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张树海与石俊兴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9-20 16:49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高民终字第0482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树海。

委托代理人郝青梅,天津天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石俊兴。

原审被告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住所地天津市和平区。

法定代表人吴玉江,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卫军,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职员,住天津市和平区。

上诉人张树海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民初字第072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张树海及其委托代理人郝青梅,被上诉人石俊兴到庭参加了诉讼。原审被告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经本院合法传唤后书面表示放弃出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2014年8月,石俊兴向原审法院起诉称,2014年5月7日,张树海驾驶车牌号为津AJ3328货车,由西向东行驶至津汉公路50.10公里处清河农场路段时,与我驾驶的津GA0306的小客车相撞,发生追尾事故,致使我受伤,两车不同程度损坏。该事故经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交通大队认定,张树海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后我将车送到汽车修理厂修理,由于张树海多次拒绝支付修车费,我的汽车被修理厂扣留,致使我租赁他人的车辆使用。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现依法起诉请求:1、判令张树海赔偿我汽车修理费19050.11元,交通费12000元,以上两项共计31050.11元;2、本案诉讼费由张树海承担。

张树海辩称,我对事故经过及责任认定无异议,石俊兴修车时擅自扩大修理范围,我不负责赔偿这部分修理费支出。石俊兴主张的租车费不属交通事故造成的直接损失,我不负责赔偿。另外,我已给石俊兴垫付了6000元修理费,应从赔偿款中扣除。

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书面答辩称,我公司对本次事故经过及责任认定无异议。对于张树海车辆(津AJ3328)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的事实无争议。我公司认可石俊兴在提供事故证明和维修发票的前提下,按交强险限额2000元赔付,对超出限额部分,我公司不负责赔偿。我公司不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张树海对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负有全部责任,应承担相应赔偿义务。鉴于张树海驾驶车辆已在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投保机动车强制险,故该公司在强制险财产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限额部分,由张树海承担赔偿责任。鉴于张树海在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支付了修车垫付款,故应视为张树海同意在该公司修理事故车辆。张树海认为石俊兴擅自扩大修理范围,但并未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故对其主张,法院不予支持。由于张树海不支付车辆维修款,导致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不出示修车发票,并扣留维修车辆,致使石俊兴租车使用,对此张树海应支付相应的修车费、租车费。因石俊兴车辆租赁费中包含燃油费,燃油费不属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故该笔款项应从赔偿款中扣除,具体数额,由法院酌定。鉴于张树海已垫付了部分维修款,对石俊兴要求赔偿全部维修费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一、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给付石俊兴人民币二千元,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二、张树海赔偿石俊兴车辆修理费一万一千零五十元一角一分,赔偿车辆租赁费一万零五百元,以上共计二万一千五百五十元一角一分,于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给付;三、驳回石俊兴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张树海不服,认为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没有任何法定评估机构经评估确定车辆实际损失情况下判决支付修理费有悖法律规定,且石俊兴恶意扩大损失导致车辆被扣留产生费用,该部分费用的判决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故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驳回石俊兴的诉讼请求,并判由石俊兴承担诉讼费用。石俊兴同意原判。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出具书面说明坚持原审答辩意见。

经审理查明,2014年5月7日,张树海驾驶车牌号为津AJ3328货车由西向东行至津汉公路50.10公里处清河农场路段时,与石俊兴驾驶的津GA0306小客车发生追尾事故,致使两车不同程度损坏。该事故经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交通大队认定,张树海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双方经协商将石俊兴的受损车辆送至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进行修理,张树海为此垫付押金6000元。该车修复后,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向石俊兴提供维修报价单,要求其支付车辆修理费19050.11元,石俊兴随即通知张树海支付车辆修理费,张树海未支付。因车辆修理费未全额支付,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未出具该车修车费发票,并将车扣押。后石俊兴与天津敏捷恒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签订租赁合同,租赁该公司车辆使用,并支付租赁费12000元。

张树海驾驶的车辆(津AJ3328)在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投保机动车强制保险,本案事发于保险理赔期间。

一审判决后,石俊兴于2014年9月24日将受损车辆修理费补齐后将车辆从修理厂取回,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出具了发票号N0.00051090、金额为19050元的发票。

上述事实,有北京市公安局清河分局交通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保险单据、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维修报价单和发票、天津敏捷恒通汽车租赁合同、租车发票及当事人庭审陈述等证据在案证明。

本院认为,本案中张树海与石俊兴分别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张树海对交通事故的发生负有全部责任,故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因张树海驾驶的车辆已在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投保机动车强制险,故该公司在强制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限额部分,由张树海承担赔偿责任。石俊兴所驾驶的受损车辆经双方协商后送至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进行修理,张树海亦支付了修车垫付款,故应当认定张树海同意在该公司修理事故车辆。张树海认为石俊兴擅自扩大修理范围,不认可石俊兴提交的维修报价单,但对此未能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原审法院依据维修报价单判决张树海应支付的维修费用并无不当。二审诉讼中,石俊兴提交了天津市宝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维修发票,张树海仍坚持认为石俊兴的受损车辆修理范围超出实际损失,但亦未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明。因张树海一直拒绝支付车辆维修款,导致维修车辆被扣留,致使石俊兴租车使用而产生费用,对此张树海应支付石俊兴租车费。原审法院鉴于石俊兴车辆租赁费中包含燃油费,且燃油费不属交通事故造成的经济损失,酌定将该笔款项予以扣除亦无不当。综上,张树海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五百七十七元,由石俊兴负担一百五十一元(已交纳),张树海负担四百二十六元(于收到本判决书后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三百三十八元七角五分,由张树海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杜莉红

代理审判员  邹 治

代理审判员  汪 明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五日

书 记 员  王文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