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吴义军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5-26 10:37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1民终1847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道中77号之一309房。

法定代表人:梁志滨,经理。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义军,男,1966年10月16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段继玲,女,1978年11月26日出生,汉族,住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

以上三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欧壮发,广东君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八戒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原广州八戒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海滨路171号南沙金融大厦11楼1101之一J37。

法定代表人:李新锋,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怡清,该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松,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创富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189号2201房。

管理人: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紫云,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绎凌,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第三人:中山市丰盈燃料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东凤镇东凤大道北69号铂金尊汇公寓4座1104、1106房。

法定代表人:张见良。

原审第三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北京路支行,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中山五路70号101、201、301、401、501房。

负责人:曾广波,该支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凌,该行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孝熙,该行职员。

上诉人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八戒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戒公司)、广东创富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富公司),原审第三人中山市丰盈燃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盈公司)、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北京路支行(以下简称工行北京路支行)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8)粤0104民初217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9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并于2019年11月13日进行第一次庭询。审理期间,因案外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行对案涉《债权转让协议》提起另案撤销权之诉,本院于2020年1月8日作出(2019)粤01民终18475号民事裁定书,中止本案审理。前述另案纠纷经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作出(2019)粤2072民初16243号民事判决并于2021年2月20日发生法律效力。本院恢复本案审理并于2021年3月17日进行第二次庭询。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共同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八戒公司、创富公司的诉讼请求;2.由八戒公司、创富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事实与理由:一、工行××路支行将涉案债权转让给丰盈公司的行为违反了我国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的债权转让行为,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债权转让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效力性强制规定,属于有效转让,是适用法律的错误。根据国务院令第91号《国有资产评估管理办法》第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法》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再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六条的规定,涉案借款属于国有资产,工行××路支行将涉案借款债权转让给丰盈公司之前,没有依法进行资产评估,也没有在依法设立的产权交易场所采用公开竞价的方式进行交易,己违反了我国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债权转让协议》依法应当认定为无效。一审法院认定涉案债权的效力所适用的《中国银行业监督委员会关于商业银行向社会投资者转让贷款债权法律效力有关问题的批复》,属于国务院部门规章,效力阶位层次较前低,当然应以法律和行政法规所规定的内容为准。二、丰盈公司为了逃避中山东凤珠江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中山市分行等单位的追债,在法院已作出生效判决并且部分己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的情况下,擅自与八戒公司串通,将债权以风险分成的方式(无转让价款)恶意转让给八戒公司,属于恶意逃债的行为,依法应当认定为无效。一审法院认为对此应由案外人通过行使撤销权的救济途径解决是片面的。而且,针对丰盈公司以转让债权为目的的恶意逃债行为,惠千村公司已将这一情况告知了其债权人中山市有关银行,相关银行行使撤销权的胜诉率较大,故请二审法院依法中止对本案的审理。三、八戒公司对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的起诉已超过了法定诉讼时效,且吴义军、段继玲的保证责任己免除,八戒公司不能向吴义军、段继玲主张权利,依法应驳回八戒公司的诉讼请求。(一)关于八戒公司提供(2013)粤广广州第099594号、(2013)粤广广州第099592号《公证书》,拟证明其在2013年5月23日向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主张过权利。据该两张EMS快递单可以看出,快递单上面并没有加盖邮政公司的邮戳,不能显示是否邮寄出去以及邮政公司寄出该快递单的时间。也就是说,该两张快递单交给邮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后,没有证据显示邮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已经通过邮政公司邮寄了该两张快递单,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债权人在保证期间以特快专递向保证人发出逾期贷款催收通知书,但缺乏保证人对邮件签收或拒收的证据,能否认定债权人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请示的复函》的规定,认定八戒公司在2013年5月23日向吴义军、段继玲送达《债权转让通知》没有事实依据。(二)涉案借款己在2012年2月24日之前提前到期,此方面有创富公司出具给工行××路支行的《关于代偿担保项目贷款的函》的内容充分证明。创富公司在2012年2月24日之前己多次要求提前还贷,且工行××路支行也在当月的29日从创富公司的保证金账户里扣取了120万元作为提前偿还惠千村公司的涉案贷款,故应认定涉案借款己提前至2012年2月24日之前到期,吴义军、段继玲的保证期间至迟到2014年2月24日止。综上,丰盈公司没有在保证期间向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主张权利,八戒公司对惠千村公司的起诉明显己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吴义军、段继玲的保证责任也己免除。四、工行××路支行与丰盈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明确约定该债权不得再次转让,但丰盈公司在后来违反上述约定,再次将债权转给八戒公司,此举已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依法应当判决认定该转让行为无效。据工行××路支行提供给一审法院的所有资料以及其在庭审的陈述,根本没有工行××路支行同意此债权再次转让的表态。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法发[2009]19号)第九条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如何理解该《会议纪要》若干问题的答复,受让人向企业债务人主张不良债权受让日之后发生的利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判决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向八戒公司计付至债权转让到丰盈公司(2012年11月29日)之后所发生的罚息,是错误的。

