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吴文喜借款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6:09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1849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上诉人):吴文喜,男,1956年6月14日出生,汉族,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冯红,北京观韬(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平南县大新供销合作社,住所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大新镇大新街。

法定代表人:陈国文,该合作社主任。

再审申请人吴文喜因与被申请人平南县大新供销合作社(以下简称大新供销社)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4)桂民二终字第1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吴文喜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对《关于平南县大新供销合作社与吴文喜购销烟叶经济纠纷的司法审计鉴定报告》(以下简称审计鉴定报告)的鉴定结论不予采信,认定事实不清,导致判决错误。该审计鉴定报告内容包括:(一)对大新供销社出资联营收烟款5226917.85元共11单凭证进行审计:1.1996年11月15日借20万元;2.1997年1月6日借20万元;3.1997年2月14日借20万元;4.1997年3月1日借100万元;5.1997年3月10日借1376917.85元;6.1997年3月13日借178000元;7.1997年3月15日借10万元;8.1997年4月10日借1142000元;9.1997年5月21日借13万元;10.1997年5月27日借50万元;11.1998年2月5日借20万元。(二)对上述投资凭证审计后查明,大新供销社总投资款中,由该社职工领出投资款有:汤炳生领3007844.81元,胡北任领200000元。吴文喜主张,其从大新供销社实际借款收烟1398000元,余下部分还在大新供销社账上没有支出依据。(三)对吴文喜汇到大新供销社账户联营投资款4934087.74元和支付其他费用及利息2574626.53元进行审计。吴文喜认为,其投资款4934087.74元,领出支付烟叶款4339474.83元后,实际余下投资款,存在大新供销社帐上还有594612.91元;大新供销社财会造假帐扩大其投资款,用重复计息办法冒领投资款3207844.81元,利息1903553.98元。吴文喜主张,该审计鉴定报告是由一审法院委托具有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鉴定程序合法,鉴定也均有吴文喜和大新供销社提供的材料原件作为依据,审计结果经吴文喜、大新供销社双方签字确认。一审法院并未有足够的理由能够推翻该鉴定结论,即使不认可,也只能委托专门机构重新鉴定,而不是直接否定。二、原判决对重要证据未经查实,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导致错误判决。一审法院错误采纳伪造的《财产抵押书》中的内容,是不负责任的重大错误。三、原判决认定“对于烟叶损失,双方原协议约定烟叶的保管义务是由吴文喜负责,吴文喜未能提供证据证实其将烟叶交由大新供销社保管,因此,对吴文喜主张大新供销社赔偿烟叶损失5840130.26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是错误的。吴文喜同大新供销社合伙收购烟叶的所有帐目,甲、乙双方还没清算,广西壮族自治区平南县人民法院作出(2002)平民初字第795-863号民事判决,判决“由吴文喜偿还大新供销社投资款3027402.89元”、“合伙期间存放在大新供销社大黎仓库的烟叶和未收回的货款归吴文喜所有”。后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贵港中院)以平南县人民法院超标的审理案件为由,裁定撤销(2002)平民初字第795-863号民事判决,由贵港中院提审。庭审后大新供销社催吴文喜还款,因本案还在审理之中,同时吴文喜不具备烟叶购销结算的资质,不能经营烟叶,后来大新供销社强行接管存放大黎仓库约5000担烟叶,并通过有关渠道将存放烟叶销售一空,造成吴文喜损失5840130.26元。虽然(2002)平民初字第795-863号民事判决已被撤销,但前述判决查明的证据足以证明联营期间存放在大新供销社大黎仓库烟叶的事实。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三、四项之规定,请求再审本案。

