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哈尔滨市第六建筑工程公司与黑龙江省龙一房地产开发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2021-08-02 15:38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5)民申字第2846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黑龙江省龙一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农林街46号。

法定代表人:曹凤萍,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劲松,黑龙江龙信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吕茂君,黑龙江龙信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哈尔滨市第六建筑工程公司。住所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黑山街26号。

法定代表人:高世文,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霍建新,公司第四工程处负责人。

再审申请人黑龙江省龙一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一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哈尔滨市第六建筑公司(以下简称六建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黑民终字第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龙一公司申请再审认为: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缺乏证据证明。1.六建公司单方制作的结算报告不应被采信。一、二审认定的结算报告由六建公司单方制作,并且不符合规定要求;该结算报告与结算依据相违背;瑞驰造价咨询公司系六建公司单方委托,其出具的咨询结果不能作为结算依据;六建公司应当承担本案工程量及工程价款的举证责任。2.六建公司应承担后续的维修费用。六建公司一直没有履行后续维修义务,维修费用一直由龙一公司承担,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一条关于“因承包人的过错造成建设工程质量不符合约定,承包人拒绝修理、返工或者改建,发包人请求减少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的规定,龙一公司有权请求减少所应支付的工程款。3.造成本案没有竣工决算的原因在于六建公司,龙一公司不应承担给付工程款及利息的责任。4.地热部分应适用特殊约定每平方米35元的价格进行决算。龙一公司开发的本案争议小区其他施工单位地热部分所采用的取费标准都是按照每平方米35元的价格进行决算,龙一公司与六建公司之间也达成上述约定。综上,龙一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的规定申请再审,请求驳回六建公司的诉讼请求。

六建公司提交书面意见认为:1.六建公司向龙一公司递送了竣工结算文件,龙一公司应当及时给予审签并确定价款,或提出合理修改意见,而龙一公司在2014年1月至6月六建公司起诉时,长达半年时间均未予审核,应当视为放弃了审核权。龙一公司未能对六建公司递送的结算报告提出有理有据的异议,未能举出相反证据进行抗辩,亦未提出对该工程进行鉴定的申请,六建公司递送的结算报告系经双方工程技术人员8个月的努力而完成,应当具有决算效力。2.六建公司提交的结算报告中关于建筑材料定价、定额工日、税费以及水电费的计算,乃至地热部分工程款的计算完全是依照双方之间《补充协议》的约定进行,并不存在龙一公司所称的不符合约定的情况。3.根据相关司法解释以及双方之间合同的约定,龙一公司应当支付延迟给付工程款的利息。4.龙一公司强行进驻使用涉案工程,且未经六建公司同意即委托他人进行维修,六建公司不应承担维修费用。

本院认为,综合双方当事人的主张和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涉案工程款是否应当以六建公司提交的结算报告为准;(二)六建公司应否承担后续的维修费用;(三)龙一公司应否承担本案工程款的利息。

