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北京天惠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北国江南国际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9-20 17:00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高民终字第0069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天惠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黎坚,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启昀,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凯,北京市国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北京北国江南国际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

法定代表人司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段清新,山东众成仁和(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人民政府,住所地北京市昌平区。

法定代表人刘芬,镇长。

委托代理人李鑫石,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晓智,北京市易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北京天惠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惠公司)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民初字第164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天惠公司之委托代理人王启昀、王凯,被上诉人北京北国江南国际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国江南公司)之法定代表人司铎及委托代理人段清新,原审被告北京市昌平区东小口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东小口镇政府)之委托代理人李鑫石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0年9月,天惠公司起诉至原审法院称:2007年,北国江南公司和东小口镇政府共同开发位于昌平区东小口镇兰太路186号的北国江南绿色产业(娱乐设施)项目。随后我公司与北国江南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正式成为工程总包方。合同签订后,我公司入场施工,因发包方原因导致工期一再拖延,至今未能全部完工,故起诉要求北国江南公司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共计54451119.09元,东小口镇政府承担连带支付责任。后变更诉讼请求为:1、解除天惠公司与北国江南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北国江南公司、东小口镇政府支付未付的工程款4833769.8元。

北国江南公司针对天惠公司变更后的诉讼请求辩称:我公司向天惠公司支付的工程款已超过了天惠公司实际施工的工程造价,没有义务再向天惠公司支付工程款。我公司同意解除合同。

东小口镇政府辩称:我方未与天惠公司签订任何书面合同,未参与施工合同的履行,故不同意天惠公司的诉讼请求。

北国江南公司同时以天惠公司将工程非法转包,导致工程严重滞期,给北国江南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为由提起反诉,要求法院判令:1、天惠公司撤出施工工地,移交给北国江南公司,并移交全部项目资料;2、天惠公司赔偿给北国江南公司造成的损失28553160元。后变更诉讼请求:1、要求解除天惠公司与北国江南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要求天惠公司提供本案涉案工程竣工验收及备案所需的各项资料,并配合北国江南公司完成工程竣工验收的全部手续。

天惠公司针对北国江南公司变更后的反诉请求辩称:因工程没有竣工验收,现亦无法办理竣工验收手续,不存在我方提供竣工验收的资料和配合完成工程竣工验收手续的基础。我公司同意解除合同。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北国江南公司与天惠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的,可以解除合同。鉴于北国江南公司与天惠公司因给付工程款问题产生纠纷,本案所涉工程自2008年7月11日停工后未再复工,双方签订的合同已丧失继续履行基础,且现双方均要求解除合同,故法院对天惠公司和北国江南公司要求解除合同的请求予以支持。

本案中,天惠公司在合同签订后,作为总承包方又与案外人安徽中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和《补充协议》,将建设工程主体结构施工分包给自身并无建筑工程施工资质的安徽中成公司进行施工,违反了国家强制性法律规范,其行为应属无效。安徽中成公司则应被认定为本案所涉工程的实际施工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考虑到由实际施工人参加并依据实际施工人安徽中成公司提供的施工资料结合工程施工实际情况所得出的鉴定意见,更加符合本案所涉工程实际施工情况,更具有客观性,法院在(2011)一中民初字第16879号案件中,根据查明的北国江南公司实际欠付工程款数额,结合鉴定机构意见,已判决北国江南公司作为发包人在其欠付工程款范围内给付安徽中成公司工程款20866598.5元,承担了就本案所涉工程的全部付款义务,故对于天惠公司再行要求北国江南公司支付工程款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同时,因天惠公司未能提供充分有效证据证实东小口镇政府参与本案所涉工程施工合同的订立及履行,其要求东小口镇政府承担给付工程款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亦不予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天惠公司作为工程总承包方,负责整个工程的施工管理和工程款分配,现其认可北国江南公司与安徽中成公司之间既未订立书面合同,亦不存在事实合同关系,北国江南公司并未直接向安徽中成公司支付工程款,同时认可安徽中成公司已收取工程款数额。据此,在法院判令北国江南公司就本案所涉工程承担了其全部付款义务情况下,天惠公司与安徽中成公司之间就本案工程实际施工和工程款、材料款给付过程中产生的问题,仅涉及其双方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均与北国江南公司无关。

关于北国江南公司反诉要求天惠公司提供施工资料,配合竣工验收的问题。根据《房屋建筑工程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竣工验收暂行规定》,建设单位应当自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之日起15日内,依照《房屋建筑工程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竣工验收备案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向工程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备案。与此同时,施工单位亦有义务提交相关资料,配合建设单位完成竣工验收备案。本案中,双方当事人虽同时提出解除合同,但天惠公司作为施工总承包方,对已履行部分的合同义务不能免除,仍有义务就现已完成的施工工程部分提供竣工验收及备案所需各项资料,并在本案所涉工程办理最终竣工验收时配合北国江南公司完成竣工验收手续。

原审法院判决:一、解除北京北国江南国际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与北京天惠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二、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北京天惠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向北京北国江南国际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提供现已完成施工的工程部分竣工验收及备案所需各项资料,并在本案所涉绿色产业项目(娱乐设施)工程办理最终竣工验收时,配合北京北国江南国际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完成竣工验收手续。三、驳回北京天惠建筑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北京北国江南国际健身俱乐部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

