20F房屋归朱文强所有;根据朱宝珍生前遗愿将18F房屋给予朱文政之女朱明怡;朱文强以原价43万元购买20I房屋;朱文治以原价43万元购买20F房屋;李静怡以原价35万元购买晨月园2号楼一居室;购房款的分配方案为:朱文棋25%,朱文英55%,朱文青20%;以上祖业产四年内所收违约金约50万元,以及搬迁余款约11万元归朱文英所有。《决定》落款处的朱文治签名处为“朱明权代”、李静怡签名处为“朱文英代签”,朱明怡签名处为“朱文强代”,朱文青签名处为空白。庭审中,朱文政、朱文治、李静怡、朱文棋称朱文治当时不同意朱明权的签字,朱文英称当时朱文治不知道朱明权签字,知道后反对。朱文强称朱明怡在电话让其替代签,朱文英、朱文棋对此认可,朱文政、朱文治、李静怡对此表示当时不在场。朱文英称李静怡电话中让其代签,李静怡称其当时说“你们爱怎样怎样”,没有明确表态,其后来认为这样的决定对其母亲不公平。《决定》作出后,冯淑亭获得朱宝珍遗产10万元。

2010年,朱文政、朱文治、李静怡以法定继承为由将朱文英、朱文强、朱文棋、冯淑亭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将上述五套房屋及违约金和剩余拆迁补偿款作为遗产进行分割。朱明怡提交了《独立请求权第三人申请书》(以下简称《申请书》),以证明在上述诉讼期间,曾申请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未被法院准许。经朱文政、朱文治、李静怡申请,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委托北京东华天业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对18F、19M、20F、2006号、2009号房屋的市场价值进行了评估。2012年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海民初字第12657号民事判决。该判决认定,被继承人朱宝珍、冯懿萍生前未立遗嘱,故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其遗产。遗产在分割前为所有继承人共有,其处分应经全体继承人同意,朱文英、朱文强、朱文棋等部分继承人在未经所有继承人同意情况下私自签订的处分朱宝珍遗产的《决定》应为无效。本案诉争的18F、19M、20F、2006号、2009号房屋系由朱宝珍名下蓝靛厂正黄旗190号、191号、192号房屋的部分拆迁款购买所得,故上述房屋及剩余拆迁补偿款均属于朱宝珍、冯懿萍的遗产。故判决:一、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三号楼十七层二○○九号房屋、三号楼十七层二○○六号房屋、二号楼二十F房屋归朱文强所有,朱文强给予朱文棋房屋折价款一百九十六万零一百元、给予朱文政、朱文治房屋折价款各一百五十万元;二、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二号楼十八F房屋归李静怡所有,李静怡给予朱文英房屋折价款六十六万一千八百元,给予朱文棋房屋折价款一百零三万九千九百元;三、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二号楼十九M房屋归朱文英所有;四、朱宝珍所遗房屋拆迁补偿款三十五万二千零九十八元六角八分归朱文强所有(已付清),十万元归冯淑亭所有(已付清)。

朱文强不服上述判决,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3年5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另查,2012年1月,朱明怡与金源鸿大公司签订了《北京市商品房现房买卖合同》,购买了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2号楼15层1806号(即上述蓝靛厂晨月园二号楼十八F房屋),房价款422419元,2013年5月17日,朱明怡取得该房屋的房产证,编号为X京房权证海字第363067号。朱明怡提供了原法定继承案件诉讼期间的部分庭审笔录,即证人黄春兰在原法定继承案件诉讼期间出庭作证的证言,以证明朱宝珍想给六云(朱明怡)房子。

此外,朱明怡提交了一份《关于父亲病重期间照顾父亲的特殊赡养》材料,内容涉及被继承人朱宝珍1999年4月严重脑梗,在医院住院一年零四个月,在医院期间,朱文治、朱文强、朱文棋、朱明怡和朱文英等人牺牲了自己几乎全部生活时间达半年之久。李静怡请假10天来京照顾。朱文治、朱明怡、朱文强、朱文棋、李静怡均签字,落款时间为2010年1月13日。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真实性均予以认可。

上述事实,有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海民初字第12657号民事判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朱明怡签订的《北京市商品房现房买卖合同》、编号为X京房权证海字第363067号房屋产权证、《申请书》、《赡养》材料、《决定》及各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民事诉讼中的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作出该判决、裁定、调解书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依本院查明的事实,涉案房屋为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2号楼15层1806号房屋,在2008年《决定》中曾约定“根据朱宝珍生前遗愿将18F房屋给予朱文政之女朱明怡”,此后朱明怡于2012年签订了购买该房屋的协议,于2013年取得了房屋产权。而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将该房屋作为遗产进行了分割,该判决内容对朱明怡现有利益产生了影响。故朱明怡应为该案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且朱明怡亦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时提出了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的申请而未获准。上述情形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情形,(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存在不当之处,应予撤销。关于朱明怡要求确认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晨月园2号楼15层1806号房屋归其所有的诉讼请求,因该请求超出(2010)海民初字第12657号民事判决及(2013)一中民终字第3505号民事判决中所主张的诉讼请求范围,本案不予处理,争议方可另行通过其他途径予以解决。

综上,李静怡与朱文棋的上诉请求,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七十元,由朱文政、梁玉华、朱明毅、朱明权、李静怡、朱文英、朱文强、朱文棋、冯淑亭负担(于收到本判决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七十元,由李静怡、朱文棋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杜莉红

代理审判员  邹 治

代理审判员  李广顺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王文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