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郭南生等物权保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9-20 16:59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高民终字第03913号

上诉人(原审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

法定代表人贺军科,理事长。

委托代理人朱军,北京市君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柳琳,北京市君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郭南生(曾用名陈小驼)。

委托代理人张明,安徽经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玉平。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小骝。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展(ZhanLiOlesen)(曾用名何明明)。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姗姗。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清格。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青芝。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庆忠。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庆园。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青素。

陈玉平、陈小骝、李展、陈姗姗、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之共同委托代理人郭南生,身份信息同上。

被上诉人(原审被×)李沧明。

委托代理人杜国弢,安徽协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平,安徽协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冉志江,北京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律师,户籍所在地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

委托代理人冯涛,北京市京工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青基会)因物权保护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1)二中民初字第140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青基会之委托代理人朱军、柳琳,被上诉人陈玉平、陈小骝、李展、陈珊珊、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共同之委托代理人郭南生及郭南生之委托代理人张明,被上诉人陈珊珊,李沧明之委托代理人杜国弢,原审第三人冉志江之委托代理人冯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1年7月,郭南生、陈玉平、陈小骝、李展、陈姗姗、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起诉至原审法院称:郭南生、陈小骝、陈姗姗系陈勇进与秦军光之子女,陈玉平、陈玉生(已故)系陈勇进与董英之子,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系陈玉生与朱香月(已故)之子女。李展系李沧明收养之女。1977年1月4日,秦军光去世,其所遗留的财产继承人之间并未进行分割,遗产中包括陈勇进收藏的所有字画。1979年2月22日陈勇进与李沧明再婚。由于陈勇进对字画视如生命,所以未分割的所有字画一直由陈勇进收藏保管。2010年11月陈勇进病危,李沧明及其所谓代理人冉志江在没有取得所有遗产继承人授权的情形下与青基会签订《捐赠协议》,将属于陈勇进与秦军光夫妻共有的18幅字画赠与青基会。2011年2月9日陈勇进病逝。2011年4月5日郭南生等原告才知道该18幅字画被青基会非法占有。之后郭南生等原告多次通过电话、书信等方式与青基会协商返还事宜,均未果。我们认为,陈勇进、李沧明及其所谓的代理人冉志江处分的18幅字画系我们的合法共有财产,处分人未经字画所有人授权,其处分行为应为无效,青基会对18幅字画的占有没有法律依据。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依法判令青基会与李沧明于2010年11月26日签订的《捐赠协议》无效,青基会向我们返还18幅字画;诉讼费用由青基会、李沧明承担。

青基会辩称:首先,2010年11月21日陈勇进、李沧明为冉志江律师签发《授权委托书》,委托冉志江全权处理其收藏字画作品的相关事宜。同年11月26日,冉志江作为全权代表与我会签订《捐赠协议》,并于同日向我会交付了捐赠的18幅字画,我会向捐赠人颁发了《捐赠证书》。该《捐赠协议》是捐赠人与受赠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且协议标的物已完成交付,是合法有效的。其次,我会系公益机构,该《捐赠协议》是具有社会公益性质的捐赠合同,依法不能被撤销;即使撤销赠与,也应由赠与人提出,郭南生等并非合同当事人。再次,郭南生等对于陈勇进、李沧明捐赠的字画有无权利尚未得到确认,其要求我会返还字画没有依据;即使陈勇进捐赠的字画中有部分属于秦军光的遗产,依据继承法的相关规定,郭南生等在继承开始之日起二十年内并未行使继承权,超过诉讼时效,便不得再就继承提起任何诉讼,该字画的所有权已完全归陈勇进所有,陈勇进完全有权按其个人意愿处分。最后,早在2006年12月9日,陈勇进、李沧明夫妇就订立了《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明确约定将部分字画捐赠给慈善机构,全部用以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报效国家。捐赠是捐赠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和多年夙愿。该协议书还写明,陈勇进已留给子女24幅字画,且题有秦军光名字的字画,由秦军光所生子女继承。同时该协议书还特别言明,如果有子女争夺财产和纪念品,就是不尊重陈勇进的心愿,应剥夺其继承权。综上,《捐赠协议》是捐赠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成立有效,捐赠人有权处分捐赠字画,且捐赠字画已实际交付的情况下,青基会有义务切实履行捐赠协议,帮助捐赠人实现其公益心愿,所以请法院驳回郭南生等的诉讼请求。

