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赵忠礼与沈阳市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5:00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2725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沈阳市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成勇,该公司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李国柱,辽宁晟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庆阳,辽宁仁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赵忠礼。

委托代理人:刘丽丽,辽宁江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闯,辽宁江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沈阳市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泰公司)因与被申请人赵忠礼房屋拆迁安置补偿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辽民一终字第0029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和泰公司向本院申请再审称:(一)有新证据证明和泰公司已经交付了协议约定的市场,不应继续承担违约责任。和泰公司在两审诉讼后搜寻到新证据《协议书》,记载和泰公司于2012年10月26日已经将拟建的市场交付给沈阳市于洪区北李官村工商联合公司,该公司代表的是北李官村,赵忠礼在拆迁前系租赁北李官村的土地进行违法建筑,并不享有土地使用权,因行政诉讼确认强制拆迁违法,和泰公司在政府的要求下与赵忠礼签订了案涉《拆迁协议书》,和泰公司将拟建市场交付给北李官村的行为已经履行了协议书,市场不能使用的原因是同块土地上仍有其他企业未能拆迁,因此不能获得规划许可等各类证书,该责任在于政府,而非和泰公司,和泰公司不应承担违约责任。(二)二审法院认定和泰公司违约,并按照《沈阳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第49条的规定,以50元每平方米每月的标准判令和泰公司承担违约金,属于适用法律错误。该条款规定的是停产停业期间职工的补助,而非违约条款。综上,和泰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赵忠礼提交书面意见称:(一)双方之间的《拆迁协议书》合法有效,和泰公司应当依约履行向赵忠礼交付农贸市场的义务。该协议书是在政府的协调下达成的,已经部分履行完毕,双方对协议书的效力均无异议,赵忠礼作为合同一方当事人有权向和泰公司主张权利。(二)和泰公司未按照协议约定的期限向赵忠礼交付农贸市场,应当承担违约责任,赔偿赵忠礼相应损失。赵忠礼主张按照市场租金价格赔偿损失,二审法院按照拆迁安置补偿的相关标准确定损失赔偿标准已经降低了和泰公司的赔偿数额。(三)和泰公司提交的《协议书》并非新证据,不足以推翻一、二审判决。该协议形成于2012年,早在诉讼之前已经存在,而和泰公司在一、二审诉讼中均未提交,已经超过了举证期限。且《协议书》是和泰公司与北李官村签订的,并非与赵忠礼签订,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和泰公司并未将市场交付给赵忠礼。另外,该《协议书》恰能证明案涉市场至今不具备交付条件,也不能使用。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赵忠礼是否应当获得违约赔偿及赔偿金额计算是否正确。

赵忠礼与和泰公司签订的《拆迁协议书》约定,和泰公司应于2010年6月30日前返还赵忠礼北李官农贸市场面积1400平方米。经一、二审庭审及本院再审审查查明,和泰公司至今未向赵忠礼交付案涉1400平方米的农贸市场,和泰公司建成的建筑面积7729.86平方米市场建筑,因部分工程未完成,未进行工程验收,不具备使用功能,现仍处于闲置状态,并未作为农贸市场投入使用。本案系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履行过程中的违约责任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的,应当承担继续履行、采取补救措施或者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和泰公司未能按照双方《拆迁协议书》的约定按期交付农贸市场,显属违约。二审法院在认定和泰公司违约的基础上,判令其承担违约责任赔偿赵忠礼的相应损失,并无不当。至于赔偿损失的计算标准问题,鉴于本案《拆迁协议书》的签订系因政府的强制拆迁产生的安置补偿而引起,二审法院参照《沈阳市城市拆迁管理办法》中对非住宅房屋实行产权置换的补偿标准而非市场租赁价格来确定本案损失赔偿标准,遵循了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有利于平衡双方真实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法律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至于和泰公司提交的《协议书》,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以下简称《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三百八十八条的规定,再审申请人逾期提供的新的证据,需符合下列情形之一,方可以认定逾期提供证据的理由成立:(一)在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存在,因客观原因于庭审结束后才发现的;(二)在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者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三)在原审庭审结束后形成,无法据此另行提起诉讼的。和泰公司再审申请中新提交的证据,不属于上述情形,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法院可以不予采纳,或者采纳但予以训诫、罚款。法院予以采纳的,应当符合《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三百八十七条规定,即能够证明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或者裁判结果错误的证据。而和泰公司提供的证据,从内容来看,是与案外第三人签订的协议,并不涉及与本案另一当事人赵忠礼的权利义务关系。该协议还载明,案涉工程未完成,未进行工程验收,不具备使用功能,显示此工程并不具有使用价值,交付没有实际意义,反而证明了和泰公司没有履行拆迁协议约定的义务,赵忠礼的合法权益也并未得到实现,因此,该证据无法推翻本案一、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及作出的判决结果,不符合《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三百八十七条的规定,不应予以采纳。和泰公司基于此证据主张一、二审判决违约赔偿数额有误,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和泰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六项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沈阳市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郑学林

审判员  高 珂

审判员  董 华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原楠楠

书记员陈中原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