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昆藤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张高明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30 20:24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粤03民终2744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昆藤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沙井路沙头工业区186号五栋,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440300726160054R。

法定代表人:陈浚明,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丘双辉,广东信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俊安,广东信科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高明,男,汉族,1962年6月17日生,户籍地址湖南省祁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延飞,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婉,泰和泰(深圳)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昆藤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昆藤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张高明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6民初71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9月2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高明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昆藤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差额12292元、一次性伤残津贴差额21072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差额3512元;二、昆藤公司支付职业病诊断费403.1元,伤残鉴定费3276元,交通费1083元,2008年8月到2017年11月期间的医疗费用共计50195.16元;三、昆藤公司支付伤残等级晋级至三级伤残的后续治疗费10000元,生活护理费269280元(暂定,以专门机构的鉴定结论为准);四、昆藤公司支付残疾赔偿金667546元(已扣减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津贴以及已领取的工伤金额);五、昆藤公司支付安家补助费44880元;六、昆藤公司支付因职业病造成的精神抚慰金90000元;七、昆藤公司支付律师费9000元;八、昆藤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九、昆藤公司支付2017年12月至2018年3月新产生的医疗费17366.23元。

一审法院判决:一、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差额12292元、一次性伤残津贴差额21072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差额3512元;二、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职业病诊断费404.1元;三、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交通费1083元;四、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2007年11月至2018年8月期间医疗费用29964.65元;五、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生活护理费224400元;六、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残疾补偿金653498元;七、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安家补助费44880元;八、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精神抚慰金90000元;九、昆藤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张高明残律师费4573.91元;十、驳回张高明其他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5元,由昆藤公司承担。

昆藤公司上诉请求:一、撤销(2018)粵0306民初7165号民事判决书;二、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或者改判驳回张高明全部诉讼请求;三、一审、二审受理费由张高明承担。

