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河北瀚维林益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武现臣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23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民申359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申请执行人):河北瀚维林益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涿州市清凉寺办事处冠云中路宏远景园B座7#门店。

法定代表人:范久泉,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武现臣,北京市银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执行案外人):李月川。

一审第三人(被执行人):北京金利华经济技术发展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天坛东路七十六号。

法定代表人:何浩然。

再审申请人河北瀚维林益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维林益公司)因与被申请人李月川、一审第三人北京金利华经济技术发展公司(以下简称金利华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京民终140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瀚维林益公司申请再审称,1.一、二审法院证据采信错误导致事实认定错误。瀚维林益公司申请追加金利华公司的股东冯国华等人为被执行人的依据是金利华公司工商档案中存留的《验资报告书》系伪造,而一审法院确认其真实性从而认定冯国华已经出资。冯国华作为案件当事人已当庭多次表述没有参与金利华公司经营,没有开立过《验资报告书》上的银行账户,也没有委托他人在大石桥储蓄所开立存款账户。冯国华上述表述与验资报告的内容相互矛盾,即冯国华自认该报告是伪造的,这也与一审法院调取的永定门分理处的回函证明的内容相一致。一审法院在未查清冯国华自认内容是否属实的情况下,即确认《验资报告书》真实性存在错误。2.金利华公司虽非公司法人,但属企业法人,能独立承担责任,投资者、股东应足额、按时向企业缴纳出资。股东虚假出资,仍可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相关规定要求其在出资不实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股东是否履行出资义务,债权人举证责任不宜严苛,只要其能举出使人对股东出资产生合理怀疑的表面证据或者证据线索,法院应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精神要求出资人提供相关证据证明其不存在虚假出资。3.冯国华未交待清楚其如何出资,是通过银行转账还是现金出资均不明确,也未明确何时将出资款汇入金利华公司哪个账户。冯国华多次表明将出资款交给了赵延东,未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但赵延东已经过世,该说法难以认证。金利华公司档案中从公司设立到公司经营均有冯国华参与,冯国华主张未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在其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已经履行了出资义务的情况下,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综上,瀚维林益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项、第六项规定申请再审。

本院经审查认为,关于一、二审法院采信的《验资报告书》是否存在伪造的问题。瀚维林益公司申请再审认为该《验资报告书》系伪造的理由主要有二,一是认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崇文支行永定门分理处(以下简称工行永定门分理处)的回复查询结果证明冯国华账户可能自始不存在,二是冯国华自称没有开立过验资报告中的工行账户,《验资报告书》虚假。本院认为,工行永定门分理处在回复查询结果中称“冯国华账号12×××84-9无查询结果,该账户现已不存在”,上述查询结果仅表明冯国华账号无法查询到相关信息,现已不存在,并不能证明上述账户自始不存在。上述查询结果反而一定程度上表明该账号曾经存在,只是如今不存在。因此,工行永定门分理处的查询结果并不能充分证明冯国华上述账户自始不存在,瀚维林益公司以此认为《验资报告书》系伪造的理由不能成立。关于冯国华自述的问题,冯国华自称未开立过上述工行账户,但同时亦称自己足额进行了出资。由于《验资报告书》系书面证据,经过北京中实审计会计公司审计以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审核,故瀚维林益公司以冯国华自述否认《验资报告书》真实性以及通过工行账户出资的事实,依据不足。综上,瀚维林益公司申请再审提出的理由尚不足以证明《验资报告书》系伪造以及金利华公司原股东未足额出资的事实,其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等规定要求冯国华等人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一、二审法院未予支持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河北瀚维林益企业管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敏

审判员  万挺

审判员  于蒙

二〇二〇年九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王永明

书记员赵雅丽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