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深圳市粤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盛庆丽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3 17:18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1467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粤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辉平。

委托代理人:张斌,北京市康达(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莉,北京市康达(深圳)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盛庆丽。

委托代理人:陆丰,广东冠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朱霞,广东冠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深圳市粤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粤华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盛庆丽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5)深宝法民一初字第26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6年8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粤华公司委托代理人张斌,被上诉人盛庆丽的委托代理人陆丰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粤华公司上诉请求:一、盛庆丽滑倒的地点,不属于粤华公司的施工范围,粤华公司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从现场监控视频来看,盛庆丽滑倒的地点在楼房台阶平台上,粤华公司的施工地点是附近的道路,完全是不同地点。任何开挖管道的工程都不可能挖到居民楼的台阶上,这一点不仅现场监控视频有显示,并且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中也明确说明:“盛庆丽提交的视频资料显示,在盛庆丽受伤地点的附近,确实有人在挖沟施工,……”(原审判决书第4页第三行,查明事实部分)。这说明,盛庆丽不是在粤华公司施工地点滑倒的,而是在“附近”。不能因为受伤地点与施工地点离得近就判决粤华公司承担责任。盛庆丽的损害结果和粤华公司的施工行为没有因果关系,粤华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与判决理由自相矛盾,依法应予撤销。二、现场监控显示,盛庆丽滑倒的原因是因为下雨,地面湿滑所致。其滑倒时脚下没有任何瓦片等障碍物。粤华公司没有任何过错,不应当承认赔偿责任。1、现场监控视频显示,盛庆丽当天走到台阶处,还没有开始下台阶的时候滑倒。粤华公司已经提交了证据,证明深圳在2014年12月1日刚下过大雨,12月2日当天也下过小雨,台阶上铺满瓷砖路面湿滑。2、现场监控视频可以清晰的看出,盛庆丽滑倒时脚下没有任何瓦片等障碍物。盛庆丽滑倒并非粤华公司施工行为所导致,粤华公司没有任何过错,不应当承认任何赔偿责任。三、粤华公司已提供证据证明属于其施工范围的地方,粤华公司均已设置明显的标准,并在施工范围周围放置了防护栏,采取了安全防护措施,粤华公司没有任何过失,不应当承担任何侵权赔偿责任。综上所述,粤华公司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判决粤华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前提首先是损害结果和粤华公司的施工行为存在因果关系,其次是粤华公司对损害结果有过错。而本案查明的事实是:盛庆丽摔伤的地点不是粤华公司施工范围,粤华公司摔伤的原因是其自行滑倒。粤华公司的施工行为与盛庆丽的损害结果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且粤华公司不存在过错,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错误,依法应予改判。

被上诉人盛庆丽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被上诉人盛庆丽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粤华公司赔偿盛庆丽损失共计226876.74元;2、粤华公司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4年12月2日15时45分许,盛庆丽在民治第一工业区十八栋一楼阶梯处滑倒。盛庆丽受伤后被送往深圳健安医院住院治疗,2014年12月3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右胫腓骨骨折。出院医嘱为:1、外院继续治疗;2、不适随诊。后盛庆丽转至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继续住院治疗,2014年12月24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右胫腓骨下段骨折。出院医嘱为:1、继续患肢康复功能锻炼,注意休息,勿劳累,患肢术后两月内暂不负重,建议陪人照料生活;2、出院带药;3、每两周复查一次,不适随诊;4、合理饮食,加强营养;5、骨折愈合后取出内固定物;6、住院期间留陪护一人。盛庆丽共住院22天,花费医疗费21510.51元。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5月14日作出粤南[2015]临鉴字第1647号《法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盛庆丽的伤残等级为十级,盛庆丽花费鉴定费1800元。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月27日出具深二医临法司鉴字[2015]临鉴第0065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盛庆丽内固定物取出费用估算约为10000元。另查明,盛庆丽是农村居民。自2013年7月14日起在深圳市龙华新区东边新村15栋405房居住,发生交通事故前在深圳市康尊食品有限公司工作。盛庆丽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盛庆丽在发生交通事故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2702.63元。盛盘根是盛庆丽的父亲,1959年10月24日出生,刘子妮是盛庆丽的母亲,1960年3月14日出生,有两个扶养人。

再查,2014年9月,深圳市深水龙华水务有限公司与粤华公司签订《施工(单价)合同》,约定粤华公司承包由深圳市深水龙华水务有限公司发包的民治片区给水管网改造工程(第二标段),工程地点在龙华新区民治街道,给水管网改造工程范围包括民治办事处的第一工业区、向南村、民治公园、华侨新村四个社区。