李沧明辩称:捐赠的18幅字画并不归我所有,均是陈勇进和秦军光的。《捐赠协议》也不是我本人的意愿。2011年4月5日之前我并不知道《捐赠协议》的存在,青基会和冉志江从未将捐赠协议的内容让我看过或念给我听过。《捐赠协议》上陈勇进和我的名章并不是本人所盖,协议上也没有本人签名。而且《捐赠协议》第7、8条约定,所有字画的义款青基会和冉志江要扣除40%,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我和陈勇进虽然口头授权冉志江捐赠,但不会授权他签订这样的协议,《捐赠协议》应属无效。

原审第三人冉志江针对原审起诉述称:法院不应当将我追加为该案的被×,对追加申请及追加程序均持有异议。对于合议庭将我的诉讼身份变更为第三人亦有异议,请求保留我作为证人和被×的权利不受侵犯。郭南生主张46幅字画全部是陈勇进、秦军光共同收藏与事实不符,该46幅字画中至少有12幅是秦军光去世后收藏的。我自2006年5月30日起才开始为陈勇进、李沧明工作,曾3次接触字画原件,但3次接触均有他人在场,不存在调换字画的可能。郭南生等人对我的起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同意郭南生等的全部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捐赠协议》的效力及18幅字画是否应当返还的问题。

根据陈勇进与李沧明于2006年签订的《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可以看出,陈勇进生前确定了收藏字画的大致年代及收藏字画共有46幅,并确定除赠与子女的24件外,尚存的22件字画,由受赠机构拍卖,全部用以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报效国家。因双方及第三人对于《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真实性均曾表示认可,陈勇进子女方后虽提出异议,但无相应反证,故对于陈勇进曾表示要捐赠22幅字画意愿这一事实,应予确认。

经鉴定机关鉴定,冉志江在签订《捐赠协议》时出具的《授权委托书》上“陈勇进”、“李沧明”的签名均为其本人所签,故冉志江持有的《授权委托书》亦为真实有效,其有权代表陈勇进、李沧明与受赠单位签订《捐赠合同》。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陈勇进虽表示过捐赠22幅字画的意愿,但并未指明具体捐赠字画的名称,《陈勇进捐赠书画作品目录及说明》中确定的18幅字画,是由冉志江在李沧明给他的载有42幅字画的光盘中挑选确定,《陈勇进捐赠书画作品目录及说明》并未征得陈勇进本人的同意,即最终捐赠的18幅字画并非由陈勇进本人确定。冉志江辩称其所确定的字画均是在陈勇进《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中载明的范围内,亦未超出陈勇进曾表示打算捐赠的22幅。法院认为,陈勇进作为赠与合同的要约人,其意思表示不仅要真实,还应当具体明确。现陈勇进的意思表示不明确,最终确定捐赠的18幅字画并非由捐赠人作出,故《捐赠协议》因缺乏捐赠人的具体明确的意思表示而效力待定。

另根据《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记载,陈勇进收藏的46幅字画系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取得,因陈勇进与秦军光于1949年左右结婚,故该字画中除陈勇进与李沧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部分外,有一部分是陈勇进与秦军光夫妻共同财产。秦军光去世后,其法定继承人未表示放弃继承,故该部分遗产应当由陈勇进与子女共同共有。考虑到字画是特定物,在未进行评估的情况下,无法根据价值确定出秦军光的遗产范围,故应当认定,陈勇进去世后,全部字画是陈勇进与秦军光子女、董英子女及李沧明、李展的共同共有财产。

因《捐赠协议》中确定的18幅字画缺乏陈勇进的具体明确的意思表示,现陈勇进子女及李沧明、李展均不予追认,故《捐赠协议》未生效。原告作为字画的所有权人,请求返还上述财产,法院应予支持。青基会坚持履行捐赠协议,不同意返还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但郭南生等子女方要求确认《捐赠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亦应予驳回。应当指出,李沧明参与了捐赠的整个过程,其本人未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也是导致此次捐赠未能成功的原因之一,现李沧明愿将财产权利全部让与陈勇进的子女及李展,法院不持异议。