张高明答辩称,一、本案不存在中止审理的事实,一审恢复审理作出判决并无不当。1.《深圳市工伤(职业病)职工复查鉴定结论》(2018年7月13日)系经合法程序作出,以此为依据提出的诉讼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28条“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张高明在举证阶段提交了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昆藤公司提出异议,张高明又申请一审法院向市鉴定委员出具协助函,请求其配合进行劳动能力复查鉴定,完全符合法律规定,昆藤公司在上诉状称“原审法院干预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行政行为”缺乏依据。2.张高明现状:在老家湖南继续治疗,2019年期间已经住院四次,住院天数3-9天,仅在湖南省职业病防治院、祁阳县人民医院的医疗费已远超过2万元;慢阻肺也继续加重,每天需用2-3次激素药品来扩张气管、缓解呼吸阻塞。在家中只能依靠氧气机吸氧生活,通宵吸氧,无法平躺,每月还需承担氧气罐费用、氧气机制氧电费等。3.本案不存在中止审理的事由,昆藤公司以不服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为由,先后提起复审申请、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实为拖延诉讼时间、损害张高明权利,逃避用人单位所应承担的法定责任,导致张高明无法及时取得合法的工伤待遇及赔偿以继续进行职业病治疗,严重损害了劳动者的合法利益。4.关于昆藤公司以“2008至2017年期间,张高明是否长期接触粉尘、是否与2007年病情存在因果关系等未查清”为由主张其不需支付张高明职业病伤残等级加重后的赔偿责任,一审判决已作明确论述。另,张高明从昆藤公司离职后,已经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只能在老家休养、治疗,完全不存在参加工作甚至接触粉尘的可能性。相反,由于矽肺病从医学病理上无法治愈,病情随着年龄增加逐渐加重,且该加重情形是由工伤事故直接引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四条规定,劳动者依法享有职业卫生保护的权利,用人单位应当为劳动者创造符合国家职业卫生标准和卫生要求的工作环境和条件,并采取措施保障劳动者获得职业卫生保护。第五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建立、健全职业病防治责任制,加强对职业病防治的管理,提高职业病防治水平,对本单位产生的职业病危害承担责任。由此可知,创造符合国家职业卫生标准和卫生要求的工作环境和条件,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用人单位应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劳动者获得职业卫生保护,以防止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遭受职业病。本案张高明遭受职业病工伤及工伤伤情加重,应由昆藤公司承担工伤及侵权赔偿责任。二、一审法律适用正确。1.张高明第二、三项诉讼请求,职业病伤残等级加重后相关赔偿责任主体,应是昆藤公司,而非社保经办机构。2.张高明相关诉讼请求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判决已作论述:根据《民法总则》第188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为3年,自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收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算。本案张高明诉请的是职业病伤残等级加重后的赔偿,因此,应从伤势确诊加重之日(2017年10月16日被确诊为职业病矽肺叁期)起算,张高明2017年12月诉至法院,请求昆藤公司承担张高明离职后产生的因治疗职业病而产生的医疗费及其他费用,并未超过诉讼时效。关于生活护理费,2017年病情恶化,只能依靠呼吸机生活,2018年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复查鉴定结论“二级伤残、一般医疗依赖”,从此时才产生了生活护理费、也必然产生护理费,因此该主张未超过诉讼时效。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矽肺病的病理是持续恶化最终导致肺纤维窒息死亡,损害结果具有持续性,张高明在确定伤残之后一并主张赔偿,未超过诉讼时效。3.残疾赔偿金的依据:最高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而《工伤保险条例》并未规定残疾赔偿金等费用”。最高法司法解释只是在程序上告知工伤职工先按工伤保险条例处理,但并不禁止劳动者依法要求用人单位承担其它民事赔偿责任。即:对属于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应当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获得赔偿,如果劳动者直接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法院应驳回起诉,并告知劳动者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但法律另有规定可以主张民事赔偿的,则按其规定处理。《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职业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伤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用人单位提出赔偿要求。”根据上述规定,因职业病导致的工伤,劳动者可在工伤保险理赔范围未覆盖的民事责任范围,对用人单位提起民事赔偿诉讼。《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2017年发布)第15条载明:“劳动者因安全生产事故或患职业病获得工伤保险待遇后,以人身损害赔偿为由请求用人单位承担赔偿责任的,如人身损害赔偿项目与劳动者已获得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本质上相同,应当在人身损害赔偿项目中扣除相应项目的工伤保险待遇数额,若相应项目的工伤保险待遇数额高于人身损害赔偿项目数额,则不再支持劳动者相应人身损害赔偿项目请求。”张高明主张的残疾赔偿金的金额,已扣减了第一次领取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608元、一次性伤残津贴158040元,并没有重复计算。《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4年施行)第二十五条:残疾赔偿金根据受害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或者伤残等级,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本案中,张高明被劳动能力鉴定职能部门评定为二级伤残,故一审法院参照劳动能力鉴定职能部门评定伤残等级确定其残疾赔偿金,即张高明二级伤残对应的劳动能力丧失比例为90%,伤残系数为0.9,故一审关于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无误:48698元/年×90%×20年-(已领取一次性伤残补助金31608元 已领取一次性伤残津贴158040元 伤残等级晋级后应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差额12292元 一次性伤残津贴差额21072元)=653552元。4.安家补助费的依据:张高明在昆藤公司处工作期间,依法缴纳了社保,一审证据五《深圳市工伤保险待遇核准决定书》可证。张高明的社保关系在用人单位所在地,因此应适用《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对安家补助费的主张予以支持。5.精神抚慰金:劳动者患职业病属于用人单位存在过错的典型侵权行为,无论是依据《职业病防治法》第58条,还是《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2017年发布)第14条,“患职业病的劳动者都有权一并主张精神损害赔偿,根据职业病情况酌情确定精神损害赔偿数额。”都明确对职业病工伤劳动者有权主张精神损害和人身损害赔偿。综上所述,昆藤公司的上诉主张于法无据,原审法院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张高明请求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期间,昆藤公司补充提交了行政案件的受理通知书和一审的行政判决书和上诉状,用于证明昆藤公司对张高明的伤残能力鉴定存在异议,仍处于行政诉讼期间,因此本案存在应当中止而未中止的情况。张高明认可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但鉴定结论依照行政诉讼法不属于行政诉讼可诉范围,本案不存在中止理由。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昆藤公司与张高明存在劳动关系期间双方权利义务应受劳动法律规范与约束。根据昆藤公司的上诉意见和张高明的答辩意见,本案二审主要争议焦点为:1.本案应否中止审理;2.昆藤公司应否承担张高明伤残等级加重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津贴、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差额;3.昆藤公司应否支付张高明诊断费、医疗费用、交通费、生活护理费;4.昆藤公司应否支付张高明残疾补偿金、安家补助费、精神抚慰金。对于上述争议焦点,本院分析认定如下:

