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罗湖区宏发顺货代部个体工商户与深圳市鑫广飞物流有限公司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4 14:25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19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罗湖区宏发顺货代部(个体工商户)。经营场所:罗湖区笋岗街道宝岗路笋岗商业仓库3栋X号位。

经营者:余洁厚,身份证住址: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

委托代理人:邹应杰,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鑫广飞物流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清水河一路木材公司综合楼1栋XXX。

法定代表人:黄卫生,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思律、张玉婷,均为广东永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罗湖区宏发顺货代部(以下简称红发顺货代部)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鑫广飞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广飞公司)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5)深罗法民一初字第374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4年6月9日,宏发顺货代部委托鑫广飞公司承运一批家居饰品,从深圳运至沈阳,收货人为案外人张某,运费为人民币200元,货物总值处为“自保”字样,保险费未约定,双方在运单上签署确认。2014年6月10日,宏发顺货代部委托鑫广飞公司承运一批家居饰品,从深圳运至沈阳,收货人为案外人袁某彭,运费为人民币5530元,货物总值处为“自保”字样,保险费未约定,双方在运单上签署确认。2014年6月10日,鑫广飞公司与案外人张某成签署委托货运合同,约定由将案外人张某成将上述两批货物从深圳运至沈阳。2014年6月13日2时28分,鑫广飞公司委托的实际承运人张某成所驾驶的皖K×××××/皖K×××××挂解放重型半挂牵引车,因与案外人胡某成驾驶的辽C×××××/辽C×××××挂乘龙重型半挂牵引车相撞起火,上述两批涉案货物遭受毁损。

宏发顺货代部的原审诉讼请求为:1、判令鑫广飞公司赔偿货物损失人民币225429元;2、判令鑫广飞公司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根据《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鑫广飞公司不能证明本案存在以上法定免责事由,故应对本案货物损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根据《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法律、行政法规对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和赔偿限额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因本案两张运单下方均标明:“托运货物必须参加保险,如不参加保险出现有货损货差火灾本公司只负责运费的3倍以内价格赔偿”,且在托运人签字盖章处左侧以加黑粗体备注“如货物丢失或损坏按运费3倍赔偿”,宏发顺货代部与鑫广飞公司在运单上签名确认,故可认定双方已约定货物毁损灭失的赔偿额为运费的3倍。现宏发顺货代部托运的货物未购买保险,货物遭受损失,应按照双方约定,由鑫广飞公司向宏发顺货代部支付赔偿款,以货物运费3倍为限,对于宏发顺货代部主张超出运费3倍的部分,该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判决:一、深圳市鑫广飞物流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深圳市罗湖区宏发顺货代部支付赔偿款人民币17190元;二、驳回深圳市罗湖区宏发顺货代部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2341元,由鑫广飞公司负担。

宏发顺货代部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宏发顺货代部原审向法院提交了价值225429元货物被烧毁的证据。该证据也经原审法院组织质证,但原审判决中对货损的事实却只字未提,明显认定事实不清。二、原审判决对运单上3倍赔偿的格式条款认定为有效,明显错误。(一)运单上限赔条款属于限制或免除承运人责任的格式条款,鑫广飞公司未采取合理方式提请对方注意该条款并对该条款进行说明。(二)运单手写部分是鑫广飞公司自己填写,运单上限赔条款的字体和大小与其他格式条款的字体没有任何区别,并未采用足以引起对方注意的文字、符号、字体等特别标识,鑫广飞公司未对注意事项和备注中限制责任的内容向宏发顺货代部进行说明。(三)格式条款中“托运货物必须参加保险”的规定亦不限于托运人向承运人保价,且鑫广飞公司未向宏发顺货代部说明托运人还应就托运货物向承运人保价,否则托运货物出现有货损货差火灾按运费3倍赔偿。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宏发顺货代部的原审诉讼请求。

鑫广飞公司答辩称:一、宏发顺货代部提交的货损证据并不能证明其主张的损失数额,即使宏发顺货代部与第三方签订了协议,不能约束本案运输合同的双方,该赔偿与本案无关。二、鑫广飞公司在运单的正面已经用加粗、加黑的方式明确赔偿是按运费的3倍赔偿,托运人也在上面签字确认,所以鑫广飞公司已经尽到了应尽的务。

本院二审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另查,宏发顺货代部原审提交了其与案外人深圳市XX装饰设计有限公司签订的《货损赔偿协议》等证据,以此主张其损失为225429元。

涉案两张运单上的付款方式均为“回单付、欠付”,宏发顺货代部确认至今尚未支付涉案两次货运的运费。

本院认为,宏发顺货代部上诉主张其因托运的货物损毁而向案外人赔偿了225429元,该损失应由承运人鑫广飞公司全额承担。围绕其上诉理由是否成立,本院评析如下:

第一,关于实际损失,宏发顺货代部提交的其与案外人之间的《货损赔偿协议》等证据的真实性,本院无法核实。即使该证据属实,亦无法证明《货损赔偿协议》中所涉货物与本案运输合同关系中的货物具有关联性与同一性。因此,宏发顺货代部关于实际损失225429元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第二,关于格式条款的提请注意义务,宏发顺货代部自身从事货物代运活动,应具备相应的运输行业常识。涉案两张运单上记载的“如货物丢失或损坏按运费3倍赔偿”备注字样均使用了加黑加粗标志,且“托运人签字栏”与上述备注字样相邻,宏发顺货代部在此签字确认,可以认定鑫广飞公司已采用合理方式履行了提请注意义务。宏发顺货代部关于鑫广飞公司未对条款内容进行说明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第三,关于格式条款的效力问题,运单注意事项载明“托运货物必须参加保险,如不参加保险出现货损本公司只负责运费3倍以内价格的赔偿”。由此可见,自保运输的费用较低,赔付责任有限;保价运输的费用较高,赔付责任较重。上述条款体现了权利与义务相当,符合公平原则。宏发顺货代部关于上述格式条款无效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涉案两张运单中均填写“自保”字样,未进行保价,宏发顺货代部亦未实际支付运费,原审法院按照3倍运费的标准确定赔付数额正确,本院二审予以维持。

综上,宏发顺货代部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682元,由宏发顺货代部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利鹏

审 判 员  蔡劲峰

代理审判员  刘 真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谢婷婷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