原审法院判决:一、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郭南生、陈玉平、陈小骝、李展、陈姗姗、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返还《捐赠协议》所列十八幅字画(十八幅字画清单附后);二、驳回郭南生、陈玉平、陈小骝、李展、陈姗姗、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的其他诉讼请求。

判决后,青基会不服,以原审法院错误理解与适用法律,造成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驳回原审原告的诉讼请求。李沧明、郭南生、陈玉平、陈小骝、李展、陈姗姗、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同意原判。冉志江未提起上诉。

经审理查明:捐赠人陈勇进与李沧明系夫妻关系。陈勇进于2011年2月9日去世。其生前结婚三次,与第一任妻子董英(结婚及死亡时间不详)育有子女二人:陈玉平、陈玉生。陈玉生与妻子朱香月生前育有子女五人,即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陈勇进与第二任妻子秦军光约于1949年结婚,秦军光于1977年1月4日去世。陈勇进与秦军光育有子女三人,即郭南生、陈小骝、陈姗姗。陈勇进与第三任妻子李沧明于1979年2月22日登记结婚,未生育子女,李沧明收养一女李展。

2006年12月19日,陈勇进与李沧明签订《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一份,其中第三条字画部分写明:“从上世纪50年代,陈勇进出于爱好,开始收藏字画。经过多年收购,加上老同志、书画家赠送,收藏字画共肆拾陆(46)件。第1项、我们决定将家藏字画中的贰拾肆(24)件(包括当代著名画家作品6件),留给子女,做为纪念品,由陆个子女或他(她)的法定继承人均分。当我两人中的一方去世后,即可由在世的一方实施。我们的法定继承人有陈玉平、朱香月(陈玉生的妻子)、陈小骝、郭南生、何明明(又名李展)、陈姗姗。我们留给子女的字画中,有徐悲鸿、齐白石、吴作人、黄胄等著名画家的国画陆件,继承人各得壹件。另有壹拾捌件字画,每个继承人可得叁件,其中题有秦军光名字的肆件,由秦军光所生子女继承。第2项、除赠与子女的24件外,尚存的贰拾贰(22)件字画,我们决定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由受赠机构拍卖,全部用以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报效国家。此协议签署后,即由我们委托代理人联系慈善机构办理此事。”第四条载明:“这是我们两人经过认真思考和多次商量后共同作出的决定,并写成书面协议,经证人签×,每位证人签收一份复印件,确保逐条执行。我们希望并且相信,子女们会帮助我们实现以上意愿。如果有个别子女争夺财产和纪念品,就是不尊重我们的意愿,应该剥夺他(她)的继承权。”第五条载明:“本协议自双方签×之日起生效,在第三条第2项双方共同心愿全部完成后,其余第一、二、四条和第三条第1项由在世的一方解释和执行。”李沧明提供的《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下方有陈勇进和李沧明的签名并盖有各自的名章,青基会提供的协议上除有陈勇进和李沧明的签名及盖章外,还有案外人赵沈平、钱江、姚力文的签名。

2010年11月21日,陈勇进、李沧明作为委托人签订了授权委托书,受托人为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律师冉志江,内容为:“委托人作为书画收藏人和本次捐赠财产共有人,自愿将所收藏书画作品捐赠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兹委托受托人冉志江律师全权处理委托人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及其附属机构捐赠其收藏书画作品的相关事宜(上述书画作品目录详见本授权委托书附件三),授权事项范围包括但不限于:1、代表委托人与受赠机构签订捐赠合同;2、代为履行捐赠合同项下捐赠人的权利,并承担相应的义务;凡需发生的工作费用,如捐赠书画作品的保管、评估、展示等,由受托人所指定的中介机构(除受托人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外)承担;3、代办因履行捐赠合同需委托人出面办理的其他事务,包括:代为交付捐赠书画作品、代为领取捐赠证书、代为指定与捐赠事项相关的其他中介机构、并代表委托人签署相关文件等”。该委托书签有陈勇进、李沧明的名字并盖有陈勇进、李沧明的名章。

