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与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4 14:12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3115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区北区第五工业区彩虹科技大楼A6楼。

法定代表人:袁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向颖,公司员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深南中路电子科技大厦C座43层43A。

法定代表人:张云霞,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玮、郑伟焕,均为公司员工。

上诉人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洲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德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5)深南法西民初字第109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4年11月4日、宝德公司与同洲公司签订采购合同,编号为PJ2014XS0851S2,约定同洲公司向宝德公司购买型号为PR4024RS宝德服务器5台,含税总价为499400元;宝德公司应于签订合同后5-7个工作日内交货,货物由宝德公司承担运费运输至同洲公司处;交货地址为“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东鄱南路X号”,收货人为“何某华”;同洲公司应于货物验收后支付90天银行承兑汇票,验收期为15天;同洲公司逾期付款的,每逾期一日应向宝德公司支付逾期金额1‰的违约金,违约金不超过逾期金额的5%。双方另就验收与异议等事项进行了约定。

2014年11月6日,宝德公司通过永X物流将合同项下货物进行发运,服务方式为门到门,详情单编号为PL14110046,收件人处签名为“盘某强(代)”,收件人地址为合同载明的交货地址。

2015年1月,双方通过往来询证函确认,截至2014年12月31日同洲公司应付宝德公司货款为499400元。

双方产生争议后,宝德公司起诉请求:1、同洲公司支付货款200000元;2、同洲公司支付逾期罚款违约金10000元(从应付之日起付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暂计至2015年8月20日);3、同洲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宝德公司与同洲公司签订的采购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有效,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各自义务。关于合同的履行情况,宝德公司提交了编号为PL14110046的永X物流详情单证明其已交货,详情单载明的地址与采购合同约定的交货地址一致,交运日期符合同约定,并显示有人代为签收。同洲公司虽指出详情单上收件人签名栏签字人非合同指定收货人,但并不主张未收到合同项下货物,且同洲公司已经支付合同项下部分货款,宝德公司举证已达到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故认定其已实际履行合同交货义务。另根据双方盖章确认的《往来询证函》,同洲公司对拖欠宝德公司货款499400元的事实并无异议。庭审中,同洲公司陈述双方并未按照合同第四条约定对货物进行验收,但依据合同第三条约定验收期为收货后15天,因此同洲公司的付款条件已成就。宝德公司确认同洲公司已支付部分货款,其诉请同洲公司支付剩余货款200000元,事实和法律依据充分,该院予以支持。同洲公司未按合同约定期限支付货款,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双方约定,同洲公司每逾期付款一日应向宝德公司支付逾期金额1‰的违约金,但不超过逾期金额的5%,经核算,按每日1‰计算的违约金远超出逾期金额的5%,故违约金应按双方约定的逾期金额的5%计算,为10000元(200000元×5%)。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欠款200000元;二、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宝德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10000元。案件受理费2225元、保全费1570元,合计3795元,由同洲公司负担。

同洲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合同中约定的收货人为“何某华”,宝德公司提交的《永X物流托运书》及《宝德集团发货单》上的签收人均为“盘某强”,并非合同中约定的收货人,且没有任何授权委托文件。二、宝德公司并没有提交验收报告等证明货物验收合格。三、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为同洲公司到货验收后支付90天银行承兑汇票,付款前宝德公司需提供与付款金额相等的17%增值税专用发票,宝德公司没有提交其己开具发票。综上,宝德公司履行合同义务并不符合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同洲公司享有先履行抗辩权,在宝德公司履行合同不符合约定的情况下,同洲公司不应当向其支付货款,请求改判驳回宝德公司的诉讼请求。

宝德公司答辩称: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证据充分,结果正确,请求驳回同洲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另查,双方《采购合同》第三条第2款约定:“付款前宝德公司需提供与付款金额相等的17%增值税专用发票”。第四条约定:“验收与异议为:(一)签收:同洲公司在设备交付当天进行签收。(二)初验:同洲公司在签收完成后即对设备进行安装试运行,试运行为15天,同洲公司出具书面试运行验收报告,试运行期间发现设备不符合合同要求的,同洲公司有权选择退货或要求宝德公司在三日内免费更换设备或配件。(三)终验:初验完成12月后由同洲公司进行终验,终验合格签署终验通知书”。宝德公司主张同洲公司已支付部分货款299400元,同洲公司予以认可。

本院二审期间,宝德公司向本院补充提交了其开具给同洲公司的五张增值税发票(记账联)和邮单一张(编号134706218604),主张其于2014年11月19日将增值税发票邮寄给同洲公司。经查,票面显示开票时间为“2014年11月19日”,货物名称为“服务器”,税率为“17%”,五张发票金额共计499400元,与本案货款金额一致。同洲公司对上述证据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同洲公司是否应向宝德公司支付剩余货款。对此,本院评析如下:

首先,宝德公司按照《采购合同》中约定的交货方式向同洲公司送货,货物由他人代为签收,属收货方同洲公司的单方收货行为,宝德公司对此不存在任何过错,且同洲公司亦认可收到货物,因此,同洲公司关于他人代收货物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其次,合同约定验货期为收货后15天,同洲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在上述验货期内曾向宝德公司提出过质量异议,同洲公司关于货物存在质量问题的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最后,关于发票问题,宝德公司主张其已按约向同洲公司开具了增值税发票,并提交了发票记账联与邮单予以证明。经查,发票上购货单位、货物名称、税率、金额等信息与本案情况吻合,同洲公司虽不予认可,但未提交反驳证据证明。根据民事诉讼证据高度盖然性原则,本院依法采信宝德公司的主张。另外,同洲公司已向宝德公司支付部分货款的事实,也进一步佐证了宝德公司已开具增值税发票的主张。因此,同洲公司以宝德公司未开具增值税发票为由拒付剩余货款的上诉理由,同样不能成立。

综上,同洲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450元,由同洲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利鹏

审 判 员  蔡劲峰

代理审判员  刘 真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谢婷婷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