被上诉人八戒公司答辩称: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一审判决。一、关于工行××路支行转让债权效力的问题,工行××路支行与丰盈公司签订有债权转让协议;工商银行属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将贷款债权转让给丰盈公司,不违反法律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丰盈公司有权受让涉案债权,且丰盈公司向北京路支行实际支付的转让价款与转让价的债权总额相等,所以不能说明工行××路支行为对涉案的债权进行没有评估、拍卖就有损害合法利益或者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这些问题。二、关于丰盈公司转让涉案的债权有否侵害了第三方利益的问题,首先本案没有证据显示,八戒公司在受让债权与丰盈公司之间存在着恶意串通的行为。其次丰盈公司与八戒公司约定以风险分成的方式转让涉案债权,丰盈公司的转让并非是惠千村公司所说的无偿转让。三、关于保证时效的问题,根据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吴义军和段继玲的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的借款期限届满之次日起两年,即到2014年7月4日,在上述时间节点之前,工行××路支行、丰盈公司均有向吴义军所在的住所地发出债权转让的通知和催收通知。因此,相关证据显示本案债权并未超过保证时效。四、关于再次转让债权问题,工行××路支行与丰盈公司虽然在债权转让协议中约定涉案的债权不得再次进行转让,但是丰盈公司向八戒公司转让涉案债权已是既定事实,并且工商银行在本案当中对八戒公司的诉讼请求也并没有提出异议。五、关于受让债权相关利息、罚息问题,按照人民司法案例选的(2016)浙民终365号案例,其中明确涉及非国有企业债务的金融不良债权发生转让后,受让人要求非国有企业债务人支付债权受让后产生的利息的主张,不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九条规定的限制,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被上诉人创富公司答辩称:一审判决正确,没有其他答辩意见。

原审第三人工行××路支行述称:没有答辩意见。

原审第三人丰盈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及答辩。

八戒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惠千村公司向八戒公司清偿贷款本金4774690.52元及本金偿还完毕之日的利息、罚息、复利(计至2012年11月22日的利息为183541.92元,自2012年11月23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借款合同约定标准计算);2.吴义军、段继玲对惠千村公司的前述各项总款项在最高额保证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创富公司对惠千村公司的前述各项总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4.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共同承担本案受理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年7月5日,工行××路支行与惠千村公司签订编号2011年北银字第120号《小企业借款合同》,约定惠千村公司向工行××路支行借款600万元,用于企业营运资金周转,借款期限一年,自实际提款日起算,借款利率以基准利率加浮动幅度确定,浮动幅度为上浮10%,合同项下借款自实际提款日起按日计息,按月结息,借款到期,利随本清;合同项下逾期罚息利率在原借款利率基础上加收30%确定,对未按时支付的利息按逾期罚息利率计收复利;借款人于2012年3月30日偿还100万元,2012年7月4日偿还500万元,借款人承担因贷款人为实现合同项下债权已付和应付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财产保全费、律师费等;合同项下的所有通知应以书面形式发出,除另有约定外,双方指定合同载明的住所地为通讯及联系地址,合同任何一方拒绝签收或发生其他无法送达的情形,通知方可采取公证或公告方式进行送达等。惠千村公司在合同中记载的住所地址为天河区员村四横路石东酒店4楼自编A45房。

2011年7月5日,吴义军、段继玲与工行××路支行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吴义军、段继玲向工行××路支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主债权为自2011年7月4日至2014年7月4日期间在600万元的最高余额内,工行××路支行与债务人即惠千村公司签订的借款合同等而享有的对债务人的债权,最高额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本金、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汇率损失以及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等),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的借款期限届满之次日起两年。

