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汇宇蓝川科技有限公司与深圳市佳博利电池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4 13:54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898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汇宇蓝川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航城大道安乐工业区5栋四楼。

法定代表人:鲁建彬。

委托代理人:郭雳,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许慧美,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佳博利电池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街道三围航空路30号栋221。

法定代表人:吴新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剑刚,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汇宇蓝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宇蓝川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佳博利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博利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5)深宝法民二初字第534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佳博利公司为电池供应商,汇宇蓝川公司为电池购买方。双方签订过买卖合同,但双方的交易习惯主要是佳博利公司按汇宇蓝川公司订单要求送至汇宇蓝川公司处,汇宇蓝川公司工作人员在佳博利公司出具的送货单上核对后签名,送货单上有货品的型号、单价、数量、总金额等内容。佳博利公司提交了一份2015年9月的《对账单》,其内容是将2014年8月26日-2015年4月4日期间的送货情况列表说明,并确认此期间共计送货1136103.3元,尚欠货款为506064.5元。汇宇蓝川公司对双方的结算情况予以认可。

双方对以下事项产生争议:1、结算欠款中是否已含退货涉及的款项。汇宇蓝川公司提交了2014年10月到2015年3月期间的购料单10份,汇宇蓝川公司解释,此10份购料单实为退货单,说明在此期间汇宇蓝川公司退回佳博利公司114637.5元电池产品。对上述证据,佳博利公司除不认可部分送货单记载的情况外,确认退货金额为102350.8元。汇宇蓝川公司称,2015年9月双方对账时,确认欠款数额506064.5元并未包含上述退货所涉及的款项,因此其尚欠佳博利公司的货款应为506064.5元-114637.5元=391427元。佳博利公司对此不予认可,佳博利公司称2015年9月的结算是总结算,已扣减退货所涉及的款项。汇宇蓝川公司在本案中另行提交了其公司财务汪彬、法定代表人鲁建彬在2014年9月到2015年8月期间的银行流水清单,并表示通过查阅两人的银行流水记录,确认在此期间转账给佳博利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新星及其他人员共计527688元款项,是其支付的部分货款。对汇宇蓝川公司提交的转账记录,佳博利公司均予以认可,但佳博利公司强调,总货款1136103.3元-已付款527688元-退货金额102350.8元,恰为双方结算确认的506064.5元,因此认为汇宇蓝川公司辩解属于重复计算了退货涉及的款项。原审审理过程中,该院认为如需确定2015年9月双方对账尚欠货款506064.5元是否包括退货涉及的款项,举证责任上仅需汇宇蓝川公司提交全部已付货款的证据即可核算,因此单独增加汇宇蓝川公司15天的举证期限,要求汇宇蓝川公司就是否已支付63万多元(1136103.3元-506064.5元)货款进行举证说明,否则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在增加的举证期限内,汇宇蓝川公司并未举证说明。2、是否因质量问题造成火灾事故。汇宇蓝川公司称,2015年4月6日晚23:30,其位于深圳市宝安区西乡航城大道安乐工业区区5栋4楼起火,造成重大损失。汇宇蓝川公司根据公安消防部门的火灾调查认定,认为是佳博利公司提供的电池不合格导致火灾事故,因此要求佳博利公司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并针对提起了反诉。汇宇蓝川公司对此的举证包括:(1)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消防监督管理大队做出的深公宝消火认简字【2015】第060号《火灾事故简易调查认定书》,其结论是“该起火灾由2300H聚合物电池引起”;(2)事故现场照片;(3)深圳市豫信包装有限公司股东李永亮书写的事实说明书(加盖该单位公章),汇宇蓝川公司并申请李永亮出庭作证。李永亮在出庭接受双方当事人询问时表示,其是佳博利公司原材料供应商,曾参加佳博利公司与汇宇蓝川公司法人在会议室的协商,佳博利公司法人吴总曾表示对造成的损失,愿意在20万元内承担,多了就不愿意了。佳博利公司否认是其提供的电池造成汇宇蓝川公司厂区火灾,表示如果是佳博利公司供应的电池引起火灾事故,应当进行封样,并申请第三方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以分清责任。对汇宇蓝川公司提交的证据(1)、(2),表示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对李永亮出庭作证情况,表示其与佳博利公司有利害关系,对其证言真实性存疑。

对汇宇蓝川公司因损害赔偿提出的反诉,该院在庭审过程中认为汇宇蓝川公司的反诉与本诉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不构成反诉,因此口头裁定对汇宇蓝川公司的反诉不予受理,并告知汇宇蓝川公司可另案主张权利。

佳博利公司原审诉讼请求:判令汇宇蓝川公司支付佳博利公司货款506064.5元以及暂计至2015年10月31日逾期付款利息18028.55元(2015年11月1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另行计算),以上合计524093.05元。诉讼费由汇宇蓝川公司负担。

原审法院认为,佳博利公司与汇宇蓝川公司就购销电池产品在2015年9月的结算,是双方当事人对真实情况的确认,该院对此予以认可有效。汇宇蓝川公司辩解结算后又退回114637.5元的电池产品,经审查汇宇蓝川公司提交的退货单据,均在结算前完成,且汇宇蓝川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已付款为63万多元,因此汇宇蓝川公司辩解结算欠款506064.5元需减去114637.5元退货金额,该院不予认可。汇宇蓝川公司应当偿还佳博利公司货款506064.5元,并承担佳博利公司通过人民法院主张权利以来的欠款利息。对佳博利公司主张过高的利息诉请,该院不予支持。汇宇蓝川公司认为佳博利公司提供的电池产品造成其厂区火灾,对此提起的反诉该院已裁定不予受理,汇宇蓝川公司如认为应依法处理,有权向有管辖权人民法院起诉,该院在此不予处理。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深圳汇宇蓝川科技有限公司支付佳博利公司深圳市佳博利电池有限公司货款506064.5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贷款利率,从2015年10月28日计至本判决确定付款之日止),限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付清;二、驳回佳博利公司深圳市佳博利电池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520元,由汇宇蓝川公司负担。

汇宇蓝川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汇宇蓝川公司拖欠货款为506064.5元,汇宇蓝川公司已提供退货单证明汇宇蓝川公司退货给佳博利公司114637.5元。因此,拖欠货款应当减去退货部分。佳博利公司若否认拖欠货款应扣除退货款的事实,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原审法院错误地适用证据规则,严重损害汇宇蓝川公司的合法权益。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佳博利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佳博利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一致确认送货金额共计1136103.3元,汇宇蓝川公司已付货款527688元。现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对账单》确认的506064.5元欠款中是否已扣除了退货货款。对此,本院认为,首先,汇宇蓝川公司原审提交的退货凭证即十份《购料单》形成于2014年10月至2015年3月期间,《对账单》落款时间为2015年9月,按常理分析,《对账单》确认的欠款金额中应该已经扣除了对账之前已退货货款。其次,经核算,双方确认的总货款1136103.3元-双方确认的已付款527688元-退货货款102350.8元=对账单确认的欠款506064.5元,佳博利公司的前述主张相互吻合,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相反,汇宇蓝川公司主张双方对账时未扣除退货货款,则欠款金额应为608415.3元(双方确认的总货款1136103.3元-双方确认的已付款527688元),汇宇蓝川公司未能对该608415.3元与对账单确认的欠款506064.5元之间的出入进行合理的说明,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双方存在其他退货扣款,故汇宇蓝川公司关于506064.5元欠款金额中未扣除退货货款的上诉主张,不能成立。

综上,汇宇蓝川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040元,由汇宇蓝川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利鹏

审 判 员  蔡劲峰

代理审判员  刘 真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 威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