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儋州市王五镇王五居民委员会与儋州市人民政府再审行政裁定书

2021-08-02 16:19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书

(2015)行监字第89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儋州市王五镇王五居民委员会。

负责人:李明聪。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儋州市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张耕,该市市长。

第三人:儋州市白马井镇旧地村民委员会旧地村民小组。

负责人:曾贯球,该村民小组组长。

再审申请人儋州市王五镇王五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王五居委会)因与被申请人儋州市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儋州市政府)、第三人儋州市白马井镇旧地村民委员会旧地村民小组(以下简旧地村民小组)土地行政登记一案,不服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南高院)(2013)琼行终字第42号行政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本案原由王五居委会于2012年2月向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南二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儋州市政府向旧地村民小组颁发的儋集有(白马井)第11556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以下简称11556号证)。2012年5月13日,海南二中院作出(2012)海南二中行初字第37号行政判决,撤销11556号证。儋州市政府不服,提起上诉。2012年10月19日,海南高院作出(2012)琼行终字第116号行政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12年12月24日,海南二中院作出(2012)海南二中行重字第3号行政判决,驳回王五居委会的诉讼请求。王五居委会不服,提起上诉。2013年5月13日,海南高院作出(2013)琼行终字第42号行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王五居委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第三项向本院申请再审,请求撤销海南高院(2013)琼行终字第42号行政判决书,维持海南二中院(2012)海南二中行初字第37号行政判决。具体理由如下:

(一)原判决对“土地权属来源”认定错误。二审中,王五居委会提供了盖有儋州市林业局公章并说明出处的1992年《海南省儋县王五镇林相图》以及儋州市《行政区域图》。1993年时旧地村尚属于松鸣乡,案涉争议地位于该林相图之内松鸣乡之外。故,该林相图可以证明争议地一直以来就是王五镇的林地。本案二审判决作出约一个月前,王五居委会将盖有儋州市林业局公章的林相图,以及在争议地现场采集到的20年以上的老树头照片两样重要证据交予法庭,然而原判决以林相图未加盖单位的公章、来源不明为由,未予认可;对“老树头照片”只字未提。现申请人再次提供盖有儋州市林业局公章、出处为儋州市林业局档案的《海南省儋县王五镇林相图》,以及盖有儋州市民政局公章、出处为儋州市民政局档案的1993年《儋州市行政区划图》,盖有儋州市国土局王五国土所公章、出处为儋州市王五镇王五国土所的1994年《儋州市王五镇土地利用现状图》,盖有儋州市国土局公章、出处为儋州市国土环境资源局档案室1993年的《王五镇幅土地权属界线图》,以及盖有儋州市王五镇农业服务中心公章的争议地现场采集的20年以上的小叶桉老树头照片。此外,二审判决书第5页第三点认为:“该证权属来源依据是白马井镇政府出具的《关于土地权属来源证明书》。该权属来源证明与儋州市政府地籍调查时土地使用人指界核定的《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相互印证,能够证明该‘颁证地’由旧地村小组实际管理使用。”白马井镇政府从未对该争议地块行使过行政管辖权,其出具的土地来源证明不应当被采信。

(二)11556号证的颁证程序违法。1、争议地位于王五镇,但却在白马井镇进行公告,故该公告根本就不符合要求。2、于2011年7月,儋州市政府向王五居委会颁发儋集有(王五)第15558号《集体土地所有权证》(以下简称15558号证)。为办理该证,2011年3月王五居委会负责人李明聪在15558号证项下的L448《王五居委会与旧地经济社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以下简称L448《核定书》)上签名,该签名确认的是15558号证地块的四至,并不等于承认王五居委会的地块界限到此为止。李明聪的签名并非对本案11556号证所涉地块界线的确认。

(三)2001年、2004年儋州市国土环境资源局多次通知责令旧地村民小组“停止违法毁林开荒”、“保持土地利用耕作现状”。该责令通知证明了双方就案涉土地存在争议。

被申请人儋州市政府未提交意见。

第三人旧地村民小组提交意见称:11556号证项下涉案土地系该村民小组所有。1974年,该组与一位简姓老板即在案涉土地上开办砖厂。1993年,部队在涉案土地建设砖厂时,旧地村民小组从未与王五居委会发生争议,而是和历还经济社有争议。砖厂建成后,部队每年向旧地村小组上交4500元,现还有协议书。1995年砖厂倒闭后,旧地村小组的村民在争议地种植农作物。王五居委会称其没有参加指界,是因为旧地村小组与其之间不存在争议,颁证与王五居委会无关。

本院认为:本案再审申请争议焦点是11556号证的土地权属来源及颁证程序是否违法问题。

一、关于土地权属来源问题。王五居委会提出,案涉争议地位于《海南省儋县王五镇林相图》内,该林相图绘制于1992年,而1993年时旧地村尚属于松鸣乡而非王五镇,故该图可证明争议地系王五镇的林地。林相图固然应当反映林地分布的状况,但是考虑到当地行政区划的调整情况,即使认为争议地位于该林相图内,亦不足以认定争议地归属王五居委会所有。二审判决认为从该林相图中无法得出王五居委会一直管理使用争议地这一待证事实,亦无不当。王五居委会申请再审时提交的《儋州市王五镇土地利用现状图》等地图及老树头照片,同样亦不足以认定争议地归其所有。

白马井镇政府出具土地权属来源证明书时,旧地村民小组属于该镇下辖集体经济组织。乡镇政府为下辖村组就土地登记提供土地权属来源证明,是当时集中办理土地登记的普遍做法。白马井镇政府在辖区调整前是否对争议地块行使过行政管辖权,并不妨碍其就所了解的事实情况出具证明。一审判决认定该权属来源证明与儋州市政府地籍调查时土地使用人指界核定的《土地权属界线核定书》相互印证,能够证明颁证地由旧地村小组实际管理使用,并无不当。

二、关于11556号证的颁证程序。首先,案涉土地证颁发时适用的《土地登记规则》规定,对经土地管理部门审核且认为符合登记要求的宗地予以公告,但并未对公告的地点作出要求。儋州市政府在给旧地村民小组颁发11556号证之前,在该村民小组所隶属的白马井镇进行公告并无不当。王五居委会以儋州市政府未在王五镇进行公告为由主张该颁证程序不合法,本院不予支持。其次,L448《核定书》系在15558号证的颁证过程中明确王五居委会与旧地村民小组相邻土地的界限,该核定书上有五居委会的盖章和其负责人签字。王五居委会关于其负责人的签字并不等于承认该居委会的地块界限到此为止的主张理据不足。

三、根据王五居委会提供的资料,2001年和2004年,儋州市国土环境资源局两次下发通知,责令旧地村民小组在“飞机岭”林地停止违法毁林开荒保持土地利用耕作现状。但是根据儋州市政府于2008年1月2日作出的《关于王五镇王五居委会与白马井镇旧地村委会旧地村民小组土地权属纠纷的处理决定》,本案争议土地与“飞机岭”林地系不同的争议土地。王五居委会以当地国土部门针对“飞机岭”林地发出的通知,主张案涉土地存在争议,与事实不符。

综上,王五居委会提出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的情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四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儋州市王五镇王五居民委员会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黄金龙

审判员  刘 敏

审判员  于 泓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

法官助理陈宏宇

法官助理毛彦

书记员庄素霞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