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等与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民事裁定书

2021-09-12 17:34发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京民辖终29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致富街31号905单元。

法定代表人:朱晔,董事长兼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南大街248号。

法定代表人:陈颖,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伟斌,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超,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朱晔,男,1977年1月27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东城区。

上诉人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神娱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丰银行)及原审被告朱晔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2民初516号管辖权异议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

恒丰银行向一审法院起诉称,2016年6月初,恒丰银行获悉天神娱乐公司拟成立并购基金上海凯裔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凯裔中心),并寻求银行资金认购优先级份额。恒丰银行遂与天神娱乐公司以及其他相关主体就恒丰银行投资上海凯裔中心优先级份额事宜展开谈判。2016年6月15日,为投资上海凯裔中心的优先级合伙份额之目的,恒丰银行作为委托人与案外人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大华公司)作为管理人签订了《平安汇通华诚5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以下简称《资产管理合同》),出资成立了平安汇通华诚5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华诚5号资管计划”),投资范围为投资上海凯裔中心的优先级有限合伙份额。同日,根据恒丰银行的指令,平安大华公司(代表“华诚5号资管计划”)作为优先级合伙人与天神娱乐公司及其他案外人签署了《上海凯裔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伙协议》(以下简称《合伙协议》),约定:“华诚5号资管计划”作为优先级有限合伙人,向上海凯裔中心出资6亿元;案外人和壹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为普通合伙人;平安大华公司代表的“平安汇通华源10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及案外人深圳市金色木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中间级有限合伙人;天神娱乐公司为劣后级有限合伙人;合伙企业的存续期为任一有限合伙人出资到位后的两年(有限合伙人的首笔出资到位时间为2016年6月16日,故上海凯裔中心的存续期为2016年6月16日至2018年6月15日);以及优先级合伙人享有优先收取收益以及优先退出等权利。2016年6月16日,天神资管计划出具《承诺函》,载明天神娱乐公司作为上海凯裔中心的劣后级合伙人自愿承诺:自基金任一有限合伙人出资到位之日(即2018年6月16日后)起满24个月后,若基金财产不足以支付优先级合伙人的季度收益、投资本金和预期收益的,天神娱乐公司应按以下方式向优先级合伙人承担责任:购买优先级合伙人的基金份额或补足优先级合伙人总投资回报差额。《承诺函》中朱晔承诺对天神娱乐公司的上述义务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并提供其持有的天神娱乐公司100股股票作为质押。同日,天神娱乐公司作为上海凯裔中心并购基金的融资方以及差补义务人,向恒丰银行上海分行出具了《恒丰银行上海分行信贷业务申请书》,以申请恒丰银行对上海凯裔中心项目予以放款。2016年6月20日,朱晔与平安大华公司(代表“华诚5号资管计划”)签署《股票质押合同》,约定朱晔以其所持有的100股天神娱乐公司的股票为天神娱乐公司在《合伙协议》《承诺函》下的义务提供担保,并办理了股票质押登记。2016年6月22日,恒丰银行将6亿元支付至“华诚5号资管计划”专用账户,“华诚5号资管计划”于同日将6亿元支付至上海凯裔中心完成出资。

上述《合伙协议》《承诺函》《股票质押协议》谈判过程以及签订时,朱晔、天神娱乐公司均知悉恒丰银行委托平安大华公司设立了“华诚5号资管计划”作为上海凯裔中心的优先级合伙人,上海凯裔中心优先级份额的实际出资人为恒丰银行。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四百零二条,该等协议应直接约束恒丰银行和朱晔、天神娱乐公司,恒丰银行有权根据该等文件直接向朱晔、天神娱乐公司主张权利。2019年4月23日,恒丰银行收到平安大华公司关于“华诚5号资管计划”的《现状分配函》,平安大华公司将“华诚5号资管计划”在上海凯裔中心的优先级合伙份额、天神娱乐公司、朱晔对优先级份额的承诺函,及朱晔提供的质押股票的担保权益按现状分配方式分配给恒丰银行。截止目前,各有限合伙人对上海凯裔中心的投资期限早已超过24个月,且上海凯裔中心的资产不能支付优先级合伙人的投资本金以及预期收益,天神娱乐公司在《承诺函》下的回购义务已被触发。恒丰银行多次发函要求天神娱乐公司履行《承诺函》下义务,虽然天神娱乐公司认可恒丰银行的权利主张,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实际履行回购义务,已严重损害恒丰银行的合法权益。故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判令天神娱乐公司向恒丰银行支付有限合伙份额回购价款600000000元;2.判令天神娱乐公司向恒丰银行支付违约金187800000元(以600000000元为基数,按日息千分之一,自2018年6月22日起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9年4月30日);3.判令天神娱乐公司向恒丰银行支付恒丰银行为本案所承担的律师费,包括但不限于基础费用600000元;4.判令朱晔对天神娱乐公司上述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5.本案的诉讼费、保全费由朱晔、天神娱乐公司承担。

