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朱峰华季洁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11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申430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朱峰华。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振宇,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兰琴,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季洁。

再审申请人朱峰华因与被申请人季洁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津民终38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二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朱峰华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朱峰华向季洁借款缺乏证据证明。1.季洁并未提供出借涉案借款的转账凭证,二审判决仅凭《欠款确认书》和《朱峰华欠款表格》认定朱峰华向季洁借款,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2.涉案信托账户中的信托资金归属于信托计划,季洁无权在信托计划清算前以信托资金向他人提供借款,二审判决认定的借贷关系不合法。涉案四个虚拟证券账户的入账时间均早于涉案三个信托计划的终止清算时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第十四条、第十五条、第五十四条等规定以及上述三个信托计划项下《信托合同》关于投资范围的约定,信托计划有效设立后,信托财产即从委托人的其他自有财产中分离出来,成为一项独立运作的财产,仅服务于信托目的,不可单独对外出借。故本案中原审法院直接认定“季洁将1.4亿元分配至四个虚拟证券账户”的事实违反了上述规定,不符合信托交易的惯例。因四个虚拟账户入账时,信托计划尚未终止并清算,季洁主张的借贷法律关系不成立。3.季洁并非华融•邦创融鑫1号、邦创9号信托计划的委托人,无权取得该信托计划项下的受益权,更无权在信托计划终止并清算前将信托资金挪给朱峰华使用,季洁在原审中举证证明其资金来源合法的主张不成立。4.天津首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创公司)、天津邦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创公司)均为季洁实际控制的公司,陈胤为季洁的前夫,魏郁为邦创公司的员工,均与季洁有关联关系,且证人均未出庭,无法核实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其所出具的说明、证人证言,不应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5.季洁所陈述的向朱峰华出借1.4亿元是强行拼凑,无息借给朱峰华炒股明显与事实不符,且不合常理。季洁提供的证据“民生银行对账单”显示,自2015年6月18日至2015年9月2日,邦创公司向邦创9号信托计划账户累计汇入股票增强金高达5602万元;提供的“光大银行对账单”中显示华融•邦创融鑫1号增强金995万元,该两部分增强金追加(补仓)均发生在《欠款确认书》签署日期2016年4月30日之前,且均由邦创公司自行汇入信托计划账户进行补仓。如果季洁所称其已向朱峰华出借1.4亿元为事实,在其实际控制的公司邦创公司面临近7000万元的补仓债务时竟未向“债务人”朱峰华主张还款或要求朱峰华代为补仓,明显不符合常理。该反常行为证明根本就不存在民间借贷,而是委托理财。(二)本案应为委托理财关系,对审理本案需要的主要证据,朱峰华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原审法院调查收集,但原审法院未调查收集,直接认定本案为民间借贷,缺乏事实依据。本案的基础法律关系是,季洁和邦创公司从信托公司取得操作建议权,基于对朱峰华操作技能的信任,将操作建议权委托给朱峰华,由朱峰华代为操作,且朱峰华并非涉案虚拟账户的唯一操作人及控制人,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调取的691951账户明细显示,2015年7月2日,朱峰华被禁止操作,此后其便无法登入该账户进行操作,但该账户仍处于买入卖出股票的状态。但是该操作建议权不是处分权,仅仅是向信托公司发送买卖股票建议指令,由信托公司审核后决定是否采纳,并不存在民间借贷的事实基础,故季洁所主张的基于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产生的《欠款确认书》也必定不真实。朱峰华因客观原因无法调取整个信托计划存续期间的证券交易记录、IP地址、信托计划清算时的证券账户余额等,虽书面申请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调取,但该院并未调取,只是根据季洁的申请,调取了上海蜂虎铭创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杭州恒生网络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开具的证券账户阶段交易证明,影响了事实的查明。朱峰华所申请调取的证据的证明力高于上述证据。(三)二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本案不是民间借贷法律关系,而是朱峰华代为操作证券账户,进行买卖股票而形成的委托理财的法律关系,二审判决据此认定属于借贷纠纷,与事实不符。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的相关规定对基础事实予以认定,而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明知基础事实有误的情况下,仍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适用法律错误。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规定申请再审。

季洁未提交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朱峰华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首创公司、邦创公司出具的账户说明证明,涉案四个账户的使用、受益、管理均由季洁享有。季洁将1.4亿元分配至该四个账户。朱峰华在一审庭审中陈述,69195X和69195X两个账户是朱峰华买入股票的,743660XX、743660XX两个账户是其委托于杰买入股票的。朱峰华实际使用了虚拟证券账户中的资金。2016年4月30日,朱峰华向季洁出具的《朱峰华欠款表格》载明,客户号:6919XX,客户姓名:朱峰华2,未还款:-12001352.16元;客户号:691XX6,客户姓名:朱峰华3,未还款:-17265277.51元;客户号:74366XXX,客户姓名,朱峰华2,未还款:-11483789.28元;客户号:743660XX,客户姓名:朱峰华1,未还款:-18102316.56元,合计未还款58852735.51元。同日,朱峰华向季洁出具的《欠款确认书》载明,出借方:季洁,借款方:朱峰华。借款方向出借方借款总额5885万元,借款利息每月按借款总额的12%支付。借款方同意全部本息于2016年12月31日前一次性还清。此欠款确认书一式两份,双方各持一份。朱峰华并不否认其出具《朱峰华欠款表格》《欠款确认书》的事实,只是抗辩称其为帮助陈胤和季洁应付公司董事会才在上述二文件上签字,陈胤和季洁承诺该二文件不作为确认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的依据,但该抗辩并未得到季洁的认可,朱峰华也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故二审判决认定《朱峰华欠款表格》《欠款确认书》为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并无不当。二审判决根据上述证据,认定朱峰华与季洁之间存在5885万元借款关系,依据充分。朱峰华关于二审判决认定其与季洁之间构成民间借贷关系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错误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由于朱峰华签署的《朱峰华欠款表格》《欠款确认书》已对其与季洁之间的借贷关系作了明确记载,足以认定双方之间存在5885万元借款关系,故朱峰华关于对审理本案需要的主要证据,其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原审法院调查收集,但原审法院未调查收集的再审申请理由亦不成立。

综上,朱峰华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第五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朱峰华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 敏

审判员 高燕竹

审判员 谢爱梅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九日

书记员 武泽龙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