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陈明珍马静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6 10:51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粤01民终2277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明珍,女,1981年6月1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平安,广东枫丹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敬鹏,广东枫丹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马静,女,1987年3月13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

上诉人陈明珍因与被上诉人马静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9)粤0106民初405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1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明珍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驳回马静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由马静承担。事实和理由:陈明珍与马静之间并非民间借贷关系,而是存在典当(或质押)关系。2019年3月14日,陈明珍将自有尚酷小客车(粤A×××××)典当给马静的车行,作价27675元,车行通过马静将车款27675元支付给陈明珍,没有再另行给付现金,也没有将相关手续材料交付给陈明珍。2019年4月1日,案涉车辆被深圳一家团贷公司从马静处开走,马静要求陈明珍谎称是自己开的车丢失而向派出所报案,并要求陈明珍签订虚构的33000元《欠条》。陈明珍经多次投诉协商未果,加之经营的鞋厂倒闭,情绪低落而无心应对此事。车是在马静的控制之下丢失,马静理应追回或向陈明珍赔偿损失。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马静辩称,陈明珍所述与事实不符,马静与陈明珍之间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关系。虽然陈明珍将案涉车辆放在了马静处,但该车已被陈明珍抵押给他人,是抵押权人将车开走,车辆丢失与马静无关。

陈明珍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陈明珍偿还马静借款本金33000元及利息1495元;二、本案诉讼费由陈明珍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9年3月14日,马静向陈明珍转账22000元、5675元。陈明珍向马静出具《欠条》,载明:陈明珍由于公司周转借款,于2019年3月14日欠马静33000元;双方约定利息为1495元;陈明珍于2019年8月13日前还清全部本息。一审庭审时,马静述称其于2019年3月14日通过银行转账向陈明珍交付22000元、5675元,马静丈夫还向陈明珍交付了现金。借款时陈明珍将车辆抵押给马静,但因陈明珍欠金融公司钱,车辆被金融公司拖走,陈明珍补签《欠条》给马静。陈明珍归还了部分款项,经双方核对,陈明珍确认尚欠马静本金33000元及利息1495元。陈明珍出具《欠条》后分文未还。

一审法院认为,马静与陈明珍之间的民间借贷关系有银行转账记录及《欠条》为证,证实双方具有借贷合意及款项交付,双方的民间借贷关系成立有效,均应依约履行。《欠条》载明陈明珍向马静借款33000元、利息1495元,现借款到期,陈明珍未能偿还,马静依约主张陈明珍偿还借款本金33000元及利息1495元合法有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陈明珍经一审法院合法传唤,逾期未到庭参加诉讼,一审法院依法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九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陈明珍于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马静偿还借款本金33000元及利息1495元。如陈明珍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660元,由陈明珍负担。

二审期间,陈明珍围绕上诉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三份证据,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证据交换和质证。其中:1.银行流水,拟证明2019年3月14日,陈明珍将小客车典当给马静后,马静分两笔支付车款,第一笔22000元,第二笔5675元,共计27675元。2.报警回执,拟证明案涉车辆在马静的营业场所丢失后,马静通知陈明珍去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大石派出所报警。3.微信聊天记录截图,内容为陈明珍于2019年3月27日至9月12日与微信名为“张三疯”的聊天对话记录,拟证明陈明珍与马静签订典当合同。车辆丢失后,陈明珍在马静的误导下写下《欠条》。马静质证认为,对三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确认微信聊天记录中的“张三疯”是马静的配偶张焱,但对证据的关联性表示不清楚,称其从未误导陈明珍签写《欠条》,借款数额是双方经协商结算后确认的,《欠条》亦是由陈明珍本人出具,不认可陈明珍的证明目的。

马静没有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经当庭核查,陈明珍提供的银行流水、报警回执均为原件,微信聊天记录没有提供手机载体供法庭核对。二审庭询当天,马静的配偶张焱到庭参加旁听,其同意提供手机载体用于核对陈明珍提供的微信聊天内容。经当庭查阅并播放张焱的手机微信聊天记录,发现陈明珍所提供的聊天记录截图,内容不完整。其中微信语音聊天的大部分内容没有转化成文字,无法根据截图中的上下文内容进行判断和解读双方的意思表示。张焱同意将其中与案件有关联的语音聊天内容转化成文字,以截图形式提供给法庭,帮助法庭全面了解证据。对于上述证据,本院认定如下:证据1银行流水记录了马静向陈明珍支付案涉款项的情况,证据3微信聊天记录截图,内容反映了陈明珍与马静配偶张焱就案涉款项的约定,马静亦对该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不持异议,本院依法采纳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证据2报警回执仅反映了陈明珍曾于2019年4月1日到公安机关报案,但未能显示报案内容及与本案待证事实的关联性,不能证明本案,本院依法不予采纳。

经二审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有相关证据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一)陈明珍在《民事上诉状》述称,“2019年4月1日,车子被深圳一家团贷公司从马静处开走,马静便要求陈明珍谎称是自己开的车向派出所报警,并要求陈明珍写下虚构的3.3万元《欠条》”。马静确认《欠条》是在车子被其他债权人开走后所签,并非《欠条》所载明的2019年3月14日。