天神娱乐公司在提交答辩状期间,对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首先,本案的性质是合伙企业份额回购纠纷,而恒丰银行向法院提供的回购依据是天神娱乐公司与朱晔于2016年6月16日签署并向恒丰银行出具的《承诺函》,但该《承诺函》中并未约定本案的争议解决方式及管辖法院,属于约定不明确,应依据法定管辖确定管辖法院。本案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确认的“原告就被告”的管辖原则进行管辖。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法人或其他组织的住所地是指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不能确定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注册地或者登记地为住所地。根据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30日所作出的(2018)京03民辖终1778号民事裁定书认定的事实,天神娱乐公司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且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我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调整有关问题的规定(暂行)》第一条第2款规定,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朝阳、通州、顺义、怀柔、平谷、密云六区县法律规定由其审理的第一审案件及上述区县人民法院的上诉、抗诉案件。因此,天神娱乐公司认为本案应当移交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对公民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对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同一诉讼的几个被告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辖区的,各该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第二十三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恒丰银行与朱晔、天神娱乐公司签订的《合伙协议》《承诺函》《股票质押协议》中未明确约定纠纷争议解决的管辖法院,而被告朱晔的住址在北京市东城区,位于一审法院辖区。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5]7号)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受理法院所处省级行政辖区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3亿元以上一审民商事案件,所辖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5000万元以上一审民商事案件。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标准的通知》(法发[2019]14号)第一条的规定,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事案件的诉讼标的额上限为50亿元。本案中,朱晔的住址位于一审法院辖区内,且本案诉争标的额在5000万元以上、50亿元以下,因此一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天神娱乐公司以其住所地在北京市朝阳区为由主张本案应由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并不能排除一审法院的管辖权,天神娱乐公司管辖异议理由,一审法院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驳回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天神娱乐公司不服一审裁定,仍持原管辖权异议理由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本院将本案移送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对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提起的民事诉讼,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被告住所地与经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经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同一诉讼的几个被告住所地、经常居住地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辖区的,各该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住所地是指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主合同和担保合同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应当根据主合同确定案件管辖。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的担保合同发生纠纷,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的,应当由担保人住所地的法院管辖。主合同和担保合同选择管辖的法院不一致的,应当根据主合同确定案件管辖。

本案为合同纠纷,系恒丰银行依据其与天神娱乐公司签订的《合伙协议》、天神娱乐公司出具的《承诺函》、朱晔与平安大华公司签订的《股票质押协议》起诉要求天神娱乐公司支付回购款及违约金,要求朱晔承担担保连带清偿责任。本案系恒丰银行就主合同和担保合同一并起诉,应依据主合同确定管辖。因主合同中并未对管辖做出明确约定,本案主合同履行地或被告住所地法院均有管辖权。本案涉及主合同诉讼所针对的被告系天神娱乐公司,天神娱乐公司住所地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依据人民法院近期作出的生效裁定所认定的事实,天神娱乐公司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的规定,当事人一方住所地不在受理法院所处省级行政辖区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高级人民法院所辖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的额5000万元以上一审民商事案件。因本案诉讼标的额已超过5000万元,故应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下辖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北京市朝阳区属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辖区范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2民初516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移送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靳学军

审判员  杨 艳

审判员  唐 亮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张丽萍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