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合浦县西场镇龙生养殖有限公司再审行政裁定书

2021-08-02 16:16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行申165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起诉人、二审上诉人):合浦县西场镇龙生养殖有限公司。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合浦县西场镇。

法定代表人:裴宏昌。

再审申请人合浦县西场镇龙生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生公司)因行政不作为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北海中院)(2015)北立登字第142号、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西高院)(2015)桂立行终字第126号行政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本案原由龙生公司向北海中院起诉称,2008年1月,龙生公司位于合浦县西场镇官井村委会大漏地养殖场水井遭不法分子投毒,各项直接损失约50万余元。龙生公司依法向公安机关报案,但公安机关多方推脱,怠于行使职责,一直未予立案侦查。北海市公安局是犯罪所在地的司法管辖机关,有义务对本辖区范围内的犯罪案件立案侦查,其对龙生公司的报案不予立案,属典型的行政不作为。龙生公司向合浦县人民政府、北海市人民政府等多部门反映,均没有答复,亦属典型的行政不作为。故提起本案诉讼,请求:一、判令合浦县人民政府即时纠正不作为的违法行为,指令、督促公安机关对破坏生产经营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二、判令北海市人民政府即时纠正不作为的违法行为,指令、督促公安机关对破坏生产经营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三、判令北海市公安局即时纠正不作为的违法行为,对被投毒的蒸酒水井、降温池、洒喷池、蒸酒工具等破坏生产经营的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四、撤销合浦县公安局、北海市公安局作出违法决定的行为。五、请求法院主持重新对被投毒水井作司法鉴定。

一审认为:龙生公司系因北海市公安局对涉嫌犯罪的行为没有立案侦查且向政府多部门反映无果而提起本案行政诉讼,但公安机关对涉嫌犯罪的行为进行立案侦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刑事诉讼法)授予公安机关的刑事司法职责,属于刑事司法行为,不是行政行为,龙生公司诉请公安机关对涉嫌犯罪的行为立案侦查,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所规定的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故对本案不予立案。二审裁定对此予以维持。

龙生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广西高院(2015)桂立行终字第126号、北海中院(2015)北立登字第142号行政裁定,改判或发回原审重审;判令北海市公安局对被投毒水井取水进行司法鉴定。具体理由如下:

(一)一、二审均遗漏了龙生公司的诉讼请求。龙生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共有六项,诉讼请求前两项是请求判令合浦县人民政府、北海市人民政府即时纠正行政不作为违法行为,指令、督促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第三项是判令北海市公安局即时纠正行政不作为的违法行为,受理案件。第四项是请求法院撤销合浦县、北海市公安局作出的违法决定。但两级法院对合浦县人民政府、北海市人民政府违法行为以及要求法院司法鉴定的请求只字未提,显然遗漏了诉讼请求。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六款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再审本案。

(二)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虽然公安机关对涉嫌犯罪行为是否立案侦查以及公安机关对涉嫌犯罪行为应当立案而不立案侦查属刑事诉讼法的调整范围,但是公安机关也属于国家行政机关,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也属于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对公安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行为不应该一律适用刑事诉讼法,排除适用行政诉讼法,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合浦县人民政府,北海市人民政府是国家行政机关,以其为被告的案件是行政诉讼调整范围。对水井被投毒一案立案侦查表面看是刑事诉讼法规定,但实质问题是合浦检察院出具建议书,公安机关不给当事人答复,不出警,不接案,是行政行为范畴。公安机关立案处理行为才是刑事诉讼法规定范围。龙生公司请求一审法院撤销各级公安机关违法决定,但一审法院对此没有作出裁定。根据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关于“人民法院受理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的下列诉讼……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的”以及第二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规定,本案属于行政诉讼法的调整范围。

(三)一、二审裁定主体对象错误,混淆诉讼主体。龙生公司起诉的第一被告是合浦县人民政府,第二被告是北海市人民政府,第三被告是北海市公安局,一、二审为了把整个案件排除在行政诉讼范围,只审查公安机关刑事立案与否问题,回避第一、第二被告的责任。北海市公安局复核等答复违法。公安机关有犯罪不追究,包庇纵容犯罪,是行政不作为的违法行为。北海市公安局与合浦县公安局是上下级关系,层级之间是行政范畴,龙生公司提起行政诉讼,追究的是行政责任,因此一、二审法院混淆了行政与司法关系。

(四)一审违反立案登记制度,有案不立,违反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六项、第十五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之规定。

(五)一、二审审理本案时,均未向龙生公司释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未能正确表达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释明。本案一、二审审理时,法院没有认真审查,没有对当事人予以释明。

本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再审申请人龙生公司起诉所针对的各项行为是否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本案合浦县公安局对龙生公司的控告是否予以立案属于刑事司法范畴。对于公安机关不予刑事立案的行为,控告人不服的,应当遵循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寻求救济。龙生公司亦知晓相应的救济途径并依法向有权处理机关提出了请求,合浦县公安局、北海市公安局也依法作出了复议决定书和复核决定书。龙生公司请求撤销合浦县公安局、北海市公安局作出的有关决定书,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控告人要求有关人民政府督促、指令公安机关对当事人的刑事控告予以立案,并非法定的救济途径,有关人民政府未予督促、指令的,不属于不履行法定行政职责,故龙生公司起诉所针对的合浦县人民政府、北海市人民政府不予督促和指令立案的行为,亦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而龙生公司要求法院主持重新对被投毒水井作司法鉴定的请求同样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因此,一、二审法院对龙生公司的起诉裁定不予立案并无不当,不存在遗漏诉讼请求、适用法律错误及违反立案登记制规定问题。此外,本案龙生公司对其诉讼请求的表达是清楚明确的,不存在需要特别释明的问题。

综上,龙生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四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合浦县西场镇龙生养殖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黄金龙

审判员  刘 敏

审判员  孙祥壮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毛彦

书记员庄素霞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