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白福森黑龙江省穆棱林业局与白福森黑龙江省穆棱林业局林业承包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5:22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190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白福森,穆棱林业局老道沟经营所职工。

委托代理人:白福林。

委托代理人:文东明。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黑龙江省穆棱林业局。住所地:黑龙江省穆棱市穆棱镇。

法定代表人:张晓波,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石凤鸣,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发国,黑龙江江昊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白福森因与被申请人黑龙江省穆棱林业局(以下简称穆棱林业局)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黑民一终第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白福森向本院申请再审认为:白福森不应支付土地使用费。白福森占用土地是因穆棱林业局一直未对开荒土地进行验收,穆棱林业局并未向白福森催收过土地使用费,白福森占用土地期间一直在维护开荒成果。其在再审审查期间向本院提供了两组新证据:一是证人证言,证明八名证人在二审中作的是伪证,上述证人并未向白福森催收过土地使用费,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二是《二〇〇一年土地缴费通知单》,证明穆棱林业局下属的老道沟经营所曾经于2001年5月1日向白福森催缴土地使用费,载明了2000年、2001年实际耕种土地面积,并非二审判决认定的1561.5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驳回穆棱林业局的诉讼请求。

穆棱林业局提交书面意见认为:(一)白福森在一、二审中对其于1998年至2005年间占有使用1561.5亩土地进行耕种并收益的事实予以认可,一、二审判决认定该事实并无不当。(二)白福森主张穆棱林业局在一、二审期间提供的向其追讨土地使用费的证人证言系伪造的理由不能成立,白福森提供的证人证言系录音,内容不清,穆棱林业局已经另行对上述证人制作笔录,证人均认可系受到白福森威胁而为其出具证言,该笔录经过公证,证明效力更高。(三)白福森提交的关于穆棱林业局向其追讨2000年、2001年两年土地使用费的通知单,仅能证明穆棱林业局确实向其追讨过土地使用费,但不能推论出白福森没有使用全部的1561.5亩土地,这一事实系其自认的。综上,白福森的再审申请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应予驳回。

本院认为,综合双方当事人的主张和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白福森在开荒完成后未向穆棱林业局交还土地是否构成不当得利;(二)二审判决关于土地使用费的计算是否具有法律依据。

(一)关于白福森在开荒完成后未向穆棱林业局交还土地是否构成不当得利的问题

一、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穆棱林业局下属的老道沟经营所与白福森于1996年6月1日签订了《委托生产承包协议书》,约定由白福森对部分土地进行开荒,经穆棱林业局老道沟经营所验收合格后一次性结算开荒费用。白福森依据该合同的约定于1997年实际开荒完毕,2004年5月,双方当事人对开垦的荒地进行了测量,确认实际开荒面积为1561.5亩。由于穆棱林业局一直未予丈量验收且未支付土地开荒费用,白福森于1998年至2005年之间一直占有并使用(包括自行耕种和出租)上述土地。本院认为,白福森与穆棱林业局之间的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当依约履行。白福森完成开荒后,穆棱林业局一直未予验收丈量土地,违约在先,白福森可以通过诉讼等其他途径索要开荒费用并主张利息损失,但双方之间的合同并未约定白福森可以持续占有甚至耕种、租赁土地取得收益,白福森的行为并非合同赋予的权利,亦无法律依据,其占有、使用土地的行为侵犯了穆棱林业局的土地使用权,给穆棱林业局造成了损失,其从土地中获取的利益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规定的“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的情形,二审法院认定其行为构成不当得利并无不当。至于白福森及穆棱林业局提供的证人证言,内容相互矛盾,证人均未出庭接受质证,且穆棱林业局是否派人对土地使用费进行催收并不影响白福森无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占有使用土地构成不当得利的事实认定,故本院对双方提供的证人证言不予审查及认定。

(二)关于二审判决土地使用费的计算是否具有法律依据的问题

根据一、二审法院庭审查明的事实及本院询问过程中白福森的陈述,白福森于1998年至2005年间一直占有全部开荒土地,并进行部分耕种、部分出租收益,白福森称其耕种、出租土地的收益均用于维护开荒成果。本院认为,1561.5亩土地均在白福森控制之下,且在该土地上持续存在耕种、租赁的情况,足以推定土地使用人从土地中获取了利益。白福森认为维护开荒成果需支付相应费用,应当在索要开荒费用的案件中一并主张,不影响对其在本案中获取不当得利的认定。因白福森自认占有全部的开荒土地,其虽辩称只使用了部分土地,但应当对未使用部分承担举证责任,在其未能证明的情况下,二审法院以其全部占有的土地作为不当得利计算基数,并无不当。至于土地使用费的计算标准,穆棱林业局提供的其与他人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所收取的土地使用费为每年每亩60元,用以佐证白福森无论在土地上自行耕种抑或出租给他人耕种均可按此标准获利,二审法院根据穆棱林业局出具的《关于老道沟经营所职工白福森熟化丰产开荒的调查报告及处理意见》,结合穆棱林业局未予验收丈量土地存在违约行为的情况,认定穆棱林业局给予白福森减免土地使用费标准,按照40元每年每亩计算,较之于一审法院按照通常情况每年每亩60元认定,更有利于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至于白福森提交的《二〇〇一年土地缴费通知单》,本院认为,该缴费通知单在一、二审时即已存在,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关于再审新证据的规定,本院不作为新证据予以审查。即便考虑该缴费通知单的内容,该缴费通知单仅是对白福森占用土地数年中的一年进行催收,并不能否定白福森自认且经一、二审及本院再审查明认定的其在八年间持续占有、使用全部1561.5亩土地的事实,故该缴费通知单不能证明白福森的主张,亦不能推翻二审法院关于土地使用费计算的事实认定,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白福森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项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白福森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郑学林

审判员  张志弘

审判员  董 华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法官助理原楠楠

书记员  陈中原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