1.本案应否中止审理问题,本案中,2017年10月16日,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出具粤职诊【2017】520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诊断张高明为职业性矽肺叁期。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8年8月1日出具深劳鉴查字【2018】第510038号深圳市工伤(职业病)职工复查鉴定结论,认定张高明受伤时间“2007年9月3日”,构成二级伤残,构成一般医疗依赖,矽肺併发呼吸系统疾病。由于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的鉴定结论,属于技术性鉴定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和诉讼受案范围,故即便昆藤公司针对广东省人民政府认定其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受案范围提起了行政诉讼,但因该诉讼不影响本案审理,故本院对昆藤公司申请中止本案审理不予支持。

2.关于昆藤公司应否承担张高明伤残等级加重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津贴、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差额问题,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由于尘肺职业病发病具有滞后性和持续性,损害后果具有隐蔽性和不可逆性,职业病患者依法可以定期复查,并通过重新鉴定再次确定职业病伤残等级。本案中,张高明于2007年9月3日被诊断为矽肺贰期,2008年1月28日被认定构成四级伤残,无医疗依赖;2017年10月16日经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职业性矽肺叁期;2018年8月1日,经深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复查鉴定构成二级伤残,一般医疗依赖。张高明根据新认定的伤残等级主张加重后工伤保险待遇,于法有据。但是,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工伤保险待遇属于工伤保险基金支出项目。昆藤公司已为张高明办理工伤保险,故张高明工伤保险有效期间发生职业病工伤,其相关保险待遇应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出。虽然张高明于2008年为了领取社保机构的相关待遇,与昆藤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并终结工伤保险关系。但由于张高明罹患职业病时系在工伤保险有效期内,其职业病伤残等级加重亦系其此前罹患的职业病加重的结果,其相关伤残等级加重后产生相关工伤保险待遇不应由昆藤公司承担。张高明诉请昆藤公司承担相对相关工伤保险待遇差额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张高明如果在其2008年终结工伤保险之时未放弃职业病复发或加重情形下的工伤保险待遇差额,可另循途径解决。一审法院就此问题,处理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3.关于昆藤公司应否支付张高明诊断费、医疗费用、交通费、生活护理费问题,基于前述争议焦点2的分析,张高明诉请的相关费用如果属于社会保险基金支付范围,张高明应另循途径解决。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治疗工伤所需费用符合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工伤保险药品目录、工伤保险住院服务标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工伤保险药品目录、工伤保险住院服务标准按照国家和省的有关规定执行。职工住院治疗工伤、康复的伙食补助费,以及经批准转地级以上市以外门诊治疗、康复及住院治疗、康复的,其在城市间往返一次的交通费用及在转入地所需的市内交通、食宿费用,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省人民政府规定的标准支付。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工伤职工已经被鉴定为一级至四级伤残等级并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需要生活护理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工伤职工生活自理障碍等级支付生活护理费。据此,张高明要求昆藤公司支付诊断费、医疗费用、交通费、生活护理费于法无据。张高明如果在其2008年终结工伤保险之时未放弃职业病复发或加重情形下的工伤保险待遇差额,可另循途径解决。一审法院就此问题,处理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4.关于昆藤公司应否支付张高明残疾补偿金、安家补助费、精神抚慰金问题,由于张高明属于职业病工伤,且尘肺病属于持续性不可逆疾病,且考虑到精神损害抚慰金属人损项目,但属依法可以酌定的款项。本院依据其伤残等级酌情支持其诉请的9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条规定,用人单位应支付一至四级伤残职工安家补助费和交通费,本院对一审认定昆藤公司需向张高明支付安家补助费44880元和交通费1083元予以维持。至于残疾补偿金等人身损害赔偿项目由于核算参考的人损伤残等级与工伤伤残等级认定标准不同,不宜在劳动争议中处理,本院不予处理。