2011年7月5日,创富公司与工行××路支行签订《保证合同》,约定创富公司向工行××路支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的主债权为工行××路支行依据上述《小企业借款合同》享有的对债务人即惠千村公司的债权,保证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本金、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汇率损失以及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但不限于诉讼费、律师费等),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的借款期限届满之次日起两年。创富公司同时为主合同提供质押担保,质物为创富公司在工行××路支行处开立的保证金账户(开户行:工行工业大道支行,账号:36×××02)内的资金,创富公司同意授权工行××路支行在主债务人未按约定履行主合同项下的还款付息义务时,可直接从保证金账户扣收保证金。

2011年7月7日,工行××路支行向惠千村公司发放了贷款6000000元,借款凭证载明还款日期为2012年7月4日,利率6.941%。

2012年2月24日,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向工行××路支行发出《风险提示书》,提到工行××路支行多次要求提前还贷,担保人创富公司主动向工行××路支行发出《关于代偿担保项目贷款的函》,同意代偿,且其在工行××路支行的保证金账户有足够金额偿还(该项资金属于概率保证金,不存在工行××路支行所说的一笔对应一笔贷款专用一说),故向工行××路支行发出风险提示,请工行××路支行及时扣款,以避免造成工行××路支行贷款损失。工行××路支行工作人员在同日签收了该风险提示书以及创富公司出具的《关于代偿担保项目贷款的函》,该函载明创富公司担保的惠千村公司600万元贷款项目,按工行××路支行要求2012年7月6日到期,故由于工行××路支行要求提前还款但该项目还款资金未到位,故同意在创富公司存在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保证金提取400万元,作为代偿该项目的贷款。

工行××路支行表示其于2012年2月29日从创富公司保证金账户中扣收贷款本金1200000元,于2012年7月4日扣收20000元,于2012年7月5日扣收5308.33元,于2012年9月21日扣收1.15元,剩余本金4774690.52及利息惠千村公司未偿还。

2012年11月29日,工行××路支行与丰盈公司签订编号北支2012债转014号《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工行××路支行将对上述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享有的涉案贷款债权及担保债权转让给丰盈公司,丰盈公司承诺不将本次受让资产再次进行转让,否则对此引起的一切后果由其承担。债权转让清单载明截至2012年11月22日账面本金余额为4774690.52元,账面利息为183541.92元,本息合计4958232.44元。次日,丰盈公司向工行××路支行转账4968172.10元,银行进账凭证备注有“北支2012债转014号”内容。

2013年5月23日,工行××路支行以公证邮寄方式向惠千村公司在借款合同中留存的地址(天河区员村四横路石东酒店4楼自编A045房)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借款人)》,向吴义军、段继玲(地址:广州市越秀区纸行新街6号802房)、创富公司(地址:天河区天河北路189号2201)发出《债权转让通知(担保人)》,告知将涉案债权已转让给丰盈公司,通知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分别向丰盈公司履行还本付息义务和担保责任。

2014年6月6日,丰盈公司通过公证邮寄方式向惠千村公司(地址:天河区员村四横路石东酒店4楼自编A045房)发出《催款函》,要求惠千村公司立即向丰盈公司支付合同项下欠款及利息、罚息等。同日,丰盈公司通过公证邮寄方式向吴义军、段继玲(地址:广州市越秀区纸行新街6号802房)发出《催款函》,要求吴义军、段继玲立即履行连带保证责任,向丰盈公司支付合同项下欠款及利息、罚息等。

2016年6月2日,丰盈公司通过公证邮寄方式向惠千村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员村四横路石东酒店4楼自编A045房)发出《催款函》,要求惠千村公司立即向丰盈公司支付合同项下欠款及利息、罚息等。同日,丰盈公司通过邮寄方式向吴义军、段继玲(地址:广州市越秀区纸行新街6号802房)发出《催款函》,要求吴义军、段继玲立即履行连带保证责任,向丰盈公司支付合同项下欠款及利息、罚息等。就前述邮寄行为,中山市凤翔公证处出具了(2016)粤中凤翔第2222号、2223号公证书,两份公证书的第四段均载明丰盈公司向公证处申请对向广东百川药业有限公司邮寄《催款函》的过程进行证据保全,但第五段载明的邮寄情况为向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寄送《催款函》,而催款函内容提及的均为本案债权。

