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时代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与广州市瑞屹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4 14:17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793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时代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泰然工贸园泰然九路云松大厦。

法定代表人:曲毅,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志洁,该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广州市瑞屹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住所地:广州市天河区东站路1号东站综合楼3楼B区。

法定代表人:黄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婕,广东普罗米修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时代装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广州市瑞屹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屹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1351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瑞屹公司原审起诉称,瑞屹公司与时代公司于2012年6月15日签署一份《铝板供货合同》,合同约定时代公司向瑞屹公司采购铝板,预留3%保证金1年后付清。合同签订后,瑞屹公司如约履行了义务,整体工程也于2013年1月26日结算确认总造价为1739000元。时代公司已将除保证金外的其他款项付清。现该工程竣工结算已满1年,至今时代公司仍拖欠瑞屹公司保证金未付。请求判令时代公司向瑞屹公司支付拖欠的保证金52178元。瑞屹公司提供了《铝板供货合同》、《材料供货及专业分包结算审批表》。时代公司对瑞屹公司提供的证据均予以认可,但主张该款项已经支付完毕,并提供了《中国银行付款凭证》。经查,《中国银行付款凭证》载明:付款人为瑞屹公司,收款人为案外人佛山市禅城区xx天花制品厂,金额为人民币101344.89元,交易日期为2014年3月6日,备注:业务编号A114xxxxxxxxx0039/凭证编号1040xxxxxxxx3232/货款。本案庭审调查中,瑞屹公司对《中国银行付款凭证》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时代公司申请原审法院向银行调取支票以证明时代公司已支付该款项。

原审法院认为,瑞屹公司与时代公司签订的涉案合同合法有效。时代公司承认2014年1月时尚欠瑞屹公司合同约定的3%的尾款52178元。因此,时代公司有无将该尾款支付给瑞屹公司,应由时代公司承担举证责任。该院认定时代公司未向瑞屹公司支付该款,理由是:首先,时代公司提供的银行凭证所载收款人不是瑞屹公司,且瑞屹公司否定收到时代公司开具的支票,时代公司因自身主观原因亦未能提供支票的存根,即没有初步证据证明时代公司可能向瑞屹公司开具过时代公司所主张的支票,加之时代公司作为其所主张的支票的开票人和付款人,并非不能自行前往银行收集相关证据,故对时代公司的调查取证申请,该院不予准许。因此,目前情况下,根据时代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中国银行付款凭证》所载101344.89元系时代公司向瑞屹公司支付的货款。其次,即便认定该101344.89元系时代公司向瑞屹公司支付的货款,因该金额与涉案合同的尾款52178元不符,且双方签有多份合同,时代公司未举证证明该101344.89元包含了涉案的52178元。综上,时代公司未提供足够的证据证明向瑞屹公司支付了尚欠的涉案合同尾款52178元,瑞屹公司请求时代公司支付涉案合同尾款52178元,该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深圳时代装饰股份有限公司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广州市瑞屹装饰材料有限公司支付涉案合同的剩余货款人民币52178元。一审案件受理费1105元,因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减半收取为552.5元,由时代公司负担。

时代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时代公司于2014年3月6日将与瑞屹公司的其他货款一并开具中国银行支票一张(支票编号1040xxxxxxxx3232)交付于瑞屹公司,该支票经瑞屹公司背书转让后最终持票人为佛山市禅城区xx天花制品厂并被提示付款。二、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时代公司在向中国银行申请调取支票时中国银行明确告知只能提供《中国银行付款凭证》。时代公司向原审法院申请调取支票码1040xxxxxxxx3232的中国银行支票原件,原审法院未调取,也未向时代公司送达不予准许通知。三、原审判决对举证责任的分配违反法律规定。瑞屹公司否认收到时代公司支付的101344.89元,原审法院认为时代公司需要证明此款是争议合同项下款项,并证明此款不是其他合同项下款项,举证责任的分配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90条第1款关于举证责任的分配。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

瑞屹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时代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时代公司是否已经履行了付款义务。时代公司上诉主张其向瑞屹公司开具了中国银行支票,该支票经瑞屹公司背书转让给案外人后已实际兑付,时代公司已履行完付款义务。对此,本院认为,首先,时代公司未提交支票存根证明其开具了支票,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向瑞屹公司交付了支票;其次,时代公司作为支票的开票人与付款人,按常理应该可以调取到该支票的相关信息资料,时代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曾经向银行申请调取而未获准许,因此,时代公司向原审法院提出的调取证据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的情形。原审法院虽未正式向时代公司送达不予准许通知书,但在判决书中对此做出了阐述,并无不当。原审法院不存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规定的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时代公司关于原审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时代公司提交的其向案外人付款的《中国银行付款凭证》不能证明其已履行了向瑞屹公司的付款义务,时代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105元,由时代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利鹏

审 判 员  蔡劲峰

代理审判员  刘 真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谢婷婷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