盛庆丽提交的视频资料显示,在盛庆丽受伤地点的附近,确实有人在挖沟施工,旁边未设置安全防护栏,行人过路需跨过沟渠,还有行人抬起电动车跨过沟渠。盛庆丽摔倒后,一名身穿桔色施工服的人员将瓷砖挪离了盛庆丽受伤处。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受到法律保护,任何人不得侵犯。本案争议焦点为盛庆丽的损失应由谁承担?本案中,深圳市深水龙华水务有限公司将民治片区给水管网改造工程(第二标段)项目发包给粤华公司,从视频资料上来看,施工现场是公共场所,过往很多行人。盛庆丽受伤时,粤华公司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致使原告摔倒。粤华公司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另,盛庆丽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经常在该路段行走,应当知道该路段的施工情况,其自身疏于小心谨慎的注意义务,对受伤也应负一定责任。根据案件情况及相关证据,法院酌定粤华公司承担90%的责任,盛庆丽自行承担10%的责任。

根据盛庆丽的诉讼请求、粤华公司的答辩意见及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参照广东省2015年度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盛庆丽的损失数额为:1、医疗费21510.51元。双方对盛庆丽提交的医疗费票据金额无异议,盛庆丽另外主张的837.91元是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的处方笺,非正式的医疗费票据,对此法院不予采信。2、护理费3521.87元。盛庆丽住院22天,出院医嘱注明住院期间陪护一人,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年度居民服务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的标准计算,应为3521.87元(58431元/年÷365天/年×22天)。盛庆丽主张出院后的护理费,因盛庆丽的伤残等级是十级,盛庆丽未能举证其出院后的生活确实不能自理的鉴定意见。盛庆丽主张出院后的护理费没有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3、误工费7387.19元。盛庆丽主张误工时间计至定残日前一日,但未能提供医疗机构出具的持续治疗且休息的证明。盛庆丽住院22天,出院医嘱“注意休息,术后两个月内暂不负重”,法院据此认定误工时间为82天(22天 60天)。盛庆丽提交的银行交易明细显示其在发生交通事故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为2702.63元,误工费为7387.19元(2702.63元/月÷30天×82天)。4、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139520.8元。盛庆丽的户口在农村,发生交通事故时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镇,故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为81896元(40948元/年×20年×10%)。被扶养人盛盘根(盛庆丽父亲),计算20年,被扶养人刘子妮(盛庆丽母亲)计算20年,有两个扶养人。依照盛庆丽的身份状况,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为57705.54元(28852.77元/年×20年×10%÷2×2),盛庆丽诉请按28812.4元/年标准计算得57624.8元,法院予以准许。5、交通费1000元。因盛庆丽确有住院治疗的情况,且其受伤的部位是在腿部,法院酌定1000元。6、住院伙食补助费2200元。盛庆丽住院22天,该项费用为2200元(100元/天×22天)。7、营养费1000元。医嘱加强营养,金额由法院酌定。8、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盛庆丽伤残等级为十级,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9、鉴定费1800元。以发票为准。10、后续治疗费10000元。有鉴定结论,且粤华公司对此无异议。上述损失合计197940.37元,由盛庆丽自行承担10%,由粤华公司承担90%为178146.33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九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粤华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盛庆丽各项损失共计178146.33元;二、驳回盛庆丽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17元,由盛庆丽负担175元,由粤华公司负担642元。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2014年12月2日,当日有小雨。盛庆丽在走出楼门快到下台阶处摔倒,工人挪走的瓷砖在台阶下边。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即粤华公司对于盛庆丽所受到的损害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以及承担责任的大小。根据双方提供的证据包括监控录像、当事人陈述以及本院对现场的勘查,可以确定的事实是:一、粤华公司2014年12月2日在民治第一工业区十八栋一楼公共道路上进行施工,十八栋楼楼下盛庆丽摔倒处附近粤华公司挖开了一个20公分左右宽的沟渠,周围未设防护警示标志。二、龙华片区当日有小雨,地面湿滑。三、盛庆丽走出十八栋楼后,在楼下平台尚未下台阶处摔倒,摔倒处离施工现场很近。监控录像没有看到盛庆丽是因踩到破碎瓷砖而摔倒。本院认为,粤华公司在一个人口居住比较密集的区域施工,未设置安全警示标志,既导致施工范围难以确认,亦给行人制造了危险,因此,粤华公司存在一定过错。盛庆丽作为一个成年人,对于自己行进线路存在的危险理当有个正确的判断,特别是周围施工情形下,更应该选择安全的地方行走,其为省事试图走过施工现场,也存在一定过错。加之当天有小雨,地面湿滑,亦是导致盛庆丽摔倒的原因之一。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本院酌定粤华公司对盛庆丽所受损失承担50%的责任。原审确定的责任承担比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盛庆丽的损失共计197940.37元,粤华公司应承担98970.19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5)深宝法民一初字第265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5)深宝法民一初字第2650号民事判决主文第一项为:深圳市粤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盛庆丽各项损失98970.19元;

三、驳回盛庆丽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1807元,被上诉人盛庆丽负担817元,上诉人深圳市粤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99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郭 勇 忠

审判员 袁 劲 秋

审判员 刘付伟贤

二〇一六年十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胡 旬 子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