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庹希全永清县泉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房地产开发经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8-02 15:53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8)最高法民申286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庹希全,男,1951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住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永清县泉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会昌街86号。

法定代表人:周勇,该公司董事长。

再审申请人庹希全为与被申请人永清县泉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泉城公司)房地产开发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冀民终688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庹希全申请再审称,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冀民终688号民事裁定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第(十三)项规定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再审。其提出的申请再审理由主要是:一、本案与前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冀民一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一终字第211号民事判决没有重合。且庹希全有新的证据推翻前诉判决。二、前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冀民一初字第9号判决酌定赔偿庹希全开发利润损失的40%,仅等于赔偿了融资贷款利息损失1503.3813万元,属于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前诉判决中认定庹希全违约的《通知》和《证明》两份证据是伪造的。三、本案庹希全主张泉城公司应当支付合作开发项目回迁楼6号楼所得利润24720500元,返还土地出让金529.2万元的诉讼请求,均不在前诉的诉讼请求中。其中,24720500元利润是庹希全应该共享获得销售35户房屋的利润,还有8亩地上62户外多建设的18户房屋的分配利润。529.2万元土地出让金是依据新的证据(2015)69号永清县政府通知提出的。四、庹希全已经针对前诉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监督,最高人民检察院已经立案受理。综上,本案与前诉有关联但不构成重复起诉。故提出如下请求:一是改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民一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一终字第211号民事判决有错部分;撤销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号民事裁定、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冀民终688号民事裁定、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冀10民初32号民事裁定。二是依法判令泉城公司给付庹希全回迁楼6号楼所得利润24720500元,并按银行贷款利息支付至付清之日止,或平分房屋给庹希全;与泉城公司平分庹希全缴纳的1512万元土地出让金中政府退还金额70%的部分529.2万元,两项合计为30012500元。三是依法将泉城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勇的经济犯罪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四是赔偿再审造成的损失180万元。五是判令泉城公司承担诉讼费191862元、保全费5000元、财产担保评估费1万元。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审查再审案件应当围绕当事人的再审请求进行。当事人的再审请求也应针对本案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且不能超出案件一审时当事人提出的诉讼请求范围。据此,本案再审审查对象应为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冀10民初32号民事裁定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冀民终688号民事裁定。庹希全再审请求中关于另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冀民一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3)民一终字211号民事判决、(2015)民申字第2号民事裁定中采信的《通知》《证明》等证据系伪造、项目利润分配不公、案件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应当予以改判撤销等主张,不属本案审查范围,本院不予评述。

根据一、二审裁定及庹希全再审请求,本案争议焦点为,本案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冀民一初字第9号案件是否构成重复起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就已经提起诉讼的事项在诉讼过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诉,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构成重复起诉:(一)后诉与前诉的当事人相同;(二)后诉与前诉的诉讼标的相同;(三)后诉与前诉的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根据上述规定,后诉与前诉构成重复起诉,应当具备三个要件:一是当事人相同;二是诉讼标的相同;三是诉讼请求相同或者后诉的诉讼请求实质上否定前诉裁判结果。

前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冀民一初字第9号案件,当事人为庹希全与泉城公司;诉讼标的为双方之间就永清县永清镇西关村城中村改造项目形成的房地产开发经营合同关系;诉讼请求为庹希全请求泉城公司返还18088253元,并赔偿损失100611275元;生效判决最终判令泉城公司返还庹希全投资款18088253元、前期开发支出616816.59元,并赔偿项目开发利益损失14831640元。通过对比,本案当事人及诉讼标的与前诉均相同。在本案中,庹希全提出两项诉讼请求:一是主张给付合作开发回迁楼6号楼所得利润24720500元。二是主张返还其已经缴纳的土地出让金政府退还的部分,即529.2万元。

关于第一项诉请。庹希全提出该利润分配是在2008年8月29日签订的《补充协议书》中作了约定,所涉利润是8亩地上62户外多建设的18户房屋应有的利润。但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2号民事裁定书中已经认定了以下事实:1.因双方在2010年1月29日签订的《协议书》中明确约定“于本协议前所签订的与合作开发项目有关的全部合作开发协议、补充协议、合同终止,且双方互不承担违约责任,互相不予追究违约责任。”故本案不需要区分双方在履行开发40亩土地和建设8亩土地事项上的土地违约责任问题。2.本案双方在前期40亩土地拆迁完成后,因为在8亩土地上建设回迁房问题产生矛盾而中止合作开发活动形成纠纷,案涉项目的后续开发是泉城公司自己投资单独完成。故不论是在40亩土地上建设的项目还是8亩土地上建成的房屋,其收益应该归泉城公司。可见,前诉生效裁判已经对40亩土地和8亩土地上建设项目的利润分配问题进行了审理,庹希全与泉城公司就48亩土地上形成的合作开发权利义务关系已经在前诉中全部解决,庹希全的该项诉请已包括在前诉生效裁判范围之内。

关于第二项诉请。庹希全主张返还其已经缴纳的土地出让金政府退还的部分,即529.2万元。庹希全认为根据永清县人民政府(2015)69号《关于印发永清县城中村、旧城和棚户区改造项目申报审批程序的通知》,西关城中村改造一期工程48亩土地可申请棚户区改造资金,70%用于该项目回迁安置及小区必要的生活配套设备,30%用于县棚户区改造和保障性住房建设。当地政府已经向泉城公司退款1058.4万元,但泉城公司在本案二审中对此予以否认。本院认为,该项诉请实质上仍为案涉48亩土地上投资款、前期开发支出以及利益如何分配问题。如上所述,前诉已就案涉48亩土地上的利益分配问题作出认定,庹希全不得再就案涉48亩土地上的投入返还、利润分配等问题提起新的诉讼。况且其提交的永清县人民政府(2015)69号通知作出时间是2015年6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在此之前已经作出前诉生效判决,对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作出认定,故生效判决之后下发的永清县人民政府(2015)69号通知与庹希全无关。至于庹希全提出已经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请检察监督建议的主张,也与本案无关;请求将泉城公司法定代表人周勇的经济犯罪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的主张,亦非法定的再审理由。

综上,庹希全的起诉构成重复起诉,其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庹希全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郑学林

审判员  杨国香

审判员  周其濛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胡 玥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