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陈辉与湛江市城乡建设实业有限公司确认合同效力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16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142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陈辉,住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

委托代理人:周汉基,广东汉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湛江市城乡建设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坡头区灯塔路嘉兴公寓A栋201房。

诉讼代表人:湛江市城乡建设实业有限公司管理人。住所地: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军民路19号荣基大厦1021室。

负责人:林峰。

再审申请人陈辉与被申请人湛江市城乡建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乡建设公司)确认合同效力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粤高法立民终字第678号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陈辉申请再审称:(一)本案一审、二审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程序严重违法。一审法院查明:“2012年12月15日、20日,湛江中院在《湛江日报》、《人民法院报》等报纸上发布公告,告知各债权人在公告的30日内申报债权。”二审裁定书则表述为:“2013年1月4日,嘉粤集团等34家公司管理人在《南方日报》上刊登《债权申报催促公告》,催促通知还没向管理人申报的债权人在2013年1月16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逾期未申报的,依照有关法律规定处理。”一、二审裁定书的表述相互矛盾。无论在《湛江日报》和《人民法院报》上发布的公告,还是在《南方日报》上刊登的《债权申报催促公告》都是本案认定事实的关键证据。但在一审交换证据时,陈辉只收到了刊登有公告的《湛江日报》这一证据,未收到刊登有公告的《人民法院报》与《南方日报》。且后两份报纸既未在法庭上出示,也未经过当事人质证。一审、二审法院依据未经当事人质证的证据认定城乡建设公司管理人(××)履行了公告义务,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城乡建设公司没有依法在省级以上报纸公告,使居住在深圳的债权人无法知道需要申报债权,管理人就此存在过失,应承担赔偿责任。(二)本案二审法院没有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就直接作出裁定系程序违法。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的规定,“不开庭审理”的前提是应当“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本案二审法院既未对当事人进行调查,也没有询问当事人。(三)二审法院剥夺了陈辉的实体权利。本案中,陈辉购买了城乡建设公司的商铺和商品房,但该公司至今未交付案涉房产,所形成的债权应属于争议债权的范畴。该争议系陈辉与城乡建设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纠纷,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本案只涉及确认《广东省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效力,应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此外,二审裁定认定“本案双方当事人上诉时,对原审裁定查明的事实未提出异议”与事实不符。陈辉认为管理人未在省级以上有影响的报纸上进行公告,未依法履行通知和公告的义务,与一审裁定认定的事实完全不同。综上,原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且程序严重违法。请求依法再审本案。

城乡建设公司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本院认为:(一)关于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是否正确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专章规定了企业重整制度,旨在维持企业经营,摆脱危机以达再生目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一条之规定,重整计划包括债权调整方案等有利于债务人重整的相应方案。经人民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对债务人和全体债权人均有约束力。因而,为了保障重整计划的顺利进行,不允许债权人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随意主张。《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禁止未依法申报债权的债权人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行使权利,其立法本意即是为了保障重整计划的顺利实施。根据该条文的立法旨意,禁止债权人行使的权利应当指将影响重整计划实施的权利,包括最终体现为要求企业清偿债务、履行合同或者进行赔偿等权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债权人未依照本法规定申报债权的,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不得行使权利”之规定,陈辉在债权申报期限内未申报债权,便不得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通过行使诉权达到主张债权或者请求赔偿的目的。故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未受理陈辉的起诉并无不当。另外,考虑到案涉重整执行计划期间已经结束,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二条第二款“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可以按照重整计划规定的同类债权的清偿条件行使权利”之规定,陈辉依然可以在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后,按照重整计划规定的同类债权的清偿条件行使权利。而且据城乡建设公司上诉称,其已经在重整款中按照同等顺序债权的受偿比例为案涉债权预留受偿资金。若城乡建设公司所言属实,陈辉可依据重整计划向管理人主张权利。故原审法院驳回陈辉的起诉并未剥夺其实体权利或者诉讼权利。

(二)关于原审法院未对一审法院在《人民法院报》刊发公告的事实进行质证即予认定是否属于程序违法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九十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之规定,民事诉讼举证责任的主体是当事人,需要证明的对象是当事人在诉讼中提出于已有利的事实主张。本案一审、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2012年12月15日、20日,湛江中院在《湛江日报》、《人民法院报》等报纸上发布公告,告知各债权人在公告的30日内申报债权”这一事实主张。因此,本案双方当事人均无需就该项事实进行举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五条之规定,债权申报期限自人民法院发布受理破产申请公告之日起计算,故嘉粤集团等34家公司管理人在《南方日报》上刊登《债权申报催促公告》这一事实对本案债权申报期限的计算无实质性影响,该事实不能作为本案关键性证据,即便二审法院未就该事实进行质证,亦不至于成为本案需要再审的理由。至于管理人是否未依法履行通知和公告的义务从而需要向有关债权人承担赔偿责任则不在本案的审理范围内。综上,陈辉的此项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三)关于本案二审法院未开庭审理是否系程序违法的问题。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之规定,二审法院可以开庭审理也可以径行判决。在当事人没有新的事实、证据提供,也没有新的理由提出的情况下,二审法院据以查明案件事实的信息来源与一审法院完全一致,二审法院可以依法不开庭审理。故而,二审法院是否开庭审理案件,其核心标准在于当事人有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可以通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的方式作出此种认定。由于在没有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的情况下,对案件事实的认定仍是依据在一审中当事人提交的全部证据及当庭陈述,而当事人提交的全部证据及当庭陈述已经在一审法院向二审法院报送的全部卷宗材料中,故而二审法院通常主要通过审阅一审的卷宗对案件事实进行查明。二审法院也可以通过调查和询问当事人等方式进一步查明案件事实。故本案二审法院不存在程序严重违法的情形。

综上,陈辉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陈辉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汪治平

审判员  刘 敏

审判员  李 伟

二〇一六年七月四日

法官助理赵珂

书记员  余嘉惠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