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北京中鑫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与倪斯麟案外人执行异议之与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9-12 18:31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京民终612号

上诉人(一审被告、申请执行人):北京中鑫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丰台区。

法定代表人:穆德荣,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聪聆,北京市众鑫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执行案外人):倪斯麟,男,2000年2月15日出生,汉族,太谷二中启航学校学生,住山西省沁县定昌镇。

委托诉讼代理人:单震宇,北京海润天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被执行人):葛军,男,1969年9月9日出生,汉族,中金瑞鼎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执行事务合伙人,住北京市西城区。

一审第三人(被执行人):山西鑫四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民营区。

法定代表人:王爱芬,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一审第三人:山西鑫四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民营区。

法定代表人:李巧英,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上诉人北京中鑫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鑫智融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倪斯麟及一审被告葛军、一审第三人山西鑫四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四海投资公司)、一审第三人山西鑫四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2民初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7月25日立案后,因当事人未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理由,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中鑫智融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2民初45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被上诉人倪斯麟在一审中的所有诉讼请求;2.依法维持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2执异776号执行裁定书;3.一审诉讼费及二审上诉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在(2017)京仲裁字第0199号裁决书以及(2017)京02执180号执行裁定书的执行过程中,被执行人鑫四海投资公司、李珺、李玲及其控制下的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和山西鑫四海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四海物业公司)为使用于担保的54套商品房逃避担保责任,先后组织并相互串通发起了包括本案在内的四轮恶意诉讼。(二)含本案在内的54个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是在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的主导操纵下虚构不真实交易,通过制作不真实文件完善证据链以实现执行异议成功的目的,从而逃避执行。(三)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和鑫四海物业公司是本案的利害关系人,其所提供的孤证单独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关键核心依据,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四)本案是执行异议之诉,举证责任在执行异议申请人,不在中鑫智融公司。执行异议申请人要排除本案执行,必须充分举证证明其完全同时满足《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和第二十六条的五个条件,但本案不符合第二十八条所规定的情形:1.《房屋认购协议》没有签署日期,合同签署时间是根据房屋实际使用情况推断而来。实际使用有多种可能,住在里面可以是承租的也可以是借住,因此,即使是实际使用,也不能以实际使用时间来推断合同签署时间。2.实际使用情况是根据用户名是倪艳青的费用收据推断而来,鉴于费用收据的用户名并不是倪斯麟,恰恰证明了案涉房屋的使用者不是倪斯麟,倪斯麟对案涉房屋并不合法占有。3.关于倪斯麟向鑫四海房地产公司付款的证据,只有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开具的收据,没有发票,没有银行转账凭证,没有税票。4.案涉房屋未办理过户登记,是因为被上诉人自身有重大过错和怠于主张权利导致。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损害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

倪斯麟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葛军述称,同意中鑫智融公司的上诉请求。

鑫四海投资公司、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未发表意见。

倪斯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停止对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经园路283号鑫四海花园1幢3单元1601号房屋(以下简称案涉房屋)的执行;2.解除对案涉房屋的预查封。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一)中鑫智融公司申请执行过程

因到期未偿还借款及股权回购款项,中鑫智融公司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员会以(2017)京仲裁字第0199号裁决书裁决鑫四海投资公司(第一被申请人)、李珺(第二被申请人)、李玲(第三被申请人)、葛军(第四被申请人)、山西鑫四海大酒店有限公司(第五被申请人)、李国英(第六被申请人)、王爱芬(第七被申请人)、盖春梅(第八被申请人)、曹刚(第九被申请人)应向中鑫智融公司全额支付股权回购款及违约金和仲裁费。

