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华生电机广东有限公司谢凤平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特别程序民事裁定书

2021-07-03 17:11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9)粤03民特906号

申请人:华生电机(广东)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红巷工业路45号。

法定代表人:叶润强。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倩,女,汉族,1991年1月31日出生,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该公司员工。

被申请人:谢凤平,女,汉族,1978年11月13日出生,住广西宜州市。

申请人华生电机(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生电机公司)向本院提出申请,请求撤销深圳市宝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宝安仲裁委)于2019年5月10日作出的深宝劳人仲(沙井)案[2019]486号仲裁裁决。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该案仲裁裁决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华生电机公司申请:一、撤销宝安仲裁委作出的深宝劳人仲(沙井)案[2019]486号仲裁裁决书;二、请求判令本案申请费由谢凤平承担。事实与理由:一、仲裁裁决要求华生电机公司向谢凤平支付医疗费存在适用法律错误。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职工因患职业病进行治疗的享受工伤医疗待遇,并没有要求用人单位承担职工自费部分医疗费用。《2016年深圳市社保争议疑难问题研讨会纪要》更是进一步明确职工因患职业病进行治疗的,享受工伤医疗待遇,用人单位已经为劳动者缴纳工伤保险,劳动者以实际支出的工伤治疗费高于社保部门偿付的医疗费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补足的,不予支持。本案中,华生电机公司已经依法为谢凤平购买工伤保险,谢凤平进行工伤治疗,其费用属于工伤保险承担范围内的应当由工伤保险支付,不属于工伤保险支付的应当由其个人承担。仲裁裁决以没有明确规定为由裁决华生电机公司支付谢凤平工伤治疗自费医疗费违反上述规定,存在适用法律错误。二、仲裁裁决要求华生电机公司向谢凤平支付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2月28日期间护理费存在法律适用错误。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工伤职工已经评定伤残等级并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需要生活护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按月支付生活护理费。而在本案中,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及广东省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已出具《深圳市工伤(职业病)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及《省级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鉴定被申请人的伤残等级为6级。在这两份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中,均未认定谢凤平的情况需要护理,而且谢凤平的医疗材料中没有记载任何其出院后需要护理的事实。由此可知谢凤平并不属于《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中规定的“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护理”的情况。另外,《工伤保险条例》和《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中对于需要支付护理费的停工留薪期均规定了最长不超过24个月。按照《深圳市工伤(职业病)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的认定,谢凤平受伤时间为2014年5月21日,医疗终结期为2016年5月20日,即该24个月的期间属于谢凤平的停工留薪期。也就是说即使谢凤平确实存在因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护理的情形,华生电机公司也仅需就上述停工留薪期内承担相应的护理责任。仲裁裁决在谢凤平不属于“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护理”的情形及超过法定停工留薪期的情况下要求华生电机公司向谢凤平支付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2月28日期间的护理费,属于明显的法律适用错误。此外,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六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谢凤平在仲裁阶段对于其出院后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护理的主张没有提交任何证据材料予以证明。根据法律规定的证明责任,其应当对无法证明自己的主张承担不利后果。但仲裁裁决却无视法律规定的举证原则,自行设置了证明责任倒置,以华生电机公司不能证明谢凤平出院后无需护理为由裁决华生电机公司向谢凤平支付出院后的护理费,该裁决在事实认定及法律适用上均出现严重错误。三、仲裁裁决的事项并不属于终局裁决的范围,不应按终局裁决处理公平公正是法律适用应当遵循的首要原则,保护劳动者的权益不应当通过剥夺用人单位合法权益进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规定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仅适用于:“(一)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争议;(二)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等方面发生的争议。”本案中,谢凤平请求的护理费并不属于上述规定的终局裁决范围,且谢凤平请求的金额及仲裁裁决的金额,都高于《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中规定的“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华生电机公司与谢凤平之间关于护理费的争议问题不应适用终局裁决的规定。仲裁裁决明知华生电机公司与谢凤平对于仲裁请求存在严重分歧,但是仍然在既无法律规定又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支持谢凤平的全部诉求,甚至违反《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规定滥用终局裁決权将非终局裁决变更为终局裁决,剥夺华生电机公司的合法正当的程序权利,存在严重的法律适用错误。恳请二审法院依法撤销该仲裁裁决书,以维护华生电机公司的合法权益。

被申请人谢凤平答辩称,仲裁裁决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不存在法律规定可以撤销的情形,请依法驳回华生电机公司的申请。

经审查查明:2019年5月10日宝安仲裁委作出深宝劳人仲(沙井)案[2019]486号仲裁裁决:一、华生电机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谢凤平支付2017年3月份至2018年12月份自费的工伤医疗费用901元、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2月28日工伤医疗期间护理费77337.03元;二、驳回谢凤平其它仲裁请求。事实:一、入职时间:2008年12月8日;二、工作岗位:值机员;三、已签订劳动合同,最后一期为2015年1月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目前仍在职;四、工资发放形式:银行转账;五、2014年7月23日申请人因职业性肿瘤被认定工伤;六、2019年1月24日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批准,谢凤平的医疗期延长至2019年4月22日;七、2017年10月份以前自费的工伤医疗费用:901元;根据谢凤平提供的病历资料、医疗费用单据,显示谢凤平2017年3月份至2018年12月份,自费医疗费用为901元。双方确认该部分费用系谢凤平本人支付,无法由社会保险机构报销的部分。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二条规定:仲裁裁决的类型以仲裁裁决书确定的为准。本案仲裁裁决已确定为终局裁决,根据上述规定,法院不对仲裁裁决的类型作实体评价。对于谢凤平出院后的护理费,本院认为,谢凤平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确定为六级伤残,没有证据显示谢凤平出院后仍需要护理,仲裁裁决认为华生电机公司不能证明谢凤平出院后不需护理,而支持谢凤平的主张,显然分配举证责任不当,属适用法律错误,申请人华生电机公司的申请撤裁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九条,《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四条第(五)项、第三十八条第四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撤销深圳市宝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深宝劳人仲(沙井)案[2019]486号仲裁裁决。

本案申请费400元,由华生电机(广东)有限公司负担。

当事人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审判长  郭勇忠

审判员  何万阳

审判员  罗 巧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谢心宇

附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四条裁定适用于下列范围:

(一)不予受理;

(二)对管辖权有异议的;

(三)驳回起诉;

(四)保全和先予执行;

(五)准许或者不准许撤诉;

(六)中止或者终结诉讼;

(七)补正判决书中的笔误;

(八)中止或者终结执行;

(九)撤销或者不予执行仲裁裁决;

(十)不予执行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

(十一)其他需要裁定解决的事项。

对前款第一项至第三项裁定,可以上诉。

裁定书应当写明裁定结果和作出该裁定的理由。裁定书由审判人员、书记员署名,加盖人民法院印章。口头裁定的,记入笔录。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第四十七条下列劳动争议,除本法另有规定的外,仲裁裁决为终局裁决,裁决书自作出之日起发生法律效力:

(一)追索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不超过当地月最低工资标准十二个月金额的争议;

(二)因执行国家的劳动标准在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等方面发生的争议。

第四十九条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一)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

(二)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无管辖权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

(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

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

仲裁裁决被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的,当事人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