(二)陈明珍与马静配偶张焱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1.2019年3月27日下午16:01分,张焱“我这边没事,回头你给我打个条子,就当是我私人借的钱给你周转而已,你做生意的,不会差我这个钱,我不会像他们一样逼你的”,陈明珍“没问题,没问题,这样可以的”。2.2019年4月8日下午14:31分,张焱“陈姐,你下午是不是要去找我弟拿行驶证?然后到时候你给他办一下那个欠条,给我写个条子,然后把行驶证和钥匙给你,你去处理你那边的事情,每个月到利息了,钱你给我打利息就OK了。好吧姐,那我也不逼了,因为钱不多,3万来块钱的事情啊,我也不想逼你,因为你那边的事情毕竟比我这边大好不好”,陈明珍“好好好”。3.2019年4月18日晚上22:46分,张焱“陈姐?说好的今天你回来了安排,我知道你难,三万来块本金我没要求你马上还我,等慢慢缓过气了来,再分期慢慢还,但你利息都不还了,那不是断人口粮逼人上路吗,大家都不想把事情做绝,你答应的也请你兑现”。2019年4月19日上午9:27分,陈明珍回复“靓仔,我会兑现的,我会兑现的”。

(三)二审庭询时,马静述称,陈明珍开始是向其借款30000元,双方口头约定利息每月800元,没有其他手续费,双方没有签订合同。马静通过银行转账支付借款时,在附言一栏备注“车款”和“车尾款”,是应陈明珍要求所写。《欠条》所载的33000元,包括了30000元借款本金及部分利息和马静帮助陈明珍寻找车辆的开支。经结算,双方同意以33000元作为陈明珍借款的最终数额。陈明珍确认《欠条》是其本人所签,指模是其本人所捺。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三条的规定,二审案件的审理应当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进行。综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在于:一、双方之间是否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二、案涉借款金额应如何认定。

关于争议焦点一。陈明珍主张双方实际存在典当或质押关系,而非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经查,典当是指当户将其动产、财产权利作为当物质押或者将其房地产作为当物抵押给典当行,交付一定比例费用,取得当金,并在约定期限内支付当金利息、偿还当金、赎回当物的行为。当户出当,典当行收当并将当票交付给当户,双方之间成立典当关系。本案中,陈明珍既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实其有将小汽车出当,或质押给马静的行为,微信聊天记录中亦无显示双方有签订典当合同或质押合同内容的意思表示,不能证实双方形成了典当关系或质押关系。相反,马静提供的陈明珍出具的《欠条》及银行转账凭证证实,双方之间不仅具有借贷合意,马静亦履行了支付借款的义务,陈明珍确认收到款项,双方之间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陈明珍的该项上诉意见,缺乏事实和合同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马静依据《欠条》内容主张陈明珍欠款本金33000元及利息1495元,陈明珍抗辩否认,称其仅收到马静通过银行转账的27675元,没有再收到马静以其他形式支付的款项,双方对于案涉借款的金额产生争议。对此,本院认为,首先,《欠条》是由陈明珍出具,内容亦是由陈明珍填写并加按指印,该《欠条》内容已明确载明陈明珍的借款金额为33000元,可见双方对于借款金额为33000元是认可的。其次,陈明珍亦承认案涉《欠条》是在车辆被他人开走后出具,即陈明珍是在2019年3月14日以后才签订《欠条》的,此时陈明珍已收到了马静支付的借款,知道实际借款的明确数额,却仍然在半个月之后出具的《欠条》上填写借款金额为33000元,可见陈明珍对实际借款金额为33000元是认可的。最后,根据陈明珍与马静配偶张焱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张焱与陈明珍于2019年4月8日商量签订《欠条》时,张焱提到“3万来块钱的事情,我不想逼你,因为你那边的事情毕竟比我这边大好不好”,陈明珍没有表示异议,称“好好好”;2019年4月18日,张焱向陈明珍追讨欠款利息时,亦表示“三万来块本金我没要求你马上还我”,陈明珍亦回复称“我会兑现的”,两次的微信聊天中,陈明珍均没有对借款数额“三万来块”表示异议,该数额与33000元接近,因此马静主张双方的借款金额就是《欠条》载明的数额33000元有充分的证据支持。综上,陈明珍主张借款金额为27675元的抗辩意见,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另,本案审理的是马静要求陈明珍偿还欠款之诉。陈明珍在一审时既没有提出反诉,也没有就要求马静赔偿陈明珍汽车丢失损失提出具体数额和相关证据,现二审期间陈明珍要求马静予以赔偿的上诉意见,不属于本案二审审查范围。至于陈明珍主张其将小汽车典当或质押给马静,该车是在马静的控制下丢失,马静理应追回的意见,因陈明珍没有提供任何将该车典当或质押的相关证据材料,无法证实车辆的典当或质押情况以及与本案借款的关联性。本院依法均不予处理。

综上,陈明珍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60元,由上诉人陈明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余锦霞

审判员  邹迎晖

审判员  吴 湛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四日

书记员  李 瑶

魏雨璇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