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李连营与北京市天华宏图经贸有限公司等执行异议之与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9-20 16:53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民终35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连营,男,回族,1956年11月26日出生,住北京市朝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德芳,北京昊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程顾全,男,汉族,1990年11月30日出生,住北京市朝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雪梅,恒信长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中科天成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平谷区兴谷工业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吴林,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爱民,北京市安和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丹丹,北京市安和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昆仑大成管理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中街甲27号616室。

法定代表人:杨慧军,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嘉煜,北京深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市天华宏图经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路9号院2号楼地下一层。

法定代表人:杨慧军,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嘉煜,北京深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君海时代投资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安定门外大街2号20层05A号。

法定代表人:陈剑鸣,董事长。

上诉人李连营因与被上诉人程顾全、北京中科天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天成公司)、北京昆仑大成管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仑大成公司)、北京市天华宏图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华宏图公司)及原审第三人君海时代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海时代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3民初7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5月2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李连营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德芳,程顾全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雪梅,中科天成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徐丹丹、雷爱民,昆仑大成公司、天华宏图公司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嘉煜,君海时代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剑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李连营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立即停止对李连营购买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小黄庄路和平街西苑乙5号1506室(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的强制执行,并解除对上述房产的查封。事实与理由:一审判决认定程顾全对涉案房屋享有抵押权是错误的,李连营与君海时代公司在一审法院查封涉案房屋之前,签订的《期房购买协议书》合法有效,李连营已经取得了涉案房屋的所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李连营与君海时代公司于2008年5月5日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依法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李连营依合同支付全部价款并占有标的物至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的规定李连营取得标的物的所有权,未登记只是物权未设立。李连营购得涉案房屋装修并入住了10多年,虽然没有办理过户登记,未办理过户的原因在于涉案房屋未通过市政验。中科天成公司虽然办理了过户,但我国法律并不承认物权行为的独立性,物权的变动实行“债权合意加登记”,所以,物权能够合法变动的前提是以物权变动为内容的债权合同成立并且合法有效,中科天成公司与开发商金通世纪公司的《房屋买卖合同》已经被人民法院确认恶意串通合同无效,产生的物权变动也是不合法的,也是无效的。李连营对涉案房屋是享有所有权的,其所有权是能排除程顾全不合法的抵押权的。一审法院未依法认定该事实,请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程顾全辩称,一审诉讼中李连营的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以下简称《查扣冻规定》)的第十七条。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李连营应举证其符合《查扣冻规定》的第十七条,但是目前李连营只是提出了所谓怀疑,甚至有些是不负责的论调,李连营的上诉请求不应得到支持。依据法律规定,房屋抵押登记生效,程顾全依法办理了抵押登记,抵押权没有瑕疵,依法应得到保护。另,李连营的上诉请求不符合《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的条件,应予以驳回。

