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咨询_法律援助_法律服务

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与深圳市中跃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21-06-29 20:36发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粤03民终373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住所地惠州市南坛东路12号7楼,组织机构代码23238513-0。

法定代表人:沈永锦。

委托诉讼代理人:钟天机,广东深长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子昱,广东深长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中跃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宝安区建安一路99号海雅缤纷城四楼B01,组织机构代码590730360。

法定代表人:李明明,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月圆,广东港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莹莹,广东港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马小灿,男,汉族,1973年9月19日出生,户籍地址深圳市宝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国伟,广东宏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惠州市骏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惠州市汤泉高尔夫度假公寓B幢7层011号房,组织机构代码78118205-3。

法定代表人:马小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国伟,广东宏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果湾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中跃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跃公司)、原审被告马小灿、原审被告惠州市骏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骏园投资公司)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6)粤0306民初69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改判上诉人不需对马小灿的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由被上诉人承担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未对三份《保证合同》中加盖的“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公章的真伪进行鉴定,程序违法。金果湾公司的股东澳达实业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澳达实业)自2012年2月22日受让马小灿的股权后,为了控制经营风险,对金果湾公司的印章与马小灿共管使用,对外签订合同均需双方签字确认后才加盖金果湾公司的公章。根据印章使用记录,上诉人没有与被上诉人签署《保证合同》,对马小灿的借款和担保完全不知情。上诉人在收到原审诉讼文书后,才知道马小灿以上诉人名义对外进行了担保。经过上诉人询问马小灿,马小灿确认是为了办事方便,私刻了上诉人的公章(马小灿庭审时也承认)。上诉人为了查明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原审法院申请司法鉴定,原审却以“原告并非专业人士,无能力辨别公章是真伪”为由未采纳上诉人的申请,导致马小灿是否存在私刻印章的行为无法查实。如果《保证合同》加盖的公章是马小灿私刻公章,那么,马小灿的行为涉嫌犯罪。三份《保证合同》代表的是马小灿个人行为,不是上诉人的行为,法律上对上诉人就没有约束力。二、涉案三份《保证合同》因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合同。根据《公司法》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第三款规定:“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本案中,被上诉人并没有提供上诉人同意对马小灿借款进行担保的股东会决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的规定:“董事、经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条(原《公司法》条款为第十六条)的规定,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或者其他个人债务提供担保的,担保合同无效。”