2010年11月26日,陈勇进、李沧明作为甲方,冉志江作为授权代表与作为乙方的青基会,签订了《捐赠协议》一份,该《捐赠协议》载明:“经双方协商,陈勇进、李沧明(以下简称甲方)委托冉志江律师作为全权代表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乙方)捐赠一批书画作品,并就相关事宜达成协议。第一条、捐赠目的。甲方向乙方捐赠一批个人收藏的书画作品用于慈善义卖,义卖所得扣除必要成本后,剩余款项全部捐赠乙方用于资助贫困大学生和希望小学教师培训项目。第二条、捐赠物品。甲方向乙方捐赠名人字画十八幅(详见附件)。甲方保证上述字画作品来源合法,并不会因本次捐赠行为而引发任何形式的财产纠纷。第三条、交付。甲方于本协议签订后十日内委托专人将捐赠的书画作品送达乙方指定的保管地点。第四条、捐赠证书与收据。乙方接受捐赠后十日内,向甲方颁发捐赠证书,并将受赠财产登记造册,妥善保管,最终以实际义卖的成交价出具合法、有效的收据。第五条、捐赠物品用途。乙方应当按照协议约定的用途使用捐赠物品义卖变现后的资金,不得擅自改变该用途。第六条、捐赠财产的使用、管理与监督。甲方有权向乙方查询捐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并提出意见和建议。对于甲方的查询,乙方应当如实答复。乙方应当公开接受捐赠的情况和受赠财产的使用、管理情况,接受社会监督。第七条、义卖。乙方指定下属的希望义卖中心与甲方指定的律师事务所负责捐赠字画的义卖工作;所有捐赠的书画作品必须注明品名、质量、数量等详细资料,且附有相关的认证材料;捐赠书画作品的评估、宣传、印刷等义卖成本控制在全部义卖成交价的30%。义卖的前期费用由希望义卖中心和甲方指定的律师事务所先行垫付,义卖成交后十日内将所得款项拨付乙方指定帐户,用于弥补义卖前期费用。第八条、管理。根据《希望工程实施管理规则》,在义卖活动的宣传资料中,必须明示扣除义卖成本后的捐款数的10%作为乙方非限定性收入用于乙方项目管理和行政费用。第九条、文本。本协议自双方签署日起生效,一式三份,甲乙双方各执一份,第三份由冉志江律师交由其指定的律师事务所留存,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该协议落款处盖有陈勇进、李沧明的名章,并有冉志江的签名,青基会盖章。该协议书附件为《陈勇进捐赠书画作品目录及说明》首先是捐赠人简介,然后是书法二幅:1、昔律居士金农:“华歆遇子弟……”等三字一竖行,横十三行,三十九字。2、赵朴初:欢迎邓副总理访美——调寄《西江月》,五十字。画作十六幅:3、悲鸿,奔马,题“卅二年除夕……”等二十七字,方印。4、白石,荷花,叶下一只水鸟,题“镜涵先生正”等字,有大小各一两方印。5、齐璜:一只老鹰,方印。6、黄胄,放牧姑娘,三匹骆驼,一只狗,方印,一九六三年。7、郑板桥:竹石,题六十五字,中有“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酒中有情,闲中闷中有伴”等句,书写流畅,两方印。8、徵明:芦苇荡,水面四条小舟。舟上两人或一人(共七人),题九字,一方印,一圆印。9、马相兰(无字,有印章不清晰,收藏者称作者乃秦淮八名妓之才女马相兰):两束兰草,无题字,有长方形印鉴一枚。10、朴存画山水,有两方印鉴。11、雨生画梅花,有一方印鉴。12、戴鉴,山水图,原题字:“米虎儿笔意石坪戴鉴画于万石室”,有三方印鉴。13、花鸟图,题字,画作,印鉴,均不清晰(以上10-13四幅扇面,作者待专家考证。约长50厘米,宽25厘米)。14、白孔雀,有字,有印鉴。15、题为“杏林春满”,有字,有两方印鉴。16、题为“田家风味”,有字,有两方印鉴。17、题诗“何处雨声惊宿鸟,一轮霜月照寒溪”,无署名,有一方印鉴。18、程璋倪田合作:一只猫坐地,仰面望在架上挂的小笼子,笼中有蝈蝈儿类昆虫,有一方印鉴。

