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黄昌兴杨飞钊等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07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9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黄昌兴。

委托代理人:黄平。

委托代理人:袁开,广东莞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杨飞钊。

一审第三人:高州市长坡建材厂。

一审第三人:广东高州市银江企业集团有限公司。

再审申请人黄昌兴因与被申请人杨飞钊及一审第三人高州市长坡建材厂(以下简称长坡建材厂)、广东高州市银江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粤高法民二终字第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黄昌兴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有法不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案外人或者申请执行人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的,案外人应当就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可见,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应由案外人举证证明其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原判决已经查明杨飞钊未能举证证明其对涉案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案外人杨飞钊的异议主张不能成立,那么就应该依据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案外人就执行标的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判决准许执行该执行标的”之规定,判决准许黄昌兴对案涉执行标的的执行申请。但是,原判决却一方面认定杨飞钊的异议不成立,一方面驳回黄昌兴关于许可执行的诉讼请求,两者自相矛盾,还造成原判决和广东省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茂名中院)作出的(2012)茂中法执外异字第4号裁定对杨飞钊执行异议是否成立的认定相矛盾。二、对本案负有举证责任的杨飞钊据以主张权利的证据互相矛盾,不能证明其对案涉执行标的享有足以对抗法院强制执行的实体权利。杨飞钊提交的2014年1月20日案外人黄燕甫与案外人梁方庆签订的《转让协议书》,不是梁方庆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真实,不应采信。杨飞钊提交的2002年5月8日杨飞钊与案外人黄燕甫签订的《转让石灰厂协议书》系杨飞钊与黄燕甫伪造,不能证明杨飞钊自黄燕甫处合法取得了案涉执行标的。故应认定杨飞钊在本案中的执行异议不成立。三、案涉执行标的属于被执行人长坡建材厂所有,应当判决许可执行。案外人梁方庆2012年10月9日出具的《证明》,证明其在1994年5月2日将执行标的转让给了长坡建材厂。执行标的所占用土地属高州市长坡六村集体所有,该村小组组长李进荣2012年6月2日出具《证明》,证明执行标的所在土地由长坡建材厂征用,并由高州市长坡镇留坑石灰厂使用至今。在茂名中院2014年4月11日对李进荣的调查笔录中,李进荣也证明系长坡建材厂的法定代表人黄统向村集体交付案涉执行标的占用土地租金。上述证据已经形成证据链,可基本证明案涉执行标的属于长坡建材厂所有。综上,请求撤销原判决,改判对(2010)茂中法执指字第6号案件执行标的留坑埂石灰窑厂及附属物许可执行。

本院认为:一、关于原判决是否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

本案系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起因于杨飞钊就茂名中院作出的(2010)茂中法执指字第6号执行裁定提出的执行异议。茂名中院对杨飞钊的异议作出(2012)茂中法执外异字第4号执行裁定,中止执行案涉执行标的理由是:“实际执行措施查控、处置的财产与裁定书指向的标的物明显不符,因为高州县长坡留坑石灰厂的财产不是被执行人所有或可以处分的财产,依法不能强制执行。”可见,该(2012)茂中法执外异字第4号执行裁定不仅是对案外人杨飞钊执行异议申请的裁决,也是该院对自身查控错误的纠正。茂名中院裁定中止对案涉执行标的的执行并非因为案外人杨飞钊对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而是因为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的查控错误。故黄昌兴就该执行裁定不服所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中,原判决不仅要审查案外人杨飞钊是否具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还要审查执行标的是否系被执行人合法可供执行的财产。鉴于此,原判决未依据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三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准予对案涉执行标的的执行,而是在认定执行标的并非被执行人合法可供执行财产的前提下,维持(2012)茂中法执外异字第4号执行裁定关于中止执行的意见,不属于适用法律错误。

二、关于原判决是否存在认定基本事实证据不足的问题

首先,原判决查明,茂名中院作出(2010)茂中法执指字第6号执行裁定、(2010)茂中法执指字第6-3号执行裁定是根据“高州市工商局工商企字(1988)第258号工商登记情况”查明的事实作出“查封被执行人高州市长坡建材厂位于高州市长坡留坑埂的石灰厂一座及附属物”。工商企字(1988)第258号企业申请营业登记注册书载明,1990年7月30日,高州县长坡镇石灰厂变更为长坡建材厂石灰车间,属于长坡建材厂的分支机构,经济性质属集体企业,负责人为黄玲甫,该石灰车间位于长东公路的右侧。2011年,该石灰车间的石灰窑已被拆除。而实际执行查控措施的财产是高州市长坡镇留坑石灰厂,该厂的工商登记信息为:1989年8月9日成立,经济性质属私营企业,营业执照号0105。由此可见,本案实际执行查控的财产与执行裁定所指向的执行标的确有不符。其次,从现有证据看,只能证明案涉执行标的高州市长坡镇留坑石灰厂系1989年由韦元芳、李以光、苏明科三人投资开办,韦元芳、李以光、苏明科三人后将该厂转让给梁方庆。依据黄昌兴提供的梁方庆和高州市长坡六村村民小组组长李进荣的《证明》及茂名中院所作的调查笔录,也只能证明梁方庆后将案涉执行标的高州市长坡镇留坑石灰厂转让给了黄统,而不能进一步证明案涉执行标的属于被执行人长坡建材厂的财产。另外,原判决查明,杨飞钊对案涉执行标的,即高州市长坡镇留坑石灰厂处于占有状态。综上,由于没有充分证据证明案涉执行标的系被执行人长坡建材厂合法可供执行的财产,原判决因此驳回黄昌兴许可继续执行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

综上,黄昌兴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黄昌兴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汪治平

审判员  刘 敏

审判员  李 伟

二〇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法官助理张丽敏

书记员  余嘉惠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