中科天成公司辩称,一、一审判决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涉案房屋依法登记在中科天成公司名下,根据物权登记原则,中科天成公司是合法的房屋所有权人。而根据物权公示原则,程顾全与中科天成公司签订了合法有效的抵押合同并办理了抵押登记,程顾全是合法、善意抵押权人,其抵押权亦应受到法律保护。程顾全作为抵押权人有权对涉案房屋申请执行。本案中,李连营仅以其与君海时代公司签订的《期房买卖协议书》,主张排除对涉案房屋的查封执行,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李连营与君海时代公司签订的合同效力为无效合同;其次,即使李连营与君海时代公司之间的协议合法有效,其享有的亦仅是对君海时代公司的合同权利,即债权,根据物权优于债权的原理,合同权利亦不能对抗中科天成公司及程顾全关于涉案房屋的既有物权,不能对抗程顾全对房屋行使抵押权。二、即使按李连营主张,其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权利符合《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对其一、二审诉讼请求,应全部驳回。1.李连营未提供证据证明,在查封前其已就涉案房屋与中科天成公司或房屋开发商签订了合法有效的书面买卖合同。2.现有证据不能证明李连营在执行标的被查封之前,已合法占有涉案房屋。3.李连营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支付购买涉案房屋的全部价款。4.李连营未能证明其在未能办理产权登记方面无过错。本案中,即使假设李连营与君海时代公司确实签订了真实购房协议,但协议签订后,李连营至今未以任何形式通知或要求与开发商北京金通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通世纪公司)签订购房合同,更未向金通世纪公司主张过办理执行标的的产权证书。对于购买房屋来讲,李连营如此怠于行使权利,显然不符合常理,购买行为并不真实合法,对于未能办理产权登记亦应自己承担责任。5.从李连营的一审诉讼请求(第二项诉请)看,李连营自知其与君海时代签订的《期房购买协议书》的合同效力存在不确定状态,并非合法有效合同,无权提起执行异议。同时,李连营的第二项诉讼请求,不属于执行异议之诉审理范围,李连营应就其合同效力问题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解决,对该请求,应被驳回。综上,李连营对涉案房屋并不享有合法有效权利,一审法院判决书合理合法,应予维持。中科天成公司不同意李连营上诉请求,请求法院依法予以驳回。

昆仑大成公司、天华宏图公司共同辩称,一、一审诉讼中李连营没有针对《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二十九条提出诉讼意见。一审法院对于李连营与君海时代公司是否签订合同,李连营是否支付购房款、是否合法占有涉案房屋进行了比较深入的调查,但在一审民事判决书中没有作出结论。同时,这些证据由于李连营有关证人的出庭,反而削弱证据的合法有效性,一审民事判决书中亦未体现。二、本案李连营与金通世纪公司之间不存在房屋买卖合同,与中科天成公司之间亦不存在房屋买卖合同,根据李连营与君海时代公司期房买卖协议的约定,君海时代公司有义务协助李连营和金通世纪公司直接签订房屋买卖合同,但是李连营怠于履行相关合同义务,从未找开发商签订合同,对此我方提出过异议。那些从金通世纪公司直接购买房屋的买受人,提起过诉讼和提出过上访,而本案李连营从未提出过诉讼和提出上访。综上,不同意李连营的上诉请求,二审法院应予以驳回。

君海时代公司述称,李连营提出的上诉意见理由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一审法院的民事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为涉案房屋的依法处置增添了不必要的障碍。李连营对涉案房屋享有无过错的物权期待权是本案的关键,中科天成公司的产权证是与金通世纪公司恶意串通一房两卖非法取得的,李连营的物权期待权是基于中科天成公司对涉案房屋的产权证必然被取消而产生的。

李连营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立即停止对李连营购买的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小黄庄路和平街西苑乙5号1506室的强制执行,并解除对上述房产的查封。2.案件受理费由中科天成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昆仑大成管理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市天华宏图经贸有限公司、程顾全承担。事实与理由:李连营已经于2008年5月购买了涉案房屋并支付了全部房款1442200元,一直居住至今,如果法院执行涉案房屋将侵犯李连营的利益。针对前述情况,李连营曾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但被裁定驳回,根据法院裁定提起本案的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第一,涉案房屋的所有权自始归李连营,不属于中科天成公司2008年5月5日,李连营就涉案房屋与金通世纪公司委托的君海时代公司签订《期房购买协议书》,协议签订后,李连营根据协议的约定支付了全部房款,并对涉案房屋进行装修,一直居住至今。居住期间,李连营多次与金通世纪公司和君海时代公司交涉办理过户事宜,却直被以各种理由推脱。在李连营居住涉案房屋的10年期间,从来没有人上门看房,金通世纪公司通过买卖或其他方式,将房屋过户至中科天成公司名下显然违背常理。第二,中科天成公司是涉案房屋的开发商即金通世纪公司的投资方,双方就涉案房屋进行的过户系恶意串通。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1月28日,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对《借款合同》进行公证,其内容为借款人天华宏图公司,出借人程顾全,抵押人昆仑大成公司、中科天成公司,天华宏图公司因本方需要,向程顾全申请借款,程顾全同意发放上述借款,昆仑大成公司、中科天成公司同意为上述借款提供抵押担保。程顾全同意出借金额为1亿元,抵押物清单有昆仑大成公司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路9号院2号楼9至11层6单元1001号,中科天成公司北京市朝阳区和平街西苑乙5号楼16层1104号、1604号、1603号、1601号、15层1506号、1501号、13层1302号、1305号、14层1406号、13层1303号。之后,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就涉案房屋出具了抵押权人为程顾全的他项权证。2017年8月14日,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出具(2017)京中信执字01174号执行证书,确认执行事项的责任范围包括前述《借款合同》所附“抵押物清单”中的抵押物。

