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襄阳市分公司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广州番禺支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2021-05-26 11:36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粤01民终1871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分公司,住所地:湖北省襄阳市。

负责人:王明礼,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泽源,湖北思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

负责人:何中元,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小英,女,1994年8月2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赣州市会昌县,系该支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詹胜停(曾用名:詹生停),男,1973年3月21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新野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丰平,男,1962年3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新野县。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襄阳市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市番禺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詹胜停、王丰平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3民初1317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9月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人××市分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人××市分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不承担43479元的赔偿责任;2.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本案中驾驶员詹胜停在事故发生时未取得营业性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资格证书,属于人××市分公司商业三者险责任免除范围,人××市分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不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第二十四条约定在上述保险责任范围内,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和费用,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6.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驾驶员詹胜停未取得驾驶人道路货物运输从业资格证书,属于人××市分公司商业三者险责任免除范围。二、一审中人××市分公司已经提交了本案王丰平投保时的电子投保单,该电子投保单有王丰平本人的电子签名,该保单属于电子投保单,相关责任免除条款提示说明需投保人自行电子操作,足以证明人××市分公司已经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首先,根据交通部《道路运输从业人员管理规定》的相关规定,经营性道路客货运输驾驶员有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的义务。而投保人与保险公司在签订的保险合同中明确约定,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道路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营业性货车驾驶人未依法取得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符合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约定。再者,湖北省保险协会发布的《关于印发车辆保险投保人实名制工作配套制度的通知》及投保流程截图中能够反映该文件旨在加强投保人实名制,从投保过程中加强实名制管理,本案保险单属于电子保单,手机上投保完成,完全区别于营业网点投保,相关的提示说明手机上己经完成,足以证明投保人已经尽到了提示说明义务,而且电子投保单是否本人签署不能仅从外观字迹是否一致来判断。

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辩称:一审法院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准确,一审判决应予以维持。一、无货物运输从业资格证不能免除人××市分公司的赔偿责任。(一)首先,詹胜停已取得相应驾驶证,无从业资格证不代表其失去驾驶符合准驾车型的资格。“从业资格证”创设的目的是为了行业管理需要,是专门为了保障运输安全,对经营性运输车辆驾驶员所作的更高要求,不是一般条件,驾驶人无从业资格证并不代表其失去了驾驶其驾驶证载明的准驾车型车辆的资格,且无从业资格证与因无从业资格证即显著增加了承保车辆运行的危险程度之间并不必然存在因果关系。其次,人××市分公司的条款中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或必备证书,其中“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具体指的是哪个部门,其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是否就是人××市分公司主张的“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均未明确,故该条款约定指向不明,不能认定人××市分公司已就该免责条款包含驾驶员营运车辆必须具备从业资格证的规定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二)人××市分公司没有尽到明确说明义务,该免责条款不应当生效。人××市分公司未对免责条款作出常人易懂的解释说明,即条款中的从业证是属于何种证书并未向被保险人作出明确说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约定,未作出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应当生效。二、对于本案诉讼费,该上诉涉及的争议或不合理与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无关,其诉讼费不应由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承担。

詹胜停、王丰平经本院合法传唤均未到庭答辩,亦未提交书面意见。

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詹胜停、王丰平、人××市分公司赔偿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损失45479元;2.本案诉讼费由詹胜停、王丰平、人××市分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粤A×××××汽车登记车主为柯某,该车在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处投保机动车损失险、车上司机责任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险种,其中机动车损失险责任限额为551789元,被保险人为朱某,保险期间为2018年11月8日至2019年11月7日。2019年5月11日,詹胜停驾驶的鄂F×××××号重型载货专项作业车与树木相撞,所拉物体与朱某驾驶的粤A×××××号汽车相撞,造成两车损坏及朱某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经广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番禺大队作出第440126590000019048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詹胜停负事故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后,朱某就粤A×××××号汽车的车辆损失向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索赔,2019年6月18日,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在保险赔偿限额内向被保险人朱某赔偿了45479元。鄂F×××××号货车在人××市分公司投保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期间为2019年3月19日至2020年3月19日,其中第三者责任险责任限额为1000000元。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认为,交警部门已认定詹胜停对此次事故负全部责任,鄂F×××××号货车车主为王丰平,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遂要求詹胜停、王丰平、人××市分公司承担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的保险赔偿损失。