因此,涉案保证合同违反了公司法和担保法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应当认定无效。三、被上诉人对担保没有经过股东会决议以及违反《公司法》禁止性规定的情况是明知的,不属于善意第三人。(一)《借款合同》第2.2条约定:“…担保人提供之担保并不违反公司章程及其签订的任何其他协议等法律文件,也不会与之存在任何法律上或商业利益上的冲突。”第5条第(5)项约定:“符合贷款人要求的所有依法生效的担保人资料和文件及担保性文件原件。”上述约定指的就是上诉人公司章程、营业执照、股东资料、股东会决议等有效法律文件。被上诉人没有提供上诉人同意担保的股东会决议,违反了上述约定,没有尽到审慎注意和审查的义务;(二)《公司法》和《担保法》的司法解释都是对外公布的法律,对任何民事主体均有约束力。被上诉人作为专业贷款公司,对《公司法》第十六条和《担保法》的司法解释第四条的禁止性规定应该比其他非专业贷款公司更清楚,更应该依法完善担保法律手续,故上诉人为股东马小灿借款提供担保是否经股东会决议,理应成为被上诉人“应当知道”的内容。同时依照贷款惯例,被上诉人对外贷款时,对担保人是否具有担保能力需进行义务审查。本案中,被上诉人只要稍尽审查义务,就知道上诉人的股东是马小灿和澳达实业(查询商业登记信息)。可是,被上诉人在没有股东会决议的情况下,就与马小灿签订了《保证合同》,并将款借给了马小灿。所以,被上诉人没有尽到审查义务,主观存在过错,其不能以《公司法》第十六条属于管理性效力规定,对其没有约束力为由,以善意第三人要求上诉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原审认为,《公司法》相关规定是规范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约束第三人,并认定《保证合同》有效,这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四、马小灿超越权限签订《保证合同》,其代表行为无效,被上诉人对此是明知的。马小灿虽为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但其行为受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的约束。被上诉人明知马小灿没有上诉人的授权和股东会决议,仍然与其签订三份《保证合同》,马小灿的行为完全超越了公司章程和《公司法》规定的权限。这完全是被上诉人未尽审查义务造成的后果,上诉人不能因为被上诉人的自己过错,来替其承担不利法律后果,这是不公平的。原审认为,被上诉人基于对担保人法定代表人身份的信赖,马小灿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该观点是错误的。马小灿作为法定代表人,其行为不属于表见代理,马小灿是超越法定代表人权限的越权行为。根据《公司法》第十一条的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担保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被上诉人对马小灿没有上诉人授权和股东会决议签订《保证合同》是明知的;同时为了控制贷款风险,被上诉人在涉案的《借款合同》和《保证合同》中均明确约定马小灿及上诉人应提供有效的股东会决议,即被上诉人为了保障自身的债权,应明知自身负有形式审查义务,应查阅上诉人章程,并依上诉人章程指引,进一步对公司担保是否经股东会决议进行形式审查,并以此证明自己的善意第三人身份。本案中,被上诉人未尽合同约定义务,明显具有主观过错,并且应明知马小灿越权代表上诉人的行为无效。五、《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属于约定不明,保证期间应认定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保证合同》第一条第(三)项约定: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包括的贷款人要求或确认的债务履行展期、宽限期。该展期、宽限期无须另行征得保证人同意,即为有效)届满之日起二年。上述约定包含了三种保证期间:第一种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隐去括号内容);第二种保证期间为贷款人要求或确认的主债务展期届满之日起二年;第三种保证期间为贷款人要求或确认的主债务宽限期届满之日起二年。除第一种保证期间可以确定外,第二种和第三种保证期间均不确定,因为上诉人对被上诉人与借款人的展期、宽限期协商完全被排除,知情权也被剥夺。按照第二种和第三种约定的保证期间,只要贷款人(被上诉人)要求或确认,展期或宽限期至十年或二十年,上诉人都需承担保证责任,上诉人完全无法确定其承担的保证期间究竟有多长?上述约定的保证期间完全流于浮动、不确定的状态,等同于“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的约定。