另,关于律师费,昆藤公司在上诉中并未提出具体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昆藤公司的上诉主张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部分不清,实体处理欠妥,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三十条,《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第六十六条,《深圳经济特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条例》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6民初7165号民事判决第三项、第七项、第八项、第九项;

二、撤销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8)粤0306民初716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第六项、第十项;

三、驳回被上诉人张高明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共15元,上诉人昆藤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已预交,由上诉人昆藤精密工业(深圳)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罗  映  清

审判员 何  万  阳

审判员 罗    巧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日

书记员 刘锦锦(兼)

附相关法条:

《工伤保险条例》

第二十八条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

第三十条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职工治疗工伤应当在签订服务协议的医疗机构就医,情况紧急时可以先到就近的医疗机构急救。

治疗工伤所需费用符合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工伤保险药品目录、工伤保险住院服务标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工伤保险药品目录、工伤保险住院服务标准,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会同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等部门规定。

职工住院治疗工伤的伙食补助费,以及经医疗机构出具证明,报经办机构同意,工伤职工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所需的交通、食宿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基金支付的具体标准由统筹地区人民政府规定。

工伤职工治疗非工伤引发的疾病,不享受工伤医疗待遇,按照基本医疗保险办法处理。

工伤职工到签订服务协议的医疗机构进行工伤康复的费用,符合规定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第二十八条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其近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

第三十条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进行治疗,享受工伤医疗待遇。

职工治疗工伤应当在签订服务协议的医疗机构就医,情况紧急时可以先到就近的医疗机构急救。

治疗工伤所需费用符合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工伤保险药品目录、工伤保险住院服务标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工伤保险诊疗项目目录、工伤保险药品目录、工伤保险住院服务标准,由国务院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会同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等部门规定。

职工住院治疗工伤的伙食补助费,以及经医疗机构出具证明,报经办机构同意,工伤职工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所需的交通、食宿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基金支付的具体标准由统筹地区人民政府规定。

工伤职工治疗非工伤引发的疾病,不享受工伤医疗待遇,按照基本医疗保险办法处理。

工伤职工到签订服务协议的医疗机构进行工伤康复的费用,符合规定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第二十八条自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作出之日起1年后,工伤职工或者其直系亲属、所在单位或者经办机构认为伤残情况发生变化的,可以申请劳动能力复查鉴定。

第三十条工伤职工因日常生活或者就业需要,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置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

第二十六条职工因工伤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停工留薪期根据医疗终结期确定,由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最长不超过二十四个月。

工伤职工鉴定伤残等级后,停发原待遇,按照本章的有关规定享受伤残待遇。工伤职工在鉴定伤残等级后仍需治疗的,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批准,一级至四级伤残,享受伤残津贴和工伤医疗待遇;五级至十级伤残,享受工伤医疗和停工留薪期待遇。

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进行康复的,工伤职工在签订服务协议的康复机构发生的符合规定的工伤康复费用,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

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间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所在单位未派人护理的,应当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向工伤职工支付护理费。

第二十七条工伤职工已经被鉴定为一级至四级伤残等级并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需要生活护理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按照工伤职工生活自理障碍等级支付生活护理费。

生活护理费以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一定比例按月计发,标准为:一级为百分之六十,二级为百分之五十,三级为百分之四十,四级为百分之三十。

生活护理费每年按照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增长同步调整,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平均工资负增长时不调整。

第二十九条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一级至四级伤残,本人要求退出工作岗位、终止劳动关系的,办理伤残退休手续,享受以下待遇:

(一)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由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标准为:一级伤残为二十七个月的本人工资,二级伤残为二十五个月的本人工资,三级伤残为二十三个月的本人工资,四级伤残为二十一个月的本人工资。

(二)伤残津贴。由工伤保险基金按月支付,直至本人死亡,标准为:一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九十,二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八十五,三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八十,四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七十五。伤残津贴实际金额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由工伤保险基金补足差额。

办理伤残退休手续的工伤职工应当参加统筹地区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按照规定应当由用人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由工伤保险基金承担。

