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何军与余键吴伟东民间借贷纠纷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21-07-04 14:29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粤03民再44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何军。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委托代理人:赵龙德,香港居民。系何军配偶。

委托代理人:李**,广东普罗米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余健。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羁押于深圳市第二看守所。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吴伟东。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盐田区。

两名被申请人共同委托代理人:赵俊,广东宽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名被申请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刘美华,广东宽和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申请再审人何军因与被申请人余健、吴伟东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5)深中法民终字第193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5年12月2日作出(2015)深中法民申字第112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何军及其委托代理人赵龙德、李**,余健、吴伟东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赵俊、刘美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余健、吴伟东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合同,吴伟东将南山区青青山庄东区01栋卖给余健,转让价为3000万元。2014年3月14日,何军与余健签订借款合同,约定:何军提供借款1600万元,借款期限为90日,月利率为1.8%,用途为购买深圳市南山区青青山庄东区01栋。同日,吴伟东作为卖方,余健作为买方,签署了中国光大银行个人二手房屋交易资金托管服务申请书,申请托管资金总计1600万元。同日,何军与吴伟东与余健签订了《补充协议》,约定:1、吴伟东知悉余健的首期款1600万元由何军出借,并由余健转入光大银行进行资金监管;2、如果买卖双方不能成功过户,则监管资金原路退回余健账户,再还给何军。买卖双方在进行首期款监管的当天签署完毕解除资金监管的全部手续并交由出借方何军,如上述物业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成功过户,则由何军将双方已签署好的解除资金监管的文件交由监管银行解除资金监管;3、上述物业成功过户至余健名下后,监管资金由监管银行转入吴伟东的账户,再从吴伟东账户转给何军。买卖双方均同意由出借方何军收取监管的首期款。卖方需在进行首期款监管前将收款卡、密码及网银配合出借方核验后交由出借方保管;4、吴伟东同意在过户成功后何军收取首期款时需无条件协助何军办理转账所有手续,何军收取监管的首期款后,才将余健领取的新房产证办理银行抵押登记手续。同日,何军通过招商银行分两笔700万元、900万元转入余健光大银行深圳莲花路支行的62×××56账户内。2014年3月25日,余健光大银行中国深圳莲花路支行的账号62×××56办理了储蓄凭证(卡)正式挂失,同日转账1000万元至吴伟东名下,转账600万元至宋**伟名下。之后,何军向深圳市经济犯罪侦查局举报,2014年3月27日,深圳市公安局出具立案决定书,告知何军王子轩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案一案,该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且属该局管辖范围,决定立案侦查。

何军的一审诉讼请求为:1、吴伟东与余健偿还借款本金人民币700万元及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按照合同约定的月利率1.8%计算,计算至起诉之日利息为16.8万元,利息实际应计算至偿还全部款项之日止):2、吴伟东与余健承担全部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何军所述,吴伟东与余健以合同形式诈骗何军的财产,数量较大,吴伟东与余健的行为可能涉嫌经济犯罪,且深圳市公安局已立案侦查,依照相关法律规定,经审理认为不属于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裁定:驳回原告何军的起诉。案件受理费61976元、保全费5000元(均已由原告预交),一审法院收取保全费5000元,案件受理费61976元退回何军。

何军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一、裁定撤销原审裁定;二、指令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本案。

本院二审认为,何军在提起本案诉讼之前,已就本案事实向公安机关报案,深圳市公安局于2014年3月28日向上诉人何军发出《立案告知书》,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且属深圳市公安局管辖范围,决定对王子轩等人涉嫌合同诈骗罪一案立案侦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关于本案事实,何军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向何军发出《立案告知书》,说明本案也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的范围之内,因此,本案有经济犯罪嫌疑,不属经济纠纷案件,一审裁定驳回起诉并无不当。何军的上述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何军预交的二审受理费人民币61976元,予以退回。