上述仲裁裁决书生效后,各被申请人均未履行裁决确认的给付义务或责任,中鑫智融公司于2017年3月6日向一审法院申请执行。在执行中,一审法院作出(2017)京02执180号执行裁定书,主文载明“一、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山西鑫四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李珺、李玲、葛军的银行存款人民币六千一百七十八万二千八百一十元,并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债务利息的相应银行存款。二、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山西鑫四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李珺、李玲、葛军应负担的申请执行费、执行中实际支出费用的相应银行存款。三、采取上述措施后仍不足以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则依法查封、扣押、拍卖、变卖被执行人山西鑫四海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李珺、李玲、葛军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其它财产。本裁定立即执行。”

2017年4月12日,一审法院就网签在葛军名下的案涉房屋予以预查封。

(二)葛军与案涉房屋有关的合同、诉讼情况

2015年3月13日、31日,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出卖人)与葛军(买受人)分两批签订共计54份《商品房买卖合同》,主要约定:后者以2500元/平方米的价格购买前者开发的位于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经园路283号的包括案涉房屋在内的54套房屋(总面积约10000平方米、当时已竣工、至今未办理初始登记);付款方式为一次性付款(未约定履行期限);交房日期为2009年12月30日前。签订合同当日,在葛军未付款的情况下,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分两批向葛军开具共计54份收据,载明全部房款收讫。随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到太原市房地产管理局就54套房屋为葛军办理了网签登记备案手续。

2017年4月10日,鑫四海房地产公司以葛军为被告起诉至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54份《商品房买卖合同》、葛军配合办理网签撤销手续。2017年7月31日,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作出(2017)晋0107民初1106号民事判决,以葛军未实际支付购房款、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未交付房屋、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为由,判令解除双方签订的54份《商品房买卖合同》、葛军在30日内协助配合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办理网签合同的撤销手续。随后,葛军上诉至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9日作出(2017)晋01民终3818号民事判决:驳回葛军上诉,维持(2017)晋0107民初1106号民事判决。

(三)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执行异议诉讼情况

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曾以案外人身份就执行标的物的查封提出执行异议,一审法院于2017年10月27日作出执行裁定驳回了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的异议请求。2017年11月23日,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向一审法院提起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后一审法院作出(2017)京02民初415号民事判决,驳回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的诉讼请求。

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葛军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的真实目的系设定担保,而非买卖房屋,相关合同仅为设定担保的途径和形式,故依据双方真实意思葛军并不负有向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支付购房款的合同义务;因此,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无权以葛军未支付购房款为由要求解除案涉《商品房买卖合同》、进而要求解除对案涉房屋的预查封措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京民终298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本案买卖情况

倪斯麟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就A座甲单元第16层24号房屋(以下简称24号房屋)签订《房屋认购协议》,约定房屋价款为291356元,房屋建筑面积为106平方米,该协议尾部未签署日期。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出具日期为2010年10月13日、数额为331229.8元的收据。

2018年11月25日,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出具情况说明,证明24号房屋即为案涉房屋。

就房屋交易过程及背景,倪斯麟称:倪斯麟系倪晋红之子,系倪艳青堂弟;2007年,倪艳青与倪晋红共同购房,倪艳青购买24号房屋(106平方米),倪晋红购买案外32号房屋(332.57平方米),各自交纳款项;2010年10月,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换签合同并增加部分房款,最终确定倪斯麟购买24号房屋、倪艳青购买案外32号房屋,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出具新房款收据后收回原收据。

倪斯麟提供倪艳青就24号房屋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签订的《房屋认购协议》(该协议尾部未签署日期),倪艳青出具的《情况说明》,倪艳青、倪斯麟、倪晋红共同出具的《情况说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就24号房屋为倪艳青出具总额为329817元的收据3份(均为现金,数额分别为27099.2元、120000元、182717.8元)作为证据。

为证明在查封之前使用案涉房屋,倪斯麟提供鑫四海物业公司出具的暖气费收据、物业费收费单、电梯运输费及垃圾费收据、IC卡购电及水回执单。同时,倪斯麟还提交《燃气缴费充值凭证》,显示案涉房屋的燃气缴费卡号为×××,缴费人为倪艳青、加盖有太原天然气有限公司建设路管理站业务专用章,缴费时间分别为:2012年8月29日开卡、2012年9月7日首次充值、2016年7月19日充值、2018年后持续充值。

