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天安财产保险玉林中心支公司与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东莞分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2021-05-26 11:28发布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粤01民终2485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西玉林市名山镇二环公路东侧玉梧公路北侧(现教育东路87号、89号)。

负责人:朱和达,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韶,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洋洋,广东卓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东莞市南城区莞太大道168号太平洋保险大厦一层、六至十三层。

负责人:何晓东,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伟祺,广东勤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乐诗,广东勤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原审被告:袁善兴,男,1982年3月5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

上诉人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原审被告袁善兴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20)粤0111民初76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在部分地区开展民事诉讼程序繁简分流改革试点工作的决定》,依法适用第二审程序,由审判员独任审理,于2020年12月15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上诉人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韶,被上诉人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伟祺、卢乐诗,原审被告袁善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的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改判驳回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的诉讼请求;2.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由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负担。事实和理由:一、本案火灾起因存疑,现不能确定是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承保的桂K×××××车辆电气线路故障从而引起周边可燃物起火,桂K×××××车辆极大可能是本次火灾事故的受害一方(即并非第一个起火方),一审法院不予准许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提出的合理合法的调查取证申请,致使本案事实不清,责任划分错误,判决存在反而让受害一方承担赔偿的可能性。二、退一步说,即便本案火灾事故由桂K×××××车辆电气线路故障造成,袁善兴无需对粤A×××××车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1.本案为保险人代位求偿权,须根据基础法律关系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因代位而取得粤A×××××车所有权人的权利,其提起的保险人代位求偿权,其基础法律关系为财产损害侵权赔偿纠纷,即其主张的是侵权责任。2.承担侵权赔偿责任,其条件是致害人对损害结果有过错(过错原则),或致害人虽无过错但按法律规定应承担赔偿责任(无过错原则)。3.袁善兴在事故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因过错而产生的侵权赔偿责任。袁善兴将尚在产品质量保证期内的汽车交由他人控制,他人将车辆停放在停车场,6个月后汽车起火,袁善兴上述行为无过错,根据过错原则,袁善兴无需承担赔偿责任。4.按照本案的情形,没有任何法律规定袁善兴应承担无过错责任。三、本案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承保的是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袁善兴“依法应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既然袁善兴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则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无需承担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民事赔偿责任。1.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在种类上属于责任保险,各方是没有异议的。2.本案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袁善兴“依法应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而不是桂K×××××车。车作为物在法律上是不可能也无法承担民事责任的,也就是俗称的“保的是人,不是车”。3.如前所述,被保险人袁善兴无需对粤A×××××车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则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按照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也不存在保险赔偿责任,无需承担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在交通事故中,公安机关直接认定了各方的责任。在本案中,消防部分没有认定事故的责任方,只是认定起火的原因。事故责任应由法院根据事实和法律规定划分。4.本案不属于交通事故,不属于交强险的赔偿范围。根据交强险条款第五条的约定,交强险仅赔偿受害人因被保险机动车生交通事故遭受人身伤亡或者财产损失,本案不属于交通事故,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无需承担交强险的赔偿责任。四、一审判决认定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要承担保险赔偿责任的观点不成立。1.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仅认定起火原因为桂K×××××车辆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围可燃物所致,而没有认定“桂K×××××车辆在涉案事故中负全部责任”,消防部门并没有认定哪一个主体应承担赔偿责任,而应由法院按法律规定确定承担赔偿责任的主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主体,肯定只能是人、法人或其他民事主体,而不可能是物,一审判决认定“桂K×××××车辆在涉案事故中负全部责任”明显错误。2.在过错原则的归责方式下,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承担责任险的赔偿责任,前提条件肯定是被保险人有过错(应对第三者承担赔偿责任)。如前所述,袁善兴在事故中没有过错,也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其要承担无过错责任,故被保险人袁善兴依法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则天安保险公司亦无需承担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责任。五、该次事故,是有明确的主体对粤A×××××号车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是告错了主体,现有法律框架内有明确的主体应对该车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1.根据产品质量法,应由汽车的生产和销售者承担赔偿责任。2.案涉桂K×××××车辆一直质押在质押权人李志权处,桂K×××××车辆的所有权人袁善兴已丧失对该车辆的占有,不存在也无法履行管理义务,该车辆的保管和管理责任的权利义务应由质押权人承担。如法院在审理中认定车辆的保管不当需承担责任,则应由质押权人李志权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恳请二审法院依法查明事实作出改判。

