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谢万民张镇漂等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18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146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谢万民。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张镇漂。

一审被告:深圳星华化工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罗湖区嘉宾路国贸大厦2018室。

法定代表人:章鹰龙。

再审申请人谢万民因与被申请人张镇漂、一审被告深圳星华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华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粤高法民一终字第71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原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谢万民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原判决关于“原审法院通知谢万民提交两份证据原件进行司法鉴定。经原审法院说明逾期不提交的法律后果,谢万民无正当理由未在原审法院限定的时间内提交这两份证据”的认定缺乏证据证明,与事实不符,谢万民从未收到过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深圳中院)要求限时提交证据的通知。2、原判决对付款事实的认定不符合事实。谢万民早在1992年就与星华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并支付了全部购房款,有星华公司的收款收据为证,谢万民在所购房屋居住二十多年,至今仍居住在涉案房屋内,谢万民提交的大量证据证明谢万民已合法购得涉案房屋。3、张镇漂在2011年起诉后,并没有向法院申请司法鉴定。目前看到的申请材料只是其在执行异议的听证中提交的。本案是从执行异议延伸到民事一审,最初的鉴定申请是在执行异议审理阶段,张镇漂起诉后没有重新申请鉴定,提交的是之前交到执行异议一案的鉴定申请书,应认定张镇漂在本案没有申请鉴定。

二、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张镇漂起诉谢万民没有法律依据。本案是因执行星华公司而起,谢万民早在1997年就向深圳中院提出异议。深圳中院1998年停止拍卖涉案房产并中止了执行,原债权人当年未在法定时效期间内提出异议,2009年债权转让后新的债权人无权对当年的中止执行提出异议,更不能恢复执行。《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是2008年才实施的,不适用于1998年已提出异议并裁决中止执行的案件。2009年深圳中院恢复执行后,谢万民只是对违法恢复执行提出异议,并不是对执行标的物提出异议。因此,张镇漂对裁定不服的,只能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申请复议。即使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因本案中张镇漂的诉讼请求就是要求撤销原裁定,完全是与原裁定直接有关,张镇漂只能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而不能提起执行异议之诉。2、一审判决错误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证据规则司法解释》)第二条,而原判决引用的是《证据规则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原判决没有明确指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不符合法律规定。一审判决明知有该适用的法律而不用,进一步说明其没有给谢万民下发限期提交的通知。3、张镇漂于2011年9月19日并没有向法院提交起诉状,起诉状的署名是刘志辉,张镇漂本人没有签名,后谢万民又收到一份署名是张镇漂本人签名的起诉状,时间同样是2011年9月19日,深圳中院转给谢万民两份起诉状不符合法律规定。如以后来的起诉状为准,则张镇漂的起诉已超过法定时效,应当驳回其起诉。

三、张镇漂取得债权所提交的证据是伪造的。张镇漂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深圳办事处(以下简称长城资产深圳办)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系伪造的合同,且相关拍卖证明也都是假的,张镇漂并没有参加拍卖。张镇漂不是合法的债权人,其不具有作为原告起诉的权利。

综上,原判决认定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撤销原判决,驳回张镇漂的诉讼请求。

张镇漂和星华公司均未提交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一、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是否缺乏证据证明,是否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的规定。

(一)谢万民主张原判决关于“原审法院通知谢万民提交两份证据原件进行司法鉴定。经原审法院说明逾期不提交的法律后果,谢万民无正当理由未在原审法院限定的时间内提交这两份证据”的认定缺乏证据证明,其从未收到过深圳中院要求其限时提交证据的通知。本院认为,深圳中院虽未向谢万民下发正式书面通知,但在一审庭审中已告知其须于庭后七日内向法庭提交购房合同、收款收据等证据的原件,上述内容明确记载于深圳中院一审卷宗庭审笔录中。深圳中院以庭审中告知谢万民相关内容的方式进行通知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二)谢万民主张原判决对付款事实的认定不符合事实,其早在1992年就与星华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并支付了全部购房款,其提交的大量证据证明谢万民已合法购得并占有涉案房屋。本院认为,一是原判决依据《证据规则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认定谢万民主张已支付全部价款缺乏事实依据,于法有据;二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十七条关于“被执行人将其所有的需要办理过户登记的财产出卖给第三人……第三人已经支付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但未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如果第三人对此没有过错,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规定,仅适用于第三人买受财产没有设定抵押的情形。即如果第三人买受的财产设定了抵押,即使第三人已经支付了全部价款并实际占有(甚至已办理了过户登记),也不属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范畴。本案案涉房产为星华公司150万元贷款提供抵押担保的事实,已有深圳中院(1995)深中法经一初字第040号民事判决予以确认,且谢万民对此节事实并不否认,因此,即使谢万民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已支付了全部案涉房产的价款,因该房产上已设定了抵押担保,权利人仍然可以就该抵押物行使抵押权。

(三)深圳中院一审卷宗中附有本案一审期间张镇漂于2012年3月12日提交的司法鉴定申请书,请求对谢万民等提交的购房合同、收款收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及形成时间进行技术鉴定。谢万民关于张镇漂没有在本案提出司法鉴定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因此,谢万民关于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原判决适用法律是否确有错误,是否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的规定。

(一)谢万民主张张镇漂起诉谢万民没有法律依据,深圳中院受理张镇漂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院认为,张镇漂申请执行被执行人星华公司的涉案房屋,案外人谢万民以其为涉案房屋的所有人为由向深圳中院提出异议,深圳中院作出中止执行的裁定。申请执行人张镇漂以案外人谢万民为被告提起执行异议之诉,请求撤销中止执行裁定并继续执行案涉房屋,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关于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的规定。谢万民关于张镇漂提起本案诉讼没有法律依据的主张,于法无据。深圳中院受理本案并无不当。

(二)谢万民主张一审判决错误引用《证据规则司法解释》第二条,而原判决引用的是《证据规则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原判决没有明确指出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认为,一审判决适用《证据规则司法解释》第二条关于“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作为本案的判决依据,并无不当。原判决在“本院认为”部分引用《证据规则司法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目的在于补强说理,并未否定一审判决所适用的法律依据。谢万民以此主张原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不予支持。

(三)刘志辉是张镇漂在本案一审期间的委托代理人,因此由其在起诉状署名并先行向深圳中院提交,并在之后为进一步完善诉讼材料提交由张镇漂本人签字的起诉状,其诉讼行为并无不当。谢万民关于起诉书已过法定时效等再审申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三、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否是伪造的,是否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的规定。

谢万民主张张镇漂取得债权所提交的证据是伪造的,张镇漂不具备本案原告资格。本院认为,本案系申请执行人不服执行程序中人民法院作出的中止执行裁定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其诉权来源于执行程序。深圳中院在执行案件中,依据张镇漂与长城资产深圳办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以及张镇漂的申请,已于2009年7月20日作出(2009)深中法恢执字第715-2号民事裁定,将申请执行人变更为张镇漂。张镇漂不服深圳中院作出的中止执行裁定提起执行异议之诉符合法律规定。谢万民如主张张镇漂与长城资产深圳办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系伪造,张镇漂不是适格申请执行人的,应在执行程序中通过异议程序或者另行诉请《债权转让合同》无效等方式寻求救济。《债权转让合同》并非本案认定事实的范畴,故即使《债权转让合同》系伪造,亦不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规定的事由。

综上,谢万民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谢万民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 敏

审判员 黄金龙

审判员 汪治平

二〇一五年六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王蓓蓓

书记员 何子桃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