(一)关于涉案工程款是否应当以六建公司提交的工程结算报告为准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条规定:“当事人约定发包人收到竣工结算文件后,在约定期限内不予答复,视为认可竣工结算文件的,按照约定处理。承包人请求按照竣工结算文件结算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龙一公司与六建公司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约定竣工结算方式为“竣工结算为工程竣工后二十四日内承包方上报工程结算书,发包人收后三十日给予审计完毕,结算清扣除保证金。”该约定的表述与上述规定的表述方式不尽相同,双方并未约定若发包方未在三十日内审计、结算的,即应当按照承包方上报的工程结算书进行结算。虽不能当然推定双方应当按照六建公司报送的结算书进行结算,但是本案中,六建公司从2014年1月22日向龙一公司送达工程决算书,龙一公司虽在回复中对部分零星项目的核算提出意见,但并未提出实质性异议,亦未与六建公司进行协商解决。依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以及相关建设工程管理办法对发包方及承包方责任的界定,发包方对承包方提供的竣工结算文件持有异议而又未能与承包方就工程造价协商一致的,应当委托工程造价咨询企业进行竣工结算审核,根据本案查明事实,龙一公司在回复六建公司并退回结算报告后,乃至六建公司提起诉讼后,均未委托咨询企业进行审核,亦未在一、二审中提出进行司法鉴定,龙一公司在二审程序中提交的其于2012年7月4日编制的工程结算报告,并无双方盖章,且亦未能证明该结算报告系经过双方对工程量进行协商而确定,尤需指出的是,该份结算报告并未送交给六建公司,在龙一公司回复六建公司的回函中也未附送甚至提及该份结算报告。相反,六建公司提交的结算报告系其委托有资质的咨询机构依据竣工图、《补充协议》、设计变更、现场签证等历时8个月制作完成,《工程结算编制说明书》中载明了龙一公司参与决算的人员及其联系方式,与龙一公司出具给六建公司的回复中的结算时间、参与人员相吻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从本案查明事实可见,六建公司与龙一公司已经于2012年就工程款结算进行过磋商,确定了工程量及定额项目,六建公司委托咨询企业进行结算评估,制作结算报告提交给龙一公司,已经履行其作为承包方提交结算报告的初步义务,龙一公司认为六建公司提交的结算报告不符合约定或对结算金额不予认可的,应当就结算报告具体内容、项目提出异议及修改意见并与六建公司协商,未能达成一致的,龙一公司应当委托工程造价咨询企业进行竣工结算审核。在发包方与承包方之间,显然承包方对于制作涉及工程款给付问题的工程结算报告更为急迫,《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以及相关建设工程管理办法作出上述规定的本意也是为了保护承包方对于工程款的追索权,限制发包方利用工程结算报告之瑕疵拖延工程款给付时间。在工程已经完工且龙一公司已经实际使用房屋后的长达三年时间里,工程款项仍未结清,六建公司作为承包方已经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审慎、合理地计算了工程款并提交龙一公司审核,而龙一公司作为发包方,未能证明其及时、有效地对工程结算报告进行回复并提出明确而具有可行性的修改意见。在一、二审程序中,龙一公司亦未提出司法鉴定申请,故一、二审法院根据优势证据原则,以六建公司提交的工程结算报告作为计算工程款的依据,并无不当。

至于龙一公司提出的结算报告与结算依据相违背的问题,龙一公司所提异议不具有具体、明确性,亦未能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故其异议不足以构成对结算报告的实质性变更。关于地热部分价格计算问题,龙一公司与六建公司签订的《补充协议》第一条明确约定:“土建和高级装修、电气、水暖执行《2007年黑龙江省建设安装工程费用定额》及哈尔滨市当年结算办法”,因《补充协议》签订在《承诺书》后,故二审法院对水暖工程的结算标准以《补充协议》中双方约定的最终意思表示为准,并无不当。

(二)关于六建公司应否承担后续维修费用的问题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根据本案查明事实,龙一公司在工程尚未组织竣工验收的情况下,擅自将其投入使用。由于龙一公司擅自使用未经竣工验收工程的行为,六建公司无需承担该工程除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以外的维修费用。《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因承包人的过错造成建设工程质量不符合约定,承包人拒绝修理、返工或者改建,发包人请求减少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本案中龙一公司亦未能证明其主张的维修费用系经过与六建公司协商而六建公司拒绝修理所致,故一、二审法院对于其要求扣减工程款的请求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三)关于龙一公司应否承担本案工程款利息的问题

《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十八条规定:“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三)建设工程未交付,工程价款也未结算的,为当事人起诉之日。”本案中,龙一公司实际接收建设工程并投入使用在前,双方签订关于工程款计算方式的《补充协议》在后,且协议约定结算办法由单方造价平方米包干价格改为定额结算,对结算方式进行了实质性变更,故一、二审判决以《补充协议》签订之日起的次日作为利息的起算点正确,龙一公司的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黑龙江省龙一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之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黑龙江省龙一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郑学林

审判员  张志弘

审判员  李明义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法官助理原楠楠

书记员  陈中原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