另查,王爱芬系鑫四海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也是鑫四海房地产公司、鑫四海物业公司的股东。

上述事实,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民终298号民事判决书、《房屋认购协议》、收据、《情况说明》等证据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焦点一,能否适用《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之规定;焦点二,倪斯麟权利能否排除执行。

关于焦点一,依据《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在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的债权人以该公司为被执行人申请执行的过程中,如果买受人符合该条规定的四个要件,即有权排除对案涉房屋的执行。本案中,中鑫智融公司系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系葛军而非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只是由于葛军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并办理了网签备案登记手续,中鑫智融公司才有权申请对案涉房屋实施预查封;中鑫智融公司在对于案涉房屋实施预查封之后享有的权利不应强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其他债权人在对于案涉房屋实施查封之后享有的权利。依据“举重明轻、举轻明重”的原则,如果倪斯麟证明其符合上述条文的规定,则当然有权阻却中鑫智融公司对于案涉房屋的执行申请,故本案应参照适用上述条文。

关于焦点二,判断是否可以排除执行,需审查是否符合《执行异议和复议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的条件,只有同时符合规定的条件才可以排除执行。1.倪斯麟提供鑫四海物业公司出具物业费收费单、采暖费收据、购水电回执单以及盖有太原天然气有限公司建设路管理站业务专用章的燃气费付款明细显示,案涉房屋已被倪斯麟合法占有使用,同时发生时间应在查封之前。2.倪斯麟与鑫四海房地产公司签订《房屋认购协议》系合同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双方成立真实买卖关系。虽然合同成立时间无法依靠协议载明情况认定,但结合房屋占有使用情况,可认定合同关系在查封之前即已成立。3.根据倪斯麟提供的收据等支付凭证,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结合查封之前对房屋已经占有使用的事实,可以认定倪斯麟已完成约定付款义务。4.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案涉房屋非因倪斯麟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中鑫智融公司、葛军虽不同意倪斯麟的诉讼请求,但未提供充足的证据予以否定。综上,倪斯麟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的条件,其享有足以排除人民法院继续执行的权利,其请求停止对案涉房屋执行及解除预查封,应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倪斯麟的诉讼请求成立。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一审法院判决如下:一、停止对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经园路283号鑫四海花园1幢3单元1601号房屋的执行;二、解除对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经园路283号鑫四海花园1幢3单元1601号房屋的预查封。案件受理费6268元,由北京中鑫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一审法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认定被上诉人对案涉房屋享有足以排除执行的权利,依据充足;中鑫智融公司的上诉理由难以成立:首先,其虽主张倪斯麟对于案涉房屋可能是承租也可能是借住不能以此来推断合同的签订时间,但其没有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买卖双方签订了《房屋认购协议》,倪斯麟提供了占有使用房屋的相关证据,虽然名字不是倪斯麟而是倪艳青,但是结合二人换房的实际情况及其提供的证明材料,可以认定买卖双方在查封之前即形成了真实的合同关系、案涉房屋由倪斯麟合法占有。其次,关于房款的支付,倪斯麟提供了鑫四海房地产公司出具的收据、实际占有使用房屋等书面证据,中鑫智融公司虽然不认可但未提供反证予以证明。再次,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案涉房屋非因被上诉人自身原因未办理过户登记。最后,中鑫智融公司主张被上诉人涉嫌以恶意诉讼为手段协助被执行人鑫四海投资公司逃避强制执行,无证据支持。

综上所述,中鑫智融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268元,由北京中鑫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单国钧

审 判 员 史德海

审 判 员 金 曦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 张怡文

书 记 员 贾蒙霓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