被上诉人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答辩称:一、关于本案事故起火原因已由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做出事故认定,认定是由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承保车辆桂K×××××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边可燃物所致。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是专业的有权力作出火灾事故认定的公权力机关,作出的事故认定合理合法且袁善兴在一审中明确表示对该认定申请复议并被维持。所以本案火灾事故责任是确定、无争议的。二、袁善兴作为桂K×××××车辆的所有人,应当对该车辆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规定,袁善兴在使用案涉车辆的过程中发生火灾事故且事故认定该车辆造成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承保车辆损失,理应由袁善兴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三、本案袁善兴的责任承担不应以其存在过错为前提,参照无过错责任原则进行归责更为适宜。在本案中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火灾事故是由桂K×××××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边可燃物所致。但由于该故障的引起需要相当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将该故障的引起的举证责任归于受害者身上未免强人所难。如强加在受害人身上,则会出现故障原因无法查明时,受害人所遭受的损失无法得到填补。本案受害人受损的财产是车辆,事故责任车辆车主,可从保险公司的保险合同、与车辆销售方的买卖合同、产品责任等多个法律关系寻求救济。因此,本案事故参照无过错责任原则进行归责,将损失转嫁至作为保险人的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处更能保障及填补受害人的财产权益。四、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与袁善兴的保险合同条款明确约定:“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负责赔偿。本案车辆自燃的意外事故完全符合该条款的约定,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理应承担保险赔偿责任。综上,一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袁善兴述称:涉案车辆是由李志权保管的,而且车辆比较新,又在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投了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险,如果要赔偿的话也是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或者是汽车4S店理赔。

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袁善兴、天安保险玉林中心支公司连带赔偿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经济损失140027元并承担逾期付款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从起诉之日起计至付清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用由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袁善兴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案外人欧阳可颖为粤A×××××号丰田CA64604TQE4多用途乘用车的所有人,欧阳可颖为该车辆在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购买了机动车损失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保险期间为2019年4月28日起至2020年4月27日止,机动车损失险限额为167507元,第三者责任保险的保险限额为100万元。袁善兴为桂K×××××车辆的所有人,袁善兴为该车辆在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处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商业险险种包括机动车损失险、第三者责任险、机动车盗抢险、自燃损失险等,其中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金额为100万元,交强险和商业险的保险期间均为2019年2月8日至2020年2月7日。

2019年10月4日,白云区石门街道南元大街24号停车场发生火灾,火灾烧毁烧损小汽车11辆,粤A×××××号、桂K×××××号车辆均在被烧毁汽车之列。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于2019年10月21日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穗云消火认字(2019)第0019号],对起火原因认定如下:“起火时间为2019年10月4日21时21分许;起火部位为白云区石门街道南元大街24号停车场南侧停放的车辆桂K×××××;火灾原因认定为桂K×××××车辆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围可燃物所致。”一审诉讼中,袁善兴称其曾对该《火灾事故认定书》提起行政复议,复议结果为维持原来的事故认定结果。

事故发生后,案外人欧阳可颖、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签订《机动车辆保险推定全损协议书》,协商拟定保险车辆粤A×××××推定全损处理,定损金额为140027元。2019年12月9日,案外人欧阳可颖签订《机动车辆保险代位求偿索赔申请书及权益转让书》,表示同意将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支付赔款的追偿款转让给该公司,确认其未收到桂K×××××号车或其承保公司的任何赔付,未放弃对桂K×××××号车或其承保公司的追偿权。2019年12月23日,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通过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账户向案外人欧阳可颖支付140027元。

一审诉讼中,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认为火灾事故存疑,且袁善兴在本次事故中无过错,袁善兴依法不应负担赔偿责任,同时桂K×××××号车在质量保证期内、在停放状态下自燃,车辆的生产者及销售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且事故发生时车辆在质押权人李志权处,若因车辆管理不善导致火灾事故,赔偿责任应由质押权人李志权承担。为证明其上述主张,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提供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浙江吉利汽车有限公司、广州市铭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公示信息,拟证实以上两公司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未发表质证意见。袁善兴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确认。

2.桂K×××××号车的商业保险单和条款,证明本案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袁善兴签订的保险合同中的具体权利义务。其中,《天安财险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手册》第二十二条载明:“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且不属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范围,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的部分负责赔偿。”第二十三条:“保险人依据被保险机动车一方在事故中所负的事故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袁善兴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确认。

3.《火灾事故认定书》、火灾现场勘验笔录、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对停车场保安周长生所做的笔录,拟证实《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的火灾发生原因与火灾现场勘验笔录、保安周长生笔录描述不一致,火灾事故发生原因存疑。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对该组证据中《火灾事故认定书》、火灾现场勘验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对周长生所做的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以确认。袁善兴对该组证据中《火灾事故认定书》的真实性、合法性确认,关联性不予确认,对火灾现场勘验笔录、对周长生所做的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确认。

4.桂K×××××号车的行驶证(正副本)、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车辆信息表、车辆一致性证书,拟证实袁善兴购买的桂K×××××号车尚在三包期内,应当由汽车生产者浙江吉利汽车有限公司、销售者广州市铭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承责。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未发表质证意见。袁善兴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确认。

5.车辆质押借款协议、袁善兴于2019年10月28日所做笔录,拟证实火灾事故发生时车辆处于质押权人李志权的控制之下。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对车辆质押借款协议的真实性无法确认,对其合法性、关联性不予确认,对袁善兴笔录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确认。袁善兴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予以确认。

另外,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请求一审法院调取发生火灾事故停车场05号摄像头监控录像、涉及火灾事故所有当事人和证人(包括但不限于李志权、袁善兴)所作的调查笔录、询问笔录,以查清火灾事故发生原因。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已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对火灾事故的发生原因作出认定,若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对该事故认定书有异议,可通过行政复议程序解决。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出具律师调查令查明火灾发生原因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准许。

