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徐翔深圳市南方睿泰股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钟国爽等其他案由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

2021-07-04 14:23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 行 裁 定 书

(2018)粤03执异966号

申请人(申请执行人):徐翔,男,汉族,1979年11月12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小荣,江西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追加人:钟国爽,男,汉族,1987年6月1日出生。身份证住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被申请追加人:深圳市南方睿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天安社区泰然四路泰然科技园210栋5C。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306132591N。

法定代表人:钟国爽,执行董事。

被执行人:深圳市南方睿泰股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天安社区泰然四路泰然科技园210栋5C。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670044459L。

法定代表人:钟国爽,执行董事。

两被申请追加人及被执行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潘芳,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两被申请追加人及被执行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军,北京市金杜(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徐翔与被执行人深圳市南方睿泰股权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泰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深圳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6)深仲裁字第1993号裁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由于睿泰公司没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徐翔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依法受理,案号为(2018)粤03执255号。执行过程中,因睿泰公司名下目前没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徐翔向本院申请追加钟国爽、深圳市南方睿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海公司)为案件被执行人,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本院于2019年1月14日进行听证,申请人徐翔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徐小荣,被申请追加人钟国爽、睿海公司及被执行人睿泰公司共同委托的诉讼代理人潘芳参加听证,本案现已审查终结。

申请人徐翔提出申请请求:依法追加钟国爽、睿海公司为(2018)粤03执255号案件的被执行人,在其认缴而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承担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尚未清偿的债务共计1244206元及其延期支付的利息。主要事实与理由:1、根据睿泰公司企业档案查询,睿泰公司认缴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亿元,实收资本为人民币5000万元,尚有人民币15000万元未缴纳;2、睿海公司作为睿泰公司的股东之一,其对睿泰公司认缴出资额为人民币18600万元(93%);钟国爽个人作为睿泰公司的股东之一,认缴出资额为人民币1400万元(7%)。由于睿海公司的股东之一钟国爽出资为99.99%,钟国爽个人实际上已认缴睿泰公司的全部股份。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钟国爽及睿海公司作为睿泰公司的股东尚有人民币15000万元的出资未缴纳。应当在其认缴而尚未缴纳出资的范围内承担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尚未清偿的债务共计人民币1244206元及其延期支付的利息。

被申请追加人钟国爽、睿海公司及被执行人睿泰公司共同答辩称,不认可申请人的主张。理由如下:根据最高院的追加变更当事人作为被执行人的相关法律规定,追加被执行人的前提是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的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此处其对被执行人的股东被执行债务的责任属于补充责任,而非连带责任。在本案中徐翔提交的证据里没有举证睿泰公司的财产不足以清偿。首先,睿泰公司目前仍处于正常的运营阶段,没有进入破产或者清算,也没有相关的财务或者审计的文件能够直接证明公司的资金状况不足以清偿欠付对方的债务。其次,根据徐翔提交本院的(2018)粤03执255号之一执行裁定书,其中有明确的写到2018年4月10日本院依法冻结睿泰公司所持有的深圳市睿泰财富管理有限公司90%的股权、深圳市前海南方睿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90%的股权、深圳市前海南方睿泰资金管理有限公司90%的股权、深圳市前海睿科数据技术有限公司85%的股权、深圳市睿泰投资资金有限公司90%的股权。2018年8月8日本院依法扣划被执行人银行账户存款共计人民币814514.3元,并且在该裁定书中明确写明本案虽冻结了被执行人名下股权,但由于徐翔未在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处置股权的书面申请,故不予处置该股权。由此可见,在本案中徐翔除从睿泰公司的账户中扣划了存款,事实上还冻结了睿泰公司所持有的共5家子公司的股权,而其怠于行使其申请执行的行为,是致使其没有得到执行的根本原因,并非被执行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的法定情形。钟国爽、睿海公司的代理人在本案听证中称现有公司法对股权实行认缴制,缴纳期限没有法定的限期,由公司章程自由决定。

本院查明,深圳仲裁委员会于2017年12月16日作出(2016)深仲裁字第1993号裁决,裁决:睿泰公司向徐翔支付违约金人民币200万元;驳回徐翔的其他仲裁请求。本仲裁案仲裁费人民币93550元,由徐翔、睿泰公司各承担人民币46775元,睿泰公司承担之数于履行仲裁裁决时径付徐翔。由于睿泰公司没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徐翔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依法受理,案号为(2018)粤03执255号。

本院(2018)粤03执255号之一执行裁定显示,2018年4月10日,本院依法冻结睿泰公司持有的深圳市睿泰财富管理有限公司90%股权、深圳市前海南方睿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90%股权、深圳市前海南方睿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90%股权、深圳市前海睿科数据技术有限公司85%股权、深圳市睿泰投资基金有限公司90%的股权。8月8日,本院依法扣划睿泰公司银行账户存款人民币814514.3元。扣缴执行费人民币11945元后,本院依法向徐翔划付人民币802569.3元。另,本院通过深圳法院鹰眼查控网、全国法院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睿泰公司名下的存款、股票、房产、车辆、工商股权、土地使用权等财产进行查证,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上述财产查证情况经告知徐翔,其没有异议,也未在期限内提交处置股权的申请,且未能提供睿泰公司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本院依法决定将睿泰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限制高消费。因本案虽冻结睿泰公司名下股权,但徐翔未在期限内向本院提交处置股权的书面申请,故暂不予处置该股权。目前未发现睿泰公司可供执行财产,徐翔也不能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本次执行程序无法继续进行,可予以终结,需要等待继续执行的条件成就后再重新启动,故本院(2018)粤03执255号之一执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本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规定,追加被执行人的前提是作为被执行人的企业法人,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本院执行阶段已冻结睿泰公司持有的深圳市睿泰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的股权,徐翔未向本院申请处置上述公司股权,睿泰公司财产是否足以清偿案涉债务没有得到查明和执行,故不应认定睿泰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2016)深仲裁字第1993号仲裁裁决确定的债务。综上,徐翔请求追加钟国爽、睿海公司为被执行人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申请人徐翔申请追加钟国爽、深圳市南方睿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为本院(2018)粤03执255号案件被执行人的请求。

被申请人、申请人如不服本裁定,可自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审判长  陈利鹏

审判员  蔡劲峰

审判员  刘自正

二〇一九年七月三日

书记员  潘艺琦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