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吉林省中大建材市场有限公司李大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8-17 15:20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申380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吉林省中大建材市场有限公司,住所地:吉林省长春市二道区英俊镇和平村。

法定代表人:刘梧同,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金洪亮,吉林新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任立君,吉林新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大军,男,1975年7月4日出生,满族,住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

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长春天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吉林省长春市长江路经济开发区长江路57号五层103段。

法定代表人:焦青龙,该公司总经理。

一审被告:刘梧同,女,1973年3月7日出生,汉族,住吉林省长春市。

一审被告:李道春,男,1964年7月2日出生,汉族,住吉林省长春市。

再审申请人吉林省中大建材市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大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李大军、长春天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艺公司)及一审被告刘梧同、李道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吉民终5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中大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原判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原判认定钢筋、商砼等建筑材料均由中大公司提供,依据是李大军提供的退货收据、社保缴费记录、施工日志、与刘梧同的谈话录音等证据,上述证据均为间接证据,相互之间不能佐证,更不能达到一审、二审判决中所称的“高度盖然性”。2.中大公司能够提供证据证明,李大军在案涉工程中使用的钢材,系自行选择经销商采购,并非由中大公司直接提供。3.一审、二审判决均没有查明案涉工程钢材来源的相关事实。虽然中大公司与李大军签订的合同中约定,案涉工程中使用的钢材由中大公司提供,但对于提供的方式,两审法院均没有进行调查。(二)生效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生效判决认定中大公司已经接收、使用了案涉工程,从而依据相关司法解释判决中大公司参照无效的施工合同按照工程竣工标准支付工程款错误。2.一审、二审法院在中大公司已经提供了确凿证据(两份《钢筋机械性能检测报告》)来证明案涉工程钢筋质量不合格的情况下,不支持中大公司提出的工程质量鉴定申请,直接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裁判,适用法律错误。3.两审法院根据《关于建设工程造价和质量鉴定的意见》认定未完工程扣款金额为1450205.45元,没有法律依据。上述意见系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定,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不能作为裁判依据。(三)中大公司提供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中大公司提供的(2017)吉0105民初2052号《民事判决书》,于2017年12月19日生效,系本案二审法庭调查程序结束之后形成。该判决书能够证明李大军从二道区首国建材经销处自行采购钢材。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之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一、中大公司应当给付工程款

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2016年5月,李大军已施工完成办公楼及厂房的地下室等大部分工程,未完成工程部分由案外人继续施工。本案一审诉讼时,中大公司已对办公楼装修使用,厂房在地下室基础上加盖到二层。中大公司已对案涉工程实际占有控制。上述事实可以认定,案涉工程已实际由中大公司接收使用。中大公司关于其“没有在办公楼中开展业务,单纯的存放少量物品的行为不能认定为使用;而对于厂房的续建是及时止损的行为,亦不能认定为接收和使用”的申请再审理由,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2015年4月7日《建筑施工协议》及2015年5月1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即涉及办公楼工程和厂房工程的合同)均约定,钢材为甲方(或发包方)即中大公司提供。如案涉钢材并非中大公司提供,中大公司可构成违约责任。上述合同为原始证据、直接证据,其内容具有较强的证明力。此外,李大军为证明案涉工程所用钢材为中大公司提供,还提供了退货收据、社保缴费记录、施工日志、谈话录音等证据予以佐证。原审认定李大军提供的证据已达高度盖然性,据此认定案涉钢材为中大公司提供,并无不当。中大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提交了张文芳与李大军借款合同纠纷、二道区守国建材经销处与李大军买卖合同纠纷等案件的裁判文书,但未充分说明上述材料与本案具有关联性,其关于案涉工程所用钢材为李大军提供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中大公司主张案涉工程质量存在问题主要反映为钢材质量不合格,根据现有证据钢材应为中大公司提供。结合中大公司已对案涉工程接收使用的事实,原审认定中大公司关于案涉工程质量不合格,不应给付工程款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并无不当。

二、原审关于案涉未完工程扣款金额的认定有事实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中大公司主张存在未完工工程,依法负有相应的举证责任。中大公司及李大军对未完工程的范围并无争议,但具体工程款金额并不明确,为保障双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及诉讼权利,一审法院已经释明,李大军及中大公司应在法庭限定的期限内对未完工程项目提报结算数额及依据。李大军在限定的期限内提报了其认可的未完工程扣除款金额及依据,中大公司拒绝提供,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原审依据李大军提报的数额认定未完工工程扣款金额,理据充分、并无不当。

综上,中大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吉林省中大建材市场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万 挺

审判员 董 华

审判员 张代恩

二〇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张闻

书记员曹美施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