2017年9月15日,丰盈公司与八戒公司签订编号ZQZR20070003的《债权转让协议》,约定丰盈公司将工行××路支行转让给其的包含本案债权及担保债权在内的债权转让给八戒公司,协议项下债权转让价款为八戒公司受让债权后,通过申请诉讼保全、提起诉讼、申请强制执行等一切合法手段追回的债权现金款项,再扣除因追讨本债权支付相关费用后,剩余部分的50%,原则上费用金额不超过追回金额的20%。

2018年2月7日,丰盈公司和八戒公司在《羊城晚报》刊登了《债权转让通知暨债权催收联合公告》,告知涉案贷款债权及权利已转让给八戒公司,敦促借款人和担保人向八戒公司履行还本付息义务。2018年2月27日,丰盈公司与八戒公司以公证邮寄方式向惠千村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冼村路11号之二保利威庄北塔第9层D38房)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借款人)》,向吴义军、段继玲(地址:广州市越秀区纸行新街6号802房)、创富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189号2201房)发出《债权转让通知》,通知上述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涉案债权转让的事宜。

另查,2018年1月1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粤01破4-1号民事裁定,裁定受理申请人周礼谦对创富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担任创富公司的管理人。2018年11月22日,创富公司管理人向一审法院提交说明,称创富公司于2009年2月以后已不在天河北路189号2201单元营业,两次债权转让通知均没有送达给创富公司。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于2018年6月29日向惠千村公司作出《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提及该局暂未发现工行××路支行采取拍卖等公开形式向社会投资者转让上述不良贷款债权的充足证据材料,该局将就此对该支行采取相应的监管措施,工行××路支行与丰盈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的合同效力问题不属于该局监管职责,建议向有权机关反映或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再查,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于2017年7月4日作出(2017)粤20民终2590号民事判决书,维持了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2072民初6232号民事判决,该案判决债务人中山市天乙铜业有限公司应偿还贷款本金8391655.61元和逾期利息,以及律师费60451元给中山东凤珠江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丰盈公司等公司应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本案中,无案外人就丰盈公司将涉案债权转让给八戒公司的行为提出异议。

2012年4月16日,广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向惠千村公司出具《案件受理告知书》,载明该支队于2012年3月23日受理调查创富公司骗取贷款一案。一审庭审中,惠千村公司表示公安机关当时有一部分企业的贷款没有移送起诉,不涉及刑事犯罪。

一审法院曾于2014年5月28日作出(2013)穗越法刑初字第443号刑事判决书,判决:一、创富公司犯骗取贷款罪,判处罚金人3500万元;……七、继续追缴创富公司的违法所得,发还本案被拖欠贷款的银行(本判项由广州市公安局执行)。因被告人冯粤超等不服,提出上诉。2014年9月10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穗中法刑二终字第424号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上述刑事判决书认定:自2007年开始,创富公司在同案人陈奕标的指使和主导下,利用创富公司有为企业、个人向银行融资贷款提供保证担保资格的便利条件,伙同广州鲁益乐器箱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益公司)等63家企业和个人(小企业主),由创富公司作为借款保证人,以鲁益公司等上述企业、个人的名义向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广发银行(原名广东发展银行)、交通银行、国家开发银行6家银行申请贷款,夸大或虚报用款数额,虚构借款用途,隐瞒全部或大部分借款资金实际交由创富公司使用,上述企业、个人向创富公司收取“资金增值收益”或“投资入股收益”的真相,共骗得上述银行发放的贷款45500万元。鲁益公司等上述企业、个人从银行贷款所得的资金,以“资金增值服务”或“投资入股”的名义全部或部分投入到创富公司所控制的关联公司,由创富公司操纵、使用并负责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上述企业、个人从创富公司处收取增值投入或入股本金11~18%的年收益(该收益包含应付还银行的贷款利息)。2012年初,因资金链断裂,创富公司丧失还款能力,至2012年3月9日案发时止,创富公司伙同上述企业、个人共造成上述银行无法收回贷款本金人民币352533453.50元及相应的利息等。经核查,上述刑事判决书中认定的贷款45500万元,未含本案贷款。