对于《陈勇进捐赠书画作品目录及说明》中确定的18幅字画,冉志江称是由他在李沧明给的载有42幅字画的光盘中确定的。并称因陈勇进和李沧明确定捐赠的字画超过22幅,冉志江选定的18幅字画没有超过原定22幅的范围;冉志江还称确定捐赠协议和李沧明商量过,没有和陈勇进商量过。李沧明称陈勇进虽有捐赠字画的意愿,但并未指定具体捐赠哪幅字画,冉志江未征求陈勇进和李沧明的意见,擅自将两幅画换成了两幅字,最后具体确定哪些字画,其并不清楚,陈勇进在捐赠字画时已经住院,意识不清,具体捐赠字画的确定没有征求过陈勇进的意见。

2010年11月26日当日,青基会从陈勇进、李沧明家中取走《陈勇进捐赠书画作品目录及说明》中记载的18幅字画,当时冉志江、李沧明及青基会工作人员在场。2010年11月29日,青基会出具收到陈勇进、李沧明捐赠18幅书画作品的收条和捐赠证书。

原审法院审理期间,经郭南生申请,原审法院前往上述18幅书画作品的存放地点,在各方当事人在场的情况下,对该18幅书画作品进行清点确认。其中7号郑板桥竹石、8号徵明芦苇荡、9号马相兰两束兰草、10号朴存画山水、11号雨生画梅花、12号戴鉴的山水图、13号花鸟图、15号杏林春满、16号“田家风味”共9幅存于青基会库房,另9幅存放于青基会租用的工商银行亚运村支行地下保险库中,该保险柜租用期限至2014年8月。原审法院对该18幅字画清点后由三方签名封存,并责令青基会继续保管。

原审庭审中,因18幅字画均无赠与给陈勇进、秦军光、李沧明的字样,关于18幅字画作品的收藏年代,郭南生等原审原告称收藏时间为1956年至1964年陈勇进与秦军光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系陈勇进与秦军光的夫妻共同财产。李沧明认可该18幅画是陈勇进的婚前财产,对于创作于1979年其与陈勇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赵朴初《欢迎邓副总理访美》书法,亦认可是陈勇进个人财产,称该财产与其无关。青基会、冉志江均称对于具体收藏的年代不能确定,但不认可均系陈勇进与秦军光的夫妻共同财产。对于字画的收藏年代,双方均未举证。

经原审法院询问,双方当事人均认可冉志江与青基会的工作人员到陈勇进家挑画时,陈勇进住院不在家,李沧明在家。挑完字画后,由李沧明拿出自己和陈勇进的印章,由冉志江加盖在青基会出具的书面材料上。

冉志江称,接受字画时,青基会工作人员带有录像机、照相机,但因李沧明拒绝摄录,要求捐赠仪式从简,所以对于过程没有进行摄像,产生争议。

原审法院审理中,2012年10月17日,郭南生代表全体原审原告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对陈勇进、李沧明于2010年11月21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中陈勇进、李沧明的签名笔迹真伪进行司法鉴定。经原审法院报本院摇号,确定由中天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3年7月15日,该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检材授权委托书中“陈勇進”、“李沧明”签名与样本签名均是同一人所写。鉴定费12.5万元由郭南生垫付。经询,各方当事人对于鉴定程序无异议,原审原告方对鉴定结论有异议,认为鉴定意见书没有正面回答该授权委托书是否为陈勇进、李沧明所签,所书文字既可以理解为签名为陈勇进、李沧明所签,也可以理解为二人签名为同一人所签。其他各方对于鉴定结论无异议。经原审法院询问,中天司法鉴定中心出具说明一份,内容为:“陈勇進签名与样本相同签名为同一人所写;李沧明签名与样本相同签名为同一人所写。”

2011年3月31日、4月10日,李沧明分别向冉志江、青基会去函,要求青基会立即停止拍卖其家捐赠的18幅字画,并委托陈小骝、郭南生、陈姗姗代为收回全部所捐18幅字画。经原审法院询问,李沧明表示:如果法院判决返还18幅字画,其本人不要,其应得份额全部给予子女,即全体原审原告。