本院经审查认为,一、吴文喜申请再审称原判决未采信审计鉴定报告,事实认定不清。审计鉴定报告是鉴定人针对案件专门问题所提供的意见,在双方对数额有异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应结合案件性质及全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认定。(一)关于吴文喜从大新供销社借款数额的认定。原判决和审计鉴定报告关于借款数额认定的区别主要有两个部分:1.大新供销社职工汤炳生、胡北任从大新供销社领取的款项。根据吴文喜或其代理人吴文林所签写的《抵押担保合同》、《领(借)款单》,吴文喜对汤炳生、胡北任从大新供销社领取款项购买烟叶的事实是明知的,对汤炳生、胡北任的领款行为由其承担法律后果也是认可的。本案二审期间,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次组织吴文喜、大新供销社对审计鉴定报告中双方有争议的借款数额部分进行了逐一核对,吴文喜对汤炳生领款1130000元、1376917.85元、500000元和胡北任领款200000元均予以认可,只是辩称这些钱款其没有真正领到,而是直接用来收烟了,不应算其借款。鉴于吴文喜与大新供销社之间签订的数份《烟叶购销联营协议》及《抵押担保合同》已证明双方所购烟叶均属吴文喜所有,因此,只要吴文喜认可相关款项用于购买烟叶,并且签字承认借款,即可认定该部分款项为吴文喜借款数额。2.吴文喜于1997年4月10日从大新供销社借支的1142000元。该1142000元有吴文喜签字确认的《领(借)款单》、《抵押担保借款合同》证实,并且在一审庭审过程中,吴文喜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明确表示对上述单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只是辩称这些钱款是用来收烟了,并且其中有124245.74元是直接抵扣之前借款的利息。原判决据此将该部分款项认定为吴文喜借款,并将124245.74元认定为吴文喜支付的利息,并无不当。除上述两部分款项系原审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予以查明以外,其他借款款项在审计鉴定报告中均单证、手续齐全,并且在一、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并无异议,因此吴文喜申请再审称原判决认定的部分借款款项没有支出依据,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二)关于吴文喜向大新供销社汇入的投资款、支付其他费用及利息款与其从大新供销社领出款项的关系。1.原判决和审计鉴定报告关于上述款项认定的区别主要在于以下两部分领出款:(1)吴文喜在1997年9月4日的领款1099983.2元。虽然该款项在审计鉴定报告中并未出现,但该款项有吴文喜签字确认的《领(借)款单》证实,并且在一审期间,贵港中院组织询问,核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吴文喜认可签字,并辩称“这笔是划来收烟……至于这些钱这么零碎,就是因为用来收烟。”因此,该部分款项认定为吴文喜领款数额正确。(2)吴文喜在1997年10月16日的领款585362.02元。虽然审计鉴定报告认为该笔款项“被告不确认,因未入账,付款单证、手续不全”而不予确认,但在本案二审期间,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专门组织吴文喜和大新供销社进行质证,吴文喜明确表示“这个585362.02元我确认”,并辩称该款项为其投资款。因此,该部分款项应认定为吴文喜领款数额。故吴文喜申请再审称根据审计鉴定报告其领出支付烟叶款为4339474.83元,该主张与事实不符,原判决认定5547930.22元正确。2.根据一、二审查明事实,吴文喜向大新供销社汇入的投资款为4934087.74元,其签字领出的数额为5547930.22元,因此,吴文喜关于“实际余下投资款,存在大新供销社帐上还有594612.91元”的主张,不能成立。3.吴文喜申请再审称审计鉴定报告的结论为大新供销社财会造假帐扩大其投资款,用重复计息办法冒领其投资款,该主张与审计鉴定报告结论不符,且无证据证实,亦不能成立。综上,一、二审法院综合全案证据及双方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证情况,对本案事实进行综合认定,并无不当。

二、吴文喜申请再审称原判决错误采纳了伪造的《财产抵押书》中的内容。本案一审判决在本院认为部分载明“对《财产抵押书》……不予采信”,吴文喜该主张与原判决认定的事实明显不符,不予支持。

三、吴文喜申请再审主张大新供销社强行接管其存放在大黎仓库的约5000担烟叶,并通过有关渠道将吴文喜存放烟叶销售一空,造成吴文喜损失5840130.26元。本院认为,吴文喜在一、二审期间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大新供销社强行接管了其存放在大黎仓库的烟叶,亦未提供证据证明烟叶数量及大新供销社将存放烟叶销售一空,原判决根据举证证明责任承担规则驳回吴文喜要求大新供销社赔偿其烟叶损失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

综上,吴文喜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三、四项的规定。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吴文喜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李 伟

审判员 刘 敏

审判员 汪治平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胡瑜

书记员赵钊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