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东威厨房设备有限公司与黄小聪惠州市惠阳区淡水港惠茶餐厅东华大道店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4 14:14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1595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东威厨房设备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龙岗区横岗街道安良社区安华路52号C栋101、201、301。

法定代表人:钟成崧,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邱东阳,广东广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黄小聪。身份证住址:广东省博罗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惠州市惠阳区淡水港惠茶餐厅东华大道店。住所地: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淡水东华大道4号-1。工商注册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441381600393776。

经营者:黄小聪,身份信息同上。

上诉人深圳市东威厨房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威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黄小聪、惠州市惠阳区淡水港惠茶餐厅东华大道店(以下简称港惠茶餐厅)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粤0307民初字第69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8月30日,东威公司与黄小聪签订编号DW20130830A《设备供应合同》,约定:东威公司为港惠茶餐厅承造厨房项目,2013年10月3日交付使用;造价18.1万元(人民币,下同),签订合同付款54300元;设备运到港惠茶餐厅现场付第二期进度款54300元后安装;安装调试完毕,黄小聪验收合格7个工作日内付第三期进度款54300元;2014年2月1日前付第四期项目尾款18100元;东威公司的项目经理钟某,如黄小聪未按时足额付款,每逾期一日应付金额的千分之二向东威公司支付违约金等内容。

在上述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再次达成《厨房设备合同清单》、《厨房抽风系统合同清单》、《厨房鲜风系统合同清单》、《厨房后加设备购销合同》、《减少设备报价清单》、《增加设备报价清单》、《厨房后加设备报价清单》。

2013年8月30日至2014年1月9日,黄小聪、港惠茶餐厅(委托付款人黄某先)共向东威公司(法定代表人钟成崧)支付货款172335元。

2015年2月2日,东威公司(钟某)与黄小聪最后一次对账,确认欠货款20088.36元。

2015年2月6日,黄小聪、港惠茶餐厅(黄某先)向东威公司(钟某)付款1.8万元。

东威公司的原审诉讼请求为:1、黄小聪、港惠茶餐厅支付《设备供应合同》厨房设备款29329.01元及违约金(违约金自2014年5月4日起计付清款项之日,每逾期一日按逾期金额的千分之二计算,暂计至2016年5月3日为29329.01元);2、案件诉讼费由黄小聪、港惠茶餐厅负担。

原审法院认为,上述设备供应合同及之后达成的销售合同等,经当事人协商一致自愿签订,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内容合法有效,该院依法予以认定。在上述合同的履行过程中,东威公司向黄小聪、港惠茶餐厅供应了厨房设备,黄小聪、港惠茶餐厅应向东威公司支付相应货款。经双方最后一次对账及付款后,还欠货款2088.36元未付。东威公司要求黄小聪、港惠茶餐厅支付货款及违约金,理由充分,该院予以支持,故黄小聪、港惠茶餐厅应向东威公司支付贷款2088.36元。虽然东威公司以钟某未交回1.8万元为由,否认黄小聪、港惠茶餐厅向其付款的法律效力,但钟某系涉案合同的签订、履行及货款催收人员,在钟某代东威公司向黄小聪最终对账后,黄小聪、港惠茶餐厅向钟某银行账户付款1.8万元,构成钟某代东威公司收取该货款的表见代理。故对东威公司要求黄小聪、港惠茶餐厅付款1.8万元的诉讼请求,理由不足,该院不予采信,但东威公司可另循法律途径要求钟某返还该1.8万元。

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问题》第二条、第七十三条之规定,判决:一、黄小聪、惠州市惠阳区淡水港惠茶餐厅东华大道店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曰起五日内向深圳市东威厨房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货款2088.36元;二、驳回深圳市东威厨房设备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036元,因适用简易程序,该院减半收取518元,由东威公司承担468元,黄小聪、港惠茶餐厅承担50元。

东威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按照双方《设备供应合同》约定和实际付款来往记录,黄小聪及港惠茶餐厅向东威公司支付的每一笔货款均是转账给东威公司法定代表人钟成崧的银行帐户,东威公司向黄小聪及港惠茶餐厅出具收款收据。钟某仅作为合同中的项目经理负责项目工程的事宜。依照合同相对性原则,黄小聪及港惠茶餐厅向钟某银行账户转账1.8万元,系钟某行使的与职务无关的个人行为。东威公司既没有授权钟某为东威公司收取货款,也没有为其出具收款收据代东威公司收取货款,不构成表见代理。二、原审法院认定了黄小聪及港惠茶餐厅拖欠东威公司货款的事实,却未支持东威公司请求支付迟延付款违约金的诉讼请求,明显属错误判决。综上,请求改判支持东威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黄小聪、港惠茶餐厅答辩称,不同意东威公司的上诉意见,黄小聪及港惠茶餐厅没有欠东威公司货款。

本院二审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二审予以确认。

另查,双方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另行签订的《厨房后加设备购销合同》、《减少设备报价清单》、《增加设备报价清单》上均有“钟某”签名。2015年2月2日《结算对账单》下方手写了“深圳市新洲支行(农业银行),钟某6228480128240784172”。

本院二审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钟某收取1.8万元是否构成代东威公司收取货款的表见代理,以及黄小聪、港惠茶餐厅是否应向东威公司支付拖欠货款的违约金。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九条规定:“行为人没有代理权、超越代理权或者代理权终止后以被代理人名义订立合同,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人有代理权的,该代理行为有效”。本案中,双方《设备供应合同》第四条载明“东威公司项目经理钟某”,在双方履行合同过程中另行达成的《厨房后加设备购销合同》等多份协议上均有“钟某”签字,最后一次《结算对账单》上载有钟某个人账户信息。基于上述事实,黄小聪、港惠茶餐厅有理由相信钟某有权代理东威公司收取货款,钟某收取黄小聪、港惠茶餐厅支付的1.8万元构成代东威公司收取货款的表见代理。东威公司称该款项系黄小聪、港惠茶餐厅与钟某之间其他债权债务关系的抗辩理由,因缺乏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纳。东威公司与钟某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当事人可另循法律途径解决。其次,黄小聪、港惠茶餐厅拖欠货款2088.36元未付构成违约,应向东威公司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东威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遭受的损失,双方合同约定按拖欠货款每日千分之二收取违约金过高,本院酌情调整为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原审法院判项遗漏违约金部分,本院依法予以纠正。

综上,东威公司的部分上诉理由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有误,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7民初字第6994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黄小聪、惠州市惠阳区淡水港惠茶餐厅东华大道店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深圳市东威厨房设备有限公司支付货款2088.36元及违约金(违约金以2088.36元为基数,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四倍计算,自2015年2月3日起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

二、撤销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7民初字第6994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驳回深圳市东威厨房设备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518元,由东威公司负担进负担418元,黄小聪、港惠茶餐厅负担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36元,由东威公司负担925元,黄小聪、港惠茶餐厅负担11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利鹏

审 判 员  蔡劲峰

代理审判员  刘 真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谢婷婷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