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韦荣硕与景培培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3 17:27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1859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韦荣硕,男,汉族,1971年10月16日出生,住广东省阳西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丽华,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小茜,广东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景培培,女,汉族,1983年7月9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天军,广东众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韦荣硕因与被上诉人景培培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2015)深南法民一初字第11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韦荣硕请求:一、撤销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深南法民一初字第1125号民事判决,支持上诉人的全部起诉请求;二、判令将本案发回重审;三、判令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是: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明确的民间借贷关系。1、上诉人提交的录音证据已经明确双方存在真实的民间借贷关系,法院依法应当支持上诉人诉求。在录音中,上诉人反复多次向被上诉人提出要求被上诉人归还欠款的问题,被上诉人均明确答复,有钱之后就会归还,没有归还欠款的原因系自身资金紧张,并表态称自己并非有意赖账,一有钱就会归还。录音中被上诉人已经自认欠款事实,并表明在有钱之后就会归还的意思表示。在被上诉人已经自认的情况下,法院以上诉人未提供欠条等证据为理由否认双方的借贷关系,系明显的事实认定错误。2、法院仅凭几笔款项中备注货款便推翻双方借贷关系,系事实认定错误。根据一审法院的审理,上诉人共提交超过100笔转账记录,转账金额近170万,在这些转账中仅有几笔中备注有货款,转账时间跨度为自2011年6月28日至2015年2月7日。被上诉人称由于双方同为深圳翔顺贸易有限公司股东,故全部银行转账系基于股东分配红利或涉及公司其他经营款项而发生,被上诉人的该说法存在严重瑕疵。首先,虽然双方曾同为公司股东,但被上诉人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如果存在分红应该是由实际经营人,也就是本案的被上诉人向上诉人分红,且每笔款项的记录通过核查公司账目均应当可以确认,公司由被上诉人控制经营,被上诉人有义务证实其在经营期间的财务状况和分红情况,但被上诉人对此并未举证证实,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其所陈述的事实依法不应当认定。其次,被上诉人陈述双方往来部分款项为公司分红,那么被上诉人应当就此举证证实,分红次数及分红金额,该部分证据同样通过核查公司账目即可一目了然,在公司由被上诉人全部控制的情况下,其并未提交任何公司账目以证实其陈述。再次,上诉人在2013年8月5日已经将全部公司股份进行转让,其已经不再是公司股东,被上诉人所述转款系股东分红、公司经营一说更加不符合常理。自2013年至2015年后上诉人陆续向其出借款项的事实,被上诉人也没有做出任何合理解释或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实其陈述,一审法院并未对被上诉人辩驳进行调查的情形下所做认定存在错误。3、上诉人提交的转账凭证与所述借款时间及用途均吻合,被上诉人亦未对此做出有效辩解,法院应当认定上诉人陈述属实并采纳。根据上诉人提交的转账记录,上诉人在2011年6月起向被上诉人出借款项,与此同时被上诉人在此时间购买房产,此后被上诉人多次向上诉人借款以偿还房屋贷款。上诉人所述出借款项的时间、金额与被上诉人购买房产及归还按揭贷款的时间、金额有高度吻合性,而被上诉人也未能就此作出任何有效的解释和说明或提交任何证据证实其陈述。根据举证规则及民间借贷案件司法解释的规定,法院应当作出有利于上诉人的认定。但一审法院并未对此进行任何调查比对便做出对上诉人陈述不予采纳的认定,属于事实认定错误。4、本案当事人双方由于存在熟人关系,上诉人在出借款项时并未要求被上诉人出具借条,该情形并不违反法律及常理。且上诉人的款项出借均以转账形式发生,被上诉人的收款行为已经证实被上诉人获得金钱利益的事实已经客观发生,而被上诉人亦并未举证证实其已经全部归还欠款,因此在上诉人做出要求其偿还欠款的意思表示时其应当予以归还。最重要的是被上诉人在录音证据中并不否认借款事实。二、本案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对双方提交的证据及陈述、辩驳理由,均没有做出任何调查和认定,事实认定不清,依法应当发回重审。

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原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或者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在上诉人举证证实被上诉人已经自认存在借款事实的情形下,对于被上诉人所作的没有事实依据的明显违反常理的虚假陈述,不做任何调查了解或补充调查,便做出双方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的认定属于严重事实认定错误,依法应当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景培培答辩称,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也没有民间借贷的事实。二、民间借贷案件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上诉人对其主张的该法律关系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加以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明确规定,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但上诉人并没有提供这方面的证据。三、录音记录不能证明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之间有借款关系,上诉人一方对该录音的内容存在断章取义,在上诉人提供的该录音记录中第一段录音被上诉人说“你不觉得你发的信息很莫名其妙吗”?第二段录音中上诉人说“你说一下你那个钱什么时候还”,被上诉人回答“什么钱嘛”,在第三段录音中,被上诉人说“你老是找我还钱干吗,××似的,你不能说你一无所有,你就想要我的所有全部吧,有这样的人吗,你好好回想一下我们两什么时候说清楚的,你想想来回的这些事情”,上面的这些对话内容中不但没有确认双方的借款关系,反而清楚的体现被上诉人已多次对上诉人的无理纠缠进行了义正言词的回绝。因此,上诉人主张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缺乏最基本的证据证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韦荣硕一审诉讼请求:1、被告立即偿还原告借款1240800元及利息10000元(利息暂时从2014年7月2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起诉之日,并从起诉之日起按上述利率计付利息至付清款项之日止);2、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查明,原告主张从2011年开始向被告出借款项用于购买深圳市南山区某房产,该房产系被告于2011年按揭贷款购买,原告提交了建设银行流水单及平安银行流水单及通话录音作为证据。原告提交的证据显示原告在2011年6月28日至2015年2月7日期间,分别通过建设银行分八十九次不定额向被告转账1521800元;在2013年8月13日至2014年2月6日期间,通过平安银行分十二次不定额向被告转账147000元,其中有几笔转账备注注明为“货款”;在上述转账记录中有几笔是被告向原告支付的转账记录,原告主张系被告向其归还11万元。被告不认可上述证据的证明内容,表示原、被告系深圳翔顺贸易有限公司股东,上述银行转账系基于相互分配股东红利或者涉及公司其他经营款项而发生,有几笔转账直接注明了用途为“货款”,双方并不存在借贷关系。被告提交了政府信息公开(企业档案)查询结果答复函及附件、平安银行账单等证据佐证。原告确认其与被告同为深圳翔顺贸易有限公司股东,但主张原告于2013年8月5日起就不再是该公司股东,被告所购买的房产于2011年9月2日过户到被告名下,与原告支付首付款的时间吻合。

原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原告主张其与被告存在借贷关系,但并不能提供借条、收据、欠条等相应证据予以佐证;其提交的原、被告之间的银行转账交易记录多达100多次,时间跨度为四年不定期转账,其中几次往来注明为“货款”。原、被告之间虽有款项往来,但原告并未提供确凿、充分的证据证明双方存在借贷关系、上述转账系原告向被告出借款项,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原告诉请被告偿还借款及利息,依据不足,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6057.2元,保全费4520元,合计20577.2元,由原告负担。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当事人主张权利应提交相应的证据并符合法律的规定。上诉人主张双方存在借贷关系,但不能提交借条等基本证据,其提交的录音记录不能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也没有其他证据对该录音内容的真实性予以佐证,上诉人的上诉意见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6057.2元,由上诉人韦荣硕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郭 勇 忠

审判员 袁 劲 秋

审判员 刘付伟贤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朱 六 发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