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汪毅与深圳市信得乐电子有限公司陈朝盛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7-03 17:36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6)粤03民终189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汪毅,男,汉族,1962年10月4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

委托代理人:王贵祥,广东德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深圳市信得乐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得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布吉街道李朗大道甘李科技园深港中海信科技园厂房第1栋A、B第3层,组织机构代码77164683-8。

法定代表人:林建宏,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肖浩,广东嘉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朝盛,男,汉族,1979年9月28日出生,住广东省普宁市。

委托代理人:王琴,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汪毅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信得乐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得乐公司)、陈朝盛案外人执行异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2015)深罗法民一初字第58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2016年10月2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汪毅及其委托代理人王贵祥,被上诉人信得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肖浩,被上诉人陈朝盛的委托代理人王琴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汪毅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决,改判:1、对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内的200万元停止执行程序;2、确认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内的款项200万元属于汪毅所有;3、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部分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一、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内的200万元不属于陈朝盛的个人财产。2015年8月28日,汪毅与案外人陶建明签署借款摆账资金合作协议。之后汪毅应陶建明的要求向陶建明及其所指定的账户转入保证金共计269万,其中200万元转入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汪毅与陈朝盛之间没有任何经济往来,该200万元也只是汪毅应陶建明的要求通过陈朝盛的银行账户向陶建明转账而已,事先陶建明也并不知情陈朝盛的该银行账户已被信得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据此,即使该笔款项不属于汪毅所有,也应当是属于陶建明所有,而不是属于陈朝盛所有。二、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内的200万元可能被认定为赃款,应由公安机关追缴后返还受害人,不得用于恶意的归还其债务。1、汪毅受案外人陶建明合同诈骗,向陶建明及其所指定的账户转账共计269万元,于2015年9月8日向罗湖经侦部门报案,公安机关已受理审查,并对涉案资金进行了冻结。其中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内的200万元则应当属于赃款,由公安机关进行追缴。2、信得乐公司申请强制执行陈朝盛的财产是在2014年5月5日,发生于汪毅受陶建明合同诈骗向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转账200万元之前。在法院强制执行该200万元时,汪毅已经明确提出异议,指明该200万元性质,是涉嫌诈骗。如若仍用该200万元偿还陈朝盛所欠的信得乐公司的债款,那么信得乐公司明知该200万元是诈骗财物而取得的行为属于恶意取得行为,最后仍是予以返还。

3、陈朝盛方在一审中也明确表示其与汪毅间无任何经济往来,该争议款项不是他的资产。如果罗湖区法院仍然执意扣划此款实属有违公允。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判决有误。请求上级法院依法纠正,撤销原判决。

被上诉人信得乐公司答辩称,一审法院驳回上诉人汪毅的诉讼请求合理合法。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被上诉人陈朝盛答辩称,同意信得乐公司的意见,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上诉人汪毅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对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内属于汪毅的款项200万元停止执行程序;2、确认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内的款项200万元属于汪毅所有;3、两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因信得乐公司与陈朝盛之间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法院于2014年2月24日作出(2014)深罗法民一初字第559号民事调解书,在法院的主持调解下,信得乐公司、陈朝盛达成如下协议:陈朝盛于2014年3月20日前向信得乐公司付清欠付货款215万元;如陈朝盛逾期还款则按上述欠款月息2%的标准向信得乐公司支付违约金;信得乐公司放弃其他诉讼请求,双方基于本次买卖合同纠纷无其他争议,信得乐公司不再向陈朝盛主张任何权利。该调解书于2014年2月24日生效。由于陈朝盛未按期履行上述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信得乐公司于2014年5月5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5年10月26日,法院依据(2014)深罗法执二字第455号执行裁定书在被执行人陈朝盛62×××98账户内扣划2002741.04元。

二、法院依法扣划被执行人陈朝盛账户内2002741.04元后,案外人汪毅以其对该银行账户内的资金具有所有权为由,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2015年12月2日,法院经审查后作出(2015)深罗法执外异字第85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案外人汪毅的异议。案外人汪毅对该执行裁定不服,遂向法院提起执行异议之诉。

三、2015年8月28日,汪毅与案外人陶建明签订《借款摆账资金合作协议》一份,约定:陶建明向汪毅提供1.4亿元的摆账资金,摆账期限为六个月,汪毅向陶建明支付1000万元的贴息。双方同时约定,汪毅应先向陶建明账户支付280万元的保证金,陶建明在收到280万元保证金的当日即向汪毅提供1.4亿元的摆账资金。2015年8月31日,汪毅向陶建明账户转账支付19万元,向宋淑念账户转账支付50万元,向陈朝盛名下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62×××98转账支付200万元。当日,案外人陶建明出具《收条》一份,载明:今收到安徽建工集团汪总280万元办理摆账业务的保证金,其中陶建明19万元、宋叔(淑)念50万元、陈朝盛200万元、安中宝108000元。