一级至四级伤残职工与原单位保留劳动关系,退出工作岗位的,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执行。

伤残津贴每年参照基本养老保险金的调整办法调整。

第三十条一级至四级伤残职工户籍从单位所在地迁回原籍的,其伤残津贴可以由统筹地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按照标准每半年发放一次。用人单位应当按照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发给六个月的安家补助费。所需交通费、住宿费、行李搬运费和伙食补助费等,由用人单位按照因公出差标准报销。

第六十六条本条例中下列用语的含义:

(一)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在本单位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前十二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本单位为工伤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不足十二个月的,以实际月数计算平均月缴费工资。本人工资高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百分之三百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百分之三百计算;本人工资低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百分之六十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百分之六十计算。

(二)原工资福利待遇,是指工伤职工在本单位受工伤前十二个月的平均工资福利待遇。工伤职工在本单位工作不足十二个月的,以实际月数计算平均工资福利待遇。

第二十六条工伤职工被鉴定工伤残疾等级后,按以下规定享受待遇。

(一)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以工伤职工本人工资为基数计发:一级伤残为二十四个月的本人工资,二级伤残为二十二个月的本人工资,三级伤残为二十个月的本人工资,四级伤残为十八个月的本人工资,五级伤残为十六个月的本人工资,六级伤残为十四个月的本人工资,七级伤残为十二个月的本人工资,八级伤残为十个月的本人工资,九级伤残为八个月的本人工资,十级伤残为六个月的本人工资。

(二)伤残津贴。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一级至四级的,应当退出生产、工作岗位,终止劳动关系、办理残疾退休手续,由工伤保险基金以下列标准按月计发至本人死亡。伤残津贴标准为:一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九十,二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八十五,三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八十,四级伤残为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七十五。

伤残津贴实际金额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的执行。

伤残津贴每年按照基本养老保险金的调整办法调整。

职工与原单位保留劳动关系,退出工作岗位的,按照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执行

第二十七条一级至四级残疾的跨统筹地区户籍职工,本人要求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并一次性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的,应当与统筹地区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签订协议,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按照第二十六条第一项标准计发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并按照以下标准一次性计发伤残津贴及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终结工伤保险关系:

(一)伤残津贴。按照本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的伤残津贴的相应标准为基数一次性计发十年;

(二)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以本人工资为基数,一级伤残的计发十五个月,二级伤残的计发十四个月,三级伤残的计发十三个月,四级伤残的计发十二个月。

需要护理的,生活护理费按照本条例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标准一次性计发十年

第二十九条对五级至十级残疾的职工,用人单位不能解除劳动关系,应当安排力所能及的工作。

(一)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按本人工资为基数计发:五级计发五十个月,六级计发四十个月,七级计发二十五个月,八级计发十五个月,九级计发八个月,十级计发四个月。

(二)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按本人工资为基数计发:五级计发十个月,六级计发八个月,七级计发六个月,八级计发四个月,九级计发二个月,十级计发一个月

第三十条职工因工死亡,其直系亲属按照下列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

(一)丧葬补助金为六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

(二)供养亲属抚恤金按照职工本人工资的一定比例发给由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无劳动能力的亲属。标准为:配偶每月百分之四十,其他亲属每人每月百分之三十,孤寡老人或者孤儿每人每月在上述标准的基础上增加百分之十。核定的各供养亲属的抚恤金之和不应当高于因工死亡职工生前的工资。供养亲属的具体范围按国务院劳动保障行政部门的规定执行。

(三)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为四十八个月至六十个月的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具体标准由统筹地区的人民政府根据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状况规定,报省人民政府备案。

伤残职工在停工留薪期内因工伤导致死亡的,其直系亲属享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待遇。

一级至四级伤残职工在停工留薪期满后死亡的,其直系亲属可以享受本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规定的待遇。供养亲属抚恤金每年随职工平均工资增长调整,职工平均工资负增长时不调整

《深圳经济特区和谐劳动关系促进条例》

第五十八条劳动争议仲裁和诉讼案件,劳动者胜诉的,劳动者支付的律师代理费用可以由用人单位承担,但最高不超过五千元;超过五千元的部分,由劳动者承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赞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