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麦赞新蔡月红与李炳东莞市晶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07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288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麦赞新。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致琛,广东元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炳。

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蔡月红。

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东莞市晶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习心中,广东仁之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小敏,广东仁之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第三人:东莞市晶隆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炳,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麦赞新因与被申请人李炳,二审上诉人蔡月红,二审被上诉人东莞市晶和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和公司),一审第三人东莞市晶隆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由东莞市长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更名而来,以下一律称为晶隆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东高院)(2015)粤高法民二终字第1070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原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麦赞新申请再审称,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再审事由,请求再审本案。事实与理由:一、麦赞新与李炳有关股权转让的所有协议已依法解除,李炳和晶和公司依法应将晶隆公司的全部股权返还给麦赞新。2006年8月6日,麦赞新与李炳签订《协议书》一份,麦赞新将晶隆公司的全部股份以1.3亿元转让给李炳。2006年6月14日至2007年7月20日,李炳以银行转账方式向麦赞新支付股权转让款共计3410万元,李炳主张付给案外人的款项未经麦赞新确认,不能在本案中抵扣。因此,李炳仍欠麦赞新股权转让款9590万元。2013年5月8日,麦赞新向李炳发送催收股权转让款的《催告函》并登载于报上。因李炳收到《催告函》后未在规定的时间内履行主要债务,麦赞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向其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行使法定合同解除权。李炳在收到《解除合同通知书》后三个月内没有提出异议,涉案《协议书》等已解除,李炳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将晶隆公司的全部股权返还给麦赞新,故李炳将晶隆公司90%股权过户给晶和公司的行为没有事实基础。二、李炳将晶隆公司的股权转让给晶和公司的对价不合理,存在恶意串通转移财产、侵犯麦赞新合法权益的故意,该股权转让行为违法无效。1、李炳与晶和公司提供的一份2013年11月26日东信评报字〔2013〕1179号《评估报告书》载明,以2013年10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晶隆公司的全部股东权益为7.9亿余元,其中李炳占10%股份、晶和公司占90%股份。按照上述股权比例晶和公司可获得股东权益7.1亿余元,但晶和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就该股权转让行为所支付的对价。由于李炳尚欠付麦赞新9590万元股权转让款,且李炳、晶隆公司与东莞市利成电子实业有限公司、河源市源城区宝源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等有未了诉讼,现李炳将晶隆公司90%股份无偿转让给晶和公司,有恶意串通、逃废债务、转移财产的故意,可能造成李炳无法履行主要债务,损害麦赞新作为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二人利益……”的规定,李炳与晶和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行为违法无效。综上,按照麦赞新与李炳之间的涉案《协议书》已被依法解除的事实或者李炳将晶隆公司90%股份无偿转让给晶和公司行为无效的事实,李炳与晶和公司均负有将晶隆公司全部股份返还给麦赞新的义务。

李炳、蔡月红、晶和公司、晶隆公司未提交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麦赞新不服原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的规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故本案审查的重点是原判决认定李炳将其持有的晶隆公司股权过户给晶和公司的行为有效,是否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本案是否应当再审。

2008年6月4日,广东高院作出(2008)粤高法民二终字第86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86号判决),认定麦赞新与李炳于2006年8月6日签订的《协议书》等合同文件合法有效,并判令麦赞新与蔡月红将其名下晶隆公司股权全部过户给李炳。86号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李炳申请强制执行,2008年12月24日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变更李炳为晶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东。蔡月红不服86号判决,先后向本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及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均未获支持。2015年12月29日,广东高院作出(2013)粤高法民二终字第1069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1069号判决),以麦赞新与蔡月红直至2013年5月才向李炳发出《催告函》和《解除合同通知书》要求解除合同已超过合同解除权行使的合理期限等为由,对麦赞新与蔡月红关于确认涉案《协议书》等合同文件已经解除的主张不予支持。1069号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麦赞新就该案向本院申请再审,亦未获支持。在麦赞新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上述判决法律效力被撤销的情况下,麦赞新关于《协议书》等已解除的主张于法无据,李炳作为晶隆公司股东并持有该公司全部股权合法有据,故李炳将其持有的晶隆公司股权转让给晶和公司,系其对自身合法权利的处分。

关于麦赞新和蔡月红有关李炳在欠其股权转让款9590万元未付的情况下将其名下股权无偿转让给其关联企业晶和公司的主张,一方面,86号判决就麦赞新、李炳、晶隆公司等之间款项往来事实认定如下:2006年8月6日,麦赞新与李炳签订涉案《协议书》约定转让价款为1.3亿元,该转让款应优先扣除此前向李炳借款约1700万元及晶隆公司银行借款约8445万元;2006年6月14日至2007年7月20日,李炳通过多家公司以银行转账方式向麦赞新支付股权转让款共计3634万元;2006年7月27日至2007年3月18日,麦赞新出具多张《收据》或《借据》载明收到李炳现金合计610万元;2007年5月31日至2007年6月11日,李炳以晶隆公司名义向颜屋村委会、大岭山房地产公司支付地价转让款865万元和1254万元,共付款2119万元。另一方面,李炳和晶隆公司就尾款支付情况向广东高院出具的《说明》载明:“关于利成公司、宝源公司支付给晶隆公司的6000万元,是代为偿还晶隆公司的银行贷款6000万元,包含在《协议书》中,故李炳和晶隆公司有意返还给利成公司、宝源公司,甚至在东莞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主动提起诉讼请求解除项目转让合同、返还款项,只是因该两公司向广东高院提起另案诉讼,主张10亿元可得利益赔偿,故只能撤诉,等待广东高院判决。李炳和晶隆公司从未否认该6000万元本金及法定孳息应当予以返还,但由于涉诉,需等案件审结后按照法院判定的本金和利息予以归还”。基于上述情况,在麦赞新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李炳与晶和公司就涉案股权转让存在恶意串通的事实,并且股权转让发生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后果的情况下,原判决认定麦赞新关于李炳向晶和公司转让股权的行为无效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并无不当。故麦赞新以其与李炳签订的《协议书》已解除、李炳向晶和公司转让股权的行为无效等为由申请再审,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麦赞新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 敏

审判员 黄金龙

审判员 李 伟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王蓓蓓

陈宏宇

书记员潘海蓉

附相关法律、司法解释条文: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条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

(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

(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

(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

(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

(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再审申请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审查,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再审;不符合本法规定的,裁定驳回申请。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当事人主张的再审事由不成立,或者当事人申请再审超过法定申请再审期限、超出法定再审事由范围等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和本解释规定的申请再审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