四、2015年9月2日,陶建明向汪毅出具《违约责任书》一份,载明:兹由本人陶建明与汪毅于2015年8月31日办理的摆账业务一事,由于我介绍的资金未能做到当天同台交割,故此业务属违约,我收到的钱如数退回(19万元),并承担违约金每月的5%,同时承担产生的费用壹拾万元。

五、2016年1月19日,陶建明向汪毅出具《证明》一份,载明:关于摆账业务一事,我和汪毅办理合同后,签订日期2015年8月31号,我们几个人去福田卓越工商银行。我提供摆账银行的账户,陈朝盛200万、宋佳林50万。关于转入我账号19万,我明天下午四点前退还给汪,其它二笔款,我可以证明并全力协助。

六、2016年1月21日,陶建明向汪毅出具《保证书》一份,载明:由于我本人与汪总办理的摆账业务协议一事,事情是我引起,我本人有责任负责把汪毅转入陈朝盛200万、宋叔(淑)念50万负责追回配合好。把陈宋二人交给汪总,并全心全意把汪总的损失追回。本人保证在三到四天内交给汪总,这是我的责任,并请求汪总派人协助我办好这事。

七、2015年9月8日,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向汪毅出具了《受案回执》,载明:汪毅于2015年9月8日报称的被合同诈骗一案,该队已受理。

八、汪毅与陈朝盛均确认收取涉案款项200万元前,双方互不认识,陈朝盛认可系应陶建明的安排收取了汪毅200万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本案涉及争议的焦点问题在于法院扣划的陈朝盛在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内银行存款的归属问题。针对该焦点问题,法院作如下分析:

从民法上看,货币是一种特殊的动产、种类物,其特殊性表现为货币的占有与所有是统一的,占有了货币就视为取得了货币的所有权,丧失了货币的占有,就丧失了货币的所有权,也就是说,货币一旦交付,将发生所有权的转移。但这并不意味着货币之前的所有人在非基于自己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就无法获得相应救济。货币的所有人让渡货币所有权的同时,可以获得相应的债权。根据《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第九条规定,存款人应以实名开立银行结算账户,并对其出具的开户申请资料实质内容的真实性负责,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银行账户本身具有显示(储蓄合同)权利义务和进行结算的功能,由谁、以何理由、从何处将资金转入银行账户,并不表明该账户所有人之外的其他人对账户或账户内资金拥有所有权。具体到本案中,汪毅将涉案的200万元转入陈朝盛的银行账户,汪毅便丧失了该笔200万元的所有权,而陈朝盛账户接收了该笔款项,也便获得了款项的所有权。本案争议的200万元款项系信得乐公司依据(2014)深罗法民一初字第559号民事调解书向法院申请执行的(2014)深罗法执二字第455号案件中的执行款,而该200万元款项的权利人是陈朝盛,汪毅对陈朝盛银行账户中的款项不具有直接的实体权利。汪毅与陈朝盛之间亦无直接的法律权利义务关系。陈朝盛获得汪毅200万元款项的依据系根据陶建明的指示,而汪毅与陶建明之间因借款摆账资金合作协议产生的纠纷,须经法定审判程序方能进行实体界定。本案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与汪毅、陶建明之间的合同关系并非同一法律关系,法院亦无权在本案中对汪毅、陶建明之间的实体权利义务纠纷进行审查。假设汪毅确系受到诈骗而向陶建明支付涉案款项,也并不意味着汪毅的权利无法保障,汪毅按照案外人陶建明的指示向陈朝盛支付200万元的同时,获得了对案外人陶建明的债权请求权,可以据此要求案外人陶建明返还涉案款项。

综上,法院裁定扣划陈朝盛在中国工商银行(账号:62×××98)账户内的存款2002741.04元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汪毅对诉争银行账户内的存款并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其起诉理由不成立,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一条、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驳回汪毅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2800元,由汪毅负担。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基本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争议的焦点问题正如一审法院认定的,即法院扣划的陈朝盛在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内银行存款的归属问题。一审法院已从法理及司法规则方面进行了详细的论述,本院不做赘述。本院认为一审判决对于涉案标的物所有权的认定符合法律规定及货币归属与流转的基本规则(货币的占有与所有的一致性),本院予以确认。上诉人汪毅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其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汪毅因此纠纷产生的债权,应另循法律途径解决。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22800元,由上诉人汪毅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郭 勇 忠

审判员 袁 劲 秋

审判员 刘付伟贤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书记员 涂  玮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