根据《担保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的规定:“保证合同约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因此,《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属于约定不明,应认定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即保证期间从借款期间满之日起(借款期从2012年3月14日至2012年9月13日止)两年,上诉人的保证期间为从2012年9月14日起至2014年9月13日止。六、本案保证期间已届满,上诉人的连带保证责任已免除。根据《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本案中,被上诉人在保证期间内(从2012年9月14日起至2014年9月13日)从未向上诉人要求承担保证责任,保证期间届满后,上诉人的保证责任已免除。原审认为马小灿作为借款人在2016年5月30日仍然承诺还款,上诉人的保证仍在保证期内,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认为,马小灿与被上诉人签订的保证合同因违反公司法和担保法司法解释的禁止性规定,属于无效合同。被上诉人对马小灿的违法和越权启动《保证合同》是明知的,上诉人不应对无效保证合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外,《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属于约定不明,应认定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被上诉人在有效的保证期间内,没有向上诉人要求承担保证责任,上诉人的保证责任在保证期间届满后已免除。原审不顾事实,判决上诉人对借款人马小灿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七、涉案《借款合同》和《保证合同》属于格式合同,《保证合同》中对加重上诉人责任和免除被上诉人责任的条款,应当认定无效。《保证合同》期限除了约定债权人履行届满两年外还有展期和宽限期,无须征得保证人的同意,加重了上诉人的责任,排除了被上诉人的责任,该条款应根据有关格式合同规定认定为无效条款。被上诉人对马小灿的借款及担保未尽审查义务,存在过错。借款合同约定用于金果湾公司支付工程款,为什么被上诉人不要求马小灿提供项目工程合同?被上诉人在签订借款合同时没有尽审查义务,只要稍尽审查,就能识别马小灿所谓的借款用途是虚假的。合同第3.3条约定将借款发放给骏园投资公司,为什么要把借款付到马小灿自己的公司?关于放款条件、借款发放后的监督、担保等等,被上诉人均未尽审查义务,其应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八、涉案三份《保证合同》加盖的上诉人的印章均是借款人马小灿私刻印章,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保证合同关系。原审庭审时,马小灿已确认其使用的印章是假印章,上诉人就公章是否真实的问题已向原审申请鉴定,但原审没有采纳。本案借款是马小灿的个人借款,马小灿以假印章与被上诉人签订借款合同,不能认定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存在保证合同,上诉人不应为马小灿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被上诉人中跃公司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马小灿、骏园投资公司辩称,马小灿向中跃公司借款之事,金果湾公司的确不知情,涉案三份《保证合同》上的“金果湾公司”印章是马小灿用其手中另外一套备用的公章加盖的。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2年3月14日,被告马小灿因资金紧张,向原告借款,双方于当日签订了三份《借款合同》,每份《借款合同》约定的主要内容均为:被告向原告借款人民币400万元,利息为月息1%,结息日为每月的5日,逾期还款按每日5‰计付违约金,借款期限为180天,借款人按合同约定足额支付利息和费用,一次性归还借款本金,还款日为2012年9月13日。借款人不能按照本合同约定的还款计划偿还借款,可以向原告申请展期。借款人至少应在该笔借款到期日15个工作日前向原告提交展期申请,经原告审查同意,与借款人签订借款展期协议。未经原告同意,本合同不得展期。因借款人或担保人违约致使原告采取诉讼或仲裁方式实现债权的,原告为此支付的律师费、执行费等实现债权的费用由借款人承担。同日,被告骏园投资公司、金果湾公司与原告分别签订三份《保证合同》,为被告马小灿的上述借款向原告提供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包括贷款人要求或确认债务履行展期、宽限期。该展期、宽限期无需另行征得保证人同意,即为有效)届满之日起二年。保证的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借款合同主债权、全部借款及利息和费用,违约金、实现债权的费用等。三份《保证合同》均加盖有被告骏园投资公司、金果湾公司的公章,同时有时任两公司法定代表人马小灿的签字。庭审中,被告金果湾公司对保证合同中公章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并要求对公章的真伪进行鉴定,被告骏园投资公司表示加盖的金果湾公司的公章不是备案公章,是被告马小灿为了办事方便另外刻的一套公章。

