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江苏中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辽阳统一企业有限公司铁岭县圣鑫分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2021-08-02 15:48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201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江苏中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张清,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方贵,男,该公司项目经理。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辽阳统一企业有限公司铁岭县圣鑫分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永丰,该公司董事长。

被申请人(一审第三人,二审被上诉人):铁岭市方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徐永丰,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学勇,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杜晓彤,北京隆安律师事务所沈阳分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江苏中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阳公司)因与被申请人辽阳统一企业有限公司铁岭县圣鑫分公司(以下简称圣鑫公司)、铁岭市方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盛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辽民一终字第2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中阳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原判决未能深入查实圣鑫公司的违约责任。(二)涉案工程钢结构部分原在中阳公司施工合同承包范围之内,由于圣鑫公司违约未能按约定支付工程款,使工程无法进行施工,中阳公司不得已同意将工程中的钢结构制作安装部位分包给第三方施工,圣鑫公司、方盛公司应当给付中阳公司钢结构部分鉴定价款与实际外委工程价款的差价部分。(三)关于窝工损失:一审判决已经认定圣鑫公司违约的事实,那么圣鑫公司就应该承担违约引起的窝工损失,此项损失完全可以通过计算确定,合同约定的工期为2007年10月-2008年6月,由于圣鑫公司的原因导致2009年末工程结束,实际工期拖延了一年半,中阳公司只主张了一年的窝工时间,并计算了人员工资和机器设备费用,应予支持。(四)圣鑫公司、方盛公司应承担欠款之日起的利息,利息应从2009年12月31日开始计取,工程于2009年12月30日完成,而圣鑫公司从开工之日到完工,一直拖欠工程款。

综上,中阳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第十一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方盛公司提交书面意见称:(一)中阳公司申请再审的理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第十一项,但是提出的理由是关于事实问题,并不符合这两项的规定,原审判决并无适用法律错误和遗漏诉讼请求。(二)在执行阶段,双方已经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已经开始分期履行,应当视为中阳公司已经认可并接受了原审判决,不应再申请再审。(三)中阳公司提出的实体问题已经经过了两级法院的审理,查清了本案事实,关于钢结构工程对外委托施工,是经过中阳公司同意的,因此不存在给付差价作为配合费或者预期利润的问题;关于窝工损失计算,中阳公司除自己单方制作的统计表外,并无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关于利息起算时间,中阳公司主张从2009年12月31日计取并无任何事实与法律依据。

圣鑫公司未提交书面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中阳公司应否取得涉案工程钢结构部分差价款的问题;(二)中阳公司主张因窝工造成的损失能否成立;(三)涉案工程款利息起算时间。

(一)关于中阳公司应否取得涉案工程钢结构部分差价款的问题。根据一、二审查明的事实,涉案钢结构制作与安装工程原属于中阳公司承包范围,后中阳公司、圣鑫公司双方协商一致,经中阳公司许可,该工程由第三方施工。圣鑫公司与第三方签订钢结构施工合同,工程价款378万元,另外,经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依据原施工合同图纸结合施工合同约定结算办法确定钢结构造价费用是5925229.12元,中阳公司主张因圣鑫公司的延期支付工程进度款的违约行为导致中阳公司不能完成钢结构施工部分,故应当得到造价差价作为预期利润补偿。本院认为,圣鑫公司延迟支付工程进度款虽在一定程度上存在违约行为,但双方一致同意将钢结构工程进行对外委托施工,对于对外委托施工部分差价款问题,中阳公司事先未予说明,双方也未明确约定,且对外委托系由圣鑫公司直接委托,而非中阳公司进行分包,故圣鑫公司直接将钢结构工程款给付实际施工方,于法有据,中阳公司主张鉴定价款与圣鑫公司实际支出之差价作为预期利润,要求圣鑫公司予以支付的请求,于法无据。二审法院对此节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二)关于中阳公司主张因窝工造成的损失能否成立的问题。中阳公司提交其单方制作打印的统计表,按照工程延期12个月的时间计算人员工资、设备租赁费用。本院认为,涉案工程确实存在工程延期的情况,且圣鑫公司亦认可其延期给付部分工程款,但是工程延期并不必然导致窝工,窝工时间更非工程延期时间,中阳公司主张窝工损失,应当进一步举证证明窝工的事实、具体窝工时间以及窝工产生的实际费用。本案中,中阳公司并未提交窝工签证或监理方的证明等能够证明窝工存在的证据,同时,其提交的窝工损失计算在时间长度和费用明细两方面均具有随意性,缺乏具体合理依据,本院难以采信。二审法院对此节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三)关于涉案工程款利息起算时间的问题。中阳公司主张因工程于2009年12月30日完成,工程款利息应从2009年12月31日计取。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经一、二审法院庭审及本院再审审查查明,该工程至今未予竣工验收,亦未实际使用,中阳公司主张其自2009年12月30日撤出工地,亦未提供任何证据佐证,在无法确定工程交付、价款结算时间的情况下,一、二审法院按照当事人起诉之日确定利息起算点,并无不当。

综上,中阳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第十一项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江苏中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郑学林

审判员  张志弘

审判员  张能宝

二〇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

法官助理原楠楠

书记员陈中原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