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先创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与鹤山市址山镇鼎安交通设施厂承揽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4 14:20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8201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深圳市先创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区朗山路16号华瀚科技大厦D座202室。

法定代表人:张伏虎,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韩晶晶,广东深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彭斌生,广东深腾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鹤山市址山镇鼎安交通设施厂。住所地:鹤山市址山镇莲花街50号。

法定代表人:林国铭,厂长。

委托代理人:方先涛,广东森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邓瑞芬,广东森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先创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创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鹤山市址山镇鼎安交通设施厂(以下简称鼎安厂)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5)深南法西民初字第14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0年-2011年期间,双方当事人就先创公司将位于云浮、××、××、××等地的省际治安卡口视频监控系统项目、高清电子警察系统项目、道路交通技术监控系统项目分包给鼎安厂签订了多份合同,所有合同总计工程价款为2020878元,双方在上述合同中均约定,每次付款前鼎安厂需提供与本次付款等额的正规工程服务发票给先创公司。现上述合同已经履行完毕,双方已经办理完结算,先创公司总计向鼎安厂支付了工程款1719982.3元,尚有工程款300895.7元未付。鼎安厂总计向先创公司开具了512355.4元的发票,尚有1508522.6元的发票未开具。2015年10月12日,先创公司委托律师向鼎安厂发出《律师函》,称鼎安厂未按合同履行开具工程发票的义务造成其税款损失,要求鼎安厂收函后三日内与先创公司沟通协商税款损失及后续付款问题,否则先创公司拒绝支付余款。鼎安厂收函后,委托律师于2015年10月19日向先创公司回复《律师函》,函中称,先创公司一直拖欠鼎安厂的30余万元未付已构成违约,根据相关规定,工程款发票的开具需要由付款人出具付款证明,因先创公司未向鼎安厂开具付款证明,鼎安厂无法向税务机关申请开具工程款发票,未开具发票的过错在于先创公司。

先创公司为证明其税款损失,另提交了发票12份和税金损失明细。鼎安厂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为:1、仅凭发票无法认定相关发票内容与鼎安厂所承揽的业务完全一致,因为先创公司只是将其承揽的相关业务的部分发包给鼎安厂,不能排除先创公司在工程当地有其他相同类型的业务,即由于先创公司未能证明其与发包方的全部结算数据与这组发票数额相符合,也不能证明先创公司是就鼎安厂所承揽的工程代为开具发票;2、以税金损失明细系先创公司单方制作为由,不予认可。

鼎安厂的本诉请求为:1、先创公司支付承揽款300895.7元;2、先创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先创公司的反诉请求为:1、鼎安厂向先创公司开具金额为1508522.6元的发票;2、鼎安厂向先创公司赔偿税款损失58580.9元;3、鼎安厂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先创公司确认鼎安厂主张的欠款金额,鼎安厂确认先创公司主张的未开发票金额,该院据此确认先创公司尚欠鼎安厂工程款300895.7元,鼎安厂尚有1508522.6元的工程款发票未提供给先创公司。双方合同所涉的工程项目已经完工,双方已经就工程款项进行了结算,双方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完毕各自剩余的合同义务。按双方合同的约定,鼎安厂应于收款前先行向先创公司提供相应的工程款发票。在鼎安厂未提供足额的工程发票前,先创公司享有先履行抗辩权,鼎安厂称未开具发票系先创公司未提供税务机关所需要的付款证明所致,但鼎安厂就此未举证证明,对鼎安厂该抗辩主张,该院不予采信。综上,鼎安厂应当先向先创公司开具1508522.6元的工程款发票,先创公司在收到上述发票后应当向鼎安厂支付剩余工程款300895.7元。至于先创公司主张的税款损失,先创公司就此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对先创公司该主张,该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六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鹤山市址山镇鼎安交通设施厂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深圳市先创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开具1508522.6元的工程款发票;二、深圳市先创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应于收到鼎安厂鹤山市址山镇鼎安交通设施厂开具的工程款发票后十日内向鹤山市址山镇鼎安交通设施厂支付工程款300895.7元;三、驳回先创公司深圳市先创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其他反诉请求。一审本诉受理费2906.7元,由鼎安厂负担。反诉费316元,由先创公司负担。

先创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鼎安厂未按约定向先创公司开具1508522.6元的发票,给先创公司造成了税款损失,理应赔偿,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三项,判令鼎安厂赔偿税款损失58580.9元。

鼎安厂答辩称,先创公司未能提交足以证明其损失的相关依据,且其损失主张不合理,原审判决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安广公司上诉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认为,先创公司原审提交的其开具给案外人的发票不能证明与本案具备关联性,其单方制作的《税金损失明细》未获得鼎安厂的认可,因此,先创公司关于税款损失的上诉主张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264元,由先创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利鹏

审 判 员  蔡劲峰

代理审判员  刘 真

二〇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张 威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