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定安县人民政府与吴崇强庄文花与吴崇坚其他申诉行政裁定书

2021-08-02 16:11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行监字第1853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吴崇坚。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定安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海南省定安县定城镇塔岭新区兴安大道。

法定代表人:符立东,该县县长。

委托代理人:何跃华,定安县人民政府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符太珍,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工作人员。

原审第三人:吴崇强。

原审第三人:庄文花。

再审申请人吴崇坚因诉被申请人定安县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定安县政府)及原审第三人吴崇强、庄文花土地行政登记一案,不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琼行终字第108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调卷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吴崇坚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二审法院主要依据一张《土地来源证明书》认定土地应确权给吴圣东,明显错误。涉案土地是陈孝雄在1987年向新竹房地产公司购买,又转卖给吴崇坚的。其已经在涉案土地上盖了简易房屋,经营汽油生意,后又改建成现在的房屋。(二)定安县政府办证程序违法。定安县政府未经吴圣南、吴崇伟作为相邻人指界;未进行公告;未对地上附属物进行调查;没有吴圣东的户籍证明及申请书。(三)二审判决违反法律规定。本案中,办证土地位于新竹镇卜郊村村委会,靠近公路旁,可算是乡镇郊区,应当属于集体土地,未经征用直接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的规定。如果办证土地是国有土地,由定安县新竹镇人民政府安排给吴圣东也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九条的规定。综上,请求本院立案再审,撤销(2015)琼行终字第108号行政判决;撤销新竹国用(2000)字第20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被申请人定安县政府提交意见称:(一)其颁发的涉案国有土地使用证认定事实清楚。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公正,没有违反法律规定。(二)定安县政府颁发涉案国有土地使用证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三)颁证行为发生在2000年,吴崇坚2014年起诉超过了法定起诉期限。(四)吴崇坚再审申请没有新的事实和理由,也没有新的证据材料,缺乏法律依据。故请求驳回吴崇坚的再审申请。

原审第三人吴崇强提交意见称:其与吴崇坚系同父异母兄弟。案涉土地系父亲吴启华以曾用名吴圣东于1986年购买的宅基地,吴启华还将涉案土地上的房屋租赁给叶春虹使用。吴启华去世后,吴崇坚与吴启华的弟弟吴圣南、妹妹吴玉霞为了夺产,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甚至罔顾村委会、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的书证否认吴启华曾用吴圣东的名字。以上事实左邻右舍均可以证实。综上,请求驳回吴崇坚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本案被诉行政行为是定安县政府的土地行政登记行为。本案当事人在申请再审期间争议的焦点有三:一是定安县政府将涉案土地登记给吴圣东(吴启华的曾用名)的权利来源证据是否充分;二是定安县政府颁证程序是否合法;三是定安县政府、定安县新竹镇人民政府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九条的规定。

关于定安县政府将涉案土地登记给吴圣东的权利来源证据是否充分的问题。定安县新竹镇人民政府于2000年出具《土地来源证明书》,证明案涉土地于1985年统一规划安排给吴圣东作为宅基地,此宗土地权属界址清楚,四至界限分明,四邻无异议。该证明书存于政府档案中,且符合当时的法律和政策规定,与吴崇坚提供的2013年的证人证言和2014年当地村委会的证明等证据的证明力相比,该证明书的证明力较强。吴崇坚作为吴圣东的儿子,在案涉土地上经营汽油生意,并不能否认吴圣东拥有涉案土地合法使用权。故吴圣东申请涉案土地登记的土地权利来源清楚,定安县政府据此认定吴圣东是涉案土地使用权人并无不当。

关于颁证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吴崇坚认为涉案地籍调查表中部分指界人的签名虚假,但其在原审中未申请对上述签名的真实性进行鉴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一条规定:“对需要鉴定的事项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无正当理由不提出鉴定申请、不预交鉴定费用或者拒不提供相关材料,致使对案件争议的事实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予以认定的,应当对该事实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吴崇坚在申请再审期间才向本院提出鉴定申请,超过了举证期限,依据上述规定,本院对其鉴定申请不予准许,吴崇坚应对该事实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吴圣东作为“申请个人”在《海南省城镇土地登记申请审批表》首页签名按手印,该表中还包含了吴圣东的《申报表》,故吴崇坚认为涉案土地登记材料中没有吴圣东申请书的主张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支持。作为部门规范性文件的《国家土地管理局土地登记规则》第十条规定:“土地登记申请者申请土地使用权、所有权和土地他项权利登记,必须向土地管理部门提交下列文件资料:(一)土地登记申请书;(二)单位、法定代表人证明,个人身份证明或者户籍证明;(三)土地权属来源证明;(四)地上附着物权属证明”。本案中,虽然定安县政府提供的申请登记材料中没有上述部门规范性文件中规定的地上附着物权属证明和吴圣东身份证明或者户籍证明,亦无《新竹镇土地管理所公告》已公示的证据,但定安县政府按照当时的违法用地清理文件,根据吴圣东的申请和定安县新竹镇人民政府出具的《土地来源证明书》,履行了土地管理部门审核、公告、地籍调查等程序,故上述登记材料不齐备的瑕疵不足以否定涉案土地使用权证的合法性。

关于定安县两级人民政府是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九条规定的问题。本院认为,涉案土地的规划和使用始于198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施行之前,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依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定安县新竹镇人民政府当时对土地的规划安排行为,不适用之后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1990年施行)的规定。故吴崇坚认为定安县两级人民政府违反上述法律、法规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吴崇坚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吴崇坚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于 泓

审判员 汪治平

审判员 刘 敏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郑波

书记员 余逸纯

附:本裁定适用的相关法律依据

1.《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

第九十一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

(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未经质证或者系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

(五)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六)原判决、裁定遗漏诉讼请求的;

(七)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八)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七十四条人民法院接到当事人的再审申请后,经审查,符合再审条件的,应当立案并及时通知各方当事人;不符合再审条件的,予以驳回。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