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韩凤林杨培园等与韩凤林杨培园等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5:38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89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韩凤林。

委托代理人:王世军,黑龙江美盛泰富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孙素婷。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杨培园。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张义南,系杨培园之夫。

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张永生。

委托代理人:孙巧弟。

再审申请人韩凤林因与被申请人杨培园、张义南及一审被告、反诉原告、二审上诉人张永生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黑高商终字第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韩凤林申请再审称:1.本案所涉买卖合同因主要标的物厂房为违法建筑,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的通知》第7条“当事人请求确认违法建筑权利及归属的,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驳回起诉”的规定,法院应驳回杨培园、张义南的诉讼请求。现两审法院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认定合同有效,适用法律错误;本案应根据该条第二款进行判决,韩凤林愿意承担违约责任。2.香坊农场不同意土地承包权的转包,两审法院判决流转该承包权,属违法判决。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申请再审。

杨培园、张义南提交书面意见认为:1.本案原诉讼请求并非是确认违法建筑的权利与归属,而是请求履行合同,韩凤林关于本案合同无效所引用的法律条款并不正确。2.韩凤林认可自己应该承担违约责任,但根据法律规定,承担违约责任的前提是合同有效,故韩凤林的诉请前后矛盾。综上,请求驳回韩凤林的再审申请。

张永生提交书面意见认为:是自己在土地上盖厂房,并部分出租给韩凤林经营冷饮厂,其不知道韩凤林转包土地承包权的事,也不同意韩凤林买卖其厂房,所以主张韩凤林与杨培园的买卖合同无效。

针对再审申请人韩凤林提出的再审申请事由和杨培园、张义南提交的书面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案涉工厂厂房的买卖是否有效;(二)一、二审法院判决杨培园、张义南自行办理土地承包变更手续是否正确。

(一)案涉工厂厂房的买卖应为有效。根据《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一款“当事人一方以出卖人在缔约时对标的物没有所有权或者处分权为由主张合同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的规定,双方在缔结《买卖工厂协议书》时,韩凤林和杨培园、张义南对案涉工厂厂房和土地的性质和用途是明知的。同时双方在《买卖工厂协议书》和《补充协议书》中约定,韩凤林、张永生需要协助杨培园、张义南办理土地承包变更手续,即双方买卖工厂厂房和变更后续土地承包权的意思表示是清楚的,也是双方当事人自愿平等协商的结果,并不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韩凤林以案涉《买卖工厂协议书》中的厂房系违法建筑为由,主张该协议书无效,但杨培园、张义南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的情况下,有权要求继续履行双方签订的买卖协议,而所涉工厂厂房是否系违法建筑,并不影响双方在意思自治基础上对厂房进行的买卖。至于韩凤林在再审事由中提出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的通知》第7条规定:“当事人请求确认违法建筑权利及归属的,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驳回起诉”的问题。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此项规定是针对当事人请求对违法建筑所有权的确认,由于确认建筑物或构筑物的性质并非法院民事审判的职能,因此法院不予受理此类确权诉讼,这与本案所涉工厂厂房的买卖并非同一法律性质的问题。综上,韩凤林的该项事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一、二审法院判决杨培园、张义南自行办理土地承包变更手续并无不当。第一,双方签订的《买卖工厂协议书》并未直接将土地承包权作为标的物之一进行出售,而是对土地承包权如何变更进行了约定,这一约定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杨培园、张义南亦明知其需对办理土地承包变更手续承担相应的风险和责任。而香坊农场是否同意变更土地承包人,并不影响一、二审法院判决杨培园、张义南在获得土地承包合同书原件后自行前往香坊农场办理变更手续。为维护正常的交易秩序,遵循自愿、诚实信用的原则,一、二审法院判决杨培园、张义南自行办理土地承包变更手续并无不当。当然,这并不妨碍香坊农场享有的是否同意变更土地承包人的权利。第二,韩凤林在再审申请事由中以《买卖合同司法解释》第三条第二款“出卖人因未取得所有权或者处分权致使标的物所有权不能转移,买受人要求出卖人承担违约责任或者要求解除合同并主张损害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为由,主张自己应当承担违约责任或解除合同赔偿损失,但此条规定,是指在出卖人违约的情况下,买受人享有的权利。即在本案中是否要求韩凤林承担违约责任,是杨培园、张义南作为买受人的权利,与韩凤林无关,在杨培园、张义南没有提出的情况下,韩凤林自己主动要求承担违约责任,于法无据,于理不通,其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另外,张永生在书面意见中提出,厂房是由其所盖,其对于韩凤林买卖厂房、转包土地并不知情也不同意。但一、二审法院和本院查明的事实不能支持其主张:1.2010年5月4日张永生与杨培园签有《补充协议书》,从该份协议书可知,张永生对于上述情况是知情的。2.在2014年6月24日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第一次庭审中,张永生与韩凤林明确陈述厂房是由韩凤林所盖。综上,张永生的陈述前后不一,故其该项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再审申请人韩凤林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韩凤林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郑学林

审判员  李明义

审判员  张志弘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法官助理原楠楠

书记员  陈中原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