此外,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在本案诉讼中申请追加桂K×××××号车的生产者浙江吉利汽车有限公司、销售者广州市铭润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火灾事故发生时的质押权人李志权为本案被告。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为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已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对火灾事故的责任作出认定。至于火灾事故发生时车辆是否处于质押状态及车辆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不属于本案审理范畴,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可另行提起诉讼,一审法院依法不予调处。因此,鉴于涉案车辆的质押权人、车辆的生产者及销售者均非本案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申请追加上述主体为本案被告不符合法律规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七十三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追加被告之申请。

以上事实,有《火灾事故认定书》、《机动车辆保险推定全损协议书》、《机动车辆保险代位求偿索赔申请书及权益转让书》、《天安财险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手册》、保单、勘验笔录、询问笔录、银行转账记录、企业公示信息、行驶证、发票、车辆信息表、车辆一致性证书、车辆质押借款协议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证实。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第一款:“因第三者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保险金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第三者请求赔偿的权利。”本案中,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出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该火灾的起火原因为桂K×××××车辆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围可燃物所致,火灾造成被保险车辆粤A×××××号车辆全车毁损。现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已在火灾事故发生后向粤A×××××号车的被保险人欧阳可颖支付了保险理赔款140027元,并依法从被保险人处获得了向火灾事故责任方及其承保公司索赔的权利。根据上述法律规定,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可在赔偿金额范围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袁善兴请求赔偿的权利。由于袁善兴所有的桂K×××××车辆在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险,涉案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且桂K×××××车辆在涉案事故中负全部责任,故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应在交强险范围内先行承担2000元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的138027元,由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至于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主张的利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明确规定,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的行使范围仅限于赔偿金额范围内,故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要求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承担利息损失的请求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虽对火灾事故提出质疑,但《火灾事故认定书》已对火灾事故发生的原因作出明确认定,且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未能提供充分证据推翻《火灾事故认定书》的认定结果,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的该项抗辩理由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另外,《天安财险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手册》第二十二条明确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且不属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范围,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的部分负责赔偿。”根据该项约定,保险人向第三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并不以被保险人本人存在过错为前提,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以袁善兴不存在过错为由拒绝承担赔偿责任缺乏依据,一审法院依法不予支持。至于桂K×××××车辆的生产者、销售者、质押权人是否存在相应的责任,均不影响《火灾事故认定书》的认定结果,亦不影响桂K×××××车辆一方对外承担赔偿责任。若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认为桂K×××××车辆的生产者、销售者、质押权人存在过错,可另案提起诉讼,一审法院依法不予调处。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中心支公司在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在交强险财产损失责任限额内赔偿2000元,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内赔偿138027元,合计140027元给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二、驳回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受理费1550元,由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中心支公司负担。

经二审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认为一审法院遗漏查明案涉桂K×××××号车辆的上牌时间为2018年2月23日,以及2019年10月4日事故发生时该车由案外人李志权作为质押物控制超过了六个月的事实。原审被告袁善兴表示上述情况属实。被上诉人太平洋保险东莞分公司称在一审期间已经对上述问题的相关证据发表过质证意见,对相关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上诉人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的上诉理由与其在一审时的抗辩意见基本一致,争议焦点主要在于袁善兴是否应对涉案事故中粤A×××××车辆的损失承担责任,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抗辩不予赔偿的理由是否成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侵害物权造成权利人损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损害赔偿,也可以请求承担其他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首先,广州市公安消防支队白云区大队《火灾事故认定书》[穗云消火认字(2019)第0019号]已经对起火原因作出认定,火灾原因系桂K×××××车辆电气线路故障引燃周围可燃物所致。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虽认为火灾起因存疑,但没有充分证据足以推翻该事故认定书,一审法院对该火灾事故认定结论予以采信并无不当。其次,袁善兴作为桂K×××××车辆的所有权人,没有尽到对自有车辆的妥善管理责任,对该车辆故障导致他人车辆受损,袁善兴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再次,《天安财险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手册》第二十二条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人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对第三者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且不属于免除保险人责任的范围,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的部分负责赔偿。”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依照约定应当对袁善兴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的第三者损失负责赔偿。即使袁善兴在使用桂K×××××车辆过程中将该车质押给他人,亦不影响桂K×××××车辆一方对外承担赔偿责任。至于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认为桂K×××××车辆的生产者、销售者、质押权人存在过错,其可另行解决,一审法院依法不予调处无不妥。综上,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抗辩不予赔偿的理由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该公司应对案涉事故造成的粤A×××××车辆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但是,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本条例所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的规定,本案保险事故并非道路交通事故,不符合保险公司承担交强险责任的情形,一审法院判令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先行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2000元的赔偿责任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应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对赔偿金额140027元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天安保险玉林支公司上诉要求改判免责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予以驳回。一审判决适用法律有误,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20)粤0111民初767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二、变更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20)粤0111民初767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为: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140027元给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分公司。

一审案件受理费15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100元,均由上诉人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玉林中心支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员  邹迎晖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何贤羡

林洁裕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