一审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规定,民事案件案由反映案件所涉及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民事案件案由应当依据当事人主张的民事法律关系的性质来确定;当事人起诉的法律关系与实际诉争的法律关系不一致的,人民法院结案时应当根据法庭查明的当事人之间实际存在的法律关系的性质,相应变更案件的案由。本案系八戒公司受让债权后要求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履行借款合同、保证合同相关义务而提起的诉讼,案件诉争标的为借款合同法律关系,而非债权转让人与受让人之间因债权转让合同而产生的法律关系。一审法院在对案件进行实体审理后,已就本案属借款法律关系予以明确。法院在处理管辖权异议的程序事项时,相关民事裁定书中所写案由,未经案件实体审理确定,依法不影响法院对案件进行实体审理后根据案件实际诉争的法律关系的性质作相应变更。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请求法院以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由对本案进行审理,不符合上述规定,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工行××路支行是具有贷款资格的金融机构,有权在其经营范围内向借款人发放商业贷款。工行××路支行提供的《小企业借款合同》和借款凭证,可证实工行××路支行与惠千村公司之间存在借贷合同关系,以及工行××路支行已履行发放贷款的义务。工行××路支行将涉案贷款债权及担保债权转让给丰盈公司,丰盈公司继而转让给八戒公司的事实,有相关债权转让合同为证,一审法院予以确认。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一、债权转让行为的效力问题;二、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应否承担民事法律责任的问题。

关于争议焦点一,具体评析如下:

(一)关于工行××路支行转让涉案债权的行为效力。《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商业银行向社会投资者转让贷款债权法律效力有关问题的批复》(银监办发[2009]24号)第一条规定,对商业银行向社会投资者转让贷款债权没有禁止性规定,转让合同具有合同法上的效力。社会投资者是指金融机构以外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工行××路支行系中国工商银行属下的分支机构,中国工商银行属于股份制商业银行,其将贷款债权转让给丰盈公司不违反法律法规效力性强制规定,丰盈公司有权受让涉案债权;且从丰盈公司向工行××路支行支付的债权转让价款4968172.10元超过债权转让合同中载明的本息合计金额,不能说明工行××路支行未对涉案债权进行评估、拍卖,即有损其合法利益或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辩称工行××路支行转让债权行为无效,缺乏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涉案债权再次转让的问题。工行××路支行与丰盈公司虽然在《债权转让协议》中约定涉案债权不得再次进行转让,但丰盈公司向八戒公司转让涉案债权是事实,工行××路支行在本案中表示对八戒公司的诉讼请求无异议,此表明工行××路支行和丰盈公司已通过其行为变更了涉案债权不得再次转让的约定,故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主张丰盈公司将债权转让给八戒公司的行为无效,理由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三)关于丰盈公司向八戒公司转让涉案债权的效力问题。首先,本案没有证据显示八戒公司在受让债权时与丰盈公司存有恶意串通的行为。其次,《合同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本案中,丰盈公司与八戒公司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协议项下债权转让价款为八戒公司受让债权后,通过申请诉讼保全、提起诉讼、申请强制执行等一切合法手段追回的债权现金款项,再扣除因追讨本债权支付相关费用后,剩余部分的50%,原则上费用金额不超过追回金额的20%。”可见丰盈公司并无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另外,按日常生活经验分析,丰盈公司受让工行××路支行转让的债权属不良债权的可能性大,《债权转让协议》约定的债权转让价款是否当然构成明显不合理的低价,且对丰盈公司的债权人造成损害,从本案现有证据看,不足以印证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所提及的观点;况且对于该问题,我国民事诉讼法已设置了案外人的救济机制,故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认为丰盈公司将债权转让给八戒公司的行为,违反《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四条和《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二)、(三)项的强制性规定,债权转让行为应认定为无效,缺乏事实根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四)关于涉案债权是否赃款的问题。本案《小企业借款合同》已经履行,生效刑事裁判文书并未认定工行××路支行与惠千村公司或创富公司串通,或工行××路支行明知惠千村公司和创富公司签订借款、保证合同的行为目的。工行××路支行作为善意相对方,向借款人提供贷款的意思表示真实,惠千村公司收取贷款后如何安排使用,不影响工行××路支行依据借款合同所享有的债权,该债权不因被创富公司非法占有和挪用而改变性质。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创富公司认为工行××路支行转让的债权款项属于赃款,该债权不能转让和债权转让行为无效,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关于争议焦点二,具体评析如下:

(一)关于工行××路支行收到风险提示的问题。首先,本案的借款担保法律关系在当事人缔约后即告成立并生效,权利义务源于合同约定,借款人的还款义务和担保人的担保义务在其违约后即告产生,不以债务人在借款期间发出风险提示而消灭。其次,贷款人享有基于合同正常履行的期待利益,在合同履行期届满前,借款人和担保人请求提前履行义务,属单方变更合同的行为,贷款人未予允诺并不当然导致债权风险发生转移。再次,从《风险提示书》中提及“不存在工行××路支行所说的一笔对应一笔贷款专用一说”的内容看,说明工行××路支行对保证金账户款项扣划存在一定障碍,对此惠千村公司和创富公司并未举证证明保证金账户在风险提示时符合扣款要求。还有,即使工行××路支行未在借款期内接受创富公司履行担保责任,但借款人惠千村公司亦因继续占有贷款、担保人创富公司亦因保证金账户资金未被划扣而分别享受了资金使用的利益,风险提示行为不免除其还款义务和担保义务;最后,事实上工行××路支行在收到风险提示后的一周内已从创富公司的保证金账户中扣收贷款本金1200000元,不存在工行××路支行怠于实现债权的问题。因此,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以工行××路支行故意不扣款,造成不良贷款,属其主观上故意为之或者实际不作为造成,责任和后果应由工行××路支行承担的抗辩,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债权转让通知问题。我国合同法第八十条规定,债权人转让权利的,应当通知债务人;未经通知,该转让对债务人不发生效力。本案中,工行××路支行、丰盈公司通过公证方式邮寄债权转让通知,不违反法律规定,《小企业借款合同》并未约定公证送达前若未进行相关的前置通知即属无效送达,故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认为以公证方式进行的债权转让及催收通知违反合同约定,属无效送达方式,于法无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虽然中山市凤翔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的相关段落中出现“广东百川药业有限公司”字样,但公证邮寄的内容为本案债权,公证书中的笔误不足以否认丰盈公司向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催收本案债务的事实。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以公证书中存有笔误的情况认为送达行为不成立的,理由不成立。

(三)关于本案债权诉讼时效问题。借款凭证上记载的最后还款期限为2012年7月4日,工行××路支行在借款期限届满后于2013年5月23日向惠千村公司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并通知履行义务,丰盈公司受让债权后分别于2014年6月6日、2016年6月2日向惠千村公司发出催收通知,之后丰盈公司与八戒公司于2018年2月27日受让债权后向惠千村公司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并催收,前述的前后各个时间节点均在两年内,八戒公司于2018年1月8日向惠千村公司主张涉案债权,未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

(四)关于保证时效问题。《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吴义军、段继玲的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的借款期限届满之次日起两年,即至2014年7月4日。在上述的时间节点,工行××路支行、丰盈公司、八戒公司均有向吴义军的住所地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和催收通知,八戒公司要求吴义军履行担保责任,未超过保证时效。吴义军与段继玲系夫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债权人对向夫妻一方进行债务催收的行为效力及于另一方具有合理信赖,段继玲以债权人未向其户籍地址寄送通知为由,认为债权转让通知及催收通知对其不产生法律效力,进而认为其保证责任免除,理由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采纳。本案没有证据证明工行××路支行与惠千村公司变更了借款终止时间,吴义军、段继玲认为借款提前至2012年2月24日到期,其保证期间应到2014年2月25日止,与事实不符,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保证合同》约定创富公司的保证期间为主合同项下的借款期限届满之次日起两年,即至2014年7月4日。从本案证据来看,工行××路支行于2013年5月23日向创富公司发出债权转让通知并催收债权,已在保证期间内主张了权利,自此开始计算诉讼时效,下一个涉及向创富公司催收的时间为2018年2月7日的登报催收。虽然惠千村公司曾于2012年3月23日向公安机关报案,但经核查,涉案贷款并未包括在刑事案件判决追缴的范围内,刑事案件终审裁判时间2014年9月10日,该日期距八戒公司提起本案诉讼已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八戒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在诉讼时效内向创富公司主张过权利,现八戒公司要求创富公司对本案债务承担担保责任已经过诉讼时效,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八戒公司要求惠千村公司清偿贷款本金4774690.52元及暂计至2012年11月22日的利息183541.92元、实计至本金偿还完毕之日止的利息、罚息,并要求吴义军、段继玲承担担保责任,符合法律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但由于丰盈公司和八戒公司并非金融机构,故对工行××路支行转让债权后的复利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引起本案诉讼,系惠千村公司未履行还款责任,吴义军和段继玲未履行保证责任所致,故应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七十九条、第八十条、第八十一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四条、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一、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向广州八戒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清偿借款本金4774690.52元及利息(含罚息、复利,计至2012年11月22日的利息183541.92元;自2012年11月23日起至的罚息按照《小企业借款合同》约定的标准计算,其中罚息不得计收复利);二、吴义军、段继玲对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在最高额6000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吴义军、段继玲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向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追偿;三、驳回广州八戒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一审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66154.30元,由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吴义军、段继玲负担。