判决后,天惠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天惠公司上诉理由为:1、原审法院在未对天惠公司直接承揽工程结算情况进行审理情况下做出判决,存在认定事实不清;2、原审法院曲解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际施工人的司法解释,在法律适用上存在错误。基于上述理由,天惠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依法改判将天惠公司自行建设部分工程款4833769.8元直接支付给天惠公司。北国江南公司、东小口镇政府同意原判。

经审理查明:2007年7月9日,东小口镇政府、北国江南公司联合对绿色产业项目(娱乐设施)(以下简称绿色工程)进行招标并向中标人天惠公司发出中标通知书。同日,北国江南公司作为发包人与承包人天惠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天惠公司承包绿色工程,开工日期2007年7月18日,竣工日期2008年4月22日,合同价款30557379元。双方同时在合同专用条款中对合同价款调整方法、工程预付款、未按约定付款和违约责任等事项进行了约定。此后,北国江南公司与天惠公司又就工程款支付、建筑物抵押、建筑材料移交等事项分别签订了四份《补充协议》。合同签订后,天惠公司进行了部分工程的施工。

因双方当事人对应付工程款数额产生争议,根据天惠公司申请,原审法院委托经法院摇号产生的鉴定机构北京双圆工程咨询监理有限公司对本案所涉绿色工程已完成工程部分的工程造价进行鉴定。鉴定费410707元由天惠公司预交。鉴定机构最终出具的鉴定意见为:已完成工程部分的工程造价共计41121340.67元,土建洽商(没有资料)工程造价275049.06元。

东小口镇政府既未参与上述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订立,亦未参与合同的履行。北国江南公司、天惠公司均认可工程施工自2008年7月停工至今。

2011年11月,案外人安徽中成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中成公司)以其系本案所涉工程实际施工人为由诉至原审法院,要求北国江南公司和东小口镇政府作为发包人支付其拖欠的工程款、租赁费、其他各项损失及工程款利息共计58375346.46元。为查清案件事实,原审法院依职权追加天惠公司作为上述案件被告,经充分释明,安徽中成公司明确表示不主张天惠公司在该案中对其承担付款责任。

在安徽中成公司诉北国江南公司和东小口镇政府一案中,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8月,天惠公司与安徽中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将绿色工程主体结构工程(不含挖土方工程、护坡降水工程、二次结构工程、装修工程)分包给安徽中成公司施工。此后,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劳务分包方式:天惠公司负责管理,安徽中成公司以包工包料形式承包施工。上述合同和补充协议签订后,安徽中成公司组织人员进场施工,并在施工过程中自行租赁和购买部分施工设备和建筑材料。

根据安徽中成公司申请,原审法院再次委托经法院摇号产生的鉴定机构北京双圆工程咨询监理有限公司对本案所涉绿色工程已完成工程部分的工程造价,以及上述已完成工程部分中由安徽中成公司实际施工完成的工程部分的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经鉴定机构两次复议后,最终出具的鉴定意见为:安徽中成公司可确定施工项目工程造价38552772.45元,天惠公司施工部分造价7201218.70元,争议部分(洽商)施工造价276684.05元。

北国江南公司、天惠公司、安徽中成公司在该案庭审中均认可北国江南公司与安徽中成公司之间既未订立书面合同,亦不存在事实合同关系,北国江南公司并未直接向安徽中成公司支付过工程款,安徽中成公司实际已收取工程款共计9800000元。安徽中成公司同时认可其不具备建筑施工企业资质。

根据北国江南公司提交的预付天惠公司工程款明细及相关证据,经当庭质证,原审法院结合鉴定意见最终认定北国江南公司已付工程款数额为25164076.7元,实际欠付工程款数额为20866598.5元。并据此作出(2011)一中民初字第16879号民事判决,判决北国江南公司作为发包人在其欠付工程款范围内给付安徽中成公司工程款20866598.5元。

另查,北京双圆工程咨询监理有限公司就(2011)一中民初字第16879号案件与本案前后就同一工程出具的两份鉴定意见做出说明,并当庭接受双方当事人质询。鉴定机构认为产生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在(2011)一中民初字第16879号案件中参照天惠公司与安徽中成公司签订的合同,依据实际施工人安徽中成公司提供的施工资料结合工程施工实际情况,对钢材信息价、钢筋代换及人工费做出相应调整。

本案庭审中,天惠公司明确表示其没有北国江南公司要求提供的施工资料。

上述事实,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补充协议》、《工程造价鉴定意见书》、预付天惠公司工程款明细、(2011)一中民初字第16879号民事判决书、庭审询问笔录及各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材料在案证明。

本院认为,北国江南公司与天惠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未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的,可以解除合同。鉴于北国江南公司与天惠公司因给付工程款问题产生纠纷,本案所涉工程自2008年7月11日停工后再未复工,双方签订的合同已丧失继续履行基础,且现双方均要求解除合同,故原审法院对天惠公司和北国江南公司要求解除合同的请求予以支持正确。

关于天惠公司上诉所称原审判决未对天惠公司直接承揽工程部分进行结算问题。因天惠公司系涉案工程的总承包方,本案诉讼标的为工程整体,包括天惠公司直接承揽及分包部分,故天惠公司要求单独计算天惠公司直接承揽部分支付情况无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天惠公司上诉所称原审判决曲解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