人××市分公司称事故发生时,鄂F×××××号货车的驾驶人詹胜停未取得有效的道路货物运输从业资格证,根据投保单所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免责事项说明书》的规定,“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的,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故人××市分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王丰平辩称其在投保时并没有收到人××市分公司的免责事项说明,人××市分公司提交的《机动车商业保险/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单》上的投保人签名及投保人声明投保人签名均非其本人所签。人××市分公司为证明前述投保单上的签名为王丰平本人所签及王丰平已阅读免责条款,提交了湖北省保险行业协会和湖北省保险中介行业协会鄂保协发[2019]14号文件《关于印发车辆保险投保人实名制工作配套制度的通知》及投保流程截图。一审法院认为,该通知及投保流程截图不足以证明前述投保单的投保过程,不足以证明为王丰平所签,且从字迹来看亦不能确定为王丰平本人所签。

一审法院认为,涉案交通事故已经交警部门认定为鄂F×××××号货车驾驶人詹胜停负事故全部责任,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已经支付粤A×××××号汽车的保险赔偿款45479元,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依法取得在45479元的保险赔偿款范围内代位求偿的权利。

鄂F×××××号货车在人××市分公司处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人××市分公司理应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财产损失赔偿限额内赔偿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2000元,剩余43479元理应按照第三者责任险的相关约定进行赔偿。人××市分公司辩称事故发生时詹胜停未取得有效的道路货物运输从业资格证,但人××市分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签订投保单时已对免责事由向投保人尽到提示义务,且保险条款中对于免赔事由“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中相关证书的约定并不明确,故对人××市分公司在商业险赔偿范围内免除责任的抗辩,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前述43479元未超出商业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人××市分公司理应在商业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进行赔偿。詹胜停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其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判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一审判决如下:一、人××市分公司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内向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赔偿2000元;二、人××市分公司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向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赔偿43479元;三、驳回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936元,由人××市分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二审庭询后,人××市分公司向本院提交一份投保流程截图,拟证明投保人在手机上投保的过程中,点进电子投保单的签署页面会有相关的保险条款,只有阅读之后才能签字,签字完成后才能交费。太平洋财险番禺支公司质证认为:对该证据的合法性认可,真实性和关联性有异议,该证据不足以证明王丰平的投保过程,不足以证明投保单上的签名是王丰平所签,故人××市分公司未尽到明确说明义务,其主张的免赔不应成立。詹胜停、王丰平未对上述证据向本院提交书面质证意见。经查,人××市分公司提交的该证据显示的投保流程包括“身份验证、浏览、电子签名、短信、支付”五个步骤,其一审时提交的投保流程截图显示的投保流程包括“浏览、电子签名、验证、支付”四个步骤,二者不相一致。

经审查,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理。

综合各方当事人的上诉、答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人××市分公司应否对涉案损失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人××市分公司辩称事故发生时詹胜停未取得有效的道路货物运输从业资格证,依照相关免责条款的约定,人××市分公司不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人××市分公司在一审时提交了湖北省保险行业协会和湖北省保险中介行业协会鄂保协发[2019]14号文件《关于印发车辆保险投保人实名制工作配套制度的通知》及投保流程截图,并在二审时亦提交了投保流程截图,证明其已就保险免责条款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本院认为,人××市分公司在一审时提交的相关文件及投保流程截图,不足以证明其就涉案免责条款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其在二审中提交的投保流程截图虽含有系统强制阅读保险条款的内容,但该投保流程与其一审时提交的投保流程明显不一致,且其他当事人对该投保流程真实性亦不予确认,故本院难以采信。故人××市分公司举证不足以证明其就相关免责条款履行了提示说明义务,相关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人××市分公司应对涉案损失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对此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87元,由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襄阳市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汪 婷

审判员 王泳涌

审判员 李 杰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三十日

书记员 黄小曼

李小兵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