二审经审查,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上诉人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于2019年11月20日向本院提交《中止诉讼申请书》,以案外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行已就撤销丰盈公司与八戒公司所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编号ZQZR20070003)提起债权人撤销权的诉讼,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已经立案受理,本案需以该另案审理结果为依据为由,申请中止对本案的诉讼。本院经审查后于2020年1月8日作出(2019)粤01民终18475号民事裁定,裁定本案中止诉讼。

2021年1月28日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就原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行诉被告丰盈公司、第三人八戒公司债权人撤销权纠纷一案,作出(2019)粤2072民初16243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行的诉讼请求。该判决已于2021年2月20日发生法律效力。

本案恢复审理后,上诉人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补充提交一份另案2020粤01民终6239号民事裁定书,主张证明创富公司于2018年1月18日申请破产并受理,本案是2018年1月10日立案,原审没有中止诉讼属于程序违法;又提出相关破产裁定已明确由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创富公司的破产清算案,一审法院没有将本案移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构成程序严重违法,请求据此撤销一审判决。对此,八戒公司回应认为,创富公司在2018年1月18日破产清算,但创富公司不是本案债务的主债务人,该另案裁定与本案没有关联性。创富公司回应认为,上诉人补充的该项请求已经超过了民诉法规定的上诉期限,不应该被接纳。工行××路支行表示没有异议。

另,创富公司补充提交一份2018粤01破4-3号民事裁定书,反映其公司在2020年12月31日已被裁定宣告破产。

本院认为,本案系借款合同纠纷,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拒绝向八戒公司承担还款责任,其上诉的主要理由与其在一审期间的抗辩意见基本一致。关于工行××路支行转让涉案债权的效力、丰盈公司将债权再次转让的行为效力、八戒公司承受涉案债权的效力、风险提示行为能否免除还款义务和担保义务、本案债权诉讼时效、保证期间等争议问题,一审判决已经进行充分论述,本院予以认同,此处不再赘述。而且,借款凭证上记载的最后还款期限为2012年7月4日,诉讼时效的第一个时间节点是2014年7月4日,在此期间即使保证人创富公司提前归还部分借款,亦无法产生诉讼时效提前至2012年2月24日起算的法律效果;同理,吴义军、段继玲的保证期间按照《最高额保证合同》约定为主合同项下的借款期限届满之次日起两年,即至2014年7月4日,上诉人抗辩保证期间应至2014年2月24日止并据此主张债权人行使权利的保证期间已过,亦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另外,本案二审期间,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已经作出生效判决驳回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市分行要求撤销案涉《债权转让协议》(编号ZQZR20070003)的诉讼请求,现亦没有其他证据足以证明八戒公司承受涉案债权对丰盈公司债权人利益造成损害。综上,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上诉主张无需向八戒公司承担还款责任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

关于利息问题,本案并不属于2009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十二条所解释的该《纪要》适用范围,现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上诉主张一审判决对案涉借款计付罚息不符合该《纪要》第九条的规定,不足以成为本案二审改判的理据。

至于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一审程序问题,经审查,本案于2018年1月8日立案,一审期间本院于2018年1月18日另案裁定受理案外人对创富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本案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曾多次开庭,2018年11月22日第二次开庭及2019年4月11日第三次开庭时,创富公司的管理人已有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现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上诉提出一审法院没有中止诉讼构成程序违法,理据不足,亦不影响本案的二审审理。而且,本案一审立案时间早于本院裁定受理对创富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时间,本案并不属于必须移送受理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管辖的范围,故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上诉认为一审程序严重违法,要求撤销一审判决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惠千村公司、吴义军、段继玲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6154.3元,由上诉人广东惠千村农资连锁有限公司、吴义军、段继玲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邹迎晖

审判员  吴 湛

审判员  李璐思

二〇二一年三月三十日

书记员  何贤羡

林洁裕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