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张新平李明晓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08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20)最高法民申2672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新平。

委托诉讼代理人:蒋志纯,内蒙古新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白荣升,内蒙古新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明晓。

一审第三人:内蒙古立元房地产建设(集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海拉尔东路商业尚都综合楼3楼303室。

法定代表人:郝金庆,该公司总经理。

一审第三人:内蒙古泓森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兴安南路天鹅小区二号楼914号。

法定代表人:刘开云,该公司董事长。

一审第三人:韩利霞。

再审申请人张新平因与被申请人李明晓、一审第三人内蒙古立元房地产建设(集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立元公司)、内蒙古泓森建筑安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泓森公司)、韩丽霞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不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京民终20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张新平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均存在错误。主要理由:1.原审法院在2016年6月29日进行财产保全过程中,因为房屋与土地分属于不同行政部门管理,执行部门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三条“查封地上建筑物的效力及于该地上建筑物使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查封土地使用权的效力及于地上建筑物,但土地使用权与地上建筑物的所有权分属被执行人与他人的除外。地上建筑物和土地使用权的登记机关不是同一机关的,应当分别办理查封登记”的规定分别查封案涉土地和房屋,导致案涉房屋处于无查封状态,对于未查封的房屋可以办理过户登记,可以对抗李明晓的债权主张。案涉房屋未办理过户登记原因并非张新平自身原因所致,且一审法院查封案涉土地并未向立元公司送达,也未采取其它方式予以公示。2.张新平递交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签署时间为2016年6月28日,该合同为制式合同,立元公司与张新平签订该合同时需在网上向呼和浩特市房管局递交现房销售申请,呼和浩特市房管局在网络系统中审核该房屋不存在权利限制的情况下会在网上审核通过,呼和浩特市房管局网上审核通过后会在网上生成电子版《商品房买卖合同》,立元公司此时才能在该局网站上下载该《商品房买卖合同》,《商品房买卖合同》上所体现的时间即为签约时间。3.本案中,张新平提交的2014年交纳使用涉案房屋的物业费等票据足以证明占有案涉房屋并使用的情况,一、二审法院对于张新平所提供的物业费收据真实性予以认可的情况下,认为难以确认张新平于2014年年底已接收了房屋的认定,前后矛盾。4.一、二审判决认为张新平与韩利霞之间以物抵债存在高于正常房屋交易的风险,而且取得物权的风险比正常情况要加大很多。但该风险并不导致以物抵债协议的无效,张新平基于有效的以物抵债协议取得案涉房屋的物权期待权依法应当保护。5.关于案涉房屋未办理过户完全非因张新平的原因,根据泓森公司及立元公司陈述,系由于泓森公司无法及时缴税并出具发票,在发票开出后办理过户登记过程中,因呼和浩特市不动产登记中心2017年1月才开始办公,一审法院查封案涉土地及房屋导致无法办理房屋所有权证书。作为普通的民事主体,法律不应要求张新平具有同法律专业人士一样的注意义务或者权利意识,其作为买受人不能当然的因为未立即主张相关权利而受到责难。张新平通过一个合法有效的合同取得不动产并实现了对不动产占有、使用以及收益的权能,其自然地认为该不动产已“归其所有”,办理过户登记不影响其实现不动产物权权能,因此,站在普通民事主体的角度来讲,办理过户登记就显得不是那么迫切,故申请人签订合同后的一个合理期间内未办理过户登记,不应当视为消极不行使登记权利。综上,张新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申请再审。

立元公司提交意见称,张新平对案涉执行标的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同意其再审请求及理由。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八条规定,张新平就案涉房屋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

一、关于土地查封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查封地上建筑物的效力及于该地上建筑物使用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查封土地使用权的效力及于地上建筑物,但土地使用权与地上建筑物的所有权分属被执行人与他人的除外。”依据上述规定,一审法院于2016年6月29日查封了立元公司名下的土地使用权,该查封效力及于案涉房屋,查封时间应从2016年6月29日起算。二审判决认定未分别办理查封登记不影响查封效力,并无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八条第二项规定,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依法裁定、决定查封或者以其他形式限制房地产权利的,不得转让。张新平关于案涉房屋处于无查封状态,对于未查封的房屋可以办理过户登记,可以对抗李明晓债权的再审申请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二、关于案涉用以主张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的性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案涉房屋登记在立元公司名下,并未发生物权变动效力,张新平对案涉房屋享有的民事权益系由其本人、韩利霞、泓森公司、立元公司等多方主体通过分别签订以物抵债合同等方式,经过多次抵顶债权而来。据此,张新平与立元公司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债权的清偿,与通常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存在区别。综上,一、二审法院认定张新平对案涉房产只享有债权请求权而非物权请求权并无不当。

三、关于在人民法院查封之前是否合法占有该不动产。根据一、二审举证质证情况,张新平不能提交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已经合法占有案涉房屋,其提交的数份证据之间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一、二审法院不予采信,并无不当。

四、关于未办理过户登记的原因。人民法院查封前,案外人与出卖人已经共同向不动产登记机构提交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申请且经登记机构受理,或者案外人因办理所有权转移登记与出卖人发生纠纷并已起诉或者申请仲裁,或者有其他合理客观理由的,可以认定为“非因案外人自身原因”。张新平对于案涉房屋的权益是其通过多次抵债协议而取得,案涉数个以物抵债债权人均未就案涉房产办理过户登记,张新平理应明知此种交易方式存在较大交易风险,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张新平在案涉房屋长期未能办理过户的情况下采取了有效措施主张权利,其在申请再审书中亦提及“办理过户登记就显得不是那么迫切”。一、二审法院认定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案涉房屋未办理过户非因自身原因造成,亦无不当。

综上,张新平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张新平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刘敏

审判员  万挺

审判员  于蒙

二〇二〇年六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王永明

书记员赵雅丽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