程顾全与天华宏图公司、昆仑大成公司及中科天成公司公证债权文书执行一案,案号为(2018)京03执65号,执行过程中,一审法院查封了中科天成公司名下的涉案房屋。在该案的执行过程中,李连营向一审法院提出书面异议,一审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驳回李连营的异议请求。后李连营提起本案诉讼。

另,李连营称已经起诉要求确认金通世纪公司与中科天成公司签订的关于涉案房屋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无效,目前正在审理中。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系李连营的相关权利能否排除程顾全作为抵押权人对涉案房屋的执行。我国物权法规定,设立抵押权,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抵押合同;以建筑物抵押的,应当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自登记时设立。根据本案现有证据,程顾全对涉案房屋办理了抵押登记,自登记时程顾全对涉案房屋享有抵押权。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程顾全与其余三被告存在恶意串通,也不足以证明程顾全取得抵押权并非善意,现李连营以其与君海时代公司之间的合同权利为由,要求对程顾全基于抵押权采取的执行查封行为予以排除的请求依据不足。综上所述,李连营的诉讼请求不能得到支持。判决:驳回李连营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异。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查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应围绕案外人就执行标的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权利进行,对于当事人提出的执行依据本身存在错误的主张并不属于执行异议之诉的审查范围。本案中,李连营主张程顾全作为抵押权人与抵押人中科天成公司之间存在恶意串通,抵押权应属无效,该主张系对本案执行依据即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出具的(2017)京中信执字01174号执行证书所确认的程顾全对执行标的享有抵押权的否定,不应属于本案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的审查范围。一审法院对李连营的该项主张予以审查并作出认定处理不当,应予纠正。李连营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就该主张另行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予以救济。

关于李连营提出其符合《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规定的要件,足以排除对涉案执行标的强制执行的上诉请求,本院认为:首先,根据《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七条,“申请执行人对执行标的依法享有对抗案外人的担保物权等优先受偿权,人民法院对案外人提出的排除执行异议不予支持,但法律、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所规定的无过错买受人的物权期待权并不属于第二十七条的除外情形,即使李连营符合《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的要件亦不能产生对抗程顾全享有的抵押权从而排除执行的法律后果。其次,尽管《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九条系沿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所作的规定,其赋予了消费者对买受房屋的物权期待权可以对抗抵押权从而排除执行的权利,但该条款适用的前提必须是被执行人为房地产开发企业、执行标的登记在房地产开发企业名下,以使抵押权人在设定抵押时对日后用于执行的抵押物上可能存在消费者物权期待权产生合理信赖,而本案中执行标的现登记在中科天成公司名下,且被执行人非房地产开发企业,故并不符合《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九条规定的情形,从而不能适用该法律规定排除执行。综上,李连营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在适用法律方面虽有瑕疵,但裁判结果正确,本院在对瑕疵予以纠正的基础上,对一审判决结果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779.8元,由上诉人李连营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单国钧

审 判 员 邹 治

审 判 员 赵 彤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 张乃丹

书 记 员 孔甜甜

书 记 员 李佳欣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