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淄博旺达股份有限公司淄博淄川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三人撤销之诉二审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5:04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终60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淄博旺达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黑旺镇。

法定代表人:贾保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国鹏,山东正大至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英宏,山东正大至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淄博淄川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颐泽将军大道209号。

法定代表人:于光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褚文颖,山东方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东淄博恒顺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湖田镇下湖村。

法定代表人:林华情,该公司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淄博正祥物资回收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寨里镇黑旺村。

法定代表人:王家凤,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淄博正晋特钢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寨里镇黑旺村。

法定代表人:董金寿,该公司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淄博晨旭工程机械厂。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寨里镇黑旺村。

法定代表人:张勇,该厂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家凤,男,1973年9月24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长乐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林华情,男,1962年10月12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长乐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春香,男,1971年3月16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长乐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董金寿,男,1967年4月6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长乐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勇,男,1970年1月11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

上诉人淄博旺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旺达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淄博淄川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淄川农商行)、山东淄博恒顺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恒顺公司)、淄博正祥物资回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祥公司)、淄博正晋特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晋公司)、淄博晨旭工程机械厂(以下简称晨旭机械厂)、王家凤、林华情、陈春香、董金寿、张勇第三人撤销之诉一案,不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鲁民撤5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6月1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旺达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鲁民撤5号民事裁定书,指令其他法院审理此案。事实和理由:(一)在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淄商初字第13号民事案件(以下简称第13号案件)审理过程中,旺达公司提交了一份答辩状,申请参加诉讼未获准许。(二)即使旺达公司未申请参加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第13号案件审理,并不存在明显过错。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通常在判决后才能最终确定。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第13号案件审理结果确实没有侵犯旺达公司的合法权益,旺达公司不会成为第13号案件的第三人。且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淄执异字第27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淄川农商行关于优先受偿的异议以及第13号案件承办法官关于案件与旺达公司无关的说法,对于旺达公司的判断是影响巨大的。旺达公司未申请参加第13号民事案件,不存在明显过错,不符合驳回起诉的主观要件。(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认为判决结果与旺达公司有关,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的规定,以遗漏当事人为由发回重审并责令追加。(四)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鲁民终725号民事判决与生效在先的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淄执异字第27号执行裁定矛盾,存在明显错误。2014年4月11日,旺达公司起诉恒顺公司,并于2014年4月14日申请查封恒顺公司仓库内部分财产。2014年7月22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淄商初字第119号判决。在旺达公司申请执行该判决过程中,淄川农商行以“法院查封的恒顺公司名下的成型螺纹钢(约2000吨)系恒顺公司质押给其的质物”为由提出执行异议,被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5)淄执异字第27号执行裁定驳回。该执行异议裁定已生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鲁民终725号民事判决第三项与生效在先的执行异议裁定相矛盾。(五)一审裁定遗漏诉讼费用承担问题。

淄川农商行、恒顺公司、正祥公司、正晋公司、晨旭机械厂、王家凤、林华情、陈春香、董金寿、张勇未作答辩。

旺达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撤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鲁民终725民事判决第二项、第三项。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五条进一步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是指没有被列为生效判决、裁定、调解书当事人,且无过错或者无明显过错的情形。包括:(一)不知道诉讼而未参加的;(二)申请参加未获准许的;(三)知道诉讼,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参加的;(四)因其他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本案中,旺达公司在第13号案件审理过程中,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2015)淄商初字第13号案件中质权是否有效的抗辩”的书面意见,参加了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3月16日组织的现场勘验,故旺达公司知悉第13号案件的存在,并能够判断案件处理结果同其有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但旺达公司并未请求参与该案诉讼,且未提供证据证实系因客观原因无法参加诉讼,所以本案不属于“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情形,旺达公司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不具备起诉条件。以(2017)鲁民撤5号民事裁定驳回了旺达公司的起诉。

本院查明:在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旺达公司与正晋公司、恒顺公司企业借款纠纷一案诉讼中,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旺达公司的申请,于2014年4月14日查封了正晋公司、恒顺公司相关财产,包括:轧钢生产线三条及配套设备、轧滚300个、航吊共18部、成材下角料600吨、变电设备金属及配电设备、废钢铁约400吨、生产厂房、变电间、办公楼8幢、成型螺纹钢材约2000吨。2014年7月22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淄商初字第119号民事判决,判令正晋公司偿还旺达公司借款本金1450万元及利息,恒顺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4年10月10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旺达公司申请作出(2014)淄执字第226号执行裁定书,查封、扣押、冻结、拍卖、变卖正晋公司、恒顺公司应当履行义务部分的财产。在申请执行过程中,淄川农商行提出执行异议,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淄执异字第27号执行裁定书,认为淄川农商行提供的证据材料不足以证明其对法院查封的标的物享有质权,其要求对质押财产拍卖价款予以优先受偿的主张该院不予支持,故驳回了淄川农商行的执行异议。2016年4月20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淄执字第226-2号执行裁定书,将查封扣押的恒顺公司的螺纹钢、成品废钢、废铁以743万元拍卖给案外人。该笔款项现存放于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在此期间,淄川农商行于2014年12月26日以恒顺公司、正祥公司、正晋公司、晨旭机械厂、王家凤、林华情、陈春香、董金寿、张勇为被告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6年8月17日,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判令正祥公司偿还淄川农商行借款本金2000万元及利息,正晋公司、晨旭机械厂、王家凤、林华情、陈春香、董金寿、张勇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淄川农商行不服,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8日作出(2017)鲁民终725号民事判决,判决主文第二项为撤销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第13号民事判决第三项;判决主文第三项为淄川农商行有权对恒顺公司的质押物以拍卖、变卖的所得价款优先收偿。