上述事实,有《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捐赠协议》、授权委托书、中天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说明、询问笔录、清点笔录及各方当事人庭审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系涉外民事案件,案由为物权保护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规定。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捐赠协议》的效力及18幅字画是否应当返还的问题。

关于陈勇进与李沧明于2006年签订的《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各方对于《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真实性均曾表示认可,陈勇进子女方后虽提出异议,但无相应反证,故不予认可。该协议书对于捐赠22幅字画意愿、目的、范围、方式等原则予以确定。

关于冉志江持有的《授权委托书》真实性一节,经鉴定机关鉴定,《授权委托书》上“陈勇进”、“李沧明”的签名均为本人所签,故冉志江持有的《授权委托书》真实有效,其有权代表陈勇进、李沧明与受赠单位签订《捐赠合同》。

根据已查明的事实,陈勇进虽表示过捐赠22幅字画的意愿,但仅在《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中确定捐赠字画大体范围,而并未指明具体捐赠字画的名称。《陈勇进捐赠书画作品目录及说明》中确定的18幅字画,是由冉志江在李沧明给他的载有42幅字画的光盘中挑选确定,并未征得陈勇进本人的同意。且该18幅字画中包含有《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中确定留给子女的徐悲鸿、齐白石、黄胄等著名画家的国画,与《关于家庭财产的协议书》所确定捐赠范围原则并不相符。故《捐赠协议》因缺乏捐赠人的具体明确的意思表示而效力待定。

陈勇进去世后,所遗全部字画应为陈勇进与秦军光子女、董英子女及李沧明、李展的共同共有财产。现李沧明愿将财产权利全部让与陈勇进的子女及李展,本院不持异议。现陈勇进子女及李沧明、李展对于上述效力待定的《捐赠协议》均不予追认,故《捐赠协议》未生效。原审法院对于陈勇进子女及李展作为字画的所有权人请求返还上述财产的请求予以支持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青基会的上诉请求,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鉴定费十二万五千元,由郭南生、陈玉平、陈小骝、李展、陈姗姗、陈清格、陈青芝、陈庆忠、陈庆园、陈青素负担(已交纳)。

一审案件受理费三十万零一千八百元,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李沧明各负担十五万零九百元(均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案件受理费三十万零一千八百元,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杜莉红

代理审判员  邹 治

代理审判员  汪 明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文越

附十八幅字画清单:

1、昔律居士金农:“华歆遇子弟……”等三字一竖行,横十三行,三十九字。

2、赵朴初:欢迎邓副总理访美——调寄《西江月》,五十字。画作十六幅:

3、悲鸿,奔马,题“卅二年除夕……”等二十七字,方印。

4、白石,荷花,叶下一只水鸟,题“镜涵先生正”等字,有大小各一两方印。

5、齐璜:一只老鹰,方印。

6、黄胄,放牧姑娘,三匹骆驼,一只狗,方印,一九六三年。

7、郑板桥:竹石,题六十五字,中有“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酒中有情,闲中闷中有伴”等句,书写流畅,两方印。

8、徵明:芦苇荡,水面四条小舟。舟上两人或一人(共七人),题九字,一方印,一圆印。

9、马相兰(无字,有印章不清晰,收藏者称作者乃秦淮八名妓之才女马相兰):两束兰草,无题字,有长方形印鉴一枚。

10、朴存画山水,有两方印鉴。

11、雨生画梅花,有一方印鉴。

12、戴鉴,山水图,原题字:“米虎儿笔意石坪戴鉴画于万石室”,有三方印鉴。

13、花鸟图,题字,画作,印鉴,均不清晰(以上10-13四幅扇面,作者待专家考证。约长50厘米,宽25厘米)。

14、白孔雀,有字,有印鉴。

15、题为“杏林春满”,有字,有两方印鉴。

16、题为“田家风味”,有字,有两方印鉴。

17、题诗“何处雨声惊宿鸟,一轮霜月照寒溪”,无署名,有一方印鉴。

18、程璋倪田合作:一只猫坐地,仰面望在架上挂的小笼子,笼中有蝈蝈儿类昆虫,有一方印鉴。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