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陈必武与海南鸿才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5:39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3717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陈必武。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海南鸿才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叶江海,该公司总经理。

再审申请人陈必武因与被申请人海南鸿才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才公司)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南高院)(2016)琼民终64号民事裁定(以下简称原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陈必武申请再审称,原裁定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再审事由,请求再审本案。事实与理由:一、本案一审裁定认定鸿才公司只收到陈必武银行转账500万元,没有收到200万元现金,超出审理范围,且认定事实错误,原裁定未予纠正,明显错误。1、驳回起诉的一审裁定超出其审理范围。民事裁定是诉讼中用于解决程序性事项的一种结论性判定,不涉及案件的实体评判,不应认定与据以作出裁定事项无关的争议事实。本案一审裁定驳回起诉的理由为陈必武向鸿才公司出借的款项被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定为被告单位定安联海实业有限公司、鸿才公司、被告人杨浩波涉嫌合同诈骗一案中涉案金额的一部分,陈必武与鸿才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已经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至于鸿才公司实际收到的借款数额与驳回起诉无关,本案一审裁定作出的双方实际借款数额500万元的认定,违反了民事裁定解决程序事项范围的相关规定,明显偏袒鸿才公司,严重影响陈必武的实体权利,原裁定对此未予纠正,明显错误。2、本案一审裁定认定事实错误。鸿才公司出具的《收据》载明收到陈必武借款柒百万元整,其中伍佰万元银行转账,贰佰万元现金,该内容与《借款协议书》的约定一致,且有鸿才公司财务人员会计吴玲、出纳曹锋毅的签字确认,足以证明鸿才公司收到陈必武的借款数额为700万元。吴玲、曹锋毅作为上述收据的经手人,与本案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其证人证言显然不足以推翻作为原始证据的《收据》,本案一审裁定采信其证人证言,认定鸿才公司只收到转账500万元,没有收到现金200万元,违背证据采信规则。二、原裁定适用法律错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本案为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而非借贷纠纷,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关于冲抵陈必武购房款的出借款项为被告人杨浩波涉嫌集资诈骗犯罪的涉案资金的认定,不影响陈必武与鸿才公司基于《商品房买卖合同》产生的房屋买卖民事法律关系。故本案一审裁定、原裁定驳回陈必武的起诉,适用法律明显错误。

鸿才公司未提交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陈必武不服原裁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六项等规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故本案的审查重点在于原裁定是否存在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情形,本案是否应当再审。

一、原裁定是否存在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形

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于2015年8月13日、2015年10月26日作出琼检一分公诉刑诉〔2015〕23号《起诉书》、琼检一分公诉刑补诉〔2015〕1号《补充起诉决定书》,认为被告单位定安联海实业有限公司、鸿才公司、被告人杨浩波涉嫌合同诈骗,被告人杨浩波在开发建设定安阳光巴洛克商业街、秀英阳关巴洛克广场项目过程中,在未取得国家银监部门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以高息回报为诱饵,以合作开发、股权转让、售后回购、房产抵押、合同登记备案等形式,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非法向他人集资,骗取46方当事人资金共计575147803元。本案原告陈必武为受害人之一,涉案时间为2013年3月15日,涉案金额为500万元。本案一审裁定作出的“陈必武向鸿才公司出借的款项500万元已经被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定为被告单位定安联海实业有限公司、鸿才公司、被告人杨浩波涉嫌合同诈骗一案中被告人涉案金额的一部分”的认定,符合上述查明的事实情况,且该表述并未体现陈必武向鸿才公司出借的款项仅有500万元的认定内容。同时,裁定书中的“本院认为”部分,是人民法院就认定的案件事实和判决理由所作的叙述,其本身不构成判项内容,且因陈必武不服本案一审裁定提起上诉,本案一审裁定未发生法律效力,而发生法律效力的原裁定亦未作出陈必武向鸿才公司出借款项数额的认定。故本案一审裁定中“陈必武向鸿才公司出借的款项500万元已经被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定为被告单位定安联海实业有限公司、鸿才公司、被告人杨浩波涉嫌合同诈骗一案中被告人涉案金额的一部分”的表述并不影响涉案当事人的实体权利。陈必武关于原裁定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原裁定是否存在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情形

基于陈必武向鸿才公司出借的款项被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定为被告单位定安联海实业有限公司、鸿才公司、被告人杨浩波涉嫌合同诈骗一案中被告人涉案金额的一部分的事实,原裁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关于“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的规定,以本案涉嫌经济犯罪为由,作出陈必武的起诉依法应予驳回的认定,事实与法律依据充分,并无不当。陈必武关于原裁定存在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本院亦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陈必武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 敏

审判员 汪治平

审判员 宫邦友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

法官助理王蓓蓓

陈宏宇

书记员潘海蓉

附相关法律、司法解释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不成立,或者当事人申请再审超过法定申请再审期限、超出法定再审事由范围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和本解释规定的申请再审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