另查明,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拍卖的财产主要为顺恒公司的存货,包括螺纹钢4642.43吨、成品废钢废铁1000吨。

本院认为,本案为第三人撤销之诉。根据一审裁定及旺达公司上诉请求,本案争议焦点有二:一是旺达公司是否具备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主体资格。二是旺达公司是否属于因不能归责于自己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情形。

关于旺达公司是否具备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的主体资格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第三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但有证据证明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的部分或者全部内容错误,损害其民事权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民事权益受到损害之日起六个月内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上述所称第三人既包括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也包括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

在第13号案件中,淄川农商行与正祥公司、恒顺公司、正晋公司、晨旭机械厂、王家凤、林华情、陈春香、董金寿、张勇之间的诉讼是基于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动产质押合同》等法律关系而提起,诉讼标的为淄川农商行与正祥公司之间的借款合同关系,及与恒顺公司、正晋公司、晨旭机械厂、王家凤、林华情、陈春香、董金寿、张勇之间的担保合同关系,旺达公司并非上述合同当事人,对淄川农商行与正祥公司、恒顺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诉讼标的不具有独立请求权,不属于该案中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

本院查明,旺达公司对恒顺公司、正晋公司的债权已经生效民事判决确认并进入执行程序,诉讼中法院查封扣押了恒顺公司的螺纹钢、成品废钢、废铁等,并在之后将上述财产进行了拍卖。淄川农商行与正祥公司、恒顺公司、正晋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诉至法院的时间在2014年12月26日,也即旺达公司依据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7月22日作出的(2014)淄商初字第119号生效民事判决,向法院申请执行恒顺公司、正晋公司财产期间。之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8日作出的生效判决,认定淄川农商行对正祥公司、恒顺公司等享有2052.643693万元债权。在此情形下,淄川农商行是否对恒顺公司现存螺纹钢及钢柸享有质权以及该财产处置款的优先受偿权,将对旺达公司申请执行恒顺公司财产产生影响。在当前存放于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的743万元拍卖价款不足以同时清偿旺达公司享有的1464.5万元债权以及淄川农商行享有的2052.643693万元债权的情形下,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鲁民终725号民事判决直接认定“淄川农商行对现存的钢柸和螺纹钢享有质权且对上述财产的处置款享有优先受偿权”,则会对恒顺公司财产的执行及分配顺序产生影响。故淄川农商行与正晋公司、恒顺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诉讼处理结果与旺达公司存在牵连关系,影响旺达公司生效裁判权益的实现。据此,应认定旺达公司与淄川农商行和正祥公司、恒顺公司、正晋公司、晨旭机械厂、王家凤、林华情、陈春香、董金寿、张勇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的处理结果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旺达公司属于有权申请或经法院通知参加淄川农商行与正祥公司、正晋公司、恒顺公司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的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

关于旺达公司是否属于因不能归责于自己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情形问题。

本院认为,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因对诉讼标的没有独立请求权,只能通过案件处理结果判断该案是否与其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第13号案件民事判决中未认定淄川农商行对恒顺公司的钢柸和螺纹钢享有质权,该结果实际上并未对旺达公司执行恒顺公司财产产生影响。旺达公司在向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2015)淄商初字第13号案件中质权是否有效的抗辩”后,未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并无不妥。之后因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17)鲁民终725号民事判决中撤销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认定淄川农商行对恒顺公司的质押物以拍卖、变卖的所得价款优先受偿,使得案件处理结果发生变化,同旺达公司发生了法律上的利害关系。在此情况下,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通知旺达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未通知旺达公司参加诉讼,旺达公司依据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第13号案件判决结果以及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淄执异字第27号关于驳回淄川农商行执行异议的裁定,在不确定自己是否与该案处理结果有法律上利害关系的情况下,未申请以第三人身份参加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诉讼,并无明显过错。故一审法院以旺达公司不属于“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情形驳回其申请,属于适用法律不当,应当予以纠正。

综上,旺达公司提起本案第三人撤销之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的起诉条件,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旺达公司的起诉,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三百三十二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鲁民撤5号民事裁定;

二、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本案。

审判长  郑学林

审判员  杨国香

审判员  宁 晟

二〇一八年八月十日

书记员  胡 玥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