《借款合同》签订后,原告按合同约定于2012年3月14日、2012年3月15日分三笔(每笔400万元)将1200万元借款付至被告骏园公司账户内。2012年9月13日,借款到期。被告马小灿自2013年4月9日开始,2013年11月19日、2014年3月22日、2014年11月15日、2015年7月7日、2015年12月24日,出具了多份逾期贷款确认函及还款承诺书,最后一份逾期贷款确认函,被告马小灿确认尚欠原告欠款21408000元,并承诺2016年5月30日前归还。欠款期间被告马小灿偿还了合同期内的利息,合同期满后于2015年3月31日偿还利息2万元,2015年5月8日偿还利息2万元。原告起诉,支付给广东信度律师事务所律师费38万元。

被告金果湾公司成立于1997年5月5日,原法定代表人是被告马小灿,2014年11月21日变更为沈永锦。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与被告马小灿签订的《借款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借款合同签订后,原告支付了借款,故借款合同依法成立并生效。被告应按约定及时偿还借款,双方约定借款合同月利率1%,并约定逾期每日5‰的违约金,违约金和利息之和明显过高,原告主动将利息及违约金调整为按每月2%的标准计付利息,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借款到期后,被告马小灿已经支付了合同期内的利息,故相应的利息应自合同期满后即2012年9月13日开始计算,按月利率2%的标准计算,截止2015年5月8日,被告马小灿总计应支付原告的利息应为773.6万元,扣减截止2015年5月8日前,被告马小灿已支付的利息4万元,被告马小灿还应支付原告截止2015年5月8日的利息773.2万元,此后的利息按月利率2%的标准继续计算。被告马小灿在合同中确认自愿承担原告追偿债权的费用,故应承担原告为此支付的律师费38万元。关于本案的保证责任问题。被告骏园投资公司、金果湾公司分别与原告签订了相应的保证合同,并在保证合同中确认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履行期包括贷款人要求或确认的债务履行展期、宽限期,展期、宽限期无须另行征得保证人同意即为有效。被告马小灿作为贷款人,多次确认欠付原告借款,并重新确定了新的还款日期,原告亦表示同意,应视为债务展期,被告马小灿最后一次还款承诺确认的还款时间是2016年5月30日,故仍在保证期间内,被告抗辩已超过保证期间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关于被告金果湾公司与原告签订的《保证合同》效力问题,原告与金果湾公司签订保证合同时,被告马小灿为金果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合同为马小灿本人签署,且加盖了金果湾公司的公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负责人超越权限订立的担保合同,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超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被告金果湾公司辩称公章并非公司备案章并要求鉴定,由于原告并非专业人士,无能力辨别公章的真伪,原告基于对担保人法定代表人身份的信赖,完全有理由相信印章的真实,被告马小灿的行为构成表见代理。被告辩称马小灿的对外担保行为没有经过股东会决议、应为无效,因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是规范公司内部决议程序,不应约束第三人,故金果湾公司与原告签订的《保证合同》有效,对被告要求对公章进行鉴定的申请,不予采纳。被告金果湾公司、骏园投资公司作为保证人,均有应与被告马小灿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证人承担担保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一条、第二百零七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八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马小灿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偿还原告深圳市中跃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1200万元及截止2015年5月8日的利息773.2万元(自2015年5月9日起的利息,以1200万元为本金,按年利率24%的标准,计至被告实际清偿之日止);二、被告马小灿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深圳市中跃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律师费38万元;三、被告惠州市骏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对被告马小灿需承担的上述给付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惠州市骏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被告马小灿追偿。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53389元,由三被告共同承担。

本院二审查明,一审认定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另查,中跃公司就本案借款合同纠纷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的时间为2016年1月8日。

本院认为,中跃公司与马小灿签订的三份《借款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中跃公司依约将款项借给马小灿,马小灿未依约归还借款本金并拖欠利息,应承担违约责任。对于涉案欠款本息等款项的计算,一审判决无误,各方当事人也未提出异议,本院予以确认。金果湾公司上诉主张,金果湾公司与中跃公司订立涉案保证合同,由于没有经过公司股东会决议,依《公司法》有关规定应属无效。本院认为,《公司法》关于“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的规定,属于公司管理性强制性规范,不能以此约束交易相对人,违反该规范,不能认定保证合同无效。金果湾公司上诉主张,原审未对涉案《保证合同》所使用印章的真伪进行鉴定,程序违法,理由是,澳达实业受让马小灿的股权后,金果湾公司的印章由澳达实业与马小灿共管使用,对外签订合同加盖公章需双方签字确认,金果湾公司对马小灿借款和担保事项完全不知情,马小灿系私刻公章与中跃公司签署保证合同。本院认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行使职权,其执行职务的行为所产生的一切后果都应当由公司承担,对合同相对人来说,其只认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就是代表公司,并不知道也没有义务审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权限到底有哪些。马小灿系金果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中跃公司有理由相信其代表金果湾公司签署保证合同的行为的真实性,马小灿所使用印章是否与金果湾公司备案印章一致,该情况需要查询公司工商登记并经鉴定机关鉴定才能完全避免,不能将该问题归属于担保债权人中跃公司的审查义务范围,即使马小灿所使用印章与金果湾公司备案印章不一致,金果湾公司仍应承担担保责任,故无需对涉案《保证合同》所使用的印章进行司法鉴定。金果湾公司上诉主张,《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属于约定不明,保证期间应认定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两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主合同对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涉案《保证合同》约定,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包括贷款人要求或确认的债务履行展期、宽限期。该展期、宽限期无须另行征得保证人同意,即为有效)届满之日起二年。马小灿多次要求中跃公司债务履行展期,马小灿最后一次于2015年12月24日在逾期贷款确认函中确认尚欠中跃公司借款21408000元并承诺2016年5月30日前归还,中跃公司于2016年1月8日向一审法院起诉,该时间仍在保证期间之内,故金果湾公司关于涉案借款已超过保证期间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所述,金果湾公司作为涉案借款的保证人,应对马小灿在本案中承担的债务负连带清偿责任。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3389元,由上诉人惠州市金果湾农庄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曹  启  选

审 判 员 刘  灵  玲

代理审判员 黄  玮  娜

二〇一七年四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邓理哲(兼)

赞赏支持