何军申请再审称: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丽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驳回起诉的法定理由是“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案件。本案虽有经济犯罪嫌疑,不能说明本案不属经济纠纷案件。因此,上述法律对本案不适用。二、合同诈骗案主犯王子轩并未与何军签订任何合同,因此本案与王子轩合同诈骗案并非同一法律关系。三、公安机关对王子轩、余健和吴伟东的刑事侦查已于2014年12月结束,并由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在2015年1月20日向本院对王子轩、余健提起公诉,吴伟东没有被提起公诉。因此,吴伟东与何军之间的法律关系应为纯民事关系。一、二审裁定驳回何军的起诉意味着吴伟东既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也不需要承担民事责任,严重不公。四、本院法官判后答疑中告知何军可单独起诉吴伟东,证明法官也认定吴伟东是有民事责任的。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基本事实必须以刑事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而该刑事案件尚未审结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诉讼”。何军曾咨询过深圳市检察院,检察院认为本案应中止审理。综上,请求:撤销一、二审裁定,裁定本案中止审理,待刑事案件审结后,依据刑事案件审理结果再进行民事案件审理。再审庭审中,何军变更再审请求为:一、判令吴伟东与余健偿还借款本金1600万元的占用期间的利息损失(以1600万为基数,按照年利率为24%,从2014年3月14日计算至还清止)。二、申请追加王子轩、宋建伟为本案被告。

吴伟东与余健答辩称:一、吴伟东与本案并无关联,请求驳回何军对吴伟东的诉讼请求。二、就程序上而言,本案所涉事实目前与正在审理余健、王子轩、吴伟东涉嫌合同诈骗一案是同一事实。本案不宜再行审理。三、王子轩、余健涉嫌合同诈骗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在司法机关已对上述刑事案件进行处理的同时,何军再提起民事诉讼不符合法律规定,二审法院驳回起诉是正确的。

本院再审查明,一、二审裁定查明的事实清楚,本院再审予以确认。

本院再审另查,2014年12月24日(本案一审结案后,二审收案前),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深检公二刑诉【2015】2号起诉书指控王子轩、余健犯合同诈骗罪,向本院提起公诉。2015年8月3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深检刑追诉【2015】518号追加起诉决定书,追加指控宋建伟犯合同诈骗罪。本院于2015年12月31日作出(2015)深中法刑二初字第41、261号刑事判决,判决王子轩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100万元;余健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5万元;宋建伟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万元;以及相关冻结财产返还被害人何军等人。三名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6月14日作出(2016)粤刑终476、477号刑事裁定,认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新审判。

再查,2015年2月9日(本案二审期间),深圳市公安局作出深公(经)解保【2015】00009号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认为吴伟东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解除取保候审。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本案应当驳回起诉还是应当中止诉讼等待刑事案件处理结果后再继续审理。何军控告王子轩等人涉嫌合同诈骗一案,深圳市公安局在何军提起本案民事诉讼之前已立案侦查,说明本案已进入刑事侦查阶段。一、二审法院认定本案有经济犯罪嫌疑,不属于经济纠纷,裁定驳回何军的起诉正确。关于何军提出本案应中止诉讼的再审理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基本事实必须以刑事案件审理结果为依据而该刑事案件尚未审结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中止诉讼”。该法条适用于民事案件与刑事案件分别属于不同法律关系的情况,本案何军提起的民事诉讼与刑事案件均基于同一事实、同一法律关系,即何军与余健、吴伟东、王子轩等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及借款事实。因此,本案不属于上述应当中止诉讼的情况。关于吴伟东未被追究刑事责任后的民事责任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公安或者检察机关不予立案,或者立案侦查后撤销案件,或者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认定不构成非法集资犯罪,当事人又以同一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吴伟东未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并在本案二审期间被公安机关以不应追究刑事责任为由解除刑事强制措施,根据上述法律规定的精神和原则,何军若认为吴伟东应承担相关民事责任,可另循法律途径解决。

综上,何军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一、二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维持本院(2015)深中法民终字第1931号民事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陈利鹏

审判员  曹 静

审判员  张秀萍

二〇一六年九月八日

书记员  张 威

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第二百零七条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一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一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当事人可以上诉;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是由第二审法院作出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上级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提审的